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中国第一位外交官郭嵩焘

转载 2016-09-01 20:32:47

华闻周刊        第119期       2013年3月8日                            中国与英国 (六十)黎丽

中国的第一位外交官郭嵩焘

                                                   黎丽

伦敦三月之夜,沐身在泰晤士河畔的灯光水影之中,不由想起136年前,也是这逢春之际,中国的第一位外交官郭嵩焘迎着料峭寒风来到伦敦。

中国派郭嵩焘赴英并非起于循蹈国际交往的常礼,而是迫于履行中英《烟台条约》中的一项条款:以钦差大臣身份到英国“道歉”。

何其怪哉?两国签订条约,一方要求另一方派员远行万里去“致歉”。通常,对实利至上的谈判家们来说,条约的重点应多在那些真金白银的筹码上,何以这一声“越洋道歉”竟显得如此事关重大?

其实,这种看似轻飘的小事深连着中西之间大国关系的战略层面——双方之间现实关系的定位。正像在《天津条约》中,讨价还价的难点并非金银,而在“外国公使驻京”一条,为此咸丰曾表示皇帝宁可为此一战。其后,虽然中方最终被迫准了条约,却又因“跪拜”、“着衣”等方面要求对方更改条款,结果是英、法拒绝改约,最终以枪炮将其公使“送入”北京。

虽然圆明园大火之后外国公使得以驻京,但其后十几年中国却并未派任何驻外大臣,其关键原因在于中国历代王朝形成的那种“天朝上国”和“四方来贺”的惯性心态;所以,一旦中国也向西方派了公使,就打破了天朝从不派使臣到“属藩”的国体原则,也就意味着承认“天朝上国”地位的崩塌。

西方对清廷上下这种“天朝幻象”自欺式的维护一直颇为不满,而英国终于在中英因云南的“马嘉理案”谈判时找到了一个捅破窗纸的契机,坚持中国要派钦差大臣到英国“道歉”,而“道歉者”实际意义就是任驻英公使。

这就是一声“道歉”中包含的国与国之间现实地位的烽烟和博弈。正由于这关联着中国人秦汉唐宋以来形成的那种惯性心态,而此种心态也不是容易在历史的短时段中磨洗掉的,所以,当郭嵩焘作为赴英公使踏上伦敦之时,尽管鸦片战争已过30多年,但清朝宫廷上心理上的那种“天朝幻象”似乎依然固如磐石。

无论如何,当时的中国人与英国人各自的心态差异如此巨大,这可以从以下的一件史实中看出来:

郭嵩焘赴英原本拟乘法船,但使团翻译英国人马格里坚持要坐英船,他一番用意在其日记中得以披露:搭英国轮船,沿经之港口:香港、新加坡、锡兰、亚丁、马耳他、直布罗陀皆为挂着米字旗的日不落帝国之属地,此行将让中国使团明白:大英帝国在世界是何其之大,而中国“天朝上国”的幻象又是何其之虚幻。

无论马格里动机何在,郭嵩焘作为中国的第一任驻外使节,毕竟在大多数国人对世界一无所知的睡梦时刻,看清了中国在现实世界的中的位置,他的《使西纪行》记载了对中国发展至关重要的信息,成为“近代中国最孤独的醒者”。

郭嵩焘的觉醒与当时国人的沉梦心态间的反差注定了他在历史的某段时期中的悲惨境遇,他的《使西纪行》被焚毁,死后还被官员上奏要求开棺鞭尸,他的坟冢在文革时被掘,有些郭姓的族人甚至不敢保留祖姓了……

作为时代的醒者,郭嵩焘对自己的思想价值及身后之名看得相当清晰,他在《戏书小像》诗中预测道:“流传百代千年后,定识人间有此人。”

时光静逝。不必百代,只过百年,郭嵩焘的名字就被想起来了,“郭嵩焘思想研讨会”也在他的故乡召开,他的许多超越历史的先知卓见,令人赞叹感慨 ……

如今,还是三月的伦敦,但世事已经大变了。

                                                                   

                                                                           黎丽   2013年3月​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浼︽暒榛庝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90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