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章  冰镜敛辉隐风云(一)

(2016-12-19 06:00:00)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在漫长的等待中,暖春终于来了。

一个晴朗的上午,叶谦带我和如意到“一季春”里晒太阳,当久违的日光扫去体内聚积的沉闷时,眼里的一切都变得鲜活起来。

见叶谦入了木屋,如意跟我打声招呼,飞出苑外溜达去了。其实它那点小心思我十分清楚,不过是去打探消息,想知道凌霜毒案的真凶是否找到。

如意兴致勃勃的去,没精打采的回。

我问:“打听到什么了?”

如意失望的说:“真凶还未找到,我一个冬天都在惦记这事呢。”

我笑笑,岔开话题:“离百鸟宴还有多少日子?”

如意两眼望天,在心里算了一下说:“还有十日。”随后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瞧。

“死风流!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被如意看的浑身不自在,慌忙扭过身去。

“有道是‘日久生情’,我也难逃这句俗理,这段日子天天与你说话,感觉心情都快乐许多。你这家伙虽然有些无趣,但灵性颇高,将来若是入了大国师的眼,可别忘了我这个朋友,偶尔溜回来看看也是可以的。凤鸣山的地形,我很熟悉,来,小爷我教你如何自由进出。”如意很是动情的说了一番。

我之前听的甚为感动,随后便被它弄得哭笑不得,这个臭如意,总是没个正形,我这还没去呢,它就开始教我偷溜之法了。

 

过了三日,叶婵来了,在我熟练完成她的所有指令后,和叶谦聊起了闲话。开始说的都是关于百鸟宴之事,听的如意打起了瞌睡,直到叶婵说出那句:“哥哥,你说凌霜怀的会是谁的孩子?”时,头快垂到脚底的如意,瞬间高昂起了它那花花绿绿的脑袋。

叶谦剥着瓜子,懒懒回她:“谁知道,反正是个男人。”

叶婵不满道:“你这叫什么回答?就不能好好分析一番吗?”说着说着,突然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这个男人不会是哥哥你吧?整个安亲王府戒备森严,外人进来谈何容易?更何况凌霜客居王府多年,一向深居浅出,与外人无甚交涉,恐怕这男人出自咱们亲王府内,而整个王府花名最盛的就是哥哥你,常言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凌霜是月的话,哥哥你会不会就是那近水楼台?”

叶谦停下手中动作,“嗤”了一声:“少乱说话,你也不看看凌霜的姐姐是谁?凌侧妃虽比你我大不了多少,但也是父亲房里的人,论起辈分,她和她妹妹都比我们要长上一辈,若我与凌霜暗通款曲,岂不乱了伦常?世间哪有父亲娶姐姐,儿子娶妹妹的道理?!”

“你可以不迎她进府啊。”叶婵嘟嘴反驳。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你哥哥我虽很风流却不下流,这种始乱终弃的事儿还真做不出来,你也太低看哥哥我了。”叶谦绷着脸,语气不大高兴。

叶婵见哥哥真生气了,忙拿过茶壶斟了杯茶,赔着笑脸双手递上说:“好哥哥,方才逗你玩呢,我给你赔个不是还不行吗?”

叶谦白了叶婵一眼,接过茶盏一口饮下,随后放下说:“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安亲王府戒备再森严,也不排除有外人进出的可能。”

“是是是,哥哥说的有理。”叶婵连声附和,又问叶谦:“凌霜到底招惹到什么人?竟会被人毒杀,而且用的居然是宫廷秘药‘千秋梦’。你我都知道,‘千秋梦’所剩无几,能拥有者皆是皇族中人,莫非......”

“反正这凶手来头不小。”叶谦打断叶婵的话,善意提醒她:“这些话你可别出去乱说,小心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婵吐吐舌头,忙将话题绕开。

看来凌霜有孕之事已被验出,所中之毒也的确是“千秋梦”。如此一来,鸣音的嫌疑更小了,身为一个随侍,不可能拥有如此稀有的毒药。而真正的凶手正如叶谦所说,来头不小,又如叶婵所猜测的那般,凶手极有可能是皇族中人。那么,深居闺中的凌霜如何会招惹到皇族中人呢?凶手杀一个柔弱女子的目的又是为何?我思索着所有可能,一个想法突然浮现在我脑中,凌家众人皆被杀于回乡省亲途中,唯有凌霜逃过一劫,这个凶手是不是在补杀她这条漏网之鱼?那么,又为何对她下那千金难求的“千秋梦”呢?难道是怕她死前因痛苦而发出异响,惊动府内众人,难以离开?凌家应该是得罪了某位大人物,或知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才招来这灭门之祸。但为何凌雪却安然无恙呢?是未来得及杀她?还是根本不用杀她?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凶手想杀凌雪,根本不必等到现在,凌家招来灭门之祸的举动应该发生在凌雪出嫁之后,如此,一切便说的通了。想不到,一滴“千秋梦”竟让事情变得如此复杂起来,不知京兆尹大人在得知凶手身份后,是否能不畏强权一查到底?不知鸣音是否能为自己的女人和未出世的孩子报仇雪恨?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未知中的未知......

 

七日后,我和如意被叶谦带上了马车。

安亲王府的马车果然奢华敞亮,叶谦与叶婵隔案对坐仍有空余,我仔细瞅了瞅,桌案与厢底是连成一体的,以保证行驶中不会因滑动而伤人,两名婢女坐在入口两边角落处,随时听候主子的吩咐。车厢最里面,是一排设计巧妙的三层矮柜,最上面一层可放食盒、衣物、坐垫等物,二三两层皆是被褥,只需将被褥抱出,放倒二三两层的柜体,再铺上被褥,便成一张一人睡的舒适小床,行再远的路都不是问题。光是驱动这辆马车,就需六匹马的拉力,全车用料皆是上等的金丝楠木,厢壁上嵌有数扇雕花栏窗,明媚春光带着缕缕花香扑窗而入,漫开厢的芬芳。

“你今日不同往日似是费了一番心思。

我收回视线,将之投放在叶婵身上,的确如叶谦所说,叶婵一改往日盛妆艳裙,妆点的甚为精致清雅,看着多了几分灵动,少了几分华贵。只是她那衣裙式样和簪发,虽是我第一次见,却觉得分外眼熟,这不应该呀,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哥哥,轻舟会喜欢我这装扮吗?”叶婵说着,用手抚了抚发鬓

“你在效仿舟中女子?”叶谦一语释除我心中疑惑。

叶婵从袖中掏出一柄小巧精致的铜镜,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扶了扶插在髻中的飞凤银钗,不答反问:“哥哥,我与那舟中女子谁更美?”

叶谦万般悠然地饮了口茶,没有接话

叶婵放下铜镜冷着脸问:“哥哥为何不说话?”

叶谦放下木制茶杯,望着铜镜背面“花开富贵”的雕花镜纹,很认真的说了句:“你她根本不是一类人,如何相比?

“不是一类人?哥哥是指出身?”

叶谦淡然道: “不是。”

“那指什么?

叶谦用长指沾了点茶水,在桌案上写了两个大字——“气韵”。

叶婵伸头瞧了瞧,疑惑道:“气韵?哥哥意指为何?”

“她的灵动由内而发,无需刻意装扮,即便是凝神静思,亦是气韵十足;你的灵动只限于装扮效仿,一瞥过后又归于平常顾盼神飞间,又是另一种风情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如何比得?

叶婵愣了愣,不满道:“哥哥之前还说整个商弥国除了我,无人能再与之相配,现在又说我气韵不如舟中女子,如何比得?到底哪句才是真

自然都是真话,那女子不是商弥国人。”叶淡淡

叶婵不大相信:“哥哥当初未从二皇子处探得任何消息,如今怎又知晓

“年初二皇子随驾去了凤鸣山祭祀,见到大国师时问及了此事。

听叶谦这样一说,叶婵方才信了,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难怪父亲派出去的几拨人遍寻不到她到底是哪国人氏又与轻舟是何关系

大国师对她并未提及太多,只说出自同门,并非商弥人氏。

原来是师兄妹。叶婵喃喃,似是想起什么,又问道:“哥哥,轻舟是哪国人氏?为何从未听说他的过去?”

叶谦摇摇头:“不知道,大国师一向神秘,他的过往只有皇帝一人知道。那样的一个人,绝对不会普通。”

叶婵没有再问,收拾起铜镜,望着车窗外一驰而过的美景,默默想着心事。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止了行进,叶谦带着我和如意先下了马车。

一路沉默的如意用骄傲的语气对我说:“欢迎来到凤鸣山!”

我随声抬眼望去,满目的锦花翠木,灼灼盎然,远处,凤凰栖梧似的孤峰高高伫立在渺渺仙雾之中,清幽、神圣、直通云霄,而那绵延数里的锦绣山脉如凤尾般垂翎而下、铺陈延展,目光所及之处,万物生灵,百鸟拂空,鼻端一呼一吸间,风暖香轻、灵气丰沛。我不由惊叹,原来红尘浊世中真有一方净土,芬芳美好的如同人间画卷,令人心神向往。


————————————————————————————————————————————

    博主的话:《冷香凝墨》首发于晋江文学城,言情小说吧亦有更新。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