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四章  风逐云清见月明(五)

(2017-03-22 13:49:40)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四章(五)
  回到叶谦房内,叶谦很精彩的唱了一出大戏,用寻鸟为借口,把整个安亲王府折腾的鸡飞狗跳,又在搜寻无果后,大发了一通脾气,责罚春华禁食三日,将她关入了柴房。接着,他又亲自带人出府寻找,闹的满城皆知。于是,叶谦本不大好的名声又新添一笔劣迹。  
  闹闹嚷嚷的寻鸟一事最终在安亲王爷的喝令下中止。叶谦郁郁寡欢,一连几日足不出府,天天泡在“一季春”里。在旁人眼里,他是失了爱鸟心情不好,但在我看来,他是养精蓄锐、蓄势待发。  
  直到半个月后,叶谦才重新挂起笑容,像往日那般,用过午膳出府找乐子去了。而我,则孤独的呆在府中,基本靠打瞌睡消磨时光。  
  某个清晨,我被屋外的争执声吵醒,仔细一听,方知是京兆尹差人上门搜查,守在屋外的婢女秋实拦着不让人进,怕吵醒昨夜酒醉晚归、酣梦正甜的世子爷。可区区一个弱女子如何拦得住一群戴刀持令的大老爷们,不一会便被差人闯门而入,四处翻找起来。  
  秋实急急跟了进来,眼瞅着拦不住,便跑进里屋,去唤世子爷了。  
  我冷眼看着差人满屋搜寻,有些不满于他们的有恃无恐,叶谦虽是个闲散世子,却也是皇亲国戚,未曾知会便动手搜屋,多少有些不把人放在眼里。  
  “一大早的扰人清梦,在我这里翻天呢?!”叶谦挑起珍珠门帘,满脸不悦的走了出来,即便是匆忙起身,也是发顺衣齐,毫无一丝乱象。  
  差首见是叶谦,从怀里掏出令牌,走上前在叶谦眼前晃了晃,面无表情地开口:“奉京兆尹大人之命,因凌霜姑娘之死搜查安亲王府。此事已于今日早朝奏明圣上,得允方为。安亲王爷已然知晓此事,特放我等进府搜查。”  
  叶谦看着他,慢条斯理的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差首愣了愣,将方才的话重述一遍。  
  叶谦“噢”了一声,面上有了笑意,语气亲和的说:“即是圣上所允,叶谦自当尽力配合,只是晨睡方起,一未洗漱二未用膳,如此浮尘满面、饥肠辘辘的配合圣意,似乎有失体统,如若传扬出去,亦有大不敬之嫌,还请各位稍等片刻,待叶谦收拾妥当,再行配合之事。”说罢,不管差首做何反应,直接唤来秋实端水洗漱。  
  叶谦一把“对圣上大不敬”的帽子端出来,无人敢再有所动作,一个个立在原地,盯着慢吞吞刷牙的叶谦怒不敢言。  
  好不容易看他洗漱完毕,他又让秋实传来早膳,膳食摆了满满一桌,一样一样用完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等的差人们脸都绿了。  
  我忍着笑,静观叶谦戏弄众人,差首拿圣意来压这位能装会说的世子爷,反被世子爷以“圣意”为由捉弄他们近两个时辰,着实可笑,只是委屈了叶谦的小胃,装下这满满一桌的早膳,想来已是暴涨如球。  
  端茶漱口后,叶谦接过秋实递来的锦帕擦了擦唇边的水渍,对差首道:“现在可以开始了,要我如何配合?”  
  对方脸黑的如同锅底,强压下心头怒火挤出一句:“世子坐着别动便好。”  
  “这么简单?”  
  “是。”  
  “你到是早说呀,早知如此,方才用膳时便让你手下兄弟先搜着多好。自己一声不响干站了一个时辰倒也罢了,竟让自己兄弟也陪着站了一个时辰,你这老大当的......啧啧啧......可真不够意思。”  
  差首气的脸都红了,握着刀柄的手紧了又紧,额角青筋直跳,大伏起落的胸膛彰显出他心火之大!可他心里再瞧不起叶谦,也不敢在世子的地头上发火,只能生生咽下这口闷气,记仇于心。  
  差首冷冷道:“搜。”不再理会叶谦,直接带人往里屋走去。  
  叶谦让秋实沏来龙井,舒服的看起热闹来。  
  仅仅过去半盏茶功夫,便有人从床下搜出一只精致的雕花小木箱,呈到叶谦面前,让他取匙开锁。  
  叶谦放下茶盏,瞅了瞅箱子:“这木箱从未见过,确定是从我房里搜出来的?”  
  差首冷笑:“世子真会说笑,这箱子不会自己飞到世子的床下去吧?还请世子打开一看。”  
  “这根本不是我的箱子,又怎会有钥匙?既是无主的,直接砸开便是。”说罢,让秋实去取锤子来。  
  差人接过秋实递来的锤子,扬手砸了下去,“呯呯”几声之后,箱锁大开,里面的物件瞬间呈现出来。  
  差首将箱内之物一一取出,摆放在叶谦面前,一只莹透的青玉手镯、一方柔软的精绣丝帕、一件鸳鸯戏水的粉红肚兜、一个小巧玲珑的白色瓷瓶。  
  “世子床下怎会有女儿家的东西?”差首边说边拿起丝帕细瞧。  
  “我也不知。”叶谦扫了眼桌上的东西,继续饮茶。  
  我远远瞅着,丝帕上黑黑点点似是有字,正欲飞过去一探究竟,差首已然念了出来:“‘相思相见知何曰?此时此夜难为情。’——凭栏观雨。”  
  我听的心一沉,这是一首情诗,落款虽隐去真名,但也藏了一个“霜”字,若我猜的没错,那白瓷瓶里装的应是宫庭秘药“千秋梦”,放这木箱的人必与毒害凌霜的真凶密切相关。  
  差首放下丝帕拿起瓷瓶,拔塞往里看了看,随即盖上塞子,将所有物件放回箱子里,抬眼看向叶谦:“世子随我们走一趟吧。”  
  “为啥?”叶谦摆出一副不解的表情。  
  “这箱子是从世子床下搜出的,还请世子随我回去向大人解释一二。”  
  “这箱子虽是从我床下搜出,却不是我在使用,要解释也是找那箱主,与我何干?”  
  “这点也请世子亲向大人说明。”  
  “为何要去向他说明?”  
  “世子不去,就会被视做这箱子的主人。”  
  “那会如何?”  
  “箱中之物若与凌霜姑娘有关,世子难逃干系。”  
  “既如此,我且随你们走上一遭吧。”叶谦起身向厅门走去,忽又停住,转身对秋实吩咐:“若我晚膳之前未归,去书房禀了王爷,把月娘送到婵儿房里。”  
  “是。”秋实应下,看着叶谦抬步出了厅门。  
  我心里顿觉不安,连忙飞了出去,跟着叶谦目送他离开,他临去前对秋实说的那番话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他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眼见一行人走到王府大门,闻讯赶来的安亲王爷拦住了他们,问清楚事情经过,沉稳的对叶谦说:“身正不怕影斜,谦儿你且随他们前去,为父即刻进宫禀明圣上,派人督办此案,绝不让任何人借机诬陷于你。”  
  叶谦点头,对父亲笑笑,随差人离开。  
  当晚,叶谦没有回来,我被秋实送到叶婵房中喂养。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一季春”,只因眼曾交代过我,叶谦离府后,它会不定期前来,要我每日清晨卯时在“一季春”呆上半个时辰,它若来此,必能相见。  
  落在“一季春”的亭顶放眼四周,苑中景色依旧,却少了原有的生气,想是国师已然在此布下结界,隐藏了真实的一切,所见到的全部是映出的镜像而已。  
  呆了半个时辰,眼未曾现身,府中醒来的人越来越多,为避人耳目,我必须尽快离开。如今,狂风已起,暴雨将至,不清楚内情的我唯有静观其变,才能明哲保身。  
  日子一天天过着,在与叶婵朝夕相处之后,我才见识到她可怕的一面。之所以觉得她可怕,源于我亲见的三件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五月下旬,当时秋实按例到叶婵房中清洗我铜架上的食罐、水罐。正吃着鲜荔枝的叶婵,一边用纤指拈起果肉,一边问秋实:“父亲怎么还不将你调入我房中?”  
  秋实一边清洗一边回话说:“王爷让我为世子守苑。”  
  叶婵吐了荔核,撇唇道:“人都要死了,留着那苑作何?不如腾给活着的人,省得浪费地方。”  
  我听的心下一惊,谁要死了?叶谦吗?可叶谦是她同父异母的血亲哥哥,她怎能说出如此无情的话来?  
  不久后眼来看我,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终说起叶谦的近况。  
  原来那日从木箱中取出的白瓷瓶,装的正是宫庭秘药“千秋梦”。经过凌霜贴身丫鬟指认,那玉镯、丝帕和肚兜均是凌霜之物。而据叶谦的婢女春华、秋实供述,叶谦与凌霜确有私情,凌霜死的那晚,叶谦亦身在府中。如此一来,叶谦便成了毒害凌霜的最大嫌犯,即使他拒不认罪,在人证物证齐全之下,也难逃律法。如今,他被关在宗人府议罪,依照“八议”之律,等候圣裁。  
  我一听就急了起来:“叶谦不可能毒杀凌霜,且不说凌霜怀的是鸣音的孩子,光就她是安亲王侧妃亲妹的身份而言,就不可能,叶谦若与长他一辈的凌霜相好,岂不乱了伦常?他再风流,也不会这样胡来。”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