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章  冰镜敛辉隐风云(四)

(2017-01-14 19:44:51)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三章(四)
叶谦笑道:“如此到也不错,为兄有幸一睹‘风云撼月舞’的风采。”
叶婵冷嗤:“什么风采?哗众取宠罢了。”
我抬首望向大殿中央,那抹粉色娉婷正衣袂飘飘、轻舞如风,曼妙身姿阿娜柔婉,回裾转袖间翩翩若飞,若在那月下独舞,倒真有鸿影惊天、飞仙而去之美。她的身旁,蓝羽孔雀踏拍而舞,开出一屏艳羽,赢得满殿喝彩。
叶谦抚掌大赞:“此舞,甚妙!”
叶婵扭头看他一眼,又转首望向主位。而此时的国师大人正盯着那只蓝羽孔雀,神情专注,无视旁人。看来传言非虚,国师大人果然爱鸟成痴,佳人妙舞如斯,居然吸引不了他的注意,真真是个妙人!
一曲舞罢,华珍盈盈一福,国师道了句“辛苦”,再没了下文。鹤童又唤出下一位宾客,展示的是只会吟诗的八哥。
八哥身上的黑羽令我想起那晚的夜鹰,而在满殿鸟雀之中,我并未看到它的身影,可它明明说过会来,如今却食言了。我不免有些失望,毕竟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同类不是件易事,本想结交做个朋友,却已没了机会。
转头看向如意,它正一脸兴味的听殿中八哥吟诗,这只傻鸟可算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时不时摇头晃脑的小声附和一二,似它这般随心随性的活着,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不必似我这般,亲见身旁好友一个个逝去而悲痛伤怀,更不用敛心敛意独活于世阅尽人间冷暖。漫长的岁月,令我害怕孤独又只能孤独,一次又一次的离殇使我的心日渐薄脆,越发难以承受,只能戴上疏离的面俱,筑起封墙,远离所有情感。久而久之,我便失去了活着的乐趣,仅仅只是一个存在而已。这样的仙途虽长生,却不如短暂随兴的一世而活得快乐。
我叹了口气,重又看向大殿中央,吟诗的八哥已然归位,出现在眼中的是一只随主人笛音翩翩起舞的优雅白鹤。方才一番感悟,已然令我失了兴致,即使白鹤舞的轻逸潇洒,也拂不去我心底的落寞与感伤。
接下来的灵鸟炫技五花八门,虽不常见却也不是特别惊艳,掌声喝彩到是得了不少,听叶婵兄妹小声议论,方知都是各自阵营的人在相互捧场,果真同如意所说,表面上是灵鸟炫技,暗地里却是各方势力相互较劲。我觉得有些好笑,如此明显的表明立场,岂不是堂而皇之的给自己竖敌吗?大国师耳聪目明、神如天人,怎会让自己深陷河泥?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不是掌声大、喝彩多就一定能够胜出的。更何况在过“灵魂之门”时,每个人每只鸟的老底早已被瞧个通透,灵鸟炫技只是走个过场,胜出的结果早早就已定下,此时端坐主位的大国师只是闲来无事逢场作戏而已,真真是个妙人!
很快我就看清了各方来路,以华太师府、福亲王府、应尚书府为首的三方势力,分别代表了太子、福亲王、四皇子三人,看来这商弥朝堂并不似表面上那般风平浪静,不知安亲王府又属于哪方阵营?若是自成一派,人数上显然不敌。
酒宴过了大半,轮到叶婵带我上场,摘下纱帽的她面覆一帕白纱,露出一双潋滟水眸,姣好面容若隐若现,分外地引人暇思。她仿照舟中女子的清雅装扮,成功吸引住大国师的视线,并对她施以消冰融雪般的温柔暖笑,看的叶婵不胜娇羞、喜上眉梢。
此番叶婵压对了宝,大国师果然喜欢这种调调。
她身姿婀娜地走向大殿中央,水眸直接望向主位上的男人,优雅的抬起玉手,娇声对我说:“月娘,酒杯。”
我展翅飞起,掠案而过,抓起碧玉酒杯送到她的手中,又折反而回,抓取案上的白玉酒壶飞至叶婵素手上方,定身倾壶,为她满满斟上一杯。
四周一片安静,看来安亲王府自成一派。
我送酒壶回案时,听到叶婵娇柔的声音响起:“这杯酒,叶婵敬国师大人。”
“谢了。”
待我落案转身,正看到国师捏着碧玉酒杯一饮而尽,修长手指匀净润白,称着莹泽通透的碧玉酒杯,有种说不出的美来。
叶婵撩纱饮完,唤我取杯,我轻车熟路取回,又飞向她抬起的玉臂。
她高声对众人说:“月娘十分聪明,会计数识字,随意问它,皆能完美答之。”
“喔?随意问?”国师似乎起了兴致,毕竟我是唯一一个让主人敢说“随意”二字的灵鸟。
叶婵娇应:“是的,随意问。”
旁边有人高声:“三百四十五枚梨果和一百七十二枚杏果,总共是多少枚果子?”
“五百一十七枚。”我清楚的回答。
众人皆异,开始低声议论,其中又有人向我发问,我均一一答之,没有丝毫错误。甚至有人要来笔墨,写出几个生僻字来,我都一一念出,众人惊叹不已。虽然我只是个鸟仙,但毕竟是仙类,凡人想考倒仙,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当初,潇然大哥就是用我计数识字的才能引起安亲王爷兴趣,将我送入安亲王府的。
几番问答后,国师好奇地问叶婵:“这鸟挺有灵性,既能识字,能否书写呢?”
叶婵点头,从袖袋取出一支造型奇特的毛笔,这是叶谦亲手给我做的,一支“T”型毛笔,方便鸟爪抓握。
鹤童让宫女递上纸墨,我抓着毛笔沾了沾墨汁,低首沉思:“写什么好呢?若照平时练习所写,太过无味,一看就是刻意为之,无甚新意。”思索间,入殿时认错的仙篆闪现在我脑中,于是,我用隶书写下“归颜宫”三个大字,一笔一划,很是认真。
搁笔后,宫女将纸呈递给国师,他的面部神情非常有趣,瞬间变了几变,我尚未来得及读懂,就已平静如初。
“能通笔墨的灵鸟倒不多见。”长指捏着纸笺,他抬眼望向叶婵,笑问:“叶姑娘府上何处?”
叶婵欣喜道:“安亲王府。”
“一月后,轻舟将亲自上门拜访,到时还请叶姑娘割爱,将此鸟赠予轻舟。作为酬谢,叶姑娘可向轻舟提一条件,自当尽力满足。”
“介时恭候国师大驾。”叶婵眉眼含笑,掩示不住内心的兴奋。转身回位时,得意的瞥了华珍一眼,像凯旋而归的将军,在众人的羡慕中走回座位。
回到铜架上,如意用幽怨的语气对我说:“小娘子,你终是抛下了我。哎!始乱终弃!鸟心不古啊!”
我哭笑不得的回望它,无奈地问:“咱俩什么时候乱过?”
如意想了想,一脸认真的回答:“日日两两相望,夜夜同屋共寝,还不算‘乱’吗?”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反驳说:“日日相望、夜夜共寝的不只是你我,还有叶谦。”
“对啊,一人二鸟岂不更‘乱’?你这一入凤鸣山,我和叶谦就要夜夜独守空房,岂不可怜?”说罢,它又哀哀吟了一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伊风露立中霄。”
我被如意的歪理邪说惊的目瞪口呆,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我旁边传来:“如意老弟文采不减当年呐。”
我转首,瞧见那晚的黑羽夜鹰飞落在我身旁。
“眼兄,有段日子没见,风采依旧。”如意笑兮兮的跟夜鹰打招呼。
“等等!”在夜鹰开囗前,我赶忙叫停,把脸转向如意,一字一句地问:“如意,你刚才叫它什么?”
如意眨着大眼睛说:“我叫它‘眼兄’,不行吗?”
我无法相信,又问:“大国师的爱鸟——‘眼’?”
如意点头。
我突觉自己走了狗屎运,自己的救命恩鸟居然是大国师的爱宠,在未入凤鸣山时就结交了如此大的一座靠山,以后的修仙之途岂不周道如砥?
就在我暗喜之际,眼发话了:“月娘,别来无恙。”
如意惊讶道:“你们见过?”
眼点头:“和她有过一面之缘。”说罢,它将头凑向我耳边,小声说:“别忘了你那晚的许诺。”
我明白它所指何事,笑问:“在这说?”
它摇头,小声道:“跟我来。”
在如意好奇的目光中,它一展长翅飞身而起,于大殿上空盘旋,翱翔英姿犹如王者,令人心生敬畏,我随之跟上,与它一起飞向殿门。
叶婵见我要离开,忙起身呼唤:“月娘!回来!”
“不用管它们,眼带它四处看看罢了,稍后便回。”
国师一发话,叶婵不再阻拦,欣然落座,继续观看其他宾客的灵鸟炫技。
我跟着夜鹰飞出大殿,一路向偏殿飞去。
偏殿没有大殿的恢宏气势,却也精致脱俗。夜鹰从窗栏飞入,落在白玉长案上,等我落下。
我飞至它身旁,喘着气道:“你飞的真快,累死我了。”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