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四章  风逐云清见月明(四)

(2017-03-14 14:48:15)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四章(四)
   “找到后将它送去‘一季春’。”说完,叶谦伸手取下我的铜架,往“一季春”去了。  
  踏入“一季春”,叶谦放缓了脚步,收起唇边挂着的浅笑,彻底卸下伪装。  
  沿着青石小道徐徐向前,我不禁被石道左侧的满树梨云所吸引。时值四月,梨花繁茂,净白如雪,冰肌玉骨,素洁淡雅中盈有清香,真真应了那句“雪作肌肤玉作容,不将妖艳嫁东风”的佳句。春风拂来,树云轻涌,翻飞出片片梨白,飘飘浮浮,吻在叶谦的发上、脸上、身上,像是素衣垂泪的女子,温柔抚触着这个只能活在伪装中的男子。于是,在这梨雨浅下,墨发微扬中,我对满身密秘的叶谦生出了几许同情。  
  石道那头的凉亭,杏雨正在煮茶,垂眸行指间,流淌着一股安宁气息,混合着淡淡水雾,弥散出无法言喻的静逸雅致、气定神闲。梨云坐在亭阶上,整理着筐中碎枝,把未枯的绿叶残花摘下,准备洗净后晾干,做成纱叶及香包,换成银钱赠给路边的乞儿。  
  听如意说,杏雨、梨云的父亲都是花匠,同在匠坊做工,因被派往尚书府照顾御赐名花“莹月”而深交成友,四年后,二人均染上肺病,不知是谁传染了谁,夜夜咳得见血,尚书府以疫病之由将二人退回匠坊,匠坊老板将他们视为瘟神,直接扫地出门。回到家中的二人在贫病交加中相继离世,扔下无依无靠的发妻带着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  
  后来,两家的女人结下了娃娃亲,并搬到一起,相互照应,靠着一针一线的辛苦钱,将两个孩子拉扯长大,日子过的虽然清苦,却也平淡安顺。  
  到了某年上元节赏灯夜,十三岁的梨云带着十一岁的杏雨出街游玩,兴尽人乏的返家后,才发现家中屋舍已被大火烧成废墟,两位母亲均已命丧火海,自此,两人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为了生计,梨云到匠坊做了学徒,杏雨到绣坊学习针线,虽赚不到银俩却能混口饱饭,可没过多久,两人均被无故赶出,只能再寻其它活计谋生,可每每不到十日又被扫地出门,最终,两人只能夜宿破庙,靠做零工与乞讨度日,过着饥寒交迫的贫贱生活,直到他们遇到了叶谦,境况才有所好转。  
  当时的杏雨梨云正帮城外济云寺的和尚制作佛香,换取一日斋饭,看到寺内花叶零落,便收集起来做了沙叶佛签及佛息香包,精妙的手工令寺内住持宁心和尚大加赞赏,并将这新奇物件放进了庙殿大堂,令所有香客耳目一新。叶谦与宁心有论棋之谊,在宁心的引荐下见到了杏雨梨云,并将之安排到安亲王府“一季春”做花仆,才有了安身保腹之所。而杏雨梨云的名字是二人初入“一季春”时叶谦所取,只为与满苑芬芳呼应,更添风雅。  
  衣食无忧之后,杏雨、梨云时刻谨记宁心住持与叶谦的知遇之恩,尽心尽力做好每一件事,把“一季春”打理的井井有条。同时不忘当年行乞之苦,不时送些银钱给路边的乞儿,助他们渡过难关。  
  叶谦停下脚步,静视着亭中二人,黑色深眸写满羡慕,又藏着点点忧伤。若是没有那奇怪的一夜,他与若渠小姐早已是芙蓉并蒂、同杯共饮的恩爱夫妻,过着如同杏雨梨云般的闲适生活,岁月静好、久逸安然。只可惜,他心中的那个她已是他人之妻,只能成为他心口上的一道旧疤,稍一碰触便疼到骨里。  
  梨云最先瞧见立在石道上的我们,放下手中碎枝,起身行礼:“世子爷,您来了。”  
  叶谦嗯了一声,抬步走向凉亭,经过梨云身旁时说了一句:“梨云,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梨云应了一声,伸手接过我的铜架挂好,在叶谦坐下后,走到他面前垂手静立。  
  叶谦笑了笑,指指对面的石凳让他坐下。  
  梨云吓了一跳,慌得直摆手:“世子爷说笑了,梨云怎敢与世子爷平起平坐?!这石凳梨云坐不得!”  
  叶谦接过杏雨捧来的茶盏,抿了一口放在石桌上:“你我之间没那么多规矩,快点坐下,我有要事吩咐你。”  
  梨云有些犹豫,慢慢走到石凳边,神色拘谨地坐了下去。  
  叶谦扭头,对身后的杏雨说:“你去苑门守着,若有人来,事先通禀一声。”  
  杏雨福了福身,快步离开。  
  叶谦饮了口茶,看向梨云:“我下面所说的话,除了杏雨,不能再告诉第三人。”  
  梨云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和杏雨帮我打理‘一季春’多年,所历艰辛,我心里异常清楚。如今整个安亲王府,唯有这一苑之地能够称的上是干净的。看来我叶谦没信错人,把这里交给你们照看,确实是明智之举。”  
  梨云面色微红,不好意思的说:“世子爷过奖了,想我夫妻二人能有今日温饱全靠世子爷照顾,平日里伺奉花草也是份内差事,谈不上‘辛苦’二字。”  
  叶谦笑了笑:“不必谦虚,你们心里干净,这里才能干净。如意的事,你们已然知晓,若我猜的没错,不出半月风雨将至,唯一不受影响的唯有这‘一季春’。在我离府之后,国师会来此布下结界,在苑墙上留下无形出口供你二人进出,以保这一苑安宁。而‘一季春’在所有人眼中将是一座空苑,就像照镜一般,他们能触碰到的只是‘一季春’的镜影而已。你们能清楚看到结界外的他们,他们却看不见你们。”  
  梨云惊讶的问:“世子爷要离府?”  
  “嗯,到时你就明白了。布下结界后,真正的‘一季春’便可安然避世,你们一切如常,外面的任何变化都与你们无关,替我照顾好这里便好。”  
  “是。”梨云应下,看着叶谦,神情凝重地说:“世子爷,我和杏雨会一直守在这里,等你回来。”  
  叶谦点头,亲自斟了杯茶,递到梨云手中,像是一种有形的托付,传递无声却谢意满满。梨云双手接过,看了叶谦一眼,一饮而尽,如同某种仪式,召显出他忠主的决心。饮罢,两个男人相视一笑,在满亭茗香中议论起苑中花草来。  
  没过多久,杏雨来报,说婢女春华在苑外候着,有事要禀。  
  叶谦让杏雨带春华进来,梨云则起身收了自己饮过的茶具,走到亭阶处坐下,继续整理残枝。  
  不一会,我听见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抬眼望去,在浮玉满枝的梨树下,杏雨、春华一前一后出现在石道那头。  
  叶谦垂眸饮茶,面上一派悠然。  
  待二人走到亭前礼毕,叶谦放下手中茶盏看向春华:“找到如意了吗?”  
  春华一脸紧张,小声回话:“奴婢找遍整个王府花园,并未瞧见如意。”  
  叶谦变了脸色:“没找到?你不是说它一早出去玩了吗?现在这个时辰,早该回来了。”  
  春华不敢看向叶谦,忙跪地伏首道:“世子爷恕罪,昨晚奴婢去关花厅大门时,如意、月娘都在铜架上睡觉,今日晨起开门,如意已不在房中,奴婢以为如意飞出屋去玩了,便没去寻它。您后来问起,奴婢就随口答了。”  
  叶谦皱眉:“这么说,它也可能是半夜飞出未归喽?”  
  春华怯怯应了声是,又快语说道:“平日里花厅窗户都是半开的,只为方便如意、月娘进出,昨夜今晨亦是如此,奴婢真的不知如意是在何时飞出去的。”  
  听完春华的话,我愣了愣,早上春华开门入厅时,发现花窗已然落栓,曾疑惑的嘟囔一句“窗户怎么栓上了?昨晚离开时明明是半敞的呀。”可见她是知道花窗异样的,一间关门闭窗的屋子,如意如何飞的回来?但她并未出去寻找,只是再次打开花窗,现在又隐去花窗之事不提,难道是怕叶谦怪罪于她?这个春华,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老实。  
  “传我的话给管家,让他加派人手帮忙去找。”叶谦绷着俊脸,很不高兴。  
  春华福身应了一声,急急离开。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亭内众人才收回视线。  
  梨云走回叶谦面前,看看我,问他:“世子爷,不如将月娘放在‘一季春’,这样比较安全。”  
  叶谦边取壶添茶边说:“月娘留在这里,只会令你们处境危险,到不如放在叶婵屋里来的妥当。”说着,他放下茶壶,压低嗓音:“我在密室书案上留有几张银票和一份清单,待国师布下结界,你去采买些东西回来,进出要格外小心,勿被他人发现。”  
  梨云点头:“世子爷放心,我和杏雨自会乔装改扮一番。”  
  “如此甚好。”叶谦接着饮了一会儿,放下茶盏:“好了,今日无心伺弄花草,我该回了。”说罢,他起身取下我的铜架,走向苑门。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