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五章  人世浮沉梦终了(一)

(2017-04-07 00:26:15)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五章(一)
    “你说的很对,但在众人眼里,‘乱了伦常’这一点正是叶谦毒死凌霜的原因。”
    我顿时哑然,只能盼着安亲王能护住他唯一的儿子……

    第二件事发生在两个月后的炎炎夏日。
    那日下午,我正无精打采的冲着瞌睡,叶婵气乎乎的走了进来,将手中丝帕用力扔在桌上,愤愤坐了下去。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大热天的,可别气坏了身子。”婢女沉鱼一边给叶婵斟茶,一边关心的询问。
    叶婵接过茶盏,一口气喝完,“咚”的一声扔在桌上,精瓷描金的杯子顺着桌沿咕噜噜滚了下去,“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绿色的茶叶湿漉漉的散在地上,看着越发闹心。
    叶婵突然起身,将桌上东西一股脑的通通扫落,“哗哗啦啦”一阵刺耳响声,地上顿时布满了精瓷碎片,现出锋利的裂口。
    守在门口的闭月被屋内的声响吓到,慌忙撩帘而入,见是叶婵在摔东西,连忙出声提醒:“哎呀!我的小姐!小心伤到手!”
叶婵闻言,张开玉指,伸到眼前翻来覆去瞅了瞅,似是想到什么,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边笑边说:“沉鱼!闭月!现在起,膳房送的吃食一律给我放凉后原封不动退回去!”
    沉鱼和闭月对望一眼,有些不解的问:“小姐,是膳房的奴才惹您生气了?”
    “与膳房无关,是爹要将我嫁给烈云甫!现在起,我要断食相抗!”
    “断食?万一饿坏身子咋办?”闭月摇了摇头:“小姐,您不能这样折磨自己。”
    “你傻啊!当我真会断食?”叶婵剔了剔刚剪不久的指甲:“你和沉鱼共用一份膳食,腾出一份给我不就成了。”
    沉鱼、闭月愣了愣,为难的对望一眼。
    这反应落在叶婵眼里,立时引起她的不满,语气凉凉的问:“怎么?不愿意?!”
    二人慌忙跪地:“奴婢不敢。”
    “不敢吗?方才你二人的神情可没有‘不敢’的意思。”
    闭月连忙开口解释:“婢子只是担心小姐吃不惯下人的膳食。膳房平日里做给主子们的都是精心烹制、选材上乘的美味佳肴,哪里是下人粗食能比的?不如用银俩贿赂一个厨子,偷偷给小姐做些吃食如何?”
    叶婵闻言,面色好了几分:“起来吧,你们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事关本小姐的终生大事,涉及的人越少越好,就按我说的去做吧。”叶婵否定了闭月的提议,示意二人尽快将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
    闭月二人在吃不饱的状态下过了三日,第四日早膳后,叶婵授意闭月去书房将断食一事禀了王爷。
    闻讯前来的王爷在叶婵房里动了一番大怒,到不是心疼叶婵的水米未进,而是气她的不识大体,扔下几句:“此事已是板上钉钉,由不得你!是死是活,你自己看着办吧!大不了,为父就当从未生养过你!”说罢,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躺在软塌上的叶婵见父亲不为所动,气的面色惨白,闭眸沉思了一会,又让闭月去禀了自己的母亲——安亲王妃。
    王妃一脸焦急的踏入厅门,见到以虚弱之姿孱卧软塌的叶婵时,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女儿啊!你这是何苦?真是在割为娘的心呐!”王妃急步走到塌前坐下,一脸心疼的拉起叶婵的小手。
     叶婵虚弱的回道:“娘,女儿不想嫁给烈云甫那莽汉,您帮女儿向爹求求情可好?”
    王妃用帕擦去眼泪,柔声劝导:“傻孩子,那烈云甫为娘见过,高大英武,相貌堂堂,年纪轻轻就手握重兵,前途不可估量。他爷爷是定国候烈日成老将军,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在朝中威信甚高。那烈云甫是定国侯唯一的嫡孙,你若嫁予他,将来就是候府的女主人,总比将来被送去和亲,远嫁异国的好。况且,两家若是联了姻,对你爹来说,也将新添一大助力,你爹待你也会比往日更加好上几分。如此两全其美的一桩亲事,你有何不满?”
    叶婵哭着说:“娘,你又不是不知,女儿心里只有他,此生非他不嫁!”
    “你这孩子,咋就这么死心眼儿?日后,你若成了……”王妃突觉失言,生生打住话头,挥挥手屏退众人,才小声继续说:“你若助你父亲事成,还怕不能心随所愿?到时,就算他散尽全身仙力,你也能给他一生荣华富贵。”
    叶婵止住眼泪,垂眸细想一番,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如此,女儿听话就是。”
    王妃见劝服了叶婵,高兴起来,忙唤沉鱼去膳房传膳,又让随身婢女去膳房将自己吩咐炖煮的燕窝端来给叶婵补身。如此忙忙碌碌了好一阵子,才笑容满面的离开。
    “小姐,您不用嫁给烈将军了?”沉鱼一边替镜前的叶婵梳发盘髻,一边好奇的发问。
    “要嫁。”
    沉鱼停了手:“那小姐岂不白白受了三日的苦?”
    叶婵盯着镜中的自己,淡然道:“非也,我想要的,已经得到。”
    “小姐想要什么?”沉鱼不解。
    叶婵伸手拿起一支绿雪含芳的碧玉长簪放在发间比了比,边照镜子边说:“一个帮手而已。”
    沉鱼听的更糊涂了:“小姐,您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叶婵放下玉簪,换了支金翅宝蝶的珠钗,边比划边说:“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对了。”
沉鱼见叶婵不想细说,吐了吐舌,继续为叶婵梳妆。
    我望着眼前青丝如瀑,侧颜娇丽的纤秀女子,不由寒从心起……

    三个月后,我从叶婵与王妃的闲聊中得知一事,那就是叶谦畏罪自杀,自行服毒死于牢中。自此,我寝食难安,为叶谦的枉死难过不已……
    之后的某一天,叶婵吩咐沉鱼、闭月收拾细软行囊,急急将所有值钱物件装箱落锁,包好了银两首饰随身携带,趁夜从王府后门上了候着的马车。
    闭月问:“小姐,如此匆忙,我们是要去哪儿?”
    叶婵答:“我也不知,随父亲安排就是。”
    沉鱼将我的铜架挂好,坐下说:“这月娘怎比那装箱的物件还要金贵?箱子未见抬出府来,这鸟却被小姐亲自带上了马车。”
    叶婵倚在马车后部的小床上,懒懒道:“你懂什么?这月娘可是一枚保命符,多少银子都换不来的。”
    沉鱼、闭月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向我望来。
    我万分冷静的看着她们,学着如意的语气,酸酸吟了一句:“卧迟子夜后,睡美马车中。”
    叶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跟着附和:“大家都折腾累了,是该睡了。沉鱼、闭月,待我睡下,你俩轮着休息,若没啥大事,就自己做主办了吧,别扰本小姐清梦。”说完,坐直身体,在沉鱼为她取簪梳发后,扯被睡下。
车内顿时安静下来,我闭眼假寐,却是思虑满心。这样匆忙离开,非我所愿,眼已许久未来王府,日后寻我不见必生担忧,我该如何让它知道我的下落?直接飞去凤鸣山吗?可如意、眼、叶谦都希望我待在叶婵身边,如若离开,只会令好友更加担心。再三思索间不得其法,反在头脑昏昏中疲累的睡去……
颠簸月余,我们才到了地方,同行的除了王府侍卫外,全是府中女眷及随身侍婢。不知何故,安亲王竟让家眷连夜转移到此。
    新落脚的府邸比安亲王府小了一大半,虽没王府的雕梁画栋,却也精致清雅、舒适怡人。
    如今,叶谦已死,叶婵成了唯一的小主子,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全府第二大的“风华苑”,喜悦之情无以言表。若是叶谦在,哪里还轮的到她。
    安定下来后,我到苑外飞了一圈,听新进下人闲谈说笑,方知我们身在距离皇都数千里之外的荣耀城。
    就在这荣耀城的新府内,叶婵做了令我生寒的第三件事。
    那日烈云甫率军路过荣耀城,命军队驻扎城外,自己入城探望叶婵。王妃在新府设宴招待,并让贴身侍婢传话,让叶婵精心妆扮一番前去相见。
    叶婵照办,临去前,唤来沉鱼:“去,把我让你收着的‘浣月杯’取来。”
    我心里一惊,原来那“浣月杯”是为她未来夫婿所备,叶婵早就做好了另嫁他人的打算。哎!这世上,果然最难消受美人恩!
    说起“浣月杯”倒是一件颇为奇妙的玩意儿,原是一对名唤“浸日”、“浣月”的玉杯,后经几世流转,唯剩“浣月”独存于世,“浸日”不知隐于何处。
    “浸日”为黄色暖玉所制,杯底镶有圆形奇珠,但凡有酒入杯,奇珠赤红,玉壁便有血色玉脉显现,犹如骄阳烈焰,万分夺目!而“浣月”则是罕世冷玉所制,晶莹剔透,隐现幽芒,杯底镶有月芽形奇珠,倾酒入杯,奇珠莹透如月,玉壁藏有星辰,当真如那天上银钩醉星河,呈现出无以言喻的美妙幻景!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