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章  尘世昏昏谁人醒(四)

(2016-12-11 00:46:01)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女子欢喜道:“鸣音,听你这样说,我很开心,不管以后的路会如何,我都将义无反顾的跟着你,荣辱与共,苦难同当。”

原来这个男人是鸣音,安亲王爷的随侍,难怪武功修为不浅。当初就是他从潇然大哥手中接过我的铜架,将我送入“一季春”的,他走路时步履轻快无声,我早看出他是习武之人,只是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他竟有如此功力,若不是习武奇才,也是自幼接受过高人指点,想必有过一些复杂的经历,才令他心甘情愿的留在王府中受人驱使。单就相貌而言,鸣音是出挑的,不仅有着不苟言笑的俊颜,还有着挺拔的身躯和不凡的气质,若不是经常随侍在安亲王身后,谁也不会想到他仅是一名贴身侍卫。

我开始好奇女子的身份,因为鸣音说娶她会有一定难度,而做为王爷的随侍,鸣音算是仆从之中比较体面的了,想娶府中任何一个婢女都是极其容易的事,何来困难之说?除非眼前这位女子不在王府下人之列,那她又是什么人呢?难不成是王爷的女人?可她又在担心孕事败露,若她真是妃妾之流,有孕反而是件天大的喜事,安亲王爷子嗣单薄是众所周知的,若是老来再添一子,定会疼爱有加,即使孩子不是王爷的,她不说也没人知道,实在没必要为此烦恼。除非,她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而整个安亲王府尚未出阁的姑娘只有小主子叶婵和长期客居在此的凌霜小姐。叶婵我是认识的,眼前女子绝不会是她,那剩下的便只有凌霜了。

如意曾跟我说过凌霜的身世,她姐姐是安亲王爷的侧妃凌雪,父亲曾任吏部尚书,生母是妾室,姐妹二人自幼在主母夫人的教导下长大,因姿容出众,姐姐凌雪被大她二十多岁的安亲王看中,纳入府中。几年前,凌霜父亲带众家眷回乡省亲,不想路遇贼人,众人皆亡。而随行的凌霜因在途中感染风寒,滞留于客栈之中,病好后带仆回乡,方知先行数日的父母仍未到达,万分忧虑的她在族中长辈的陪护下报了官,衙差们于千里之外的树林中发现了死去多日的众人。据说,当年这起朝廷命官被杀之案极为难办,皇上虽责令当地府衙尽快缉拿真凶,却因现场痕迹破坏殆尽,探查不出凶手是何人,以致悬案至今。家人亡故后,孤身一人的凌霜只能投靠于姐姐凌雪,安亲王妃在凌雪的请求下,指了一处小苑给凌霜客居,只待将来寻一门好亲事嫁人为妇,有所归依。

倘若眼前的女子真是凌霜,鸣音娶她确实有些困难。凌霜的亲姐夫是安亲王爷,而安亲王爷是鸣音的主子,鸣音若成了安亲王爷的妹夫,必会乱了主仆之分。而凌霜的亲姐姐是安亲王侧妃,怎能容忍自己的亲妹妹成为下人之妻?就算已经有了身孕,一碗打胎药下去就能彻底解决,再将妹妹嫁予品阶稍低的官吏,有安亲王在,也没人敢说些什么,而鸣音,却有可能为此丢了性命。

哎!希望事情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眼前的女子最好不是凌霜。

“你说的我都记下了,夜里太冷,你小心着了风寒,还是早些回去的好。我一有空就去看你。”鸣音柔声说着,伸手捧住女子冰凉的小脸,在对方额上落下一吻。

这样的鸣音不同于人前,温柔的像是另外一个人,感觉甚为陌生。

“嗯,你多保重,我先回去了。”女子捡起冷石旁的灯笼,听话的离开。

待女子的身影消失于夜色,鸣音也飞身离去。

我松了口气,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展翅飞向空中,想要尽快回去补眠。

忽然,我听到破空之声,有东西向我袭来。

“糟了!鸣音没走!”我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慌忙向下低飞,躲过一射而过的石子,拼命的扇动翅膀逃离。可做为一只鹦鹉,我没有迅速高飞而去的能力,只能凭着感觉避开一次又一次的袭击。

鸣音用他深厚的内力,激射出致命的石子,令我躲的十分吃力,模样很是狼狈。渐渐地,我感到体力不支,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再这样追逐下去,我将必死无疑!

“不行,我得歇歇,这样下去,不被射死也会累死。”我如此想着,踉踉跄跄地冲着前方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樟树飞了过去,那枝叶能替我抵挡一会,能喘口气也是好的。

好不容易飞到树上,我收起发颤的翅膀,将酸痛的身体贴紧树干,同时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听着周围的动静,尽量为自己多争取一点休息的时间。

没过多久,鸣音追了过来,抬手向树冠射出数颗石子,想用“打叶惊鸟”的法子逼我现身,若我是只寻常的鹦鹉,也许会中计,但在身为鸟仙的我面前,这个法子不免有些拙略。

见我没有现身,他向前走了几步,虽然习武之人的目力非同寻常,但在夜晚从影影绰绰的繁叶间寻找一只鸟还是有些困难的。我并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因为对于鸣音来说,上树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而那时,也将是我的死期。

正担心着,鸣音便纵身飞起,我绝望的闭上眼睛,在心中暗骂不肯让我多活一会儿的老天爷,因为此时此刻,我没有把握能快速的飞离此地。

“呆着别动。”一个声音乍然响起,吓我一跳,待我睁眼想看清对方是谁时,只瞧见一团黑影腾空而起,向着刚落在树枝上的鸣音扑去。

我听见几声鹰啼,夹杂着鸣音的掌风,紧接着便是鸣音纵身落地的声音。

透过枝叶,我见他立在树下,望着天上的某处在自言自语:“原来是只夜鹰,害我追了半天,只要不是那人养的学舌鹦鹉便好。”说罢,他终于转身离去。

而我,在卸下紧张情绪后,疲累的再也飞不动,只能继续呆在大树上休息。就在我闭目养神之际,一团黑影飞了进来。

我慌忙站起身,却听到之前的那个声音传来:“这里不安全,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前面有片松林,我们去那里。”

“可我实在飞不动了。”我可怜兮兮的说。

“我带你去。”

未等我反应过来,对方用爪抓住我的身体,腾空而起,待飞到月明之处,我才看清对方竟是一只浑身黑羽的夜鹰。

飞至松林上方,它盘旋而下,停落在一大片树影之中。

“你叫什么名字?”它低声问我,一双鹰眼闪闪发亮。

我一下愣住了,因为它说的不是鸟语,而是万灵通用的兽语。对于兽语,所有动物天生就能听懂,却无法说出来,唯有修仙成功之后,才能做到能听会说。而它居然会说兽语,那它定然也是一只鸟仙!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欣喜莫名,也许是我在这尘世孤独了太久,乍遇同类,惊喜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会说兽语?”夜鹰的神情满是失望。

我慌忙用兽语回答:“现在的主子唤我月娘。”

夜鹰的表情瞬间亮了,许是同我一般,为遇到同类而开心。

“月娘?”它的眼中有了笑意。

我叹一口气,无奈的对它说:“主子期望我在百鸟宴中搏出,为她与大国师的单独会面牵线搭桥。”

“你主子恋慕大国师?”

“你很聪明,确实如此。”

夜鹰摆出一副了然的神情:“原来你的名字取自于月老红娘之意。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如意说我名字太土气,硬是给我起了个诨名,叫小娘子

“如意?”

“它也是一只鹦鹉,插科打诨的本领第一,挺逗的一只鸟。”我向它解释。

“你说的可是安亲王府世子爷叶谦所养的那只鸟?”

“怎么?你认识如意?”我好奇的问。

“它在鸟界很有名。”

我诧异:因为它的风流?还是它的孔雀开屏

它摇摇头:“都不是。”

我更好奇了:“那是因为什么?”

“你没听它说过?”这回轮到夜鹰诧异了,“它曾被大国师选中,却数次从凤鸣山飞回安亲王府,不肯与叶谦分开,因为忠主而扬名。要知道,成为凤鸣山的灵鸟,是多少鸟儿的心愿,入得凤鸣山等于是一步登仙,如意白白浪费了一个修成鸟仙的大好机会。”

 我有些不敢相信,它口中所说的如意与我认识的风流呱噪鸟是同一只吗?就算是同一只,我也宁愿相信它是因为耐不住山中寂寞才逃离凤鸣山,只求回到叶谦身边继续逍遥快活。

“你本名叫什么?”夜鹰的表情忽然变得认真,低声问了我一句。

我歪头想了一会儿,神色认真的回答:“许久没用,想不起来了。”

“许久是多久?”它追问。



————————————————————————————————————————————

    博主的话:《冷香凝墨》首发于晋江文学城,言情小说吧亦有更新。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