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双鱼玉佩、丧尸病毒还是普通的探险遇难?80年彭加木失踪事件

(2018-11-26 21:56:20)
标签:

军事

分类: 军事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现在写灵异事件故事,都可以被认定为扰乱社会秩序了!

萨沙声明:灵异事件系列全部都是扯淡的故事会,特此声明!

(你不知道的灵异事件第42讲)

彭加木事件究竟是不是灵异?罗布泊究竟有什么神秘?可以克隆人的双鱼玉佩是否存在?彭加木是感染了丧尸病毒?听萨沙说一说吧。

 

 

萨沙写文主要是出于兴趣爱好,这才能够坚持10多年,也从不接广告。

希望看我文章的人,是我志同道合的朋友。

至于看我不顺眼的人,你们可以选择不看,我又没收你们一分钱。

言归正传,彭加木事件萨沙是很了解的,先简单介绍一下。

彭加木是广东番禹人,1947年,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毕业,专攻农业化学。

1956年,他自愿放弃北京大学农学院教师职务,要求去荒凉的新疆工作。

即便是那个年代,放弃如此好的工作也是很罕见的。

可惜,1957年,彭加木被发现患有胸腔有纵隔障恶性肿瘤,只得返回上海治病。

治疗期间的1960年,彭加木又被发现患有网状细胞性淋巴癌。

当时上海医生认为患有这种癌症,只能活3个月。

而彭加木以乐观的精神进行治疗,神奇的活了下去,还回到新疆继续工作。

彭加木对罗布泊有一种向往。

当年有多名外国学者曾进入可怕的罗布泊。九死一生,他们却也写了不少的书籍。彭加木认为,中国科学家却没有自行研究过罗布泊,实在是遗憾。

 

 

1964年彭加木和几个科学工作者环绕罗布泊一周,试图找到原子弹的必要材料重水(当时重水全部靠进口,价格极高)。

遗憾的是,彭加木没有找到。

1979年,经国务院批准,中日两国电视台组成《丝绸之路》摄制组,到罗布泊实地拍摄,聘请彭加木为顾问。

当年,彭加木在新疆科学院挂职副院长,是级别很高的官了。

他已54岁高龄,还患有2种癌症。

大家都知道,恶性癌症可能被控制住几十年不发作,但很难说什么时候会复发。

说白了,彭加木还是随时有生命危险。

至于罗布泊,抛去原子弹试验的辐射不谈,也是随时可能吃掉人的地方。

在6月,罗布泊中午的最高气温可以达到75度,人类根本无法在这里行动。

一旦缺水,在这种高温下只需要1到2个小时就会脱水而死。

同时,这里几百公里无人烟,更没有道路。频繁出现沙暴和大风,极其容易迷路(当时没有GPS定位),很轻易就会送命。

彭加木却毫无犹豫,毅然先期进入罗布泊一端考察,获得了大量珍贵的资料。

也就是说,1980年之前彭加木曾经2次去过罗布泊。

 

 

1980年5月8日,彭加木被组织任命为中国罗布泊科学考察队长,开始第3次进入罗布泊:穿越全长450公里的湖盆。

考察队一共10人。

除了彭加木以外,还有3名司机、1名解放军无线电兵(负责通讯)、5名化学家、植物学家、地质学家、土壤学家、行政负责人等。

他们乘坐2辆吉普车和1辆卡车(卡车主要负责运输水和汽油),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任务。

从5月2日到6月5日花,他们费长达1个月时间穿越了罗布泊湖盆。考察队从北到南穿越了罗布泊,胜利到达罗布泊南岸米兰农场。

大家都很高兴,在农场杀了3只羊庆祝。

 

 

此时,考察队出现了分歧。

大部分队员认为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回家了。

彭加木却认为,罗布泊为军方管控地区,好不容易批下了2个月的特许通行证。

现在通行证还没有到期,不如再次进入从由西向东的穿越,进入罗布泊唯一未知地区,东南地区。

对于这个提议,队员们普遍不支持。

包括3名司机在内的大部分队员,都不愿意再次进去冒险。

他们的想法不能说没道理。

环境过于恶劣,第一次穿越盐湖是失败的。

彭加木被迫让卡车返回到湖外,冒险只用小车强行前进(小车带不了多少油料和水),这才成功穿越的。很多时候,他们的小车每小时才走2公里。

期间,除了断粮断水的生命危险外,还吃尽了苦头。

队员陈百录回忆:当年只有少数几个人有翻毛皮鞋穿,其它人都是“解放鞋”,盐湖中的尖锐盐壳刺穿了鞋底,很多人的脚都鲜血淋漓。每个人都不成样子了,脸晒得暴了皮,嘴唇干裂。

队员王万轩回忆:大家对这个想法情绪不高,一个多月的野外生活,都到了极限。这又是新的冒险。在地图上看,新的路线有900公里,比之前穿湖还要长,大家怕吃苦头。

另外一些人,则是畏惧核辐射。

队员沈冠冕回忆:路过核爆中心的时候,隔着车窗,我看到一株叫膜果麻黄的植物。它面向核爆中心的一面全部是黑的,另一边是绿的。后来大家在罗布泊杀了野骆驼吃肉时,我一点肉也没敢碰。

可是,科学院很快下达了命令,要求他们再次进入。

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只得从命。

 

 

这里要说一说彭加木和队员们的关系。

彭加木虽是新疆科学院的副院长,其实是挂职。

他和这些队员是陌生的,也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队员之间也不熟悉,更别说还有1个解放军战士小肖。

大家对55岁的彭加木很尊敬,尊称他为彭先生或者彭院长,也并不是唯唯诺诺。

第一次出发的时候,卡车司机陈大化觉得超载可能出现危险,拒绝开车。

彭加木没办法,后来让行政总管陈百录去说服他。

这次穿越开始时,大家还是讨论了一致意见:往前走,当水或者油消耗一半,探险的路还没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立即原路返回。

唯一的卡车只能拉8个汽油桶,要合理分配汽油和水的比例。

彭加木根据苏联的地图判断,距离出发地只有3天距离的库木库都克有水井。

那么就不需要带太多的水,最终带了3桶水和5桶汽油。

没想到,6月11日考察队出发以后接连遭遇意外。

进入未知区域以后,大家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路。

王万轩回忆:一小时只能走4到5公里,因不断爬坡所以耗油却很惊人。第一天才走了45公里,第二天走了40公里,三天一共走了100多公里,水和油消耗快一半了。

队员们希望根据之前的约定返回鹰击,但彭加木鼓励他们要坚持,克服困难。

 

 

结果,他们花费了7天才赶到库木库都克,超过计划4天之久。

更惨的是,队员们发现那口地图上的水井,早已干涸多年了。

水只剩下半桶,还因沿途颠簸过多成为了铁锈色。

汽油也不够3辆车返回了,万幸的是用在1辆卡车上还是能够回去的。

那么,下面就要考虑怎么办。

彭加木还是比较坚决,要求继续前进。

其他多名队员要求返回,不能用生命去冒险。

这9个人都比较年轻,他们知道彭加木已经55岁,还患有2种癌症。

说白了,也许彭加木不太怕死,队员们还是想活的。

自然,现在还是可以继续前进的,他们并没有到绝路。

这次考察受到解放军大力支持,可以提供直升机运输补给做支援。

罗布泊虽大,直升机可以在三四个小时内轻松飞跃。

考察队并没有到穷途末路,最低程度还能生存下来。

自然,空中运输花费就比较大,一次运输费用就要7000元人民币。

80年是大家羡慕万元户的时代,7000元自然是巨款。

 

 

彭加木作为队长,不愿意给国家添这么大的麻烦。

他曾要求派1辆吉普车去附近找水,自力更生。

对此,大家都表示反对。

几个水井距离至少50公里甚至120公里,又不知道是否有水,这会耽误宝贵的时间。

现有的水只能坚持到18号,应该在16号就发电求救。

这样,直升机会在17号或者18号将救命的补给送来,不能拖延。

况且,单车穿越沙漠很危险。

一旦车辆出现故障,车上人只有死路一条。当时考察队只有1个电台,不可能跟随找水车辆前进,后方根本不会知道他们出事。

退一步说,即便找到了水,也无法解决汽油的问题,一样需要直升机运输。

既然已经惊动军方,运一次运两次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多花几千元。

相比几千元钱,显然这10条人命更重要。

大家为此激烈争论起来。

王万轩回忆:6月16日的傍晚,我和彭加木争辩起来“这样下去,你会把考察队带入绝境”彭加木情绪有些失控,说 “怎么连你也怕死了?我顿时也控制不住脾气,大吼“怕死?怕死我就不来了!要不咱俩下车比比(打架的意思),看谁更怕死!”彭加木低着头,沉默着,很难受的样子。十几分钟后,他主动向我道了歉,但还是闷闷的。

当晚他们意外的发现1群野骆驼。中国至今为止,还没有获得过野骆驼标本。

于是,彭加木带着队员们追上,打死了1只(考察队有1支64式手枪,怕遇到狼),捉住了1只。

他们后来烤了骆驼肉,还喝了脱落的奶。

也许是野骆驼让考察有一定收获,对上面有所交代,彭加木也想通了。

他决定要继续前进,但会在16日向军方马兰基地求援,要求提供汽油和水(粮食是足够的),并告知抓住野骆驼。

 

 

晚上10点30分,彭加木他们发出的电报为:我们今天20点到达库木库都克以西大约十公里,我们缺油和水,请求紧急支援油三百公斤,水五百公斤,现有的水只能维持至十八日。请转告乌市扑获一头小骆驼。

晚上电报发出,军方暂时没有回应。

大家并不着急,都知道军方不可能不提供救援,应该是在研究方案。

彭加木下令大家留在原地驻扎,等待军方回电。

不过,彭加木还是希望能够派1辆车去自行找水。

如果发现了水,就可以让直升机只运1次汽油,节省运输1次水的7000元费用。

对于这个提议,只有一部分队员知道,都不积极。

这番折腾后,大家直到17日凌晨2点才开始入睡。

到了17日上午9点,军方回答:同意送物资,就地待命。

这是1个喜讯,醒着的人包括彭加木在内,全都知道了。

他们立即回电,告知了坐标:东经91°50′;北纬40°17′。标志是:地面上插有一杆红旗。

既然军方要来送水和油,又何必冒险用1辆车出去找水呢?

7000元虽不少,然而10个人每条命总不能不值700元(1980年全国职工的年均工资是762元)。

对于找水,大家都是不积极的。

陈百录回忆:因为前1天睡的太晚,17日上午大家都在睡觉。我早上起来后,为彭加木等去计划找水的人做了早餐,然后又回自己帐篷睡觉了。我没有叫醒他们。

王万轩也回忆:我不知道早晨去找水的计划,彭加木也没来叫我。

说白了,大家都不支持去找水,彭加木不来喊他们自然是最好。

直到中午12点半,军方又回电:决定派直升飞机紧急救援,先送去500公斤水,第二天就送到。因直升机严禁送可燃物,汽油稍后再送(后来送了300公斤)。

收到电报后,通讯战士小肖高兴的去找彭加木,却没找到人。

大家才发现彭加木不见了,却没有奇怪。

沈冠冕回忆:一开始大家并不急,想彭先生不会走远,会很快回来的。因为他常常自己呆着思考或者出去溜达。

 

 

下午1时,司机王万轩到车里取衣服时,在一本地图册里发现一张纸条,看后不由大吃一惊:我往东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

其中17号本来写的是16号,彭加木将6改写为7。

很多人认为这个改动是有人篡改的,并没有什么道理。

当年手表是没有日历的,大家经常会搞错日期。

彭加木也许书写的时候出现笔误,随后修改了一下。

根据物品分析,彭加木只带走了一壶2公斤的水和几颗奶糖,并没有带食物,是步行离开的。

他带走了2个照相机其中的1个,说明他并没有准备走的很远。

这下,大家有些急了。

此时是最热的时候,罗布泊气温高达50多度,1个人单独行动非常危险。

下午3点开始,队员们开着车顺着脚印找。但是天太热了,又刮着“抽屁股风”(顺风,不利于汽车散热),刚一两公里,汽车水箱就开锅了,只能倒过头来等风吹凉了车再走。

大家等不及,干脆弃车步行找。

 

 


沿着脚印走了很久,直到天黑看不清脚印了,他们才被迫返回(夜晚在沙漠中非常容易迷失方向)。

队员们回忆:当晚我们在高处点了一大堆火,让火燃烧了一个晚上;每半个小时打一次彩色信号弹;把车开到高处,不停地闪车灯,希望他能找回营地。如果彭加木还活着,他是能够看到信号的。

然后,彭加木没有出现

第二天,大家继续焦急的寻找彭加木。期间,送水的直升机到达,送来了500公斤饮用水。在陈百录的要求下,机长沿着往东方向20公里的范围做了20分钟的反复飞行。

陈百录回忆:飞得很低,连草丛中惊出的兔子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直升机没有发现彭加木。

根据脚印分析,彭加木先向东步行了5.8公里,又向北步行了3.8公里,最后向西行走了一段,似乎是试图返回营地,脚印就不见了(这一段是坚硬的盐壳板)。

前后加起来,彭加木的脚印长达17.5公里。

在罗布泊这种高温的条件下,彭加木仅仅靠1壶水和几颗糖,能够走17.5公里也是很惊人的了。

从此以后,彭加木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国家先后发动了4次搜索,一无所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有5种说法。

先说2个网上的段子,供大家批判。

第一,罗布泊有病毒

这是网上著名的段子,有没有写成小说就不太清楚。

大体是说,彭加木他们去罗布泊是这里有病毒,被感染的人会发狂成为僵尸。

彭加木可能就是被感染了,自己离队自杀了。

萨沙就问一句,现在罗布泊也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很多人都穿越过了,他们怎么没变僵尸?

 

 

第二,双鱼玉佩

大概是说罗布泊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口。

大体是人和动物进去以后,就会变成2个甚至无数个。

除了1个是本尊,其他都是克隆人或者是平行世界的其他人。

彭加木就是变成了克隆人,被政府偷偷藏起来了。

这种说法基本来自于2013年的一部网络小说,类似的小说还有不少。

萨沙还是问一句,为什么考察队其他9人没有变克隆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三,彭加木叛逃了。

一种说法是彭加木乘坐直升机,叛逃到苏联去了。

可惜,库木库都克距离外蒙古边境有400多公里,距离苏联边境700多公里。

苏联现役的直升机航程有限,根本不可能赶到。

同时,新疆地区解放军防空力量很强,空军还有1个师驻扎在乌鲁木齐。

无论是外蒙古还是苏联的直升机,绝对不可能敢于随便进入我国领空。

再退一步说,就算苏联直升机敢于飞进来,彭加木又如何和他们联系登机呢?

难道彭加木随身带着便携式无线电台?

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第四,谋杀说

这也是一部架空网络小说,说的有鼻子有眼。

大体是其他9个人不满意彭加木一意孤行,联手杀了他以自保。

当时政府也有这种怀疑,还对彭加木的字条进行鉴定,结果证明是他的笔迹。

萨沙认为,这种说法看似有道理,实则也是荒谬的。

原因1  其他人没有必要杀彭加木

彭加木已同意在16日晚上发出求救电报,考察队就没有危险了。

17日在彭加木失踪之前的上午9点,军方已经回复可以支援,又确认了团队的安全性。

至于彭加木要求1辆车出去找水,这似乎有危险。

说白了,大家只要阳奉阴违拖着不执行,彭也没有办法。

之前司机拖延不开车,彭加木也是干瞪眼而已。


原因2  9人串谋杀人根本不可能

这9人并不熟,都是临时组织起来的。

即便是专业犯罪团伙,想要让9人联手去杀人,也不可能。

谁都知道杀人是死罪,更别说彭加木这么有名望的人。

这9人肯定会有人反对、不动手,甚至事后主动揭发洗清自己。

这些人中有5人是高级知识分子,智商很高,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

那么,其他敢于杀人的家伙,怎么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不要说9个临时组团的陌生人,就算我们挑9个亲戚朋友去杀人,你觉得这事能不穿帮吗?

更别说,中间还有1个解放军战士小肖,随时会跟总部联络。

退一万步说,想要消除彭加木的干涉,一根麻绳将他捆起来丢车上就是了。

队员们大不了回去以后被批评一通、最严重也不过开除公职,总比犯下死罪要好几百倍。

9人里面这么多聪明人,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第五,彭加木死于流沙或者风沙。

彭加木这样单人徒步行走后死亡,在罗布泊实属正常,毫不令人意外。

10多年后的余纯顺,也是一样死的。

余纯顺比彭加木年轻的多,又是徒步走过全国4万多公里的超级牛人。

在徒步罗布泊又有重重保障时,余纯顺因一次拐弯错走了3公里,没有找到提前埋藏的水。不到半天,余纯顺就被活活热死。

1900年,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走入罗布泊,结果2名仆人和7匹骆驼全部脱水而死。世界级巨匠斯文赫定只穿着1条裤子,以惊人的毅力和好运拼死向外爬行,偶遇一户牧民才侥幸生还。

当时彭加木队员也回忆:中午气温高达75度,度数较低的几个温度计直接爆表。这种情况下,人只能躲在车下相对阴凉的地方一动不动,根本就无法行走。

而彭加木是上午10点30离开的,气温已经高达50度。

彭加木应该知道附近不太可能有水,试图动员1辆吉普车去找水。

可是,其他队员不积极、不支持,彭加木对他们也没有办法。

作为队长,让直升机花费上万元运输物资,是一件大事。

最关键的是,之所以花费上万元和其他队员无关,主要因队长彭加木的误判。

彭加木有自责可能理解,试图自力更生解决更可以理解。

大家有没有注意,彭加木只说找水,并没有提到一样缺乏的汽油。

这是彭加木明白,汽油是找不到的,必须依靠直升机运来,向军方求援已经是必须的。

但能够自行找到水,就可以减少直升机的1次运输,也能省下7000元呢。

其他队员不支持1辆吉普车去找水,彭加木自己肯定无法驾车离开。无奈之下,他只能徒步在周边转一转,看看会不会有意外发现。

反正大家都已经扎营了,等待军方来救援,是很安全的。彭加木离开营地也没什么关系,只要及时回去就没事。

彭加木是越过疏勒河故道,去找东方的八一泉吗?这是50年代解放军在这里挖的井!

在上一次彭加木进入罗布泊的时候,曾经听《丝绸之路》摄制组说过,他们曾在八一泉加过水。

不太可能!八一泉离库木库都克至少50公里,走路的话一天走不到。

从彭加木只带了一壶水和几颗糖,连一个罐头都没带走来看,他没准备走多远。

通过彭加木的脚印我们可以分析,他很可能是体力不支或者遭遇意外,才失去了生命。

 

 

一个人在平坦的沙漠里行走,通常是每小时3公里,再走得快点不过4公里。

可是,沙漠中有像大山样子一道道的梁。如果需要翻沙梁,可能1小时才走1公里,甚至半公里。

彭加木开始向东走了5.8公里,发现前面是无穷无尽的沙漠,不可能有水,就只能转向北方走了3.8公里。后来,他突然回头,朝着营地方向走了一段。

可能是,冒着50多度高温走了快10公里以后(预计最少走了三四个小时),彭加木体能快到极限或者突发什么疾病,只能向回走。

在五六十度高温下,55岁的癌症老人依靠1壶水能够坚持多久?四五个小时恐怕就是极限了。

最终不幸遇难了。

那么,彭加木为什么会这样做?

可能是他对自己的体能和耐力过于自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同10多年后遇难的余纯顺一样。

夏训诚回忆彭加木:他的耐力极强,考察一天所带的一壶水往往到了晚饭时才动用。就是喝水也是抿一点,从不会大口饮。因此他估计彭加木所带的一壶2公斤的水,在他自己看来完全可以支撑到第二天。前提是,如果白天高温时他能扛过去。

实际上,彭加木没有撑过白天。

队员们也回忆,彭加木时刻都是有自信的。出发前军人告诫他们要慎重,戈壁滩上经常死人。

彭加木却自信的说:我就不信,戈壁滩上死个人这么容易。

 

 

至于为什么没有找到尸体,很简单。

两种可能。

第一,彭加木遇到流沙。

沙漠戈壁,有很多吃人的流沙。

人只要踩到这种流沙,立即会下陷,越挣扎就越厉害。

即便人不会彻底陷入流沙中闷死,也会因无法移动暴露在太阳下活活晒死。

这种事在罗布泊不罕见。

早在考察队80年第一次穿越罗布泊的时候,当地驻军就说过一件事。

有部队驻扎在罗布泊边缘:一个炊事班的班长出去打柴,再也没有回来。部队想尽了办法,没有找到活着的他,也没有找到尸体。

这件事,彭加木是很慎重的。

队员们回忆:彭加木这天晚上也给大家开了一个会,定下了一条铁的纪律“不准单人、单车行动,谁违反了处分谁。”

然而,彭加木自己就犯了错。

被流沙吞噬以后,尸体陷入地下,可能几年出现,也可能几十年几百年后才出现。

80年彭加木遇难后,这30多年在他遇难的附近连续发现多具干尸。而之前为了搜寻彭加木进行的4次大搜索,根本没有发现过这些干尸。

这说明,干尸都是陷入流沙埋在地下的,自然发现不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二,彭加木遇害前,本能的躲避到沙窝或者雅丹包下,被风沙掩埋了

人陷入严重的脱水前,会本能寻找相对阴凉的地方躲避。

也许彭加木濒于死亡前,躲到了一个背阳的沙窝里,或者一个雅丹包下。

所谓沙窝,就是沙坑。而雅丹包,就是土和细沙组成的像土包一样的东西,是风蚀的产物。这种雅丹包,是很容易坍塌的。

彭加木失踪的地方有无数沙窝,更有数百个雅丹包。

无论彭加木躲在什么里面,依靠人的肉眼在远处是很难发现的。

彭加木失踪当天6月17日,队员们是下午3点才开始寻找,没有几个小时就天黑了。他们自己也说,没有跟着彭加木的脚印走完,当然不可能找到他。

而第二天直升机来帮助寻找的时候,已经迟了。

而彭加木失踪后的前一天和当天,也就是6月16日和17日,库木库都克当地都挂过8级大风。

彭加木失踪第二天开始,6月18日、19日、20日,大风仍然不断,风力高达8~9级。

十有八九,在失踪当天或者白天或者晚上,彭加木就已经遇难。随后的大风,很容易让黄沙填埋了尸体所在沙窝,或者使得雅丹包坍塌将他埋住,当然踪迹全无了。

彭加木他们营地所在地,是背风的。

他们捕捉的1头野骆驼死在营地里。4个月王文轩回来,发现骆驼被沙子全部埋掉,只有一撮黄色的绒毛露出沙丘在风中颤抖。

 

 

萨沙个人认为,彭加木失踪没有太神秘的。

不过,大家受骗了,这一篇根本不是灵异事件。

哇哈哈,萨沙坏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