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潮诗刊
南潮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8,626
  • 关注人气:4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潮诗刊》【南潮诗人】第2001期

(2019-01-31 20:16:46)
标签:

《南潮诗刊》

祝耀安

分类: 【南潮诗人】
《南潮诗刊》【南潮诗人】第2001期

《南潮诗刊》【南潮诗人】第2001

栏目编辑:祝耀安http://blog.sina.com.cn/gdgnzya

 

(本期诗人排序按见稿先后)

 

微诗五首

/一秦

 

1岁末感怀

又是一年寒冬尽

幸福之中,国泰民安

春光明媚,就在眼前

 

2奔家

春节在召唤

归心似箭

为了亲人大团圆

 

3雪落无声

高洁,从不张扬表功

默默奉献

寒冬里的温情

 

4挂红灯笼

大红灯笼高高挂

开出了温暖之花

喜庆大中华

 

5乡愁,永远在路上

游子身在远方

心里念想着家乡

永远不会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afb4e0102yf3w.html

 

青梅煮酒

/肖武

 

月如白狐,一直滞留在典籍

等章回里的人,横槊赋诗

 

细数风流,易取文火

我有足够的时间望梅止渴

 

酒中有深渊,也有风骨

半卷魏晋像是被遗忘的雪

 

滚过狭长的树枝,惊雷

只是意外。它让失血过多的后汉虽败犹勇

也让这首诗舌底生津

http://blog.sina.com.cn/u/5335110324

 

喝过故乡母亲的河水

/海河云鹰

 

喝过故乡母亲的河水

喝不尽儿时捉弄浪花顽皮的时光

 

我喝过故乡母亲的河水

河边齐腰深的苇草晃动

疑是小英雄雨来

折根苇杆从水底游过来

和我捉迷藏

 

看水面冒出的水泡

吐起多汁的春光

像极了母亲喊我的乳名

一声又一声闪过苇叶上的水珠

和金黄起伏的苇浪

 

我喝过故乡坡城的河水

像村北那头黑白花牛饮过的河水

我记忆中的黑白花牛

都饮过故乡母亲的乳香

http://blog.sina.com.cn/u/3640141215

 

从头开始

/路客

 

爱你

我愿意

把心掏给你

甚至是我的生命

 

爱的期许

被我忽略了行动

唠叨

走不进你的心里

 

我们都陷入被误解的深渊

孩子,请原谅

归根结底

是我曲解了爱的含义

我忘了

你就是我的小时候

 

让我们都给彼此一个机会

从头开始

http://blog.sina.com.cn/jywjp

 

能不能学学蜜蜂啊

/林京勇

 

蜜蜂从来都是勤劳勇敢的

辛辛苦苦采集的花蜜

被养蜂人放到转桶里

只轻轻的一摇

财富就被洗劫一空了!

它们不是没有悲伤

它们有着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

一次次被洗劫一空

一次次又迅速的

从悲伤中飞了出来

一次次的从头再来

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力量啊!

看它们嗡嗡嗡地飞舞在花丛中

忘我的采着花蜜

多么的认真而执着啊!

相比蜜蜂,人的生命显得尤其脆弱

那些炒股被洗劫一空的人

那些生病被一刀刀割穷的人

那些做生意被拐一夜亏空的人

你们能不能学学蜜蜂的坚强啊!

只有把社会环境当作大花园的人

只有在工作中不断坚强担当的人

只有在生活中感受到温暖快乐的人

他们才能像蜜蜂徜徉于花海一样

把人生过得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http://blog.sina.com.cn/u/6035556725

 

如果

/王国良

 

五十年前的盛夏

是我生命的一个转折

 

与伙伴们去陌生的水域摸鱼

大河浩荡,在流向天际之前喘息了

一下,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句号

 

我佯装勇敢,第一个向湍流

跳去,突然一条大鱼钻出洞口

把我迎面撞回滩涂

 

此时我才看清,一些尖利的

阴沉木,像一群举起刀斧的魔鬼

潜伏水下,正在向我索要性命

 

大鱼拍出一个响亮的水花

游进浑浊深处,我跌坐在一片瘫软的

惊恐里,正用“如果”造句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总要想起那些水底的暗器

想起那些黑色的句子

 

从此把鱼视为恩人,不再打鱼钓鱼

而那条大河早已被岁月填平

变成了一川稻浪,一个还在流淌的传说

 

我常等在看不见的水边

站成一道堤坝,或做一条趴在洞口的鱼

如果有人莽撞跃起,就迎上去,把灾难撞倒

http://blog.sina.com.cn/u/3114843833

 

饮一杯红酒谁解其中味

/孙继先

 

坐在松柏的年轮上,饮酒

红色的琼浆,张开一张弓

射向丘比特的瞳孔

 

思绪,覆盖不住风雨,只好

穿一身青衣,像头发一样,一次次

将离别的日期捋直,又一次次

凌乱

 

花瓶,伸展出紫色的问号,扣问

冰雪,何日是春红

红色的日记本,有多少

泪水浸泡过的日子,只有

那些孤独的文字懂,一个人的

心声

 

透明的落地窗上,反复

折叠缝合的影子,愁云的泪水

顺着脸颊流下,瞬间

滴落成冰

http://blog.sina.com.cn/u/1715067801

 

晚祷

/金钰铖

 

月亮没睡够

当然天,会越描越黑

把,没种上菜的小院,再检查一遍

把有暗伤的门,又关一次

鼓声这时,才蓦然响起

 

陈香静水。今晚没有霾

偷偷地偷偷地

躲在高处探望唐朝

唐朝是一片冷宫

不,唐朝是丢了的雪花

 

是哭着的孩子吧

也不,是在心田

田田地种出的烟火,

对,是烟火

必须有酸爽的火,让人惊叫

 

有人在冷风中,享受冷风

亦有人在历史中,祷告历史

这种祷告

特别适合于冬天

亦特别适合于寒夜

 

那些灯光,被冻得稀稀落落的

都不是神的目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8bd930102z4fj.html

 

栏目编辑:祝耀安http://blog.sina.com.cn/gdgnzya

 

(南潮诗刊博客与微信公众号同步,欢迎关注指导)

《南潮诗刊》【南潮诗人】第2001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