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四章  风逐云清见月明(三)

(2017-03-07 00:07:38)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四章 (三)
  “不要担心,方才喂它服下续命丹之时,我已千里传音给鹤童,让他用灵魂之门速将定魂珠送来,只要有了定魂珠,便能立刻为它引魂,护住它的魂魄。”温和的男音安抚着叶谦,莫明的令人心安。  
  目光落在他二人身前,如意正双眼微闭、毛羽杂乱的仰躺在书案上,微微起伏的胸膛支撑着它那微弱的呼吸,脏污的鸟躯不时颤动,散发出浓浓的血腥之气。  
  我赶忙飞了过去,落在它身旁,叶谦看到我很是诧异,用眼神询问身旁的国师。  
  国师看了看落在自己肩头的眼,对他说:“无妨,它是眼带来的,不会泄露此事。”  
  我无心听他二人说话,忙向前走了两步,近距离看到如意,我差点哭了出来。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风流如意吗?曾经油亮顺滑的羽毛变的血迹斑斑,满身残羽中有几处被扯秃了皮肉,现出黑乎乎的血洞,腹部靠右腿处,一支细管毛笔斜斜刺入,再从左翅下贯穿而出,疼的它不停轻颤,这是遭遇了怎样骇人的经历,才会将生龙活虎的它摧残成这般模样?!  
  我难过极了,轻轻唤了声:“风流。”  
  如意缓缓睁开眼睛,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断断续续道:“小……娘子,如今……小爷我……狼狈……如斯,还……如何……风流的……起来?让……你……见笑……了。”虚弱的声音仿若燃尽的纸灰,一缕微风便能将之吹散了去。  
  我哽咽道:“不管你变成何种模样,在我眼里都是风流倜傥的翩翩佳公子。”  
  如意灰暗的大眼顿时有了神采:“果真?”  
  我忍住眼泪,用力点了点头。  
  它费力的笑了:“真……好呀,做人……时,我死的……孤单……凄凉,做鸟……时,竟有……小娘子……温言……相送,如此,也……算……是……不亏了。月娘,有你……做朋友……真的……很好。”  
  “我也是。风流,你再坚持一下,国师马上就能救你,待你伤好后,咱俩继续做朋友。”我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虽然见多了生离死别,但再次面对时,难免心伤。  
  “这次……还……能……活……下……去吗?真的……好疼!看……到……你……哭,我……的心……更……疼了。”如意的声音越来越小,微弱的几乎听不到,我慌忙出声求它:“风流,我不哭了,你再看看我。你若离开,谁来逗我开心?谁来护我安危?求求你,千万要坚持住!”  
  如意努力睁了睁眼,再也无力说话。我从它渐暗的眼神中,看到了生命的流逝,想阻止却无力拦下。  
  就在这无奈、焦急之中,忽有彩光大绽,我被刺的双目紧闭,忙举翅为如意遮挡。待那耀眼的光华暗淡下去,才敢睁眼一探究竟。  
  灵魂之门赫然立在屋内,鹤童手捧锦盒,从门内走了出来,他的灵魂是只身姿优美的银鹤,想是修仙已成,化鹤为人。  
  他走到国师身前,躬身献上锦盒:“国师大人,定魂珠在此。”  
  国师轻念几句,抬手收了灵魂之门,随即打开锦盒,伸指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珠放在如意头顶上方,我慌忙退到案边,怕影响国师施术。  
  “叶谦,我要为如意引魂,期间看到什么,你都不要出声。”国师说着又看向鹤童:“鹤童,替我照顾好叶谦;眼,你照顾好月娘。”  
  在眼落至我身边后,他又俯身在如意耳边叮咛:“一会儿,你只能顺着彩光行走,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停下,也不要回头。”语罢,他凤目轻闭,双手上下翻飞,结出一个个手印,念起引魂咒来。  
  随着咒文诵出,定魂珠泛出彩光,由弱到强,逐渐光芒大盛。待咒诵完,国师睁眼说了声“去”,彩色光束瞬间笼住如意全身,残破的鸟躯剧烈挣扎起来……  
  我的心瞬间揪紧,高高悬起,不知为何,我知道这是非常关键的时刻。  
  就在十二分的紧张中,我看见一个半透明的双髻小童从如意头顶爬出,顺着彩色光束向那定魂珠走去,直到他姆指大小的身影完全融入光茫,我悬着的心才得以放下。  
  “收。”国师结了一个咒成的手印,彩色光束瞬间涌回珠内,逐渐暗淡下去。  
  待一切归于平静,定魂珠恢复了晶莹剔透的模样,只是里面多了一个小小的男童,浓眉大眼、双颊鼓鼓,模样很是可爱。  
  一人二鸟一共三双眼围珠细看,珠里的小人儿正不停摸着自己的头脸和身体,一脸惊喜又不可置信的表情,只见他狠狠掐了自己肉肉的小脸一把,“唉哟”一声叫出声来,大大的眼睛迅速泛出水气,捂着痛处嘟起唇来。  
  叶谦一脸惊喜:“这是如意?”  
  小童歪头瞧向叶谦,用稚嫩的声音回答:“是我。”  
  我万分欣喜,开心的唤了声:“风流。”  
  如意听我唤他,转过脸来,笑咪咪的对我说:“小娘子,小爷我对你放心不下,特留魂在此,好与你双宿双fei。”他说的是人言,看来离了鸟躯,他只能听懂鸟语却说不出来。  
  我尚未来得及回话,就听鹤童在旁冷哼:“只剩个魂了,还没个正经。”  
  “人生得意需尽欢,懂吗?”如意边说边双手抱臂,盘腿坐了下来。  
  “如意老弟,所受之伤是否伤及魂魄?”眼问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如意摇头:“肉躯之伤不曾伤及魂魄,只是方才太过用力,掐的自己脸痛而已。谢眼兄关心。”  
  “魂体受伤比肉身受伤要痛上许多,你不会连这都不懂吧?”鹤童微嘲如意。  
  如意气的双颊鼓鼓,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这个鹤童也是个妙人,把厚颜无耻的如意拍的死死的。  
  “如意。”这是国师的声音,叶谦闻声直起腰来,我和眼忙退开几步,好让珠里的如意看到大国师。  
  如意慌忙起身,躬身一礼:“谢国师引魂之恩。”  
  “不必如此客气。你暂入定魂珠,需在灵气充盈之地才能不散不灭,若是遇那极阴或污秽之地,就算没魂飞魄散,也会失了本性而化为厉鬼。所以,你只能随我回凤鸣山,若有好的机缘,即可再次寄魂重生。如此,你势必要长离叶谦身边,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  
  如意垂下脑袋,想了一会,说:“我先和月娘说两句吧。”说着,他看向了我:“月娘,安亲王府处处危险,如今我走了,你要小心,除了叶谦和‘一季春’的杏雨、梨云外,勿再相信其他任何人,尽量呆在你的铜架上,不要乱跑,好好保护自己,切记!”  
  我点点头,不舍的望着如意。  
  “如意,你放心,我会常来探望月娘,有什么消息,也会及时帮你俩传达。待一切事了,你们又会重聚的。”眼走了过来,宽慰我们两句。  
  如意笑了,说:“是啊,待一切归于平静,我们又会在凤鸣山重聚,到时与眼兄一起晒日赏月、笑谈风云。”  
  一想到漫长修仙路将有两个好友陪伴左右,我的心情立时大好起来。  
  “月娘,你出来很久了,跟如意道个别吧,一会儿我送你回去。”见气氛轻松起来,眼提醒我离开。  
  和如意互道声珍重,我随眼离去,走的还是来时的路,却因少了来时的紧张忧虑而感觉轻松易行许多。  
  走出大片瓜叶菊后,眼停了下来。  
  “你要小心无赦,如意身上的血洞都是它抓出来的,它把追捕如意当成猫儿戏鼠的游戏,如意几经折磨,才从它爪下逃离。一会入房前,我先进去查探一二,确定无异后你再进去。入房后,记得把花厅窗户关上,你既能‘悬壶注酒’,落个窗栓也不会太难。”  
  我点点头,向眼道了声谢,眼静静看了我一会,神情古怪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日后你自会明白。”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日后将明白之事会越来越多,心里有些惧怕那一天的到来,有的时候,明白太多就会有太多羁绊,倒不如一无所知来的快意潇洒。  
  飞回叶谦居住的苑落,眼在确认屋内无异后飞了出来,目送我进屋关窗后才展翅离开。  
  面对满室沉寂,我怀念起如意的呱噪。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在悄无声息中改变了我的生活,又在不知不觉中操控着我的感受。  
  闭上眼,我开始回想百鸟宴上的所见所闻,在美好的回忆中逐渐睡去……  
  第二天早膳后,叶谦哼着小曲回来,神色如常,瞧不出任何异样,直至到了该去“一季春”的时辰,来取我和如意的铜架时,才发现如意不在屋里。  
  他唤来婢女春华,问如意去哪儿了?  
  春华回话:“晨起便未瞧见,想是贪玩,一早飞出去了,奴婢这就出去找它。”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