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papi酱的怪癖,毕飞宇的奇遇,他们在旅行中都经历了什么?

(2017-10-05 10:26:44)
标签:

杂谈

“一个目前看起来很遥远但又不愿意放弃的梦想是,去北极冰潜,潜到冰面下看冰山的光影。”



文 | 每日人物的小伙伴

编辑 | 金匝



我们为什么旅行?


十一假期,每日人物特意邀请了10位朋友聊了聊他们在旅行中爆笑、奇幻或脆弱的经历,除了大家熟知的papi酱、演艺圈里的吴秀波、李现、沙宝亮,还有作家毕飞宇,《Lonely Planet》的中文作者骆仪,用一只腿攀登珠峰的老先生夏伯渝,以及我们的记者和编辑。


这些片段也许能解答最初的问题:旅行其实是一种人类的本能,任何时候,我们对外部世界,都怀有好奇。


 01旅行中你有过哪些尴尬、丢脸或离奇的经历?


papi酱:第一次出国,我去办了一张信用卡,准备在国外刷。刷了两次,都没问题,第三次刷的时候,发现卡刷不了,爆了,后来一查,发现那张卡的限额是——2000块钱人民币。

编辑部mihoo:从朝鲜浪完回国,跟着旅行团一起上飞机,其他人都没事儿,到我就被拦截下来要盘查。后来才知道,跟团时我没那么听话,偷偷溜出去了10分钟看风景,被朝鲜导游发现了。穿制服的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那时还在报社,不敢说是记者。灵机一动,回答说:工厂女工,批发布料的。对方追问,什么工厂?一下懵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熟悉的单词从我嘴里不自觉地蹦了出来:美特斯邦威!


papi酱的怪癖,毕飞宇的奇遇,他们在旅行中都经历了什么?




 02对待旅行会有一些自己的小怪癖吗?


papi酱:旅行时住宾馆,我会带一整套自己的东西过去,睡觉前床头必须放一杯水、眼药水、润唇膏、纸巾什么的。袜子摆放的位置必须要跟我在家一模一样。在这方面,我是一个很事儿的人,必须要追求那个熟悉感,必须跟我在家一样,不然我会很慌。

编辑部查非:不管是出差还是旅行,我每到一个新地方,第一件事是到处找药店买酒精和棉球,用来给酒店的马桶盖消毒,否则用起来心里膈应,总觉得脏。但有时候落地后好多事儿,不太有空去药店,酒精也不好买。后来我找到了新的解决方式:屯一批便携酒精球!还有一次出国采访,一起同行的摄影师是个中国胃,不管去哪里都要吃中餐,于是我们吃了各种具有当地特色的奇葩中餐,有人吃过铁板意大利面和宫爆黑椒牛柳吗?相信我,一定会难吃到让你流泪。

papi酱的怪癖,毕飞宇的奇遇,他们在旅行中都经历了什么?

 03旅行中有什么突然闯入的意外之喜?


毕飞宇:这个一定是他乡遇故知,在法国一条并不宽的街道上,等我喝完咖啡,拉开门的时候,贾樟柯就站在我面前,离我只有50厘米。那是我旅途当中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惊喜。怎么巧成那样?像约好一样。我吓了一跳,他也吓了一跳。

吴秀波:在温哥华,有天自己第一次一个人在城里走,忽然间从downtown一直走走走走,走完一条路出来,当时有一个画面,我就傻了:眼前是一片亮如镜面的海水,海水对面是隐隐的山峦,然后一片雪白的沙滩上,孤零零的一株樱花盛开,就跟梦一样。

骆仪:日本的“东极”北海道纳沙布岬,我到时正好是日落时分到达,看着海水温柔的蓝,一轮满月升到海岬的白色灯塔边,突然发现,海边只剩下我一个了。我在日暮大风中走进“铃木食堂”,一家日本最东端的家庭式餐馆和民宿,虽然简陋,但许多环游日本的机车骑士都会在这里过夜,有点儿朝圣的感觉。

骆仪拍摄的纳沙布岬

04旅行中留下最深印象的陌生人?


骆仪:在印尼潜水圣地四王岛曾经遇到一位荷兰的女潜水员,她和男朋友都是60多岁,却有着比很多年轻人还充沛的精力和强壮的体魄,上山下海常常走在前面。我和朋友叫她阿婆。阿婆是一位基因科学家,潜水经历丰富,带着专业的水下单反相机,男朋友则是潜水初学者,年轻时曾经单人开帆船从荷兰远航至古巴,顺便娶了个当地老婆(当他讲起这段经历时,阿婆露出不屑的表情)。对阿婆的人生经历我知之甚少,但短短几天相处,我已经被她的个人魅力折服:从事着顶尖的工作,跟男人们畅谈我听不懂的海洋科学,有一个经历同样丰富、老了还是很帅的男朋友却不依附于他。而我身边很多人不到30岁就哀叹“初老”,被婚姻和房价压弯腰。束缚我们脚步的并不是年龄,而是自己的心境。

编辑部跃指导:跟朋友一起去美国洛杉矶,在贝弗利山庄附近闲逛。一个工人模样的老爷爷从一栋豪宅里走了出来,衣服上沾满了油漆点子,见到我们特别热情,问我们从哪儿来,还指着一棵高高的棕榈树说,这是我们洛杉矶的骄傲,张罗着要帮我们拍照。我俩被热情包裹得不知所措,傻愣愣地站到了树下。等老爷爷走了,才翻看他拍的照片:为了照全那棵被称为洛杉矶骄傲的棕榈树,我跟朋友就只有两颗头出现在了照片的最下方,下巴抵着照片边缘。

papi酱的怪癖,毕飞宇的奇遇,他们在旅行中都经历了什么?

 05旅行中经历的危险状况是什么样的?


李现:去普吉岛考潜水证那次,我们下潜到一个沉船里,计划在船里走完一圈之后回去,每个人有200帕氧气,剩50帕准备上潜时,我发现我的两根呼吸管都坏了。在水下30米,一口气都没有,当时特别恐惧,脑子飞速运转,就用最后一口气游到老师那里。老师还在给我拿呼吸管时,我就抢了过来,吸上一口气。那个过程很绝望,有点像你在跳伞后发现伞包根本打不开。所以我身上有一个纹身,是日本浮世绘的一个海浪,就是纪念那次发生的事情。

夏伯渝:2016年登珠峰,过冰裂缝,有四五米宽,但梯子只有一尺左右,也不是固定的,一直在晃。对我来说,假肢踩上梯子,即便晃我也感知不到,这其实很危险。后来他们给我拉了两根绳子,也是软的,不可能借很多力量,只能扶一扶。我迈步的时候,每一步冰爪都必须卡在梯子中间,而且身子得稳。我只有一条腿,站不住,好几次差点掉进冰裂缝里面。后面还有一个向导,一看我不稳,他就拉住我的领子,赶紧扶我一把,每一次我走得稳,他们就说“Good,good”,如果走的不稳,有晃动,他们就说“Dangerous! Be careful!”我一看,他们比我还紧张,好几次我都差点掉下去,根本不敢往下看。

papi酱的怪癖,毕飞宇的奇遇,他们在旅行中都经历了什么?



 06关于旅行,一定要去的梦想之地是哪里?


沙宝亮: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一定要去,还有西班牙的伊比萨,夜生活的天堂。那个地方的人一到晚上就开始狂欢,夜生活终于来临了,那种仪式感很强,世界各种电子音乐的大师都会在伊比萨各个酒吧打碟,各种电子音乐玩的很牛逼的地方。

骆仪:太多了。一个目前看起来很遥远但又不愿意放弃的梦想是,去北极冰潜,潜到冰面下看冰山的光影。为此我需要累积很多经验,以及努力工作攒钱。因为看过朋友的照片觉得太美了,而且我的偶像、“深海女王”Sylvia Earle博士就是这样庆祝她80岁生日的,太酷了!


papi酱的怪癖,毕飞宇的奇遇,他们在旅行中都经历了什么?



每人互动

关于旅行,你有什么要和我们分享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