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沙讲史堂
萨沙讲史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33,320
  • 关注人气:2,7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2019-09-23 06:44:30)
标签:

历史

分类: 大案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30讲)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这起案件让人匪夷所思,也让人非常无语。歹徒的凶残和无厘头尚且其次。一些案件往往都会遇到各种干扰,如果办案的民警以旧经验先入为主,很可能导致灾难性的错误。听萨沙说一说吧。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萨沙写的案子,都是真实案件改编的东西。

可惜这个年头写真实案件,都可以算作寻衅滋事,我就适当改编了一些。

我只能保证,案件主要事实是没问题的,但时间地点人物会有不同。

大家理解吧,当做文学作品来看即可。


90年代,甘肃某县城的中学出了大事。

这里是著名的回族县,县城并不大,人口主要是回族,也有汉族、蒙古等其他民族。

县城人口不多,只有一所比较大的中学。

这所中学的面积倒是不小,校区包括初中和高中两部分。

进了校门就是初中和高中教学楼,然后是一个很大的操场,操场尽头是一排民房。

民房靠近学校的围墙,远离教学楼,比较安静。

这些民房有很多年的历史,本来是给学校没房子的老师们居住的。

80年代以后县城经济好转,商品房陆续盖了起来,价格也不贵。

教育部门为了改善教师生活,给了不少购房补贴。

有家室的老师们陆陆续续都搬了出去,买了自己的房子。

民房一度完全闲置,拆毁了不少,只住着少数几个单身的男女老师。他们都是外地人或者本地农村的,住在学校里面比较方便。。

到了案发的时候,只有3个年轻老师居住,2男1女。

90年代西北治安混乱,偷抢事件频发。和其他单位一样,中学也很重视治安。

这里的围墙很高,上面还拉了铁丝网,设置了碎玻璃片,想要翻越基本能不可能。

学校平时都有体育老师组成巡逻队,定期在四处巡视。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到了晚上8点,最后一批晚自习的高三学生离校,体育老师也离开。

此后,整个校园里面只剩下民房有人居住。

学校只有1个大门,晚上8点以后就上锁,留下一个能通过单人的小门。

小门也是从里面扣起来的,必须敲门让传达室的老汉帮忙开门。

总体来说,这所中学还是比较安全的。这10年除了偶尔有学生打架以外,没出过什么事情。

然而,一切都被这起案件打破。

这是一个快要到夏天的季节,天气已经很热。

周六晚上8点,最后一批学生也走了,传达室老汉关上大铁门。

这个铁门有3米多高,上面有尖刺,不可能有人能够翻越的。

晚上10点,突然学校里面大闹了起来。

住校的3个老师中,2个男老师知道明天不用上班,当晚相约出去喝酒。

唯一的女老师,在自己的房子里面看书。

大概10多分钟前,这个40岁还没结婚的王姓女老师,突然听到似乎有女人的叫声。

王老师没有多想。

隔壁的2个年轻男老师都有女朋友,也许是情侣闹之间着玩吧。

另外,除了他们3个人住校以外,还有2个女孩也住在民房。

一个是县教育局马副局长上高三的女儿,一个是校长的外甥女。

她们家里有关系,住校减少往返的时间,是特殊的待遇。

也许是两个女孩子又吵架了,这也是常有的事。

 

大概过了10分钟,突然王老师又听到一声女人的叫声。

这是凄厉的尖叫,非常的响,让人毛骨悚然。

王老师大吃一惊,忍不住打开门,朝着10多米外的几个房子看了看。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3个民房的房门紧闭,没开灯,看来似乎没人。

只有副局长女儿的房门是打开的,难道是她发出的尖叫?

胆小的王老师犹豫了十几分钟,才战战兢兢走到门口。

谁知道,王老师突然看到一行血脚印,似乎就是刚刚踩出来。

不好,出事了?

王老师鼓起勇气,伸头朝屋里看了一眼。

眼前的场面,让她差一点就小便失禁。

马副局长的女儿马寒雪,赫然倒在血泊中。地上的血迹非常多,在房内形成一个很大的血洼。

王老师是生物老师,当然明白一个人出了这么多血,根本不可能还活着。

王老师一时间惊慌失措,全身发抖,不知所措。好几分钟后,她才稳定住情绪,一溜烟的跑到门口,用力敲响传达室老汉的门。

传达室里有电话,王老师用走调的声音,让老汉立即报警。

不到30分钟,县城民警赶到了现场。

现场惨不忍睹。副局长姓马,回族人,当了几十年的老师,在县城很有威望。倒在血泊中的女学生,是他的大女儿马寒雪。

说起来,马寒雪在全校很有些名气,被称为校花。

严格说来,马寒雪长得很一般,皮肤偏黑,五官有些粗糙,顶多算略有些姿色。

自然,她能歌善舞,是学校的舞蹈尖子。

县城只有一所还算不错的中学,高考成绩也算不错。另一所中学很差,多年没有人考上大学。

县城稍微有些办法的人,都让孩子去这所好中学就读。

马寒雪在这里从初一上到高三,每年还都要上台表演独舞,大半个县城的男学生都认识他。

有趣的是,这些男学生都把她当做梦中情人。

明明不怎么漂亮,怎么会这么有名气?

说起来啼笑皆非,身高1米68的马寒雪不算胖,属于中等身材,却相当丰满。

她是天生丰乳肥臀。

尤其她有一对遗传的豪乳,按照今天标准恐怕有D罩杯。

另外,马寒雪有一种骨子里媚态,说话举止娇柔,加上这种致命身材,对于少男颇有杀伤力。

好在,都知道马寒雪是副局长的女儿,谁敢打她的注意?

众多男同学也就是意淫而已。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和王老师判断的一样,马寒雪早已死去,体内的血几乎流光。

她仰天躺在民房的地上,脖子有两处刀伤。第一处是刺伤,深入脖子,刺的非常重;第二处是割伤,伤口很大,就像小孩的嘴巴一样,非常吓人。

天气炎热,民房又没有空调,马寒雪只穿着背心和内裤,没有带胸罩。

尸体的衣衫不整,背心被掀开到双乳以上,下身的内裤也被扯掉。

奇怪的是,马寒雪的粗略验尸发现。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当晚却没有被人强奸的痕迹。

屋内财物有丢失,马寒雪的钱包和现金都没了。

同时,还发现一些搏斗的痕迹。

看来,马寒雪死前曾经和歹徒有过厮打。

凶器就是马寒雪自己的水果刀,刀就丢在地上。

地上有一行血脚印,鞋印很奇怪,似乎是女人高跟鞋留下的。

这件民房并不算小,大约有20几个平方,一个门一扇窗户,里面各种家具都全。

女孩子的房间,干干净净,非常整洁,可惜现在却变成了可怕的杀人现场。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夸张的是,民警还没有勘查完现场,传达室老汉就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情况。

老汉:民警同志,我看有个人嫌疑很大。

民警:谁?

老汉:就是最后进出校门的女人。

民警:女人?你认识她?

老汉:我认识,就是我们住在民房里谢老师的女朋友,叫什么苏晓蓉,就是我们县城的人。我记得她好像是县汽车站的售票员,每天都在那里买票,个子不高,人长得挺水灵的。大概晚上9点30分,她敲门说要进去找谢老师。我说谢老师好像出去了,还是给她开了门。也就15分钟后,她突然慌慌张张的跑出来,敲门要走。她脸色非常惊恐,像见了鬼一样。我以为他是和谢老师吵架或者打架了,也没在意。

后来我才知道马寒雪被人杀了,最后一个进来的就是苏晓蓉,不是她还是谁?对了,她穿着一条连衣裙、高跟鞋。大门口光线暗,我还是看到裙子上有红色的东西,很像是血迹。

民警:不会吧,20岁出头的女售票员,能去拿刀杀无冤无仇的女高中生?这不太可能吧。

老汉:什么无冤无仇?她们都不是省油的灯。两个人上周刚刚闹过一次,还打起来了。苏晓蓉的头发,都被马寒雪扯下一把呢。我当时就在傍边看热闹。

民警:怎么回事?

老汉:具体我也不清楚,你们去问问马寒雪他爸吧。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民警找到了马副局长,他正处于丧女的极度悲痛中。

民警:你节哀吧,要配合我们工作,早点抓住凶手。现在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苏晓蓉,听说她和你女儿有仇,上周还打架了,怎么回事啊?

马副局长:哎。。这事让我怎么说呢。现在人都死了,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我这个大女儿,从小做事浮躁不稳重,非常贪玩。我去年被局里选派去省会派驻学习,平时都不在县城。他妈是乡下人,没文化,根本管不住她。她妈只要一不留神,她就带着妹妹跑出去玩了。她的成绩普普通通。我给她摸过底,也就是考大专的水平。所以,半年前我托关系找了校长,让她住在学校里面,封闭式全力突击,争取考上本科。

我跟传达室的老汉也说了,晚上和和周末不许放我女儿出去,平时吃饭在食堂,周日让她妈送饭到学校。谁知道,竟然出了这种事。我现在懊悔死了,是我害了女儿。

民警:你女儿为什么住学校,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我是问你,她和苏晓蓉有什么矛盾。

马副局长:这话一言难尽。苏晓蓉的未婚夫谢老师,是去年刚刚来中学的新老师。他是省城人,著名师范硕士毕业的高材生,能力很强。去年他班上的学生,高考数学成绩都很好。我女儿文科成绩很好,就是数学差。我就让谢老师,给她做了几个月的数学辅导,成绩提高很快。谢老师同那个卖票的苏晓蓉谈恋爱,听说都订婚了。

哪知道,这个苏晓蓉疯疯癫癫的。她说谢老师给我女儿单独辅导是有私情。我听说,上周她来打我女儿。这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女儿还是高中生啊。

后来两人打了起来,我女儿个子高,苏晓蓉个子矮,打架吃了亏。

民警:那你女儿和谢老师有没有关系呢?

马副局长:绝对没有,我女儿作风一向正派。你也知道,我们是回族,对于女孩管教特别严,绝对不允许她自己谈恋爱的。我说,可能是那个苏晓蓉有什么精神病,莫名其妙去害了我的女儿。女人啊,发起疯来什么事都能做得出。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马副局长说的就这么多,民警们犹豫了一下,没有告诉他马寒雪不是处女。

现在看来,苏晓蓉和被害人有直接矛盾冲突。

而现场的那些足迹,就是一双女人的高跟鞋。

而被害人马寒雪是中学生,没有高跟鞋。王老师一直男性打扮,也没有高跟鞋。另一个住在这里的女孩是校长外甥女,她不但没有高跟鞋,当天晚自习后就回家去了,根本不在现场,没有作案时间。显然,最后进出学校的苏晓蓉穿着高跟鞋,身上有血迹,当然有重大作案嫌疑。

民警们立即行动,惊讶的发现苏晓蓉当天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乡下的外婆家(县城一天只有两班对外的客车,都是白天发车)。

看来,苏晓蓉的嫌疑越来越大,这不就是试图躲避侦查吗?

为了防止她继续外逃,第二天上午民警就赶赴农村,在外婆家将苏晓蓉抓获。床下发现换下的高跟鞋,可以看到清晰的血迹。

经过比对,这双高跟鞋同现场足印完全一致。

同时,苏晓蓉换下来的白色连衣裙上,果然有大片的血迹。

经过血迹检测,同马寒雪的血型相同(当时还没有DNA技术)。

看来,证据似乎很充分了,应该就是苏晓蓉报复杀人。

苏晓蓉和马寒雪有多大仇恨,为什么要下这种毒手杀人呢?

民警立即突审苏晓蓉:你和马寒雪到底有什么仇恨?

苏晓蓉:这个小骚货,勾引了我的未婚夫谢老师,害得我好惨。

民警:你说详细些。

苏晓蓉:我是去年在汽车站同谢老师认识的。当时他来买票,没有其他旅客,就这样认识了。他是省会人,被派到这里支教的。他说在这里干满3年,就调回名牌中学当老师,还给住房,给职称。他长得挺帅的,很洋气,见过世面,说话风趣,又是硕士毕业。我吗,普通县城售票员,除了长得漂亮以外,没什么条件。过了大概1个月,他开始追我,我也就顺水推舟的做了他的女朋友。我想去省会发展,总比呆在小县城卖票要好。

没想到,谢老师这人外表斯斯文文,其实特别好色。我们交往还不到3个月,他带我去喝酒,把我灌的半醉,然后就要跟我发生关系。我喝了酒头脑很乱,加上也想通过这种事情拴住他,半推半就的同意了。结果没有多久,他就开始疏远我。我也不是好惹的,不会让人占完便宜就甩了。我威胁要去教育局检举他,揭露他玩弄女性。谢老师没办法,被逼和我订了婚。

民警:这和马寒雪有什么关系?

苏晓蓉:你听我说啊。这次以后,我经常去他那里,每次都发生关系。你知道,我也是回族,本来住在下面村子。我们村里回族都很保守的,女孩婚前同自己未婚夫也不能发生关系。现在我和谢老师有了这些事,我就只能同他结婚了。订婚后,他倒是也满口答应办喜事,只是不断把日子往后推。后来我发现,他和那个叫做马寒雪的女学生来往很密切,有时候还一起去吃饭什么的。

女人都是有直觉的,我就问是怎么回事。他说马的爸爸是教育局局长,不能得罪,只得给她私人辅导。什么私人辅导?都是骗人的,都辅导上床了。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民警:你怎么知道的?

苏晓蓉:我当场抓住的。我和谢老师都是用避孕套的,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大盒里少了1个。我从此就疑心了。过了一周,盒子里面又少了一个。我猜谢老师有相好的。他们以为这盒里面有几十个,少一个我也不会发现,没想到我会这么细心。于是,我隔三差五的来查他,每次只是偷偷看,从不进屋。

一天晚上9点多,他估计我这么晚不回来了,就跑到那个骚货马寒雪的房间去了,被我堵在床上。当时谢老师求我,说千万不能声张。师生恋这种事一旦传出去,他就混不下去了,前途彻底没了。他说是马寒雪自己贴上来的,他受不住诱惑,一时糊涂。他发誓一定会和我结婚,会同马寒雪断掉。我一时心软,就放过他们了。

民警:他们骗你的?

苏晓蓉:当然。这对狗男女都商量好了。上周,我又发现少了一个套,当时我特别气愤,就找马寒雪算账,要揍她一顿。谁知道这个骚货比我还凶,反而说我诬陷她,说我是神经病,还打了我一顿。你看看,我头上这边少了一块头发,就是她扯掉的。你看我脖子上这几道挖痕,都是她指甲抓的。

谢老师也不帮我,只是把我拖走了,说要是再闹就马上分手。

我气得要命,就说要去举报他。哪知道,这个没良心的露出一副狰狞嘴脸恐吓我,说什么“马的爸爸就是教育局长,你举报有什么用?”“就算大家都相信这事,我一个男人,玩几个女人有什么丢人的?你被我玩了,才丢人!你不是回族吗?看你以后怎么在县城见人!”“你要是不闹,我们还能继续交往,不然一拍两散,看谁倒霉”。

我当时气得不得了。这骚货长得不比我差,又比我年轻,父亲是副局长。她什么条件都比我好,谢老师当然是选她了。但我已经现在这样了,谢老师要是将我抛弃了,我怎么办?我爸要是知道我已经不是处女,还不打死我!我越想越气,昨天就又去找马寒雪算账。我不好了,也不让他们好!大不了鱼死网破。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民警:你就杀了马寒雪?

苏晓蓉: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想去大闹一次,打马寒雪一顿,好好出出气。当晚我敲开学校大门,先去找谢老师。结果他不在。我特别生气,心想肯定又和那个骚货混在一起了。我就跑到马寒雪门口,一脚把门踢开,冲了进去。结果我刚走了几步,突然脚下打滑,跌了一跤。我感觉地上有什么东西黏糊糊的,再一看,竟然是一大滩血。马寒雪半裸着身子倒在地上,脖子上裂开一个大口子,血还不断往外流。我吓得尖叫一声(就是王老师后来听到的尖叫),爬起来就跑。

民警:你骗谁呢?不是你杀的,你跑什么?为什么不报警?傍边住的王老师看到死了人,马上就报警了。

苏晓蓉:我一个女人,哪里见过这种故事。我吓坏了,就想赶快逃走,没想到要报警。跑到家门口,我突然想到马寒雪和我有仇,这事很多人知道。传达室老头又看到我进出,看到我身上有血迹,你们警察会不会认为是我杀的啊?我吓得不敢回家,就跑到外婆家去了。

民警:吓坏了?我看你挺沉着的啊,还知道躲起来。马寒雪是个学生,没接触过社会,除了你以外根本没仇人,不是你杀的又是谁?你还抵赖。

苏晓蓉: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我进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无论民警怎么问,苏晓蓉就是不承认杀了人。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这边,民警又调查了谢老师。会不会是他因奸情同马寒雪有了什么矛盾,或者是被苏晓蓉逼迫结婚,一怒之下杀了人呢?

谢老师承认他和马寒雪,有不正当的两性关系。

但他辩解:这真不是我违背师德,单方面勾引马寒雪,而是她也在勾引她。她天性比较风骚。有好几次,她故意装作问题目,用胸部顶我。不然我敢碰她?她爸可是教育局局长?我哪里惹得起。就是有了这些性暗示,我们两人才勾搭上了,都是你情我愿的。

经过调查,马寒雪被杀时,谢老师和朋友在校外喝酒吃烧烤看球赛,到第二天凌晨1点回到学校才发现出事了。

 谢老师没有作案时间。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经过反复分析,民警们认为谢老师没有说谎。

他也没有杀马寒雪的理由。

谢老师是个好色贪利的小人,已经做出决定甩掉苏晓蓉,同条件更好的马寒雪交往。当天喝酒时候,他就和男朋友说过这个决定。

这种时候杀死马寒雪,不符合基本逻辑。

就算杀,也应该去杀掉闹事的苏晓蓉。

民警又做了大量的调查,发现马寒雪毕竟是个学生,社会关系简单,确实没有其他仇人。

根据现场分析,歹徒进屋以后袭击了马寒雪。

马寒雪个子比较高,也有力量,同歹徒搏斗起来,后者不能迅速制服她。此时马寒雪开始呼救,就是王老师听到的那阵女声。歹徒知道隔壁民房可能有人,顿时心慌了,决定下死手。

歹徒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先一刀刺中马寒雪的脖子,将她刺倒在地,然后又将她割喉杀死。期间,歹徒将马寒雪的衣服脱掉,但现场没有发现强奸的痕迹,钱包和现金又没了。

这就不符合逻辑了。更像是伪装成强奸抢劫杀人,掩人耳目。

水果刀上没有发现马寒雪的指纹,也可能是她有备而来,戴着手套。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90年代,小地方杀人案不多,要求是尽量侦破。

于是,最大的嫌疑人苏晓蓉就被定为杀人犯,一审判处死刑。

然而,苏晓蓉不认罪,不断喊冤,要求上诉。

这起案件闹得沸沸扬扬,市里也比较重视,派人进行第二次侦查。

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苏晓蓉,她有动机,出现在现场,又试图逃走,不是她又是谁呢?

虽缺少苏晓蓉杀人的铁证,但那个年代案件不会很细的,差不多就可以了。

于是,二审再次判处苏晓蓉死刑,不久就会执行。

此时,苏晓蓉的一个决定,却让民警们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苏晓蓉得知二审也判处死刑后,痛哭流涕。

看守所倒是比较人性化,问她死前还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苏晓蓉提出要穿大红的衣服,去刑场。

自然,当地回族是不迷鬼的。然而,县城也有汉人,看守所的犯人也是一样。

有个女犯告诉苏晓蓉,如果被枪毙是穿红衣,死后会变成厉鬼报复害他的人。但厉鬼害人以后不得超生,世世代代都是鬼了。

苏晓蓉于是决定穿着红衣服去死,还放言说办案人员草菅人命,要用这种方式报复他们。

苏晓蓉的这个决定,让民警们开始怀疑起来。

如果真的是苏晓蓉杀人,一命抵一命,她也不亏了,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呢?冒着自己永不超生的危险,这么极端,有必要吗?

看起来,似乎苏晓蓉真的有什么冤情。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当地公安要求补充侦查,并请求省会的法医专家来帮忙。

马寒雪是回族,根据传统,家人没有允许解剖验尸。

此次民警们苦口婆心说服了家人,得以全面验尸,看看能不能找到痕迹。

结果这一验尸,法医就发现了一个关键证据。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马寒雪遇害当天来了月经。

这本不难发现,然而当时法医的责任心不够,当天只是草草检查是否有精液、体毛等强奸痕迹,根本没有关注这些似乎不相干的事情。

这样一来,就有一种可能。

也许苏晓蓉真的不是凶手。

之前民警们认为,只是为了抢劫,马寒雪钱包和现金只有一二周的饭钱。不可能有人为了这点小钱,去抢劫杀人。

马寒雪很性感,倒是可能是强奸杀人。但如果是男性歹徒强奸杀人,不可能将马寒雪制服且脱掉衣服以后,主动停止作案。

所以,这事更像是身为女人的苏晓蓉杀人后,伪装成男人奸杀抢劫现场,扰乱侦查。

现在发现马寒雪当天是月经期,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也许确实有个男性歹徒试图强奸,但发现马寒雪这个情况以后感到特别扫兴,主动停止犯罪后离开。

更关键的是,在那个浸泡了鲜血的水果刀上,又有新的发现。法医利用特殊技术手段,发现一个陌生的指纹。这个指纹不属于谢老师、马寒雪和苏晓蓉等所有已知对象。

当然,水果刀的陌生指纹,并不见得就能说明什么。说不定是马寒雪把刀借给什么同学,终究有一定的怀疑。

鉴于这种情况,民警们又开始扩大调查范围,走访周边群众和学校的学生。

果然,他们得到一条重要的消息。

马寒雪有个同学,高三女学生,回忆起当天的一件怪事。

她上完晚自习大概8点,和几个女同学去围墙外面的自行车点拿车回家。

在自行车点,她意外的看到一个人。

这个人叫做纳玉坤,是她以前的同学,高一刚上了几个月就因成绩太差而退学。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纳玉坤是乡下人,也是回族。这里回族村里人,结婚都很难早。据说他退学1年后,17岁就办了喜事,在农村就等于是结婚了。听说她16岁的老婆婚后1个月就怀孕了,目前孩子已经生下来,有几个月大了。

纳玉坤有了儿子以后,就离开老家去南方打工,据说给人做泥瓦匠,很少回家。

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的自行车点呢?

没有道理。

上面说了,中学已经是县城的边缘了,骑自行车都要二三十分钟,周边什么都没有。

正常人无论怎么逛街,都不会来到这里。

女学生又说,而整个学校的围墙都很高,也有铁丝网,但自行车点这段有个漏洞。

围墙这边有个臭水渠,将食堂的污水排出去。所以,墙上有个狗洞大小的洞,常年都有污水。

原则上,人可以从这里爬进学校,但必须在臭水里面爬行。

正常人是不可能这么做的,除非疯了。

女同学曾看到纳玉坤在臭水渠附近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当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好几天后她才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会不会是纳玉坤从这个臭水渠爬进去的呢?

这边,民警立即对纳玉坤背景进行调查,这一查吓了一跳。

纳玉坤竟然是一个逃犯。

根据协查通报,2个月前,纳玉坤在深圳抢劫了过路的女青年,还对她进行猥亵。

女青年奋力抵抗,被纳玉坤挥拳重击面部,打的满脸是血。

在施暴时,正好一群联防队员巡逻赶来,将他当场抓获。

在押去公安局的路上,纳玉坤找了个机会逃走。

不过,他的身份证等物品都被联防队员扣下,锁定了身份。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警方认为,纳玉坤可能还不止这一个案子,对他进行通缉。

那个年代没有网络追逃,纳玉坤这点事也够不上全国通告,所以西北的民警要查了才知道。

那么,纳玉坤有抢劫和性犯罪的前科,案件发生当晚突然出现在学校附近,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根据调查,纳玉坤当天并没有回家,家人根本不知道他曾回到县城。

那么,他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呢?

会不会是回来杀了人以后,就逃走了?

更重要的是,民警设法提取到纳玉坤的指纹(按着手印的借条),经过比对,竟然同杀死马寒雪凶器上的指纹完全一致。

由此,纳玉坤有重大作案嫌疑,全国通告追捕。

3个月后,纳玉坤在某省城火车站被捕。

纳玉坤倒是也没抵抗,坦然承认马寒雪是他杀的。

辍学结婚以后,纳玉坤的妻子很快怀孕。他们都在老家务农,家里经济压力很大,17岁的纳玉坤只能去南方打工。

他本来在广州做泥瓦匠,由于技术太差和手脚不干净,被老板开除。

纳玉坤失业以后,好几个月都没有收入。每次他电话回去,妻子都催着他寄钱。纳玉坤被逼急了,急于搞钱,就开始拦路抢劫女青年。他很好色,遇到长相不错的就顺便猥亵乱摸。

期间有个女青年激烈反抗,咬伤了他的手指。恼怒之下,纳玉坤捡起石头将她砸的头破血流,昏死过去。纳玉坤误以为杀人了,连夜逃到深圳(只是颅骨出血,造成轻微残疾,没有生命危险)。

在深圳作案失手被抓后,纳玉坤借口上厕所翻墙逃走。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这样流窜了2个月,纳玉坤突然很想见见刚出生的孩子,就回到老家县城。

到了家门口,他又怕警察在这里蹲点,根本不敢进去。

他身上只剩十元钱,没钱住店,连逃走的汽车票也买不起。

烦躁之下,纳玉坤去街上买了一瓶廉价白酒,喝到半醉。

随后,他乱走一通,试图找个目标抢劫或者盗窃,搞点钱。

然而,县城晚上没什么人上街,老百姓也早早睡觉了。

他没有找到目标,不觉走到县城边缘,距离母校不远了。

他离开学校2年,对这里还是很熟悉的。纳玉坤知道学校有一排民房,当时有很多教师住在里面,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可以去盗窃。

他几乎身无分文,不搞点钱就要完蛋。

此刻,他看到有几个来取自行车的学生,也没有下手。

为啥?

中学生身上能有几个钱?几块饭钱就顶天了,抢了他们根本没意义,还是找一户人家盗窃比较靠谱。

于是,他就从自行车点爬臭水沟进入学校,搞了一身臭水。

期间他被曾经的女同学看到,但纳玉坤并没有看到这个同学。

对于母校,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走到民房的时候,纳玉坤却发现房子少了很多,都被拆掉了,只剩下几个人居住。

看来,没法盗窃了。

准备离开时,他发现一个屋子有光,还有女人哼歌的声音。

纳玉坤就伸头从窗户张望,发现竟然是马寒雪。

马寒雪正躺在床上看书。天气炎热,马寒雪只穿着内裤和背心,样子非常性感。

纳玉坤和马寒雪是同一届的同学,也曾长期意淫暗恋她。

此刻纳玉坤成为身背重案的凶手,又有很多非礼女性的前科,已经不是以前的纯情学生。

看到性感的马寒雪,半醉的纳玉坤有了强烈的淫念。

于是他用力推开房门,冲进去试图强奸马寒雪。

马寒雪大吃一惊,拼死抵抗,还大声呼救。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纳玉坤怕有人听到,略加思索,决定杀人。

他认为自己反正已经杀过人了,再杀一个也是一样。

纳玉坤顺手拿过桌子上的水果刀,一刀刺中马寒雪的脖子,刀刃几乎全部刺了进去。

马寒雪受了重伤,倒地昏死过去。

纳玉坤掀开马寒雪的衣服,试图强奸。

然而,他却发现马寒雪来了月经。

这下,纳玉坤性欲全消,恼怒的放弃了强奸。

此时马寒雪还在地上抖动,没有断气,怎么处理她呢?

纳玉坤认识校花马寒雪,后者并不认识他,本来没有必要杀她。

然而,纳玉坤做贼心虚,唯恐被马寒雪认出(毕竟两人曾经是一届的同学),最终决定杀人灭口。他操起水果刀,将昏迷的马寒雪残忍割喉杀死。

随后,他丢下水果刀,顺走了钱包和一点现金逃出民房,从原路逃走。

后来苏晓蓉来现场的事情,纳玉坤根本就不知道。

第二天,纳玉坤用抢来的钱吃了一碗面,买了一张票,逃出县城。

在汽车站,他听到很多乘客说,中学有女学生被奸杀了。

纳玉坤非常害怕,此后再也没有敢回家,到处流浪作案,直到被捕。

 

90年代校花女高中学被割喉残杀:凶手究竟是女情敌还是暗恋者?

由此,抓住了真凶,纳玉坤稍后被枪决,苏晓蓉无罪释放。

这起案件,是很容易造成冤案的。

被害人存在情敌,而情敌又无巧不成书的到了杀人现场。

如果民警责任心差,急于抓人顶罪结案,真正的杀人凶手纳玉坤就可能逃脱法网,情敌会成为冤死鬼。

好在,这些民警还是负责任的。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