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鲁卑陬
鲁卑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4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唐书》随笔谁是月堂主人?

(2020-06-26 06:59:47)
标签:

《新唐书》随笔

分类: 文史

谁是月堂主人?为什么称之为月堂主人?回答这些,要从《新唐书》里找答案。

《新唐书》记载道:“(李)林甫有堂如偃月,号‘月堂’。每欲排构大臣,即居之,思所以中伤者。若喜而出,即其家碎矣。”

原来,月堂是李林甫所居之处,而且是要使君子贤士家破人亡而制定阴谋诡计的所居之处。既然如此,这个大唐宰相李林甫就是“月堂”的主人。

月堂主人李林甫是李唐宗室,李林甫是李叔良的曾孙。李叔良的父亲李祎,是唐高祖李渊的叔父。从唐高祖李渊到唐玄宗李隆基,已历经九帝,唐朝已经走过了一百多年历史时光。虽是李唐宗室,还有一些特权与荣耀,可是要想宦途通达,并非轻而易举的事。可是李林甫不甘寂寞不甘沉沦,而且还有一个与皇帝关系十分密切的舅父姜皎照应,他还有很重要的人脉关系。玄宗在藩邸,姜皎倾心事之,玄宗即位,姜皎又立大功,李林甫所以官路很通畅,很轻易地在朝廷弄了个太子中允一职。后来,李林甫又得到辩给多诈欲望横流的宇文融的赏识,时为御史中丞的宇文融成为了李林甫的大恩人,李林甫被引荐与之同列。

玄宗王皇后色衰失宠,武惠妃乘势而来。王皇后忧愤而死,玄宗几次想立武惠妃为皇后。众大臣极力反对。武承嗣、武三思诸武乱天下,天下共疾之,而武惠妃是武氏后人,却这般得宠,假若后来成为另一个武则天,李唐天下将何如?朝臣激烈反对理所应当。武惠妃始终没有皇后成真,但却受到皇后一样的礼遇和权势。

李林甫在这件事上却与众不同。李林甫请宦官给武惠妃捎去话,“愿护寿王万岁计”。寿王,武惠妃所生。愿尽力保护她的儿子寿王,李林甫这样信誓旦旦,武惠妃特别感激,由是“阴为内助,由是擢黄门侍郎”。还没过一个月,即于公元734年五月,李林甫为礼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大位得到了,可是还有中书令张九龄位在其上,还有侍中裴光耀位在其上李林甫还要继续攀附武惠妃,让武惠妃为自己全力制造更大的空间来满足无边的权力欲望。

武惠妃终日所思,就是让她所生的儿子寿王为皇太子。于是李林甫开始煽惑玄宗废太子。武惠妃、李林甫及其党羽罗织构陷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玄宗信以为真,大怒,同诸宰相讨论罢废三子。宰相、中书令张九龄例举历史上所发生的废立为根据,坚决反对玄宗的主张。李林甫不明确表态,散朝后却对皇帝身边的宦官说道,“此主上家事,何必问外人”。宦官当然把这句话全盘告诉给玄宗。武惠妃知道了宰相们各自不同的态度,就秘密派宦官给张九龄过话:“有废必有兴,公为支援,宰相可长处”。张九龄把武惠妃的整个过程讲给玄宗听,玄宗似有所悟,所以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暂时无恙。

武惠妃、李林甫日夜谮害张九龄,公元736年严冬岁尾,张九龄被罢相。随张九龄一同被罢免的宰相还有侍中裴耀卿。《新唐书》有这样的文字:“初,三宰相就位,(张九龄、裴耀卿、李林甫),二人磬折趋,而李林甫在中,轩骜无少让,喜津津出眉宇间。观者窃言:‘一鵰挟两兔’”。

《新唐书》很少有“一鵰射两兔”这样简约而传神的文字描写,可是谁能知道,为这一鵰射两兔,李林甫在偃月堂是何等煞费苦心呢!

史载,“上(玄宗)即位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説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其实,这些话是对盛唐之所以为盛唐所下的结论。张九龄、李林甫是唐朝盛衰的分水岭,自张九龄被罢黜之后,李林甫会打出哪样的牌来?

李林甫城府深密,谁也不能看透他。他的特点是以甜言蜜语啗人,而暗地里伤之,不露一点声色。凡是玄宗厚待者,他都千方百计亲近结交,如果权势地位要胜过自己,他一定要毫不客气地连根拔掉。即使老奸巨猾,即使打败天下无敌守者,也休想逃出他的手心。自张九龄被贬后,李林甫出入偃月堂更为频繁了,偃月堂总是笼罩在雾霾之中,影影绰绰,阴沉可怖。这个月堂主人总是紧锁眉头而入,欢快大喜而出。

公元737年春二月,张九龄被贬为荆州长史,他远离朝廷。张九龄一去,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的厄运立至。武惠妃、李林甫谮毁他们“潜构异谋”,罪名成立,玄宗召来宰相商议该如何处置。李林甫知道玄宗要把他的三子废黜,就来个先发制人:“此陛下家事,非臣等所宜豫。”他的话一出,就没有了不同意见,玄宗三子被废为庶人,被赐死。玄宗同日杀三子,这件事发生在开元二十五年,即公元737年。

公元738年十二月,武惠妃死了,但是李林甫还是坚持立武惠妃所生寿王瑁为太子。玄宗立自己心里喜欢的忠王璵为太子,事情才告一段落。

公元739年夏,李林甫集宰相、吏部尚书、中书令于一身,权势更大了。对那些功业卓著的大臣,这个嫉妒心极强的家伙还是“佯与之善,啗以甘言而阴陷之”,这个月堂主人用的还是“口有密,腹有剑”那老一套。严挺之曾因奚落嘲讽月堂主人李林甫而被贬,后来做了降州刺史,742年的某一天,玄宗想起了严挺之,要大用之。李林甫于是心生一计,表示对严挺之关心的样子,让严挺之以患风疾为由,请回京师就医。严挺之哪里知道这是李林甫阻挠自己,还很高兴地答应了。奏表到了玄宗皇帝那里,于是就以严挺之衰老有疾而罢之。李林甫要恨一个人那是终身恨,他就是这样用尽种种办法,不知害了多少端庄方正的大臣。

李適之,是宗室宰相。李適之是承乾之孙。承乾,是太宗之子,曾被立为太子,后来被废。李適之的谱系要远远比李林附近。李適之与李林甫同为宰相,玄宗以李適之不主动亲近而疏远他,认为李林甫是忠于爱护自己。李林甫容不得李適之,要排陷他。韦坚,与李林甫是亲戚,韦坚之妻是李林甫舅父姜皎的女儿。李林甫对韦坚很亲昵。后来韦坚与李適之往来密切,玄宗又对韦坚宠任,李林甫于是忌恨韦坚。最后的结果是李適之失恩,韦坚失权,二人来往更亲密。公元747年秋,被贬被流放的韦坚被赐死,李適之被逼饮鸩而死。随同韦坚、李適之而被处死和被贬的当然还有家人,还有很多官员。

李林甫究竟害了多少人,不可胜数。李林甫和所有的奸邪一样,手下有很多狠毒的耳目、爪牙和心腹,李適之、韦坚等人的死,就是由罗希奭、吉温、王鉷等人来罗织来诬陷来执行的。史言罗希奭、吉温按照李林甫的旨意来陷害人,“锻炼成狱,无能脱者,时人谓之罗钳吉网”。罗钳吉网与野无遗贤、口蜜腹剑、一鵰挟两兔这些典故,都是李林甫用罄竹难书的罪行写就的。李林甫不仅如此次,只要为了害人,他竟然同杨国忠狼狈为奸,假杨国忠之力残害大臣数百家。

李林甫一边残害同朝臣僚,一边为防备天下有才之士来到朝廷对其不利而欺骗玄宗。玄宗命天下之士有通一艺以上者都来到京师,李林甫耍阴谋,通过考试,竟无一人及第,于是他上表恭贺道“野无遗贤”。

李林甫为了钳制谏官之口,声言:“众君独不见立仗马乎,终日无声,而饫三芻豆;一鸣,则黜之矣,后虽欲不鸣,可乎。”于是朝廷再无敢言之人。

但是,天下还是有不顾生死而来弹劾的人。公元749年,咸宁太守赵奉璋告李林甫二十多条大罪,可是罪状还没呈到京师,赵奉璋就被李林甫的密探、爪牙杖杀了。

明朝的刘瑾、严嵩、魏忠贤何等猖狂嚣张,尽管与之斗争的仁人志士死了一批又一批,可是前仆后继,不把大奸巨盗打倒誓不休。拿严嵩来说,最先与严嵩斗争的是上虞四谏叶经、谢瑜、陈绍、徐学诗,他们有的被廷杖而死,有的被逐贬流放而死,可是这些残酷迫害并没有吓倒后来者。沈鍊、杨继盛、王宗茂、周勉、张翀、邹应龙、林润等等接踵而来,他们“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恩,留作忠魂补”,他们前仆后继,就是以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让执政二十余年的严嵩终于伏法。一个太守弹劾李林甫,表章还没告出就被杖杀了,执政十九年的李林甫看来比严嵩更有心机!

但是,李林甫终日寝食不安,他夜晚难以入睡安眠:“所居重关复壁,络版甃石,一夕再徙,家人或莫知也”。李林甫拥有巨大的财产、权势,他是个富足人,可是却应了“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这句智者之言,他活到这个份上,该多受精神折磨!

有一个人物与李林甫的关系必须谈。他是安禄山。大腹便便声称腹内装有对皇帝丹心一片的安禄山,只惧怕一人,那就是李林甫。除此之外,谁都不怕,包括皇上在内。为什么有这种奇怪的事?是因为李林甫看透了安禄山的心思,他完全能够要安禄山的命。安禄山每见李林甫,虽在盛冬,也是大汗沾衣。安禄山称李林甫十郎,他回到范阳,必在京师留下暗探专门侦听李林甫的消息,当听到李林甫对他的美言则喜上眉头,倘若听到“语安大夫,须好检校”之类则惶恐不安。李林甫知道安禄山必反,但是从来坚持说安禄山忠于皇帝,丹心一片。而张九龄为相前后,多次指出安禄山必反,须马上对他裁断,张九龄断言,“乱幽州者,必此胡刍也”。指出安禄山必反的还有太子及其它大臣,包括后来得宠的杨国忠,但玄宗只听任李林甫,这说明玄宗为什么与李林甫一相逢便有灾患无穷的故事来。

公元753年冬十一月,李林甫死了。李林甫病重期间,杨国忠去探视,李林甫流涕曰:“林甫死矣,公必为相,以后事累公。”?杨国忠谢不敢当,汗出覆面。将死之人还把杨国忠吓得“汗出覆面”,这个李林甫究竟何许人也!

但是,李林甫真的一死,还没下葬,杨国忠即伙同安禄山对李林甫进行揭发检举了。其结果是“制削李林甫官爵,子孙有官者除名,流岭南及黔中,给随身衣及粮食,自余赀产并没官;近亲及党与坐贬者五十余人,剖李林甫棺,抉取含珠,褫金紫,更以小棺,以庶人礼葬之”。

天宝十四年冬十月,即公元755年冬十月,安禄山率二十万大军反于范阳,中国历史上的“安史之乱”爆发了。李林甫死了,安史之乱又起了,从此大唐由盛而衰了。

对此,《新唐书》上的那六个字就化为一枚镜子,可以照出历史上的兴衰得失。那四个字是:“林甫善养君欲”。

唐玄宗从开元末期开始,深居燕适,沉蛊袵席,这个情欲横流的天子如何抵得住李林甫、安禄山等人的投其所好之术?

月堂主人李林甫遗臭万年,他死去一千好几百年了,他的月堂还在吗?他的幽灵还在吗?读罢《新唐书》我们不禁这样发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闲说诗妖三
后一篇:郑板桥被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闲说诗妖三
    后一篇 >郑板桥被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