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章  冰镜敛辉隐风云(三)

(2016-12-30 02:11:49)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行至虹桥尽头,循阶而上,踏上殿前云台,美轮美奂的凤行宫近在眼前。

连天成片的飞花风叶被精雕于白玉宫墙之上,在穿过九色晶柱的阳光映照下,呈现出花叶如锦般的风采。精秀小巧的冰玉莲花灯随处漂浮,晶莹剔透、隐有莲香,似有灵识般,随人而动,颇有“步步生莲”的禅机妙趣,暗夜笼罩下必将是另一番诱人圣景。

慢走细赏间,一名青衣宫女迎面行来,对着我们福了福身,婉声说:“二位客人这边请。”

叶谦点点头,随她步向宫门。

凤行宫的宫门很是奇特,居然是无门扇的高拱洞门,而洞门多用于城墙园林之中,在宫殿之内极为少见。高大的洞门上方浮现着三个流金大字,甚是复杂难写,我认真看了半天,才认出是上古仙篆——“归颜宫” 。

“哥哥,那是什么字体?为何从未见过?” 叶婵小声问叶谦。

叶谦低声回答:“我也不知,之前曾问过二皇子,他也认不出。后来请教大国师,方知是一种古体字,只出现在经书残卷之中,很少有人识得。”

“那这三个字是‘凤行宫’吗?”

“应该是吧,大国师曾说这是他亲书的宫名,而这座宫殿,不正是叫‘凤行宫’嘛。”

“凤行宫”三个字吗?我再次昂首细瞧,怎么看都觉得是“归颜宫”呀,可叶谦说这座宫殿正是设下百鸟宴的“凤行宫”,怎么可能会是其它宫名呢?看来这古体字,我也是不识得的。

入了大殿,我再次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双目所及之处皆是超乎想象的存在。大殿地面居然是透明的,不知是何种材质所造,一尺高的云雾涌动其上,让脚下的一切变得朦胧不清。昏暗中,我仰头看向大殿上方,本以为会看到五光十色的琉璃宝顶,不曾想映入眼帘的却是银月星河的神秘幻境。无数星星悬浮于空,携着点点莹光,漫游于殿内,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远或近的闪耀各处,令所有来客皆沉浸在“手可摘星辰”的妙境之中。

月明星辉下,不少客人已在宫女带领下落座,每人面前的白玉桌案上,皆摆着瓜果茶点,几名手持托盘的宫女穿梭案间,不时换下喝尽的琉璃茶壶,照应客人们的种种需要。

玉案的摆放宽松有序,以殿心主道为分割线,呈左右之势分布两旁,每个玉案旁都立着一支高高的落地铜架,配有装着果丁净水的大食罐,供鸟儿们饮用。

我们被宫女引至右侧第二排靠外的位置,离主位较远,叶婵似乎很不满意,刚要开口,就被叶谦用警告的眼神压下,在将我送上落地铜架后,不情不愿的落了座。

等了一会儿,客人都到齐了,大殿突然从星月笼罩变幻成日月同辉,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明亮起来。大殿墙壁上,呈现出一幅鲜活的风景长卷,青山远黛,净水深流,风携花叶,凤鸟翔空,一叶轻舟随波逐流,舟上一男一女正执棋对弈,一举一动间,竟如活人般流畅自然、真实生动。这种感觉,就像自己静立在临水幽亭凭栏远眺,惊讶的心情立时变得平和起来。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一队宫女鱼贯而入,撤去玉案上的瓜果茶点,摆上金箸玉碗,布上美味佳肴,送上琼浆玉液。待一切布置停当,一位身着天青色华服的年轻男子缓步走殿堂

看清他容貌的那一刹那,我感觉自己的小小鸟心瞬间停止了跳动,双目直直的目送那仙姿卓绝的身影步上主位。他五官之俊美,难以用笔墨来形容,两鬓墨发简单梳起,随丰美余发披垂于脑后,行走间,广袖翩然,气度不凡,远胜那画中仙,风姿独绝举世无双。但这些,是惊艳了在场宾客,那犹如潮水般直涌而来的熟悉感,才是令我屏息以的真正原因。

我一定是见过他的,只是那随重伤而丢失的记忆,令我忘他而已。可他到底是谁?又如何出现在我生命里?谪仙般存在的他,与我又怎样的交集?我开始努力搜索残存的记忆,头痛欲裂的不适感随之袭来仅仅坚持了片刻,便忍受不住停了下来,我轻轻叹了口气,晃了晃仍在余痛的脑袋,放弃这自虐般的做法

“你在那摇头晃脑的干嘛?感受不到这股力量吗?”如意惊讶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什么力量?”我边说边转头看向它,只见它双腿曲蹲在鸟架上,屁股高高撅起,头伏的很低,脸稍偏转,正用一种奇怪的表情斜睨着我。

我哭笑不得地对它说:“你又在摆啥姿态?这可是百鸟宴,别胡闹!”

如意情变的更奇怪了,依然维持着那种好笑地姿势:“你感觉不到这股力量?

我纳闷:“什么力量?”

“自大国师出现,这力量就无处不在,压的每个人每只鸟都不由自主的想要顶礼膜拜,不信你看看别人。”如意很认真地说。

我转目看向四周,果不其然,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皇亲贵胄均跪伏在地,每只鸟都同如意般,撅尾低首的曲蹲在铜架之上,呈伏拜之姿。举目望去,整个大殿唯有我和主位上的男子直身而立,丝毫不受那股力量的影响。而此时此刻,那位绝世美男正一脸笑意的望我,狭长美目隐有星河,格外地幽亮迷人

等等!如意说“自大国师出现”,可刚刚出现的只有他,难道他就是久负盛名的大国师轻舟?瞧着最多不过二十二岁,实在是年轻的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他再年轻,也是这里的主人这样直直的盯着他瞧,不免有些失礼,于是,我低下头,向他深深鞠了一躬,以示自己对主人的尊重。

他唇角的笑意更大了,对我点点头,收回视线坐下,转目望向众人:“诸位请起。”他的声音很是亲和,像一阵春风,徐徐吹去满殿的拘束。

音落,一阵衣袍摩挲声响起,众宾客纷纷坐好,一脸崇敬的望向主位。

那谪仙般的男子笑道:“感谢诸位远道而来,轻舟无言以谢,特请流香山曲生仙人亲酿数坛‘清酌’,奉于诸位品尝,此酒只能天上有,人间难得一回闻,其中美妙不必多说,各位饮后便可自知。”说罢,他取来面前的白玉酒壶,满满斟上一杯,在清透酒液落入杯中的那一刻,芬芳酒香飘满整个殿堂,不少人忍受不住,纷纷执壶倒酒,一时间酒香四溢,无人能再抵挡。

国师举杯,高声道:“这一杯,我敬诸位,望酒阑宾散之时,诸位能尽兴而归。”

“谢国师。”众人举杯共饮,仙酒入喉,啧啧惊赞。

不知为何,我对这酒香也分外熟悉,甚至不用听人评说,就知晓这酒该是何种滋味。难道我曾经喝过?可我不是一只鸟吗?难不成是一只会喝酒的奇葩鸟?但这酒是仙人所酿,我如何有机会品尝?想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我怀疑自己在重伤之后,感识出了问题。

“哥哥,大国师是神仙吗?”叶婵小声问一旁的叶谦。

叶谦摇摇头:“不知道。不过,他这样的能耐世间少有,几乎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人人都想与之结交。”

叶婵没有接话,垂下头去,把玩着掌中的碧玉酒杯,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鹤童捧着一本册子入大殿,目不斜视的国师走去。

国师接过册子,仔细看了一番,不知看到什么,好看的双眉时而轻蹙,时而舒展,时而飞扬,瞧得我莫名紧张。合上册子,鹤童走到主位后方站定,朗声对众宾客说:“今年规矩与往年无异,从左侧前排前位起依次往后,第一位请。”

位于左侧前排第一位的客人站起,居然是位女客,面上罩着与衣裙同色的粉红面纱,袅袅婷婷的走向大殿中央。她的灵鸟是只蓝羽孔雀,拖着长长的尾羽,跟在主人身后。

“居然是她。”叶婵小声咕哝一句。

叶谦好奇,问:“你认识?”

“化成灰都认得。”叶婵放下手中的玉杯,冷言道:“哥哥应该知道‘风云撼月舞’吧?”

“轻舞惊风云,妙姿撼月神?”

叶婵点头:“知道谁因此舞闻名天下吗?

叶谦挑挑眉:“舞姬——影月。”

“成名后,影月被华太师纳入府中,收了唯一弟子,就是殿中的这,你该知道她是谁了

叶谦恍然大悟:“原来是华府五小姐——华珍。你与她有何过解?

哼!不提也罢。如果我没猜错,她向国师进献灵鸟是假,一展曼妙舞姿是真她的目的不为灵鸟,只为大国师本尊”叶婵语气很是不屑。

原来是叶婵的情敌,难怪叶婵不喜对方,看来这个华珍也对大国师倾心已久,以至招来叶婵的嫉恨。哎!自古红颜祸水,看来即便是男子,也难逃此律。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