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章  尘世昏昏谁人醒(二)

(2016-12-06 15:31:20)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二章

叶婵冷笑一声,转首看向叶谦:“哥哥别忘了,还有那船中的女子,不管她是谁,我安亲王府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到。”

叶谦皱眉:“你打算如何去找?找到后又作何打算?”

叶婵伸出葱白玉指,捏起桌上的核雕,伸至叶谦眼前:“就从此处着手。哥哥,你先去二皇子处打听一下,看他是否知晓船中女子的身份。我去告知爹爹,派人暗中查探,看有哪些女子与轻舟有过交集,之后再一一查找。我就不信,以我们安亲王府的手段和势力,还会找不出区区一个女子?只要她还活着,我就有威胁,只有她死了,我才有百分之百的胜算。”此时的叶婵,语气中多了一股子狠戾森冷之气,听的我有些发寒。

看了眼微怔的叶谦,似乎也被叶婵的语气吓到,口中喃喃道:“也许她和大国师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

“哥哥,你怎么如此愚钝?!你仔细看看这枚核雕!”叶婵眉头紧蹙,面上多了几许不耐,说话变得快而尖锐起来:“这果核雕琢的是艘小船,正应了轻舟名中的‘舟’字,船舱代表的即是‘舟心’,而舟心里仅有那名女子和轻舟自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轻舟心里装的只有她。哥哥,你还不明白吗?这枚核雕,是轻舟亲制的传情之物!”

我扇了扇翅膀,很想为叶婵鼓掌,这个女人太过聪明,在她面前,我还是小心为妙。

“一枚小小的核雕竟藏着如此深的用意,国师果然心思巧妙,这赌约赢得太值。”叶谦击掌大赞,似是想起什么,走到桌前埋头翻出一个锦盒,又走回叶婵面前,小心翼翼地将她手里的核雕取下,仔细放入盒内,嘴里念道:“我得好好收藏才是!”

叶婵气的脸都红了,跺脚道:“哥哥!留那破玩意作何?!扔了便是!待我嫁予轻舟为妻,你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那能一样吗?此一时彼一时,你要知道,凡事都讲究个心境,同样是一枚核雕,在不同年月、不同情境、不同感觉下雕琢,韵味是不一样的。”叶谦很认真的说到。

“你!”叶婵气的不行,喘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哥哥若把这份闲心思用在读书上,早有所成,当初与卫国公府的亲事也不会被拒了!”

叶谦似是没听见,自顾自的将锦盒锁入柜中。

“哥哥!”叶婵见叶谦仍未答应,急的又唤一声。

“我听着呢,不就是找二皇子吗?我马上就去,还不成吗?”叶谦边说边走向桌子,从放在桌角的盘子里拿起一枚果子啃了一口。

“你不带上那枚核雕?”

“不能带。当初二皇子就给的不情不愿,我再把核雕送到他眼前,能不能再带回来还真难说。你大可放心,二皇子对这核雕也喜欢的紧,肯定记得舟中女子的样貌,你在府中安心等我回来便是。”说完,不待叶婵回话,便拿着果子撩开竹帘走了。

叶婵干瞪着眼睛,看着还在晃动的竹帘,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待叶婵离开,半天未作声的如意不满的嘟囔起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见如意终于说了句正经话,我的八卦之心瞬间起了兴致:“风流,你说的到底是哪壶水?”

如意眨了眨鸟眼,用轻浮的语气回道:“小娘子,唤我一声‘相公’,我就告诉你。”

“爱说不说!”我丢了一记大白眼给它,蹲下身子,准备继续闭眼假寐。

“唉!别呀!你别又睡啊!天天睡觉不累吗?小爷我无聊的紧,小娘子起来陪我说说话还不行吗?”如意有些急了,天天似它这般自说自话的活着,的确有些无聊。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它说话,就听它妥协道:“你不就想知道是哪壶水吗?我这就说,还不成吗?”

如意的语气像极了叶谦,听的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忙正色道:“那你还不快说。

如意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先让我酝酿一下情绪。”

看着垂下头去的如意,我有些无语,莫非它把自己当成了茶馆里的说书先生?

等了片刻,如意慢慢抬起头来,鸟眼里充满了淡淡的忧伤,嗓音低沉的对我说:“此事说来话长,诸位客官,且听我慢慢表来......”

果真如此!我怕极了它的滔滔不绝,吓的立刻开口打断它:“要么你长话短说,要么我继续睡觉。”

如意顿时泄了气,哀戚戚道:“你可真难伺候。”随即又摇了摇头:“哎!可惜了我方才酝酿好的情绪。”

我翻它一眼,懒懒的说道:“再不说,我就睡了。”

“唉,你别睡,我这就说,这就说......”如意生怕我不理它,老老实实的把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

原来叶谦自十五岁后,有过一段日夜苦读、茶饭不思的岁月,让他一改往日做派、如此勤奋进取的原因,是出在一位名叫若蕖的女子身上,而若渠是卫国公的长孙女,性格温婉、容貌端丽、秀外慧中,叶谦因二皇子与长公主的关系,与若渠相识于宫宴之上,彼此一见倾心。故而叶谦一改前非,重拾书本苦读,以期在朝中有所作为,一洗往日污名,如此才能配的上冰清玉洁的若渠。

叶谦认真起来,很有毅力,主动拜在商弥国大圣贤寒江子门下,博览群书,通悟世事,苦学三年,并在二皇子的引荐下,奉圣意下江南巡察救灾,惩办了不少贪官污吏,开仓放粮、搭棚设医、平疫施药、开渠引水,救百姓于水火,在民间赢得一片赞誉。为此,圣上龙颜大悦,赏了他不少珍奇异宝,对他格外赏识,常常钦点他以钦差之职为朝廷办事,算是小有作为。

在叶谦二十岁时,安亲王府托官媒向卫国公府提亲,当时的若渠已经芳龄十七,是位待字闺中的老姑娘了,本以为卫国公府会当即应下这门你情我愿的婚事,不曾想,卫国公却给出了“此事容我想想,三日后再行回复”的话来。叶谦为娶若渠谋划了整整五年,虽盼着良缘早结,却也不在乎这短短的三日,遂安下心来,等着三日之后的结果。

第一日的傍晚,几位旧友来找叶谦喝酒,叶谦想着大家有段时日没见了,便随他们一起去了珍馐楼,这一去便是一日两夜未归。第三日早上,坊间都在风传“安亲王府的世子爷叶谦,倾心于听风楼的花魁扶风姑娘,成为入幕之宾,自前夜起,便入芙蓉帐中颠鸾倒凤,一日两夜未出房门”。而叶谦确实是在扶风的床上醒来的,未着寸缕的他看着怀中同样光洁溜溜的扶风很是纳闷,他明明记得自己在珍馐楼喝酒,又怎么会在扶风的房里呢?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他一点都想不起来,有的只是酩酊大醉后的头痛欲裂。而当他整装完毕,从听风楼走出时,坊间流传的一切便被坐实了。如此一来,听到流言的卫国公府自是拒绝了安亲王府的提亲,毕竟谁也不会把自家清白的姑娘嫁予一个眠花宿柳的好色之徒。而若渠也不愿再与他相见,亲笔书信一封,态度决然的与他断了联系。

见无法与心爱之人共度此生,叶谦很是痛苦,五年辛苦一朝成空,对他打击很大,整日里烂醉如泥,不问世事,把个安亲王急的华发早生,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若渠嫁予户部尚书之子后,叶谦彻底死了心,又恢复了曾经的风流做派,整日里游手好闲、吃喝玩乐。用如意的话来说,即是“成也因情,败也因情”啊。

“没想到叶谦竟有如此才华。”在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后,我对叶谦有了一些改观,同时也有了一丝疑虑:“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叶谦没有仔细去探查吗?”

如意说的有些口渴,低头喝了几口水后,对我说:“当然探查了,依照几位旧友所说,大家在珍馐楼喝完酒后,一起去了听风楼赏歌舞,当时叶谦看上了妖娆美艳的扶风姑娘,随即抛下重金,与其同入香闺共度春宵。后又问了老鸨和当晚的熟客,皆是一样的说辞,实在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作罢。也许真是咱家世子爷酒后放纵胡为,却忆不起来了吧。”

我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的欲望,自己仙力尚未恢复,还是少管闲事为妙。随即,我岔开话题,问如意:“什么是百鸟宴?”

如意露出一副“你连这都不知道”的神情,跟我详细的解释了一番。

原来大国师轻舟很喜欢灵鸟,养了一只名为“眼”的夜鹰,颇具灵性,只因大国师经常闭关修行,怕它寂寞,便想着寻找一些同具灵性的鸟儿与之做伴,同时也能为绵延千里的凤鸣山添上一些灵物。





————————————————————————————————————————————

    博主的话:《冷香凝墨》首发于晋江文学城,言情小说吧亦有更新。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