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章  轻花空落人已去(三)

(2016-12-04 01:29:52)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一章(三)

又逢炎炎夏日,苑中蝉鸣阵阵,暑意甚浓。

“郡主!郡主!”月儿提着裙,慌张跑入屋内。

“什么事让你慌成这样?”正在作画的沁陶抬首望向月儿。

月儿喘气回道:“将军……将军他……”

沁陶忙搁下狼豪,快步走到月儿面前,紧张地问:“修衍他怎么了?”

待气喘匀,月儿忙回道:“方才王妃遣丫环小喜前来传话,说是军中细作泄露我军行踪,将军的人马被困南国冀山之中,皇上命王爷出兵应援,王爷已让世子爷率军十万先行,待粮草齐备之后,王爷将亲自率兵出征。”

沁陶闻言,惊的变了脸色,提裙奔出房门,向英王书房跑去……

 

清晨,风夹带着枯叶,漫天肆虐……

一匹快马飞驰在官道之上,风尘仆仆进了业国皇城。

一路策鞭疾行,远远瞧见皇宫大门,来人振声高呼:“报~,八百里加急!”

守门侍卫见来人一身驿卒装扮,身背信筒,马戴官辔,手持令牌,正是驿馆送信之人,急忙忙打开了宫门。

驿卒一路高声,皇城诸门一路大开,一人一马畅通无阻地奔至听政殿外。

驿卒急勒缰绳,跳下马背,将马交于殿前侍卫,取下背上信筒,高呈于顶,双膝跪于殿前,高声禀道:“南国战事,八百里加急!”……

英王府内,一身仆从装扮的中年男子匆匆奔入前堂,急道:“禀王妃,朝中传来消息:世子爷冀山被俘,英王爷正设法营救,修将军仍被困敌军之中。”

王妃闻讯瞬间慌了神,一把抓住沁陶的小手,颤声道:“快!快陪我入宫,去求圣上和太后速速发兵救人!”……

 

“报~,八百里加急!”一人一马又入皇城……

没多久,仆从又急急奔入英王府前堂:“禀……禀王妃,朝中传来消息:因冀山山势险峻,地形复杂,英王爷误中南国埋伏,被困于冀山之中!”

王妃惊的落了茶盏,沁陶踩着一地碎瓷,奔向晕厥过去的母亲……

 

冬日的夜,黑乌乌的,格外寒冷,风盘旋在天地间,走街窜巷、过墙入户、折枝摧物、肆意而为。

英王府前堂檐下,几盏大大的纱织灯笼随风摇曳,堂中盛燃的一盏盏青铜鹤舞灯,为不眠人带去满室光明。

“母亲,时辰已晚,还是早些歇下吧。”沁陶见母亲忧虑不安,柔声劝母亲早去休息。

“一连几日未有军情上报朝庭,不知你父亲、兄长、夫婿三人是否脱困,这心中不上不下的吊着,我如何睡的着?”

“母亲,吉人自有天相,父亲三人定能平安归来。”

沁陶话音刚落,便有仆人入门禀报:“禀王妃,宫中来人,正在偏厅候着。” 

王妃讶异,转首对沁陶说:“这个时辰,宫门已闭,能出宫的,必是奉了圣意,深夜到此,怕不会是好事。”

沁陶忙安抚母亲:“母亲别慌,见了方知,莫让宫人久候。”

王妃示意仆人带人来见。

不一会儿,一位中年宦官领着两名小太监步入前堂,正欲行礼,王妃忙开口阻止,急急道:“几位公公冒着严寒,深夜出宫到此,是为何事?”

为首太监回道:“方才圣上收到急报,命小人先来告知一二:英王爷在营救英王世子时,误中敌军埋伏,战死沙场,副将诸横已派人护送棺椁回朝。圣上将于明日当朝拟旨,召告天下,给英王府的赏赐将于两日后与圣旨同,还请英王妃节哀,做好接旨的一切准备。

英王妃闻此噩耗,脚下发软,有些承受不住,沁陶连忙扶助母亲,颤声问道:

“那英王世子与修衍将军境况如何?”

“英王世子被敌军掳回营中,生死不详。修衍将军仍被困冀山之中。”

“难道是天英王府?!”英王妃哭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昏死过去。

堂内顿时乱作一团,而我,看到了沁陶的无助与悲伤。

 

转眼又是枫红时节,昔日繁华似锦的皇城,一片清肃,唯剩一队队持戟而过的兵将巡街而过。

皇宫大门前的王旗,由蟠龙戏珠黄旗换成了青龙抱日黑旗,旧日的雕栏玉砌、琼楼玉宇,迎来了它们新的君王。

临湖水榭中,沁陶倚着雕花朱栏,望向波光潋滟的湖面,兀自愣神,迷蒙的秀眸黯然无光,像只失了心神的小鸟。

远远的,行来一名青衣小丫环,走到月儿身前轻语了几句。

“郡主,云良娣要见您。”月儿低唤沁陶,生怕惊扰到她。

虽然失了国,沁陶的封号却被新君保留,在收去英王府邸和将军府时,新君赐了这座远郊的临湖水府给她居住。

沁陶茫茫然回首,轻声道:“云良娣?南国太子一月前迎进府的那位?”

“正是。”水榭外负责传话的小丫环蹲身福了福。

“我与她素无瓜葛,为何要见我?”

“奴婢不知,只是过来传话。”

“罢了,去了便知。”沁陶慢慢起身,带着月儿随小丫环而去……

 

眼前画面随之一变,不出我所料,云淑身影出现在水府前堂的楠木雕花座椅上,而偌大的前堂仅剩与沁陶二人,以及我们这群不被察觉的旁观者。

望着对坐的沁陶,云淑轻启朱唇,慢声道:“许久不见,琳璎郡主。”

沁陶敛起面上的诧异,叹到:“没想到,南国太子新迎入府的云良娣,竟是前朝最受恩宠的淑妃娘娘。”

“琳璎郡主想不到的事情尚有许多,”云淑慢慢起身,缓缓踱步:“相比之前,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当初业帝后宫,也是为了南国太子而为

沁陶微微皱眉:“你是南国太子的人?”

云淑停步于窗前,望向屋外几树秋木,怅然道:“我是南国尚书云轻之女,十三岁那年在宫宴上曾与太子有过一面之缘。十五岁时,贪赃枉法之事遭人揭发,全族被判流放,幸太子施以援,我方能免受颠沛流离之苦,客居在郊外的太子别苑之中,衣食无忧。他于我有恩,我于他有,只要能助登上皇位,任何事情我都甘愿为他去做。

沁陶沉默。

“你不问问我来见你的原因吗?”云淑收起感慨,语气恢复了正常

“云良娣见我所为何事?”沁陶有些不喜云淑的细作行径,神情变得淡漠许多。

“郡主知道是何人将你安排在此吗?”云淑转身,美眸望向沁陶。

沁陶回道:“此府是新君所赐。” 

云淑扬起唇角,又问:“新君下令灭杀所有业国皇族,为何独独放过你一人?还赐府予你?”

沁陶垂首:“不知新意欲为何但沁陶如此活着,不如死去。

云淑近前,俯身凑近沁陶玉颜,水漾般的美眸紧紧盯着沁陶双眼,瞬间变了表情:“你能活着,全因南国太子!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肯为你放下颜面跪求新君一天一夜!任往来朝臣指点议论,方保住你一条性命,并为你寻得这一方净土,远离是非侵扰。如此用心用情的护着你!居然会令你觉得生不如死?!”

沁陶诧异:“南国太子?!他为何如此?”

“为何?哈哈哈哈……”云淑仰首大笑,笑中带泪的迎向沁陶询问的眼神:“因为他是真心爱你!因为他舍不得你死!因为他曾是你的夫!”云淑一双美眸紧紧盯住沁陶瞬间惊乱的眼睛,一字一句残酷道:“因为他是……修衍!”

“不可能!”沁陶起身,厉声“修衍不可能是南国太子!

望着沁陶难以相信的模样,云淑又笑了,随即优雅地走向楠木雕花座椅,扭身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白瓷描金的精美茶盏,边掀盖边说:“不相信?那我问你,修衍自南国冀山被困之后,可曾再有任何消息传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业国已被南国覆灭,你两样都未见着,的下落是无从知,就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般,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修衍只是南国太子际涯的化名,际涯入业国军帐,只为取得你父亲手中的半枝金羽令箭,以期获取调动业国三军的权力。沛国之战,他主动请缨,率领十万兵马,分两路攻打沛国东西二方,并暗中调派南国十万兵马,着业国人马装备,同时从沛国南方发起攻势,又命潜藏沛国多年的细作按照密令积极活动,混淆视听,令沛国内忧外患、兵力分散、一击即倒,修衍方能带领区区十万业国人马赢了沛国三十万兵马,从而一战成名,有了得到金羽令箭的机会。他娶你为妻,便成了亲王姻亲,更是有了十成十的把握。再加上我在业帝身旁审时度势、伺机而为,修衍轻而易举成了业帝宠信的重臣,也被你父亲所看重,顺理成章接掌了你父亲手中的金羽令箭。



————————————————————————————————————————————

    博主的话:《冷香凝墨》首发于晋江文学城,言情小说吧亦有更新。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