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奥斯卡乌龙了,但我们心中早把奖颁给了《月光男孩》

(2017-02-27 14:00:53)
标签:

杂谈

在美国看《月光男孩》是一种难忘的体验。尤其当你所在的城市是美国南方都会亚特兰大,也就是电影中男主角Chiron成年后定居的城市。

2017年奥斯卡奖颁奖礼临近的时候,许多媒体都在讨论:奥斯卡会选择一部怎样的“最佳影片”,是《爱乐之城》还是《月光男孩》?《经济学人》就评论说,《爱乐之城》是一部规规矩矩的获奖电影:它就像一封写给好莱坞的情书,致敬了最经典的音乐剧风格与主题,不管放在哪一年,都该是“最佳影片”的获得者。

而《月光男孩》的故事就要复杂得多了。

让人惊讶的是,国内许多人看过《月光男孩》之后,第一反应是它的声誉一定沾了“政治正确”的光,因为主角又是黑人、又是同性恋者。可说真的,《月光男孩》上映期间,也正是政治相当不正确的唐纳德•特朗普异军突起,得到总统宝座的时候。梅丽尔•斯特里普在金球奖上对新任总统嘲笑残疾人的抨击,在国内营销账号上还能获得喝彩,在YouTube上却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眼下这光景,这里的普通人可不会因为“政治正确”而为电影票买单。

影片根据麦卡尼的剧本《月光下的黑人男孩看似蓝》

​事实上,国内读者也许很难想象,亚特兰大的白人与非裔美国人至今都生活得泾渭分明,整个城市差不多能以中城为界一分为二,往北是白人聚居区,往南住的都是黑人。在这个城市里,出租车司机十有八九是非裔的,大学食堂打饭收银的大妈也都是黑人;但非裔教授却相当罕见。越与那些“高级”的行业打交道,你就会见到更多白人直男。

平等,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的事情。这样的现状,才是美国有人抱怨奥斯卡奖“太白”的背景。

最难忘的是有一回坐出租车,开车的黑人小哥知道我刚从中国来,特开心地问我“感觉美国怎么样”“中国好还是美国好”,等我说出“为什么这里的黑人白人好像都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这样的疑惑后,车里氛围瞬间变得哀伤。

“你观察得没错”,沉默了几十秒,小哥说,“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另一回,一个黑人大妈司机问我:“你去过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吗?那里的人也会被肤色区分开吗?还是只要你们是同一个国籍,他们就不把你们当外人?”

这疑惑在我看了《月光男孩》之后才稍微得到了一些解答:贫困与暴力如何代代相传,边缘人群的困惑与脆弱距离主流世界的喧嚣是何其遥远,这些甚至比肤色更重要。Chiron除了是一个gay,一个黑人,更是一个城市贫民。美国现行政策对非裔人口并无限制,反而多有照顾。然而,Chiron要从世代相传的底层命运中挣扎出去,还是那么难。

成年后相遇的 Chiron 和 Kevin。

​而他们难以改变命运,是像持保守观点的人喜欢说的那样,因为懒、笨、不思进取吗?

《月光男孩》的导演Barry Jenkins曾在接受《时代》周刊的采访时表示,很多观众告诉他,从没想过会在走进影院后……“在大荧幕上看到自己的故事”。

电影中,生长在黑人聚居区的Chiron从小就常受小伙伴欺负,生活少有阳光。把他从被欺负的境遇中解救出来,像父亲一样对待他的大叔,同时却是卖毒品给她母亲的毒贩;母亲与Chiron相依为命,却因沉迷毒品而时不时伤害儿子;进入青春期后,他一如既往地被学校里的小霸王欺负着,却也在好朋友身上朦朦胧胧感受到了青涩的悸动与爱情——直到又一天,他爱的人在别人的协迫下,把他给揍了一顿……

被街头小混混围殴

​我是在亚特兰大中城的艺术影院看的这部电影。放映厅里主要是白人观众。看到主角抄起凳子砸向之前欺凌他的男孩,竟有观众跟着忘情地欢呼起来。

那一刻,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城市里黑人与白人的连接。

一些评论家声称,这是第一次,有一部关于黑人的电影,能让其它肤色的观众自然地站在主角的视角看世界——即便他或她不是黑人,不是同性恋者。主角困惑着,成长着,并没有与阶层、种族或是性取向这样的问题进行有目的的斗争,但人们可以看到每一种因素对他人生的影响,看到命运的无可奈何与夹杂在厄运之间不期然的温暖。

谁的人生又不是这样呢。

学校里,Chiron的老师、同学都是黑人;在母亲的咆哮与同学的殴打中成长,他遭遇的现实并不像这个国家常常在媒体上呈现的那么光鲜、多元与包容;没有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提到大学,提到华尔街,提到做一个医生或律师,唯一一个给他温暖的长辈是个毒贩,好像冥冥中有宿命一般,他成年后,也干起了贩毒这行。

奥斯卡乌龙了,但我们心中早把奖颁给了《月光男孩》

毒贩胡安是Chiron唯一的朋友,Chiron成年后也做起了毒贩。

​“《月光男孩》的力量,这部电影能够触动我们内心的原因,与电影揭示出的现实密不可分——那些黑色的身体与灵魂,在冲突与和谐之中的,静态的或是动态的,有时候充满极端,有时又充满爱——那些是我们在美国的主流影院里,本应当常常见到,却很少能触及的东西。”《洛杉矶时报》评论道。

电影专注于人性,而这就够了。也许总会有人在街上看到穿着连帽衫的黑人走过就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也许总会有人对媒体上呼吁了又呼吁的“底层人民不是活该”、“边缘人群不是怪物”不屑一顾,可月光之下,毒贩Chiron回望,见到了童年时在海边被映照成蓝色的自己。这样幽微的时刻,是不分种族,阶层与性取向的。

一部不够动人的电影,就算有大师导演、大批小鲜肉与刺激的情节加持,尚且未必能获得口碑;而像《月光男孩》这样从导演到主演都默默无闻的小成本制作,有点像是一个疑问:光鲜亮丽的主流社会,愿意看到游离于社会边缘的那些人的痛楚与脆弱吗?

千万个普通美国人用手中的电影票给出了答案。

理由不是政治,而是人性。

这部去年10月21日在美国正式上映的电影,到今天,依然在亚特兰大中城的电影院里播映着。每天8场电影,排满了每一个黄金时段。

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

文 / 黄昉苨  编辑 / 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