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沙讲史堂
萨沙讲史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3,951
  • 关注人气:2,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2019-06-24 11:53:35)
标签:

军事

分类: 大案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24讲)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谁是为了中国环保而战死的第一人?当然是杰桑·索南达杰。为了保护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索南达杰持1支手枪,对抗18名武装盗猎分子,最终在枪战中牺牲。直到战死,索南达杰仍然保持着射击的姿态。这样一个了不起的藏族英雄,听萨沙说一说吧。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萨沙的电脑中有一部经典电影,叫做可可西里。

这部电影记录了这么1个故事。

可可西里无人区,本来有着上百万只的藏羚羊。

90年代,欧美市场对于藏羚羊绒毛,突然有着大量的需求。一时间,大量盗猎分子来到这里武装偷猎。

一时间,藏羚羊几乎被杀光,可可西里脆弱的生态环境也受到重大影响。

在当地政府的批准下,藏族转业军官日泰组成了武装巡山队。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可可西里地区,是环境极为恶劣的无人区。这里没有警察、没有法院、没有军队,甚至没有老百姓,只有零星的牧民活动在边缘地区。

就像美国西部一样,这里是无法无天的地方,手中的枪就是法律。

日泰的巡山队同盗猎分子激烈枪战,互有伤亡。

北京记者尕玉(一说是警察),自愿跟随巡山队进入可可西里采访。

他目睹了巡山队同盗猎分子的生死搏斗,以及同更可怕的自然环境作斗争。

在这种生命的禁区,人命变得异常脆弱,人性就更脆弱。

寒风中,一个盗猎分子不支倒下,同伴不去救他,只是扯走了他的围巾以取暖。为啥?如果去救他,这个同伴也一样会死。

经过车辆抛锚、汽油耗尽、食品短缺、大雪封山,巡山队员一个又一个的牺牲,日泰同剩余的队员仍然死死追着盗猎分子不放。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更可怕的是,他们连生存都很困难。巡山队没有正式编制,没有拨款,只能自筹资金。

万般无奈下,巡山队只能将缴获的部分藏羚羊皮卖掉。在他们看来,这能够保住更多的藏羚羊。

在一场暴风雪后,巡山队走散了。日泰队长和尕玉,突然遭遇了十几个持枪盗猎分子的偷袭。日泰队长拒绝盗猎头子的巨额行贿,被这个头子残忍枪杀。

尕玉不是巡山队成员,从枪口下侥幸逃生。

最终,尕玉带回了已经冰冷了的日泰队长遗体。

 


 

这部电影很感人,也成功。

其实,它来源于真实的历史。

日泰的原型为治多县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

索南达杰是青海民族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本可以留在青海大城市的国家翻译局和省民族出版社,成为一个安逸的公务员。

强烈的使命感,让索南达杰回到老家治多县执教。

中学老师时代, 大家对索南达杰的认识是:对学生非常负责。

一次,学校组织去牙琼山采挖虫草。

一个学生在山上突患急性阑尾炎,痛的在地上打滚。

四周没有牧民家庭,无法搞到骡马。

于是,索南达杰背起这个学生,在高原山地上连夜走了40公里山路,将孩子送到县医院。

天气虽极度寒冷,但索南达杰把孩子背到医院时,身上的衬衣全部被汗水浸透。

索南达杰因表现出色,被任命为治多县文教局副局长,主持全县的教育工作。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藏区的县和中国沿海的县,有着极大的区别。以治多县为例,直到今天人口不足3万,还不如沿海地区的1个乡。

所谓的县文教局副局长,就是沿海的乡干部而已。

这个副局长并不好当。

治多县是个落后的纯牧业县,很多牧民在距离县城很远的地方放牧。

为了保证他们的孩子也能上学,县文教局被迫在偏僻的地方设置一些学校。这种学校往往小学中学设在一起,一个老师同时教授很多门课,甚至还要教很多年级。学生不多,老师更少。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藏区的朋友告诉萨沙,有上图这种说法吗?

 


这里条件极为艰苦,连基本的日用品都奇缺。

1985年,索南达杰的妹妹从州民族师范学校毕业,分到县上。

掌管着分配大权的索南达杰,哪怕什么都不说,妹妹也会分到县城里的学校。

然而,索南达杰把妹妹分到了离县城最远、条件最艰苦的索加乡当老师。

全家人都不满意,远方亲戚都埋怨他,妹妹是哭着离开家的。

索南达杰后来也哭了,多年后他对妹妹说了心里话:“索加乡虽然艰苦,那里的孩子们也需要老师。你是文教局长的妹妹,你都不去,谁还愿意去呢?”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到了1987年,索南达杰也被安排到索加乡担任党委书记。他一干就是5年之久,为索加做了很多好事。

1991年,索南达杰争取到索加乡至县城公路列入以工代赈的工程,全长265公里的公路修通近百公里,实现季节性通车,这条公路修通之后,结束了索加乡长期与世隔绝的历史。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在被任命为治多县县委副书记时,索南达杰仍然埋头做着他的实事。当时治多县基本是依靠畜牧业为生,具有非常大的缺陷。

一场大雪灾后,全县放牧的牛羊冻死大半,依靠国家的赈灾救急才没有饿死老百姓。

很多老百姓辛苦养牛养马多年,却一夜返贫。

索南达杰认为治多县必须改变千年来的生活方式,要寻找致富的方法。

一次闲聊中,来这里的地质勘探人员,无意中提到了可可西里。

青海的可可西里是中国最大的一片无人区,面积4.5万平方公里,位于治多县境内。

这里虽无人烟,条件极端可怕,却有丰富的野生动物、野生植物和矿产资源。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1990年前后,可可西里发现了金矿,瞬间涌入了10万人淘金。

1992年,淘金逐步无利可图,很多淘金者开始转为猎杀藏羚羊。

藏羚羊的绒毛卖到印度的克什米尔地区,可以编织出著名的“沙图什”。

这种披肩极其轻柔、保暖,被欧美贵族认为是最高雅的服饰。

一条“沙图什”需要6张藏羚羊皮,可以卖到几千甚至几万美元。

水涨创高,藏羚羊的皮变得相当值钱。

于是,可可西里的藏羚羊锐减到不足2万只,被列为国际濒危物种。

眼见可可西里的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的破坏,索南达杰开始筹划保护环境。

从大的角度考虑,这是保护中国最大的无人区,小的角度考虑是保护治多县未来的聚宝盆。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20世纪90年代初,索南达杰向治多县政府提交了《关于管理和开发可可西里的报告》,报告逐级上报到北京。

国家相关机构对于生态保护还没有什么概念,没有什么回应。

到了1992年,玉树州人民政府成立可可西里生态环境保护机构,也就是治多县西部工委以及下属的武装反盗猎巡山队(它有个响亮的名字,野牦牛队),索南达杰兼任西部工委书记和

 

同电影中一样,这个野牦牛队没有正式编制,也没有拨款,从建立开始就处于极为艰难的情况。

同时,可可西里是无人区,盗猎分子全副武装,很多都是亡命之徒甚至本来就是逃犯。

在这里反盗猎,是极为危险的,随时可能遭到伤亡。

抛去盗猎分子不谈,可可西里为什么至今还是无人区?

它的环境特别恶劣。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这里夜间最低气温可以达到零下40多度,稍有不慎就会严重冻伤导致残疾。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很多地区海拔超过6000米,即便缓慢步行都是相当困难。

在这里必须驾车穿越,必须多辆汽车一同前进。

如果车辆发生故障瘫痪,乘客靠步行是根本走不出去的,必死无疑。

更可怕的是,这里经常还有暴风雪和大风的恶劣气候。

一旦出现暴风雪,任何暴露在外面的人都非常危险。曾有过淘金者在距离自己帐篷不到200米的地方,分辨不出方向,被暴风雪活活冻死。

扯远了。

野牦牛队成立以后,索南达杰亲自挂帅,开始进入可可西里抓捕盗猎分子,驱赶非法淘金者。

这几年虽然艰苦,效果还是明显的。

盗猎分子有所减少,非法淘金者也逐渐散去。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不过,盗猎分子的对抗却逐步升级。

最初,他们见到野牦牛队多是丢下成车的藏羚羊皮,千方百计试图逃走。

94年前后,随着欧美市场藏羚羊绒价格暴增,部分盗猎分子被暴利吸引,开始选择武力对抗。

1994年1月8日,索南达杰他们7名野牦牛队员,从格尔木出发,开始新的巡山工作。

这是他们第12次进入可可里西。

第2天,他们就在入口处,发现了一伙盗猎分子。

索南达杰带人突袭了盗猎分子的帐篷,发现了2支小口径步枪和3000发子弹。这批盗猎分子还么有来得及打猎。对他们批评教育罚款后,盗猎分子被驱逐离开可可西里,枪支弹药则被没收。

其实,西部工委严格意义上不是执法机关。只要对方没有严重罪行(比如盗猎藏羚羊),野牦牛队没有权力抓人。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第3天,他们包围了1辆卡车和1辆吉普车,缴获了3支步枪和3400发子弹。

第4天,发现盗猎分子7人,缴获73张沙狐皮和一些猎狐的毒药。

第5天,发现盗猎分子8人,收缴步枪和土枪各1支,子弹200发,180张沙狐皮。

第8天,1月16日,索南达杰他们7人走到了可可西里地区的边缘。

就在此时,他们突然发现2辆吉普车和1辆卡车迎面驶来。

对方发现是野牦牛队后,迅速开车掉头逃窜。

索南达杰鸣枪示警,对方不予理会,双方进行了一场紧张的追击战。

最终,索南达杰他们前后围堵,扣住了这3辆车。

车上共有8个盗猎分子,还有整整一卡车,共400张藏羚羊皮。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刚刚扣住这批人,突然迎面又开来1辆吉普车和1辆卡车。

他们发现情况不对,也是立即逃走。

这伙人逃跑更为坚决,无论索南达杰如何鸣枪,对方就是不停车。

无奈之下,索南达杰对准卡车的轮胎开枪。

也许大家不知道,在较远距离射击高速运动汽车的轮胎,是非常困难的。

子弹没有击中轮胎,反而击中了卡车司机的腿部,造成了误伤。

卡车也由此停下。

这又是1个盗猎团伙,共12人,共携带13支步枪,3000发子弹,还有满满一卡车900多张藏羚羊皮。

这2伙盗猎分子都是回族,来自青海最为贫困的化隆县。

第一批8人以王乙卜拉亥买为老板,第二批12人的老板则是韩忠明。

虽都是化隆人,他们之间并没有联系,被捕以后才认识的。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两伙人暗中商量了一下,判断只要被押回治多县就会坐牢,更别说车辆、枪支和藏羚羊皮都会被没收。

眼见人财两失,他们决定联合起来设法逃走。

此时,索南达杰一行共有7人。

为了救治受伤的盗猎司机和另一名因患上高原肺水肿的司机,索南达杰命令扎多和司机才扎西:连夜把他们送往格尔木治疗。

这样,索南达杰一行只剩下5个人,对方则有18人。

除了少数是专业剥羊皮的师傅,其余都是职业盗猎者,枪法精湛。

索南达杰等5人分别乘坐3辆车,押解着盗猎分子的2辆卡车返回治多县。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然而,天公不作美。

从17日开始,可可西里开始降雪,气温骤降到了零下二三十度。

车队艰难行进,每天只能走四五十公里。

索南达杰他们5人又要驾车赶路,又要昼夜监视盗猎分子,人人都是超负荷工作,累的不成人形。

加上暴风雪肆虐,无法生火,整整两日所有人都没有吃过饭,只是喝了几口冷水。

索南达杰因胃病发作,更是有三天没有吃饭。因人手少,他又要通宵持枪看守犯人,身体非常虚弱。

本来是不允许盗猎分子随便活动,防止他们逃走。

但天气过于寒冷,出于人道考虑,索南达杰允许盗猎分子自由活动身体、走动,防止被冻伤甚至冻死。

于是,这些盗猎分子趁机开始串联,试图逃走。

这5个人中的干部,明显是索南达杰,只要收拾了他就不难逃走。

他们计划:将索南达杰所在吉普车的机油放掉,让他落后大部队,寻机解决他

然而,索南达杰因胃痛加剧,受不了颠簸,临时改乘卡车。这让盗猎分子的计划,彻底泡汤。

于是,他们决定换方法。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17日傍晚,盗猎分子趁着深夜活动手脚的机会,偷偷将卡车一排两个轮胎划伤。

为什么不将轮胎彻底扎破?主要是怕被索南达杰识破,导致计划失败。

果然,18日中午,车队开到太阳湖西岸的时候,卡车爆胎。

中间的吉普车坐着队员韩伟林和靳炎祖,他们急忙停下试图提供帮助。

索南达杰让韩伟林和靳炎祖自己前进,自己留下修轮胎。如果到晚上还没有见他追上来,再派车来接他。

为什么索南达杰会选择这种处理方法?

很简单,西部工委经费困难,万万不能丢弃一辆卡车不管的,要尽量试着修理。

车队行驶到太阳湖南岸已经晚上8点,索南达杰的车没有追上。

于是,韩伟林和靳炎祖让另外2个队员驾车回去接他,自己则监视盗猎分子做饭、烧水。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这几天,盗猎分子都表现的很老实,甚至主动巴结,2人的警惕心理都有所下降

他们不知道的是,盗猎分子伪装了好几天,就是在等今天的机会。

盗猎分子们故意拖延烧饭烧水!

靳炎祖等了很久也不见好,就下车来查看。

他将冲锋枪丢在吉普车上,挎着手枪来到吉普车外:怎么水还没烧好?

一个盗猎分子说:水正在烧着呢,外面太冷了,您进来坐坐吧。

天气严寒,户外无法生火,盗猎分子在吉普车内拿着喷灯加热一个铁杯子。

眼见铁杯子在冒热气,3天没有吃饭和热水的靳炎祖忍不住,弯腰上了车。

谁知道,靳炎祖还没有坐稳,就遭受到突袭。

副驾驶位置上的一名壮汉,突然用力扯住他的头发。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靳炎祖大惊,急忙去摸腰间的手枪。然而,后座另一个盗猎分子,立即用力抓住了他的右手。

几秒钟后,车门被人拉开,一根铁棍猛砸在靳炎祖的腰部。

受伤后,靳炎祖跌落到吉普车外,又被一铁棍砸倒头部,顿时昏死过去。

这边,韩伟林前1天通宵监视犯人,正在驾驶座上靠着。

他半睡半醒,什么也没有看到。

突然之间,一个盗猎分子拿着1碗水和1碗炒面,走到韩伟林身边,装作送给他。

韩伟林没有提防,伸手去接。

一瞬间,这个盗猎分子扔下两个碗,用力抓住韩伟林的双手。

韩伟林错不及防,被拖下了吉普车。

随后,一支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几个盗猎分子一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韩伟林被打的昏死过去。

醒来的时候,靳炎祖发现同韩伟林关在一辆吉普车内,全身都被捆绑,嘴也被堵上。

制服了两人以后,18名盗猎分子从车上拖出11支小口径步枪,2支冲锋枪,1支手枪,每个人都分配了子弹。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他们为什么不逃?

盗猎分子后来供述,认为索南达杰他们还有3人。

如果发现盗猎分子逃走,一定会追上来枪战。

既然这样,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将索南达杰他们抓住或者干脆打死,以绝后患。

然而,索南达杰却比较警惕:不对,怕是要出事。

他命令司机在距离车队50米外停车,不要开过去。

随后,索南达杰拿着生锈的54式手枪下车,警惕的走过去。

盗猎分子韩忠明、马忠孝、韩阿果三人故技重施,装作迎接索南达杰,迎面走了过去。

突然之间,马忠孝一把抱住索南达杰,试图将他摔倒。

然而,索南达杰反应更快,立即还击。

他先是对准扑上来的韩忠明,就是一枪。

呯,子弹将韩忠明打成轻伤,滚倒在地上。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发现索南达杰开枪,马忠孝大吃一惊,一瞬间手脚僵硬。索南达杰乘机摔倒马忠孝,又对准他开了一枪。呯,子弹击中要害,当场将马忠孝打死。

唯一没受伤的韩阿果见状,吓得砖头就跑,还大喊:“马忠孝中弹了,你们要开枪啊,赶紧打啊。”

根据计划,盗猎分子将所有车灯突然打开,用强光照射索南达杰。

这次轮到索南达杰猝不及防,一下子暴露在强光下,根本看不清盗猎分子在哪里。

他奋力开火,朝着卡车车灯开了1枪。

车内的盗猎分子怕死,瞬间将车灯全部关闭。

但11名持枪的盗猎分子,已经锁定了索南达杰的位置,朝着他疯狂射击10多分钟。

索南达杰卧倒在地,朝着距离仅有二三十米外的盗猎分子还击。

混战的枪战停止后,索南达杰那边悄无声息。

一个盗猎者冲索南达杰的卡车司机喊:“把车开走,要不吃肉喝汤一块干!” 那司机“轰轰”地将车开走,逃离了现场。

我们不要指责司机胆小。面对10多名全副武装的匪徒,又已经打倒了索南达杰,司机惊恐后也是可以理解的。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打倒了索南达杰,盗猎分子没有胆量查看他的死活,带着枪分散逃走。

这边,韩伟林和靳炎祖趁乱挣脱了绳索。他们手无寸铁,不知道盗猎分子在哪里,也没有敢于去查看现场。

第二天,他们手持捡到的一柄马刀,偷偷回到现场时,发现了索南达杰的遗体。

索南达杰的致命伤只有一处,一枚小口径运动步枪子弹,准确射中在大腿和小腹之间的动脉。

索南达杰俯卧在地,双眼圆睁,短须和头发上满是灰尘,右手依然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姿势,只是那把54式手枪已掉在地上。

由于一夜的严寒,索南达杰遗体早已冻僵,像一座冰雕。

 

根据遗体分析,在盗猎分子第一波射击中,索南达杰就已经中弹负重伤。他挣扎着卧倒,随后奋力还击。

直到断气,索南达杰仍然保持着作战的姿势。

由于索南达杰的勇猛,盗猎分子没有敢于带走2卡车,共1600张藏羚羊皮。

索南达杰的死亡,换来了可可西里的重生。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索南达杰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在中国,办事不死几个人是很难引起社会重视的。如果需要死人,就让我死在最前面。

索南达杰时候,他的妹夫扎巴多杰(原本担任玉树州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主动申请接任他生前的职务──治多县委副书记及西部工委书记,继承索南达杰的工作。

扎巴多杰仍然需要面对无车、无人、无执法权、极度危险,甚至工资都要拖欠1年以上的可怕局面。

1998年11月8日,扎巴多杰同妻子争吵后,当晚死于枪击。子弹是贴着头颅射入,手枪也是扎巴多杰的配枪,最终定为自杀。然而,家属和他的很多部下有怀疑,认为这很可能是盗猎分子的报复。他们先制服了孤身一人的扎巴多杰,用他的配枪将他打死。扎巴多杰是强悍的藏族汉子,不可能因为吵架就自杀。

这种推论缺乏证据,也就不了了之了。

索南达杰死后,可可西里终于被重视起来。

1997年12月,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时成立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靳炎祖这么说:“这个保护区是索南达杰的命换来的,如果没有索南达杰的牺牲,可能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批下来。”

扎巴多杰死后,野牦牛队被重视。

原来的20多名队员都被保护区管理局收编,成为国家的人。即便其中绝大部分人,还是临时工,但至少可以拿到稳定的工资了。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至于杀害索南达杰的盗猎分子,3名主犯在一二年就归案。比如韩忠明已于1995年被判死刑!

其余盗猎分子,一度长时间没有归案。

根据官方新闻,一些盗猎分子甚至就躲在家中好几年,也没有被抓。

当地公安,每年也只来村子一二次。

直到,索南达杰被害后17年,2011年清网行动中6名盗猎分子陆续自首。

至今为止,仍有凶手还在潜逃中。

 

单人同18名武装分子枪战的藏族烈士:可可西里之父索南达杰


 

很多中国人认为,为了保护动物而死不值得。其实,对于欧美人来说,索南达杰不是在保护动物,而是在保护整个生态环境。

人只是生态环境的一部分,藏羚羊也是。任何一种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最终会导致人类生存环境极度恶化,人类迟早也会灭亡。

换句话说,索南达杰并不只是保护动物,而是在保护我们每一个人。


声明: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