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章  冰镜敛辉隐风云(二)

(2016-12-25 01:30:14)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三章(二)

“哥哥,这是在做什么?”我转过头,看见叶婵头戴纱帽,姿态优雅的走了过来。

叶谦指指前方近百人的队伍,压低声音说:“这是鹤童在验明正身,没有灵鸟的客人是不能上山的,同时也要筛除邪意恶念之人,除此之外,所有侍从都不得跟随。大国师的凤行宫干净的很,容不得一丝污秽。”

叶婵从叶谦手中取过我的铜架,不满道:“轻舟好大的架子,居然让我亲王府的人在此排队等候。”

“你小声点,别‘轻舟’、‘轻舟’的乱叫,家里也就罢了,在外还是尊称大国师比较好,来这儿的人,有几个是背景简单的?区区一个亲王府,还真没什么可牛气的。”叶谦低声呵斥叶婵,不满她的自视甚高。

叶婵噤了声,乖乖跟在叶谦身后,不再开口说话,不知是听进了叶谦的警告,还是在生叶谦的闷气。

本以为查验近百人的队伍,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没想到才过去三盏茶的功夫,前面就仅剩下五人。

靠的近了,我方看清前面的情形,一位身着白衣的高瘦男子立在一扇大门旁,皮肤白皙,墨发丰美,神情不卑不亢,俊秀中透着一股子清冷劲儿,年纪不大,举止却十分沉稳得当,应该就是叶谦口中的“鹤童”了。

那扇大门很是奇怪,就那样突兀的立在那里,没有任何的支撑,仿佛在空气中开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大门,十分的奇妙。门框上有七彩流光游曳,但凡有人带鸟进入,人和鸟便会失去原本的衣着样貌,呈现出某种单一的色彩形状来。我狠吃一惊,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之门”了。

“灵魂之门”是仙界神器,过此门者,灵魂之色皆显露无疑。据传,此门为一前辈仙人所化,只因他在尘世历练中识人不清,无意间造下恶果,背上孽债,被天帝降下重罚。羽化前,他祭上自身仙元,倾尽所有,化为这一方神器,只为看清浊世人心,再无仙人步他后尘。只是,大国师如何会有这方神器?难道他来自仙界,不是红尘中人?

想到此,我有些激动,能在凡尘浊世中一睹仙容,可谓是一种幸运,若能得他指点,修为必将突飞猛进,我的漫漫修仙之路也终有了明确的方向,不似现在这般,无章无法,进展缓慢。

正激动着,前面的叶谦转过身来,对提着我的叶婵说:“婵儿,我先带如意过去,在门那边等你,不要怕,只是走过去而已,不会有任何怪异之处。”

见叶婵点头,叶谦抬步向“灵魂之门”走去,行至门前,冲一旁的鹤童点了点头,抬步走了进去。

我顿时睁大了眼睛,叶谦的灵魂居然是白色的,这种代表干净纯洁的颜色,只在婴童身上较为常见,成人之中即便是修道之人,也极为罕见,但令我最最感到惊讶的,不是叶谦灵魂的颜色,而是如意灵魂的形状,那分明不是一只鸟,而是一个六岁大小的男童,这是什么情况?如意也是一只鸟仙?也快修成人形了?可依照如意的年龄来算,它即便修成人形,也该是成年男子的样貌,怎会是一个小小的男童呢?

正思索间,突觉自己被一道冰冷的视线盯住,忙转目看向视线主人,却见鹤童正用一副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薄薄的嘴唇动了动,对叶婵说了句:“下一位,请。”

叶婵带我走向“灵魂之门”,而鹤童的视线一直追随着我,他这举动在其他人带鸟过门时不曾有过,令我有些纳闷:难不成他看出我是一只鸟仙了?

如此想着,叶婵走进了“灵魂之门”,我扭头看向她,整个人已变成了黄色,如果我没记错,黄色灵魂的人多是自私善妒的,想她平日里的言行举止,确实如此。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只来得及瞧见一对高耸的白色胸脯,便被叶婵带出了“灵魂之门”。

“婵儿,这里。”叶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回头看看“灵魂之门”,还是初见时的模样,但门那头的风景却已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马车停驻的山脚下。看来这“灵魂之门”尚有另一种妙处,能将两个地方连接起来,起到过门换境的妙用。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似乎是在凤鸣山的某条山脉之上,叶婵脚下是花岗石铺就的宽广平台,叶谦就立在前方停着的一辆车辇旁。

“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儿?过门之后为何会在此处?”叶婵明显被吓到了,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叶谦笑着说:“大国师在那门上施了术法,凡过门者,符合条件的会被直接送到这‘凤凝台’,不符合条件的会被送回来时的马车。这个门只是验明正身之用,不必大惊小怪。”

看来叶谦他们看不到“灵魂之门”的验魂过程,所以才会毫不避讳身后之人,一个个心甘情愿的自行进入,让鹤童把自己的老底看了个通透。

“哥哥来过此地,自然是见怪不怪,婵儿初来乍到,初遇神力之事,自然会心慌意乱。”叶婵边说边向叶谦走去,待靠近车辇时,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扔掉了我的铜架。

铜架掉落的瞬间,我展翅飞起,停落在叶谦肩头,一脸可惜的看着洒落一地的果丁和清水,那是叶谦在来时给我添上的,弄脏了着实有些可惜。

“那那是……”叶婵抖着声音,颤颤地指向车辇前方。

“一只黑熊而已,不要害怕,凤鸣山的动物都有灵性,不会伤害我们。”叶谦语气温和,轻声安抚着被吓到的叶婵。

叶婵好不容易停止颤抖,带着哭腔说:“哥哥,还有什么离奇的事情将要发生?能否提前告知一二,让我有所准备。”

叶谦想了想,说道:“坐上这车辇之后,我们会驶上‘虹光之路’,一条凭空而生的七彩大道,希望你到时不要太过惊讶。”

“这凤鸣山离奇之事还真多。”叶婵定定心神,捡起地上的铜架,对我招招手,示意我飞去她那里。待我重回铜架站好,她慢慢走到车辇旁,在叶谦的搀扶下上了车。

车辇弓帽下造有几处挂鸟笼的圆环,叶谦将我和如意的铜架挂好,撩袍在叶婵身旁落座。方坐好,便有一道虹光临空而生,延展至车辇轮下,拉车的黑熊迈动步伐,踏上这浮空之路。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能看见车轮下的路,却又能透过虹光俯视脚下的风景,御风行空、俯赏名山,这恐怕是仙家才能享有的境遇吧。

远远的,两只灵鹿从对面行来,拉着一辆空车辇,与我们擦身而过,想是送完了客人,又回转“凤凝台”迎接新客吧。

初行此道的叶婵僵直着背脊一动不动,握拳的小手因攥得过紧而指节泛白,她始终高昂着秀首望向前方,不知掩在纱帽下的水眸是睁着的还是闭上的?虽已事先知晓,却仍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而叶谦完全是另一副神态,微扬的唇角描绘出他的怡然自得,像孩童一般,不时伸手去触碰路过的缕缕浮云。

没过多久,黑熊停了下来,叶婵腿软的无法站立起身,被叶谦抱下了车辇,待叶婵缓过劲来,叶谦将我和如意的铜架取下,黑熊冲我们点了点头,拉着空车离开。脚下的云台慢慢升起,将我们送往云层之上,在穿云而出的那一刹那,眼前的一切摄去了我们的心魂。

气势磅礴的流云瀑布从万丈天穹直泻而下,浓浓云雾如落潭之水流散于漫漫天际,就在那云海之中,凤行宫有如神迹般漂浮于凤鸣山孤峰上空,沐浴着金色暖阳,展示它如梦似幻的仙姿。九色晶柱以不可思议的高度,撑起流光溢彩的琉璃宫檐,数百只灵鸟环殿飞舞,鸣唱出一声声悦耳轻啼。殿前云台阶下,一道七彩虹桥蜿蜒曲折通至我们脚下,如同那去往天界的登仙之路,美好的诱人前行。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是建在人间的宫殿?真是人们口中位于凤鸣山顶的“凤行宫”吗?

叶谦扶着惊叹不已的叶婵步上虹桥,丝丝云雾漂浮在他们脚下,像好奇的精灵,碰触着人类的衣角靴履,被撞成丝丝缕缕,又融成一团,继续飘飘浮浮,游荡于风云之中。

这一刻,我们成了行走在空中的凡夫俗子,除了浓浓的惊羡与神往,更多了某种奢望与执念。对于任何人来说,成仙都是极大的诱惑,若能取得成仙之法,拥有长生不老之身,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就连我这无欲无求的鸟仙,亦开始心生奢念,盼着能入大国师的贵眼,留在这人间仙境修炼,充盈的灵气能助我尽快脱去鸟身,待化身成人后,我将日日领略这御空而行的美妙圣境。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已然为人的叶婵和叶谦必有各自不同的执念,不知对着神宫许愿,是否会美梦成真呢?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