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五章  人世浮沉梦终了(四)

(2017-04-25 15:45:16)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五章(四)
  “王爷,现在不走更待何时?”鸣音小声催促安亲王趁乱离开,安亲王未唤任何亲人,跟着鸣音向山那头奔去……  
  随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空气中似有一道隐形的高墙,令他们前进不得,任凭鸣音刀砍掌劈,全都无济于事。不用说,定是国师事先在此下了禁制,任何人未经他的允许,休想越过这座山头。  
  意识到这一点,安亲王更恼了,怒吼一声:“给我杀!取他首级者,赏金百两!”  
  顿时,为生机而搏的兵将们更加疯狂,用尽全身力气,发起猛烈攻势。但不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触碰到国师分毫。  
  看着疯魔般的人群,大国师生气了,语气凉凉的问:“安亲王,你仍执迷不悟吗?!”  
  安亲王怒问:“当今皇shang昏庸!治下无方!令我唯一的儿子冤死狱中,我为儿子讨个公道!怎是执迷不悟呢?!”  
  国师冷笑:“为儿子讨个公道?安亲王,你真会说笑!”  
  “我儿叶谦被人毒死于牢中,乃是不争之事实!”  
  “他并未死!”国师语出惊人,随着他最后一字落下,疯狂的人群立时安静下来,所有兵将满脸狐疑的看向面色微讶的安亲王。  
  “你胡说!我亲眼目睹我儿尸身入敛!岂能看错?!”安亲王立即反驳。  
  “那就让他与你见上一面。”国师转首看向某处,众人纷纷望去,气氛变的更加紧张起来。  
  我听见靴履踏草踩枝的轻响,渐渐的,高束墨发的男子披着满身霞光,一步步出现在众人视野,那浓眉俊目、高鼻饱唇,正是我所熟识的叶谦无疑。  
  “太好了!叶谦他还活着!”我高兴的无以复加!一脸喜悦的看向渐行渐近的黑衣男子。  
  “这……这怎么可能?!”安亲王愣住了,随后对国师怒道:“这定是你使的障目之法!”  
  “是不是障目之法,你摸摸便知。”国师冷笑。  
  “我亲眼见到我儿已死!他不可能还活着!”安亲王不可置信的念叨着,双眼紧紧盯着叶谦,似想找出一丝破绽。  
  叶谦笑着弯腰一礼,对安亲王说:“父亲,别来无恙?儿子不孝,让您老伤心了。”这声音、神态、动作,与平日里的叶谦丝毫不差。  
  安亲王向前几步,颤抖着双手,握住了叶谦的双臂,面色惨白地颤声说:“你还活着,我却因你造反,铸下此等弥天大错,为父怎能安然无恙?!”  
  “原来在父亲心中,叶谦竟是如此重要,不惜自毁英名,举兵造反。”叶谦垂下双眸,声音很轻很轻。  
  “谦儿,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为父怎能让你含冤受屈?!到底是何人对你下那毒手?又是何人令你起死回生?”  
  叶谦露出一丝苦笑:“父亲,当日下那断魂药的,正是您身边之人。”  
  安亲王怔住:“谦儿你说什么?!”  
  “那日要毒死儿子的,是父亲身边的人。”  
  安亲王立刻变了脸色:“是谁?!为父要将他碎尸万段!”  
  “父亲,此人近在眼前。”  
  “近在眼前?”安亲王疑惑地转身,目光一一掠过身旁的家人和亲信:“谦儿,到底是何人?”  
  “鸣音。”叶谦声音不大,却说的非常坚定。  
  “怎么可能?!”安亲王看向鸣音,一脸惊疑。  
  鸣音走到安亲王面前,躬身抱拳:“王爷,属下丝毫没有加害世子之心,莫不是有人从中做梗,令世子生了什么误会?”  
  安亲王沉吟片刻,又问叶谦:“谦儿,你可有证据?”  
  叶谦摇了摇头:“虽无证据,但我知道是他。”  
  安亲王面露不悦:“谦儿,无凭无据不可妄加揣测。”  
  叶谦没有反驳,只是再次垂下双眸,神色黯然的立着。  
  “王爷,当务之急是如何过这渡艳山头,其它事情待过河之后再行讨论不迟。”鸣音这话说的非常漂亮,既适时转移了话题,又给了叶谦面子,顺带表了他对王爷的忠心。  
  安亲王叹了口气,沉声对叶谦说:“如今,为父已是骑虎难下。谦儿,你既与国师相熟,可否请他高抬贵手,放我等一条生路?”  
  叶谦抬眼,幽黑的双眸看着安亲王,久久才应了声“好”,随后侧身对着巨石上的男子躬身一礼,高声道:“叶谦恳请国师大人高抬贵手。”  
  国师一脸同情的看着叶谦:“这是你以世子身份,为安亲王府做的最后一件事?”  
  “是。”  
  “那我就卖你几分薄面。”说罢,国师对着面露喜色的安亲王说:“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用灵鸟换一人下山。造反可是诛九族的死罪,留下的人都将必死无疑,你可要想好了,到底要选何人下山?”  
  立时,安亲王的笑容僵在脸上,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让叶谦求情,换来的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怒火瞬间烧上了他的头脸:“你敢戏耍本王?!既如此!今日本王就与你同归于尽!”说罢,转身冲着几千兵将高喊:“诸位将士听令!即刻向界河进发!拦我者,死!”  
  “是!”浩大声势震飞枝头群鸟,所有人都操起手中的武器。  
  “杀!”安亲王一声令下,静立的兵将再次涌动起来。  
  面对汹涌而至的人群,国师只是冷眼瞧着,隐于肤下的那一抺焰,越发的红烈起来......  
  风,越来越大,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流在四周环绕,天边的云霞如同被吸入漩涡的红流,迅速、无声的凝集于巨石上空,翻涌、旋转着,慢慢呈现出一幅巨大的、红白相接的太极云图。  
  国师的衣角浮风而起,墨发高扬于风中,身后落日益发的红艳,仿佛能滴出血来……  
  倏地,巨大的火焰从国师足下窜起,眨眼便吞噬掉巨石上的一切……  
  所有人都看傻了,大国师居然当众自焚?!  
  就在数千双眼睛惊疑地望着熊熊烈火之时,一声悦耳凤啼响彻天际……  
  我震惊地睁大双眼,万分敬仰地望着那浴火而出的长尾美凤!辗转人世近万年,我是头回见到这传说中的神鸟,果真是美的无法言喻。  
  凤凰拖着长长的焰尾冲天而上,在云图下方盘旋飞翔……  
  我慢慢缓过神来,用鸟喙狠狠啄了一下自己,真实的痛感告诉我并非是在梦中,凤凰神鸟果然临现人间。  
  惊喜的人群乌泱泱跪了一地,嘴里念叨着什么,一脸敬畏的俯首膜拜着。  
  待巨石上的冲天火焰散去,神姿优美的凤凰飞了下来,落在巨石上,瞬间变回那仙姿卓绝的白衣国师。  
  他俯视着地上的人群,面色严肃:“今日现身,只为救下尔等性命。安亲王蓄谋造反已久,为子而战只是蒙蔽世人的借口,你们若再执迷不悟,只会走上死路!尔等应知,凤凰一怒,赤焰万里!对我来说,灭杀你们易如反掌。若再逆天而为,你们搭上的不只是自己的性命,还连累到方圆万里的百姓!造下如此大的杀孽,只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国师对数千兵将发出警告,劝诫众人勿再触怒神威。  
  “是。”  
  “速按原路下山,皇帝允我赦免尔等,尽管放心的去吧。”  
  “是。”众人应下,不顾安亲王和呜音的阻拦,快速离开。须臾,我们这方只剩下安亲王的家眷及随侍。  
  “此等幻术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安亲王冲着国师大吼!  
  国师冷言:“安亲王,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认错吗?”  
  “当今圣shang治下不严,我为独子讨个公道,何错之有?!”  
  国师冷嗤:“你口口声声说为独子讨个公道,却不知你口中的‘独子’到底是指何人?”  
  我有些迷糊了,安亲王不就只有叶谦一个儿子吗?国师怎会明知故问呢?  
  果然,安亲王怒斥国师明知故问,全天下都知道他仅有叶谦一个儿子。  
  国师笑了,伸手指向一人:“安亲王,那他又是何人?”  
  我顺着国师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身军甲的鸣音立在安亲王身后。  
  安亲王看了眼鸣音,回道:“他是我的随侍。”  
  “哦?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国师再次语出惊人,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胡说!本王只有叶谦一个儿子!”  
  “的确,你是只有叶谦一个儿子。”国师的话又令众人一头雾水。  
  “但是,鸣音才是真正的叶谦!现在的叶谦才是真正的鸣音!”国师这句话,犹如惊天响雷,震的众人瞠目结舌!  
  安亲王怒极反笑:“大国师如此颠倒黑白,证据何在?!”  
  “要证据?”国师一脸高深莫测:“那就如你所愿!”说罢,高声唤了一句:“安亲王妃!劳烦你上来一叙!”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安亲王妃不是立在叶婵身边吗?除她之外,只剩那埋在黄土之下的安亲王妃了……  
  就在我左思右想之际,一身蓝裙的高瘦妇人渐渐走入众人的视野,那美丽的脸庞竟与鸣音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