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五章  人世浮沉梦终了(三)

(2017-04-23 23:39:45)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五章(三)
    “凤鸣山的灵鸟一直在监视安亲王府,你们离开时,有几只灵鸟高空跟随,我也是其中之一。你们在此落脚后,我离开伙伴,回去禀报了眼。”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连忙飞到它身旁落下,急急问:“眼都说了什么?”
    灰鸽笑说:“眼让你安心呆在叶婵身边,如今安亲王起兵造反,战火连绵,整个商弥上下,唯有此处最为安全。”
    我惊讶:“安亲王起兵造反?漓水城的战事也是因他而起?”
    “正是。”
    “他因何造反?”
    “他的独子叶谦被人毒死在牢中。”
    “查出下毒之人了吗?”
    “没有。”
    “叶谦是皇亲,皇上不是派人监督审案了吗?怎么还会遭人下毒?”
    灰鸽摇头:“我不清楚内情,只知安亲王对皇上治下不严心生不满,要为独子讨回公道,一怒之下起兵造了反。”
    “断人血脉,白发人送黑发人,安亲王确实悲愤难平,但他并无太大兵权,如何举兵?”
    “他暗中拉拢四皇子,借兵一万,又游说定国侯烈日成结盟,已获取充足兵援。”
    我纳闷:“定国候一生戎马、忠君为国,此时为何愿助安亲王起兵造反?”

    “定国候曾有一女视若珍宝,成年后入宫为妃,深得圣恩,入宫一年即怀上龙胎,却在分娩时一尸两命。当时定国候正率兵平定南彊,搬师回朝后方知此事,太医给出的答案是难产而死,可定国候细查后却发现另有蹊跷,爱女的死似与皇上新晋宠妃有关,但皇上根本不想细查此事,气的定国候一病不起,卧榻半年方能起身。自此,心结难疏,郁郁寡欢。如今,安亲王因失子之痛冲冠一怒,定国候同感剜心之苦,愿意与之结盟,为各自儿女讨个公道。只可惜,一场普通的后宫争斗毁了商弥一代良将,当初护爱妃失臣心、护红颜危江山的决定,已令当今圣shang悔不当初。”

    我听的黯然神伤,这荣华富贵的表相之下,是血淋淋的残肉枯骨、冷血冰心。
    灰鸽又道:“另外,你尚需注意,方才所见的那只仙八色鸫,是无赦的爪牙,它的主子是这里的守城将军,归属于烈日成旗下。最近你一反常态,搭讪各路小鸟,它才伪装过客与你攀谈,只为探查你此举的真正目的。”

    “我在找灵鸟帮忙传话给眼,现在有了你们,不必再多此一举。”我暗自庆幸自己有所警觉,未将要传的话告诉仙八色鸫。
    “好了,话已传到,我该走了。我和伙伴们就在附近监视,叶婵他们的所有举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你且安心在此,时机到时,眼会亲自赶来见你。平日里若想找我,来这园子里最高的树上呆上片刻,我即会出现。”
    我点点头,对灰鸽道了声谢,目送它离开。

    日子一天天过着,百无聊赖中,我会去后花园晒晒太阳,偶尔与路过的小鸟闲聊一二,听它们说些旅途中的见闻,到也有些意思。
    如此过了一年多,又值盛夏。
    一天夜里,我正欲睡下,王妃派人前来传话,神秘兮兮的附在叶婵耳边小声几句,便匆匆而去。之后,叶婵命落雁、月貌急急收拾行囊,丢下大的物件,带些值钱的东西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匆匆离开。
    不同于上次的是,此次随行多了两千人的兵马,由鸣音领着,护送我们向南急行。
    一路上,叶婵心事重重,蹙眉望景,话也不多,落雁、月貌惧怕叶婵,不敢随意发出声响,生怕惹她不快。
    车马是在日夜兼程的赶路,除了偶尔停下开灶烧煮补充体力外,再没有任何的休憩时间。
    终于,我们到了南彊一座名为“渡艳”的高山下,翻过此山,便是“界河”,乘船往西是于兰国,往东即是澎伽古国。鸣音下令驻扎山脚,截木扎筏,等候安亲王前来汇合。
    我由此看出一些端倪,只怕是安亲王造反失败,已无安身立命之处,准备乘船逃离商弥。如此,我该如何是好?若随叶婵而去,可能无缘凤鸣山清修;如若趁夜离开,又有忘恩弃主之嫌。思来想去,最终还是选了前者,只因修行即是修心,为求问心无愧,舍弃自己的欲念也是一种磨砺。
    驻扎的第三日清晨,安亲王率军出现,稍事休整,便命人扛上扎好的木筏上山,不足部分将在下山后再行伐造。
    因要轻装简行,所有人只许徒步上山,车马被留在山下,我的铜架也被留在马车之上。叶婵命我立在落雁肩头,她则在月貌的搀扶下,踩着崎岖山路艰难而行。
    渡艳山很高,山势挺拔,待众人气喘吁吁接近山顶之时,落日余辉已然悄悄洒下,烟红晚霞晕染了整片天际,漫山生灵都渡上一层艳光霞衣。妙景如斯,心情也变的轻松起来,若是登顶成功,踏峰远望,又将会身临怎样的佳境?我如此想着,心中莫名期盼起来。
    一步步,我们走向山顶,离前方的憧憬越来越近……

    当我随着落雁踏上峰顶时,眼前的景象惊艳了我的眼睛。
    巨大的夕阳挂在空中,红如胭脂,柔和、美丽。无数飞鸟滑空而过,用双翼绘出自由、欢快的痕迹。山风如涛,摇枝撼叶间,带着一股子馨香拂面而过,瞬间拭去热汗、浮尘,吹去心头的疲惫与焦虑。那沐浴着霞光,御风而立、白衣染晖、墨发飞扬的俊美男子,独立于巨石之巅,静静眺望着前方红如赤练般的界河,神情漠然。
    我从未见过男子穿白衣竟能如此之美,那被风轻撩的衣袖、卓尔出尘的仙姿,落入眼中便是一幅鸾姿凤态的落仙图,美到令人不敢上前,生怕惊扰了他。
    “轻舟。”叶婵一脸痴迷的望着男子,口中喃喃唤出两字。
    我仔细端详男子侧颜,确是国师的眉目,又有些许不同,可我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有别。正思索间,便听安亲王出声打破一方平静:“国师大人在此等候本王?”
    白衣男子闻言,轻叹一声,慢慢转过身来。待看清他的全貌,我终于知道不同之处在于哪了?

    他的周身浮有金光,淡如丝雾,若隐若现。那额间淡如樱粉的一抺火焰,有如神迹,隐隐跳跃在他皙白的肤下,为他仙颜增色添彩,更胜以往。这的确是大国师,但不再是以前的轻舟了。
    “此处风景独好,安亲王也率众前来赏景?”国师不理安亲王问话,淡淡抛出一句。
    安亲王答非所问:“国师是为灵鸟而来?”
    国师笑笑:“是,也不是。”
    安亲王皱眉:“但请直说。”
    “于公,我为商弥叛乱而来;于私,我为取灵鸟而来。这是两桩不同之事,不可混为一谈。”国师边说边向我看来,我听见身旁叶婵心跳加快的声音。
    “如若奉上灵鸟,可否放我等下山渡河?”安亲王有些紧张。
    “王爷觉得眼前这几千人命,只值一只灵鸟?”问这话时,国师的表情非常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安亲王哑然,这个问题无论如何回答,都不利于他。
    沉默片刻,安亲王似是下了很大决心,高声道:“国师既不肯放过我等,休怪我等无情!”
    国师又笑:“可以一试。”
    安亲王恼了,命鸣音唤来上千弓箭手,齐齐瞄准巨石上的男人。
    “国师还是不肯让步?”安亲王抬起右手,这是让弓箭手做好准备,听令发射的信号。
    国师只是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
    “放!”安亲王大吼一声,用力按下右手。
    我瞧见漫天箭羽直直射向巨石上的男人,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夹带着利箭划破长空的嘶鸣和箭风撩起的冷意,急驰而去。惊的我脑中一片空白,小小的鸟心倏地巨痛起来,险些跌落下去。我连忙蹲下,强撑着仰起头看向国师,直至确定他安全无虞,心痛感才慢慢消失。我这是怎么了?怎会如此担心一个才见过三面的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所有箭矢都在巨石前停滞,仿若凝于空中,在我们与国师之间建起巨大的箭墙。
    国师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人力岂可抗天?安亲王,适可而止吧!”
    安亲王怒道:“天要亡我,为何不能与天一争?!”说罢,转身冲着一众将士高吼:“今日一战,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我们已无回头之路!于其窝囊死!不如英雄亡!大家用尽全力一拼!尚有一线生机!诸位将士,拿起你们的武器!——”
    ——”数千兵将持矛而上,如同奔涌的人潮,呐喊着向山顶巨石扑去……

就在我心忧着急之际,凝于空中的箭矢忽然掉转方向,射向来人,冲在前方的兵将全部中箭倒下,后方来人踏着前人的身躯继续前行,如同饥饿的蚁群一般,铺天盖地侵向巨石。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