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章  轻花空落人已去(四)

(2016-12-04 13:34:20)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一章(四)

云淑抿了口茶,盯着垂目不语的沁陶,继续说下去:“出征南国,也是修衍暗中鼓动朝臣向业帝进言,而沛国覆灭之后,所有疆土尽数归了业国,业帝野心也跟着大了起来,故众臣提议出征南国之,正中业帝下怀,当朝便准了此事。你父亲虽不愿战,可圣意已决,只能遵从。修衍出征南国时,已安排南国兵马在冀山设伏,他引业国二十万大军入围,尽数被歼灭。他又命南国十万人马着业国战袍冒充业国兵将,由业国副将诸横率领,扎营在冀山脚下,再按计划上报紧急军情,引援军入围削减业国兵力。想知道业国将领诸横为何听命于南国太子吗?

云淑笑着问沁陶,未待对方回答,便接着道:“因为他本就是南国潜伏在业国的细作,看似与修衍无任何关系,却为南国卖命已久,在业国军中,诸横这般,尚有数人。业帝命你父亲率军二十万前去应援,并将深藏帝宫的另一半金羽令箭交于你父亲,临时授予兵权,孰不知,此举正中修衍之计,你父亲注定有去无回你哥哥奉率军十万先行,修衍早已在冀山布好陷阱等他,随后你父亲也步了你哥哥后尘,修衍如愿得到了另一半金羽令箭。后来业帝发诏收兵回朝,修衍扮作参将,带着完整的金羽令箭,隐于诸横身后,又命诸横拿着回朝圣旨,率领伪装业国兵马的十万南国军,轻松进入各城池,再用金羽令箭命令守城将士夜开城门,遇不从者,皆以违抗圣命之由杀之,各城防御均在一日内不攻自破,大批南国军各城驻军被严格控制,城门只进不出,道路如数被封,任何消息都无法传递出城。修衍大军趁夜行进,如此里应外合,轻松攻占各城池,一路竟势如破竹,直取皇城。而我,只需让业帝在适当的时候毒发身亡即可,这毒,是我早就下好的,只要业帝留宿在我宫内,我便提前服下解药,点上那掺了毒的合欢香,让业帝在不知不觉中身中剧毒。常言道:‘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想业帝也算是一只风流鬼吧。在接到修衍密令后,我命人奉上药引—— 一盅无毒的百合桂汤,送业帝时归了天。帝死,朝乱,修衍趁乱攻入皇城,用极少的兵力损耗夺了业国天下。

云淑起身,慢慢踱至沁陶身前,再次笑着问她:“知道你们成亲三年,为何没有子嗣吗?因为他命人在你房点了一种特殊的薫香,里面有使人无法孕的药物。他在与你成亲之前,曾对我许,助他取得金羽令箭全箭之时,便是休离你出府之刻。他果然重诺,出征之时,便将你送回英王府,自断与你的夫妻缘份。没有子嗣牵绊于他于你,都是好事一桩。

沁陶面色惨白,抿着唇,依旧一言不发。

云淑似是不大满意沁陶的反应蹙起绘精致的秀眉,冷声道“不信我说的话?你应记得修衍最爱红枫,几日若是得空,不妨枫山看看日落

“为何要对我说这些?”沁陶终于开口抬目看云淑。

“为何?”云淑叹了口气,却用一种悲伤的语气悠悠道他,也为了我自己,你与他之间,必须有个了断。

沁陶冷笑他已迎你入府,何来了断之说?

苦笑他纳我入府只是兑现当初的承诺。入府那晚,他曾动我分毫!之后也未入我房中一步!锦衣玉食、珠环玉翠消融不了夜凉独梦、晨露孤这种冷暖、悲伤自怜的日,我再也无法忍受。所以,必须将你从他心中除去。他虽未亲手取你父兄性命,你父兄却因他而死,告知你事实真相,你必会与之决绝,只要际涯不再对你心存念想,我便有机会伴他左右之后,我会安排你离开国,你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自由生存于世间,如何?

沁陶垂目,低声“此事容我想想。

该说的话已说完,云淑不再多言,撂下一句日后来拜访后,带着侍从离开。

待云淑等人走远,候在屋外的月儿轻步走入前堂,瞧见沁陶静静立着,不由停住脚步,怯怯唤了声:郡主。

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沁陶的声音有些低沉,夹带着一丝感伤。

月儿离开了,一切都安静下来。

沁陶跌坐在椅上,用手捂住眼额。日光透过窗格映射在她身上,却驱不走她心中的寒凉。

我在想,她是哭了吗?为何不见一滴眼泪掉落,却能感受到她满心的悲伤?难道伤到极至便是如此吗?这种感觉太过熟悉,令我想到了一梦。

我扭头看了眼身旁的一梦,此时的她,正一脸哀伤的望着椅上的沁陶,她与她,应该是心有灵犀、感同身受的吧。

那潇然呢?面对此情此景,他会做何反应?如此想着,我又将目光转向潇然,而我在他眼中看到的,是浓浓的愧疚与心疼。

 

沁陶一身白衣,行走在落枫山间。这是一个有风的傍晚,漫山红枫浸染在金色余晖中,浮华艳艳,动人心魂。阵阵秋风拂树而过,似仙子羽袖,撩起缕缕青丝飞扬,在落叶满地的林间,舞出漫天枫雨。

远远地,一个分外熟悉的身影,立在纷飞叶雨之中。

沁陶呼吸一窒,停下脚步,望着前方的秀眸,隐隐泛出泪光。

深吸口气,沁陶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踏着层层木叶,向那身影缓步行去。

玉冠华服的男子听到踏叶之声,转过头来,那清俊的容颜映入我们眼中,正是那消失在人间的修衍。

修衍的神情很是复杂,欣喜、激动、愧疚、伤感、无奈、期待、爱怜、心痛等情绪,在一瞬间尽数涌出,在刹那间归于平静只见他扬起唇角,温柔地笑着说:陶陶,你来了

沁陶表情疏离,行至修衍身前,福身一礼:沁陶见过太子。

修衍盯着她簪在发间的白菊,喉头动了几动,伸出右手,扶她起身。

四目相对,修衍望着沁陶的眼神充满歉意,轻声问她:恨我吗?

沁陶拂去他的右手,向前走了几步,背对修衍,问:是你让云淑告知我一切真相的?

不是,只是料定她会如此。

料定?太子果然神机妙算。

见沁陶以轻嗤的语气回应自己,修衍并不生气,解释道:身为南国太子,我有必须扛起的责任与重担,你父兄的事,我很抱歉,但我对你,自始至终都是真情。自业国覆灭之后,我无颜面对于你,一直在想办法,弥补我对你的伤害。而事实真相,我更是愧于亲言相告,只能顺水推舟,借着云淑的嫉妒之心,让她自愿自发的做了回传话人。至今,我仍记得你那日对我说的话,你说在你眼里,我如这漫山红枫,正直、高洁、心思玲珑、灼于霜露,你说妻以夫为天,而我,就是你的天。今时今日,我的身份是南国太子际涯,而你,是否还以我为天呢?

你可知,国仇家仇不共戴天?沁陶苦笑:我父兄因你而死,我夫君修衍,也被你亲手葬在冀山之中。

可我并未死!若你……”

修衍话未说完,即被沁陶打断:在我心里,修衍已经死了。而我今日来此,便为悼念亡夫,他生前,最爱此处。太子若无他事,沁陶便退下了。说完,福身一礼,转身欲离去。

等等!修衍一把住沁陶衣袖,急急问:我如何做,你才愿意与我重修旧好

沁陶未首,闭上双眸,绝决道:此生再无可能!

修衍愣住,怔怔地松开手中拽着的衣袖

 你如今的成就,是踩着我和人的血泪得来,你得到了想要的一切,我却失去了所有。这样的我和你,还如何在一起?不如就此别过,永不见。 泪水从沁陶的双颊滑落,语气哀,态度决绝

残阳如血沁陶的身影红色雾霭中渐行渐远,一别便是一世,如脱离枝干、飞寂土的枯叶,遥望彼此,却终难相

修衍露出痛苦的表情冲着远去的沁陶大喊:如果我用性命偿你家人血债,你能否不再恨我?是否愿意在下一世与我做对恩爱夫妻,白首到老

沁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大声回应你能做到吗?你舍得太子之身吗?你舍得南国疆土吗?你舍得你机关算尽得来的一切吗?你若真舍得,我必陪你生生世世;你若舍不得,就不要说这些人心神的胡话!这一,我们的缘分只能到此



————————————————————————————————————————————

    博主的话:《冷香凝墨》首发于晋江文学城,言情小说吧亦有更新。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