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章  冰镜敛辉隐风云(五)

(2017-01-21 06:01:30)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情感

丑仙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三章(五)
     “快吗?怕你跟不上,我刻意飞慢许多。”它一脸真诚。
     “哎!真是鸟比鸟,气死鸟!”我在心里哀戚的感叹。
     “呜音为何要追杀你?”它直接步入正题。
       我说:“因为我听到了他的秘密。”
     “秘密?”
     “嗯。”我点头,如实把那晚的经过说了。
       夜鹰沉吟片刻,又问:“那女子是凌霜?”
       我惊讶:“你如何猜出是她?”
     “凌霜被下‘千秋梦’而一尸两命之事,我也知道。”
     “难怪。”我恍然大悟,接着又说:“那晚便看出你不一般,原来你是大国师的爱鸟——眼。”
       夜鹰笑着说:“欢迎你来凤鸣山。”
     “谢谢!”我深吸口气,开心道:“这里灵气充沛,是个修仙的好地方,以后还需仰仗你多多关照。”
     “这是自然。凤鸣山灵鸟虽多,似你这般聪慧的却不多见,以后若有需要,尽管开口便是。”它笑意盈盈的立在那里,温和的语气与它的外表截然相反。
       一直以来,鹰在我眼中,都是孤傲、犀利、凶猛无畏的存在,似它这般温和有礼的真不多见。我突然想起如意那同叶谦一般的风流性子,这可能就是什么人养什么鸟的结果吧。
      “有件事你要记住,”眼突然收起笑容,很认真的对我说:“回安亲王府后,不要再沾染任何是非,我会吩咐如意照顾好你。”
      “吩咐如意?你和如意走的很近?”我有些好奇眼和如意的关系。
      “如意并不普通,在过‘灵魂之门’时,你应该看到了。”
       我立刻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很是迷惑的问眼:“为何如意的灵魂是个六岁小童?”
      “因为如意是借身还魂,真正的如意,仅是个六岁大小的孩子。”
      “借身还魂?!!!”事情太过诡异,我背上顿时冒出一股子凉气。
      “不要害怕,如意并没有坏心,他这样活着,只是为了叶谦而已。”
      “它和叶谦是什么关系?”
      “血亲。”
      “血亲?难道如意是叶谦的儿子?”从年龄差距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
       眼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别乱猜了,过些时候,你自会明白,现在还不方便透露。你只需记住我的话:安亲王府并不简单,如意和叶谦就像那隐于风云中的冰镜,敛辉深藏只为安身保命,你跟着他们保护好自己才最重要。”
       我点头应下,表示会照它所说的去做。
       眼说:“若如意问起你我初见之事,就如实告诉它吧,如意表面看起来随心所欲,其实不然,能说的和不能说的,它自有分寸,对它不必隐瞒。但它的身世,你不要向它打听,装作一无所知便好。”
       见我点头,它松了口气,语气轻松的说:“咱们该回去了,离开太久,叶婵会着急的。”说罢,它飞身而起,同我一起飞向大殿。
       眼带我沿着大殿宮墙盘绕飞行,越飞越高,并不是殿门方向。在我越来越吃力时,前方宮墙出现一圆形孔洞,眼飞身而入,我也跟着飞了进去。
       眼前景色霍然一变,我们已置身殿内,原来眼之前是从此处而入,难怪我没有察觉。
       悄无声息的飞回铜架,如意笑眯眯的打趣我俩:“好个比翼双飞!”
       那语气神态哪里像个孩子,分明是个风流公子哥。
     “如意老弟,回去后还请好好照顾月娘,别让它误蹚了安亲王府的浑水。”眼低声嘱咐如意。
     “放心吧,一个月后,它会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如意先是应下,接着又不解的问:“为何今日不留它在此?非要等一个月后?”
       眼把声音压的更低了:“国师要闭关一月,我亦有要事在身,山内无主恐人生乱,月娘还是留在你身边比较安全。”
     “小娘子,看来咱三还得继续‘乱’上一月,小爷我可得好好珍惜,毕竟春宵苦短、一刻千金!”
       我愣愣的看着,这是一个六岁孩子会说的话吗?自己居然被一个六岁孩子再次调戏了!我脱口骂道:“臭风流!又在胡言乱语!”
       如意忽闪着大大的鸟眼,委屈地说:“小娘子,小爷我孤身至今,一直洁身自好,从未沾染过男女之事,至今仍是雏鸟之身,如何成那‘臭风流’了?”
       眼低声笑起来,我已羞的面红耳赤,转过脸看向大殿中央,不再搭理没个正形的如意。
       一只猎鹰正按主子的指示表演猎捕技能,大大的翅膀强劲有力,脚爪锋利如钩,出击很是迅捷勇猛,那双鹰眼犀利凶狠,看着霸气非常。
     “想不到,烈将军的无赦也会来此。”
       我看向说话的眼,它正若有所思的望着那只猎鹰。
       如意的声音也低低传来:“怕是风雨将至了。”
       它俩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的非常清楚,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指为何?但眼没细说,我也不好细问,只是追随它们的目光,一起看向那只凶猛的猎鹰。
       很快,猎鹰炫技结束,殿中响起几处掌声,其中一处,便来自叶家兄妹二人,看来这烈将军,与安亲王府有点瓜葛,可与如意口中的“风雨将至”是何关联?安亲王府的谜题,似乎越来越多了。
       烈将军转身走回座位,猎鹰无赦展翼腾空盘旋,它有意掠过我们身边,抛下一句:“没出息的家伙!与两只肥鸟为伍,丢光鹰族的脸!” 后,飞向它自己的铜架。
       我与如意面面相觑,互问彼此:“它口中的‘两只肥鸟’是指你我?”
       眼莫名其妙地说:“‘没出息的家伙’是指我?”
       我们三个互望彼此,又一起转首看向右侧第四排前位的无赦,它正一脸轻蔑的望着我们,狂傲的表情很是欠揍。
       我们三个同时收回视线,对着彼此点了点头,一起说:“指的真是我们。”
       如意低头瞧了瞧自己,一边呼扇翅膀,一边不满的嘀咕:“小爷我哪里肥了?明明是秾纤合度,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我一脸认真地点头附和:“的确如此!无赦它眼瞎!”
       如意又抬首打量一番眼:“眼兄一表人才、灵慧俊逸,颇有大家之风,如何没出息了?我觉得,它是嫉妒我们三个的灵鸟身份,才做这踩低别人抬高自己的恶心勾当。”
       我一脸正色的再次点头:“说的极是!咱们无需理会。”
       如意的视线又开始在我身上游走,最后定睛在我胸部,笑兮兮地说:“小娘子你除了胸大......”
     “闭嘴!”我闻“胸”色变,吓的向左跳了一步,撞在眼的身上,眼晃了几晃,连忙稳住。
     “瞧你吓的!”如意笑得一脸痛苦,只因它想放声大笑却怕惊扰到别人而忍的内伤。
       眼不明所以,惊讶地问我:“怎么了?”
       我恨恨地瞪着如意,嘴里却对眼说:“眼,你知道什么药物能让如意永远失声吗?!”
       等了一会,眼忍着笑说:“据我所知,有一种毒yao能令人口不能言,不知用在如意身上效果如何?”
       如意顿时垮了脸,哀叹道:“最毒不过妇人心,小娘子,你果然心肠歹毒!”
       我愤愤地警告它:“以后再敢提我胸,立马给你下药!”
       如意缩缩脖子,佯装害怕,眼被逗的笑出声来。
       我低下头去,准备用喝水掩饰自己的尴尬。
     “先别喝!”如意低声喝止,随即又小声问眼:“这水能喝吗?”
       我疑惑地盯着面前正散发着酣醇气息的净水,没看出什么不妥之处来。
     “国师大人不会对选中的灵鸟施术。”眼的声音压的很低。
     “施术?”
       见我不清楚情况,眼小声解释说:“每次临近宴尾,国师会对酒水施术,饮下的人和鸟都会忘记来时的天路,记忆中留存的仅是漫长蜿蜒的山道而已。”
       难怪世人都说大国师的凤行宫位于凤鸣山顶,无人提及云深之处。
     “那叶谦怎会记得?”我想起来时叶谦对叶婵说过的话。
     “叶谦是大国师的朋友,心性纯良,大国师不必防他。”
       我点点头,叶谦的魂魄是纯净的白色,这是我亲眼所见,想必他也知道国师施术的事,才陪着叶婵一同来此。眼说他和如意表里不一,只为安身保命,看来他很会察言观色、善于伪装。安亲王府的人,果然个个都不简单!
       直到最后一位宾客归位,百鸟宴步入尾声,除我之外,无鸟再被选中,叶婵成了今日唯一的幸运儿。
       大国师数度举杯,敬谢众人,随着美酒尽数入喉,大殿深处涌起阵阵香风,风过之处,一众宾客醉伏于案,唯胜二人三鸟独醒。
       大国师步下主位,微笑着向我们行来,满身风华,牢牢攫取住我的眼睛。
     “好个旷世美仙!”如意在旁惊赞。话音方落,国师唇角的笑意便浓了几分。
眼在一旁凉凉道:“那是你未见过其他神仙。”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