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四章  风逐云清见月明(二)

(2017-02-09 16:22:45)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四章(二)
    “敢问国师师承何处?”安亲王最先打破沉默:“据我所知,这世上除了剃渡出家者外,再无不能纳娶的修行之人。”
    “落仙宫。”
    “落仙宫?”王爷抚须思索了一番,摇摇头说:“未曾耳闻。”
    国师笑笑:“落仙宫避世千年,宫规一向如此,只因所习术法及内经必须是那童男童女之身方可大成。”
    “原来如此。”王爷明白过来,语气略带失望。
    “父亲。”眼见无法与恋慕之人双宿双fei,叶婵着急起来。
    王爷闻声看了叶婵一眼,目光很是凌厉。
    叶婵被王爷看的怯了胆,不敢再继续开口。
    国师笑笑,伸指端起面前的精瓷茶盏,慢饮起来,他在给叶婵父女重新考虑的机会。
    王爷沉思片刻,似是拿定了主意:“国师百忙之中登门造访,实乃安亲王府之荣幸,本想与凤行宫联姻,怎奈国师师门所限,无法结此良缘,万分遗憾。而君子理当成人之美,不如国师今日先将灵鸟带走,日后婵儿若有所求,再请国师帮忙如何?”
    姜果然是老的辣,如此一来,国师便承了安亲王府的人情,日后王府有何要求,国师都当倾力而为,虽说千金难买心头好,但为区区一只灵鸟欠下大小难估的人情债,着实不值当。
    国师放下茶盏,拱手施礼:“谢王爷美意,轻舟先行谢过。灵鸟之事不急于今日,不如待叶姑娘考虑好后,轻舟再行登门拜访。”
    国师的婉拒在我意料之中,修行之人最怕沾染世俗人情。
    王爷抚了抚須,笑道:“如此也好,只是有劳国师再跑一趟。”
    “无妨。”国师笑笑,将话题岔开,与王爷、叶谦讨论起各色香茗来。
    叶婵垂着臻首,闷声不语,只是捧着茶盏不停啜饮,似乎想借此冲淡心头的失落。
    聊了一会,国师起身告辞,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入雨而去。他的周身盈有白光,像一团清雾划出方寸天地,彻底将漫天细雨隔离,广袖翩翩、气质卓然地登车而去,徒留一抹仙影令人回味……

    被婢女送回叶谦房内,如意开心的说:“月娘,你能留下,真的很好。”
    我喝了口水,清清嗓子说:“我压根就没觉得自己能在今日离开。”
    “为啥?你能掐会算?”
    “这还用掐算吗?谁会傻的用自己的姻缘去换一只小鸟?叶婵也是傻的可以,不如先和国师交个朋友,再利用近身之便,把友情升华成爱情,就算将来女有情、郎无意,也还落个平昔之交,总比现在什么都没有的好。”
    “这些你能想到,别人也能想到,至于叶婵,她是春心萌动,对自己美貌太过自负罢了,也不是啥省油的灯。”如意说着,叼起食罐里的果丁咽了下去。
    我愣了愣:“你的意思是:有人明知不会事成,还故意让叶婵去做?”
    如意边吃边点了点头。
    能让叶婵放心大胆去做此事的,唯有她的双亲,而我,也是安亲王爷点头才被送入王府的。
   “是王爷让她去做的?”我直接问如意。
   “聪明。”
   “他是叶婵的生父,为何要这样做?岂不是直接伤了女儿的心?”我很是不解。
   “日子久了,你自会明白,最近别单独行动,待一切水落石出,你便能去凤鸣山清修了。”说完,如意用喙顺了顺它那油亮的羽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小爷我困了,先睡一会,你乖乖呆着别乱跑,待爷醒了再陪你说话。”语毕,它缩脖拢翅曲腿,像只老母鸡一样安然睡去。
    如意睡后不久,我也渐感困意上涌,吃了几枚喜欢的果丁,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了很久,再睁眼时,天色已黑,清冷的月光透过半敞的花窗投入屋内,不知正值何时?四周静的可怕,我听不到一丁点除我以外的呼吸声。
    我有些害怕,轻轻唤了声:“风流。”声音涩涩的,嗓子干的有些发疼。
没有回应,这令我很是慌张。自入府以来,除了偶尔随叶谦外出,如意极少晚归,我早已习惯它不停呱噪的日夜。今日国师走后,叶谦独自出府寻乐,临走前,他交待婢女将我们送回房中。而现在,如意这家伙居然不见了,我只能呆在原地守着一室寂暗等它回来,这感觉,令我很是不喜。
    等待中的时间总是过的很慢,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有鸟飞过。
    “是如意吗?不如吓它一吓,看它下次还敢不敢不打招呼独自离开。”我心里如此想着,悄悄飞至花厅高柜顶端的大方锦盒后藏好,偷偷向那花窗瞧去。
    一团黑影从窗外飞入,落在花厅圆桌上,月光下,那强健的身躯、锋利的爪子、尖锐的鸟喙,分明是一只鹰,而那高昂的头颅和孤傲犀利的眼神,竟瞧着万分眼熟。
    它环顾一下四周,自语道:“不在这里,我就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掌心,今夜是你自寻死路,可别怪我无情。”轻视傲慢的语气瞬间曝露出它的身份——无赦。
    “它来此做何?”我躲在锦盒后,一动也不敢动,这真是我不去找麻烦,麻烦却主动找上我。可它刚刚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谁在逃?谁又自寻死路?难不成如意同我一般,误听了某些不该听到的秘密,惹来杀身之祸?那如意岂不危险?想到这里,我开始担忧起来,如意这家伙虽是油嘴滑舌,心肠却还不坏,一段日子相处下来,我虽有意与它保持距离,却无力招架它那厚脸皮式的亲近,早已将它视为朋友,如今它安危不明,着实令我心头难安,只盼着无赦快快离去,我好出去探探情况。
    “什么狗屁灵鸟,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罢了!今夜,就让你化做我爪下亡魂!到阴曹地府里卖弄去吧。”无赦一阵冷笑,发泄般的一吐怨气,看来它对灵鸟一事很是耿耿于怀。
    “这家伙怎么还不离开?”我心内万分焦急。偷眼看去,无赦正站在桌上望着地下的窗影沉思,我不停地在心里默念:“赶快离开!赶快离开!赶快离开……”
    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它终于飞走了。我长长舒了口气,呆在原地暂时未动。
    “一会去哪打探消息好呢?”我在心里盘算,突然忆起如意曾说过的一句话,那时的我们正在“一季春”的亭顶闲聊,如意似老母鸡一般慵做一团,嘴里闲闲地说:“幸好王爷一时糊涂,把这座废苑给了叶谦,让这偌大的安亲王府终于有了个清静之所。”看来,在如意心里,整个王府最令它安心的去处就是那“一季春”。
    “先去‘一季春’瞧瞧吧。”打定主意,我伸头看了下屋内情形,感觉无甚异样后悄然飞出,轻轻落在窗台上,小心的朝外观察一番,确定安全无虞后,我展翅飞出,先在王府后花园绕上几圈,才悄然飞往“一季春”。
    落在熟悉的亭顶,我开始搜寻如意的身影。
    月夜下的“一季春”树影重重,花枝婆娑,与天上寒婵同映曲溪,别有一番妙趣。但此时的我心内焦灼,无心欣赏眼前美景,在一片静寂中小声地唤了几声:“风流……风流……”
    一直无人回应,目光所及之处,也未瞧见如意的影子。搜寻完这边,我又飞到木屋顶端,在层层树影中寻找那期望中的身影。
    “月娘?”
    我猛然回首,在身后不远处的一片暗影中看到了令我万分惊喜的身影:“眼,你何时来的?”
    “我一直在这,只是你未瞧见罢了。”
    “眼,看到如意了吗?无赦方才来过,我有些担心如意的安危。”我把方才的一切细说给眼听。
    眼的表情有些凝重,它对我说:“我在此守着,就是因为如意之事出来查探情况,它的境况非常不妙,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大惊,急问:“如意到底怎么了?”
    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示意我跟上它。
    眼展翅滑下屋顶,飞落在大片高杆瓜叶菊旁,带着我穿枝绕叶而行,走到一处木墙前站定,它用喙顶住某处用力一推,一个方形孔洞豁然出现在我眼前。
    “进去吧。”眼说。
    “这是哪里?”我小声问它。
    “叶谦的密室。”眼说着钻了进去。
    “密室?”我用翅膀碰了碰洞的四周,都是些圆木,难道这洞门开在叶谦的花房木墙上?
    “快跟上,洞门要闭合了。”眼在里面催促。”
    容不得细想,我赶忙钻了进去,行过一段昏暗不明的狭窄通道,眼说了声:“到了。”
    随即它向前飞去,眼前的一切宽敞明亮起来,几盏油灯高挂在房间四角,屋内摆设齐全,两道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轻舟,它快撑不住了。”这是叶谦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焦急。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