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月江苏
如月江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7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我能体谅

(2016-09-23 08:40:42)
标签:

回丁可老师的《体谅》

            体谅

 

        ◎丁可

  你能不能体谅那只三条腿的小木凳
  体谅它多少年对一个农民家庭的支撑
  体谅它负重时力不从心的倾斜
  植树节对这样的木头残疾儿
  该给予更体贴的安慰
  你能不能体谅一块粗布也想成为窗帘和旗帜的念头
  体谅它后来散发出来的汗酸
  体谅它为遮掩破损而挪作补丁的拘谨
  你能不能体谅一个砖头核被高楼遗弃的苦恼
  体谅它来自泥土却被扔出泥土之外的尴尬
  体谅这火焰的孤儿谁都可以踢上一脚的处境
  你能不能体谅那个垃圾堆上拾荒的老人
  体谅她上下翻拣煽动起来的气味和灰尘
  你能不能体谅楼下那个民工摩擦铁锹的刺耳的声音
  你能不能体谅妈妈不在家拦着不让你进门的小女孩的冷淡
  你能不能体谅憔悴的母亲为抢劫犯儿子流下的泪水
  你能不能体谅看见你过来那只小鸟扑棱飞走的惊慌
  你能不能?
 


      我能体谅

         ——回丁可老师的《体谅》

 

       如月

 

我能体谅那只三条腿的小板凳
那时候,家徒四壁
很少有健全的小板凳
只有一只四条腿的铁皮小椅子
它是弟弟的专座
晃晃悠悠的小凳子
时常将我仰面摔倒
饭洒一地
挨训是常有的事
那两块砖头是母亲的专座
晚饭后会回到鸡窝门前
父亲一向是蹲着
不管是三条腿,还是四条腿的板凳
都与他无关


母亲宽大的粗布衣衫穿在我身上
像一件道袍
父亲宽大的衣衫挂在窗棂上
能遮住几分月光
却遮不住一只麻雀偷窥的眼神
我躺在床上看见雪花飘呀飘
星光眨呀眨
看见槐花芬芳
看见邻居家的小姑娘背着新书包


破砖烂瓦堆砌的猪栏里
时时传出饥饿的嚎叫声
为此我常常顶着日头
穿梭在田间地头
常常因割草太少而受到训责


我能体谅那个垃圾堆上拾荒的老人
她是外婆的缩影
也是我在心底暗暗盘算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真的过不下去
我会到一个陌生的城市
靠拾荒为生


外出打工的弟弟传来坏消息
我心急如焚,却无以为继
孤苦无依的日子尝尽人情冷暖
岁月艰涩
我常常在寒夜里就着月光流泪
我能体谅那只小鸟扑棱飞走的惊慌
正如我当年家道中落时的逃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最深的幸福
后一篇:3)爱我故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最深的幸福
    后一篇 >3)爱我故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