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9吴龙敏
9吴龙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4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绝爱绝战》第19章龙敏34岁生女儿,十次闹离婚,包装筷子

(2019-06-08 18:32:41)
标签:

感情

励志

分类: 都市/恩怨情仇
    我一直月经不正常,不能怀孕。嫂嫂叶春教我:“为生孩子买3.5元1盒的‘血宝’补血调经。‘血宝’的补血效果很好。”
  我怀孕了。我感激嫂嫂叶春教我补血调经让我怀孕!
  在计划生育指导站检查时,吴亮买豆腐花给我吃。豆腐花好吃极了。吴亮对我好。
  吴亮教我:“为生孩子买本怀孕书。”我在“黑猫书店”花了16.80元买了本《怀孕分娩坐月子百科全书》。“中国妇女最佳生育年龄为24-34岁。”我恰在33岁怀孕。“在最佳受孕季节——夏末秋初时怀孕。”我恰在2011年8月11日夏末秋初时怀孕。我的预产期是2012年5月18日。
  我是极严重失眠症患者,服用镇静药,可引起婴儿先天性心脏病和发育迟缓。患先天性心脏病,生命随时都有失去的可能。我不想生个病孩子,可吴亮想我生孩子。
  2011年10月15日,爸爸花了598元买给我“小软健康枕”和“强心卡”。“小软健康枕”用的是中国古老的磁疗法。我本来减一片药就会睡不着。用了“小软健康枕”后,不停地减一片药,仍能睡够。真神奇!可减到6片氯氮平片加3片舒乐安定片后,就再也减不下去了。结果我药片比原来减了一半。我夜夜睡时在心脏前面戴上高科技产品“强心卡”。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得先天性心脏病。
  我受“计划生育指导站”的指导,做了几次检查,一直吃孕妇奶粉。
  我买了《饮食养生全书》、《十万个为什么》和《家庭中的蒙特梭利教育》。我认真看。
  “世事难料,人心难测。”吴亮和我爸妈几次叫我减光药。可我实在办不到。我和吴亮的感情产生裂痕。
  一夜,吴亮对我说:“你需要服精神病药才能睡着这件事,我一直瞒着家人。我家人如果当初知道这件事,全部人都不会同意我娶你。”吴亮给我的满腔热情浇上了一瓢冷水,让我失望极了。
  吴亮家人都来劝我戒药。他们胡说:“为了孩子,戒掉药,慢慢捱。生完孩子后,继续吃药。”可我实在办不到。戒药我就睡不着,然后会死掉。我死了,生孩子也不行了。
  吴亮和家人都嫌弃我。他们的脸像被雾霭罩着的山顶,阴沉沉的。我像极了一个受伤的孩子。我克制住心里的波涛汹涌,保持宁静。
  公公吴礼不会走路了。然后,公公手不能动了。然后,公公不会吃饭了。公公眼睛里流出悲伤绝望的泪水。我同情公公。儿女们把公公运回老家等死。
  2011年10月23日,公公吴礼死在老家,我感到十分沉痛。我永远记得公公慈祥的笑容,亲切的话语。
  公公留下一些银,被打成16枚银戒指,分给兄弟姐妹8人。我分到1枚银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我很高兴。
  初中同学尖子生翁吉两次在街上认出我,笑容满面。我有些惊讶。翁吉有点爱我。
  怀孕期间,我主要住在父母家。妈妈让我常常吃肉。我常常躺在床上。我大肚子,妈妈叫我穿她的大裤子。
  吴亮接我去人民医院做检查。
  吴亮两次打手机说:“如果要生了,就打手机给我。我来付钱。”
  2012年5月16日,我34岁了,在人民医院住院待产。护士让我称体重。我的体重是160斤。大姐吴香果断地决定让我剖腹产。下午3点钟产下一名女婴,6.2斤重。原来,剖腹产不痛。生了宝贝女儿,我如获至宝、欣喜若狂!
  我看身旁的女儿。女儿长得很小,闭着眼睛睡觉,两只手握着拳头举在耳边,盖着小毯。女儿真可爱!
  大姐吴香抱女婴去做全身体检。后来二姐吴英告诉我:“女婴全身体检的结果是好的。”我的心情就像一团棉花糖,美得松松软软的。
  我的女儿被我取名“吴思齐”。我说:“叫‘思齐’很好。我的高中语文老师黄林曾在上课时得意地说:‘我为我的儿子取名‘黄思齐’。‘思齐’是‘见贤思齐’的‘思齐’。孔子说:‘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思齐’这名字好极了。’还有两句名人名言提到‘思’。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爱因斯坦说:‘学习知识要善于‘思’考、‘思’考、再‘思’考。我就是靠这个学习方法成为科学家的。’‘思齐’谐音‘4’‘7’。你出生于1974年7月4日。‘思齐’表现父女关系。”吴亮说:“好吧。把女儿取名‘思齐’。”
  吴亮二姐吴英教我:“吃清淡的。吃少点。慢慢走路,防止刀口裂开。”
  我坐月子时,我妈宰鸡宰鸭宰鸽给我吃。吴亮叫亲人别送鸡,改送钱,买衣服、奶粉给女儿。
  生了女儿,我身体比以前健康多了。
  我夜里服药睡觉,因此夜里不能带女儿。女儿吴思齐长期靠吴亮的大姐吴香抚养。因为我的乳不健康,女儿不能吃我的乳。而且女儿发育迟缓。所以要长期买昂贵的乳粉给女儿吃。吴亮为抚养女儿挣钱挣得很辛苦。吴亮立下了天大的功劳。
  吴珍直觉说:“沈红,当初我也参与直觉致你痛苦。”沈红大悟,当初并不是我龙敏一个人直觉致她痛苦。沈红直觉说:“对不起,龙敏,一直错怪你。”我很开心。吴珍真好。
  一个老头自唤“正辉”在直觉里折磨我。这个老头太坏了!我努力保持宁静。
  我写了报案信。直觉听到坏人在邮政局截信。我对姑父林昌说:“请你帮我坐车送出这封报案信。”我姑父林昌、姑姑龙月都颠倒是非,诬陷我乱写、诽谤。原来我姑父林昌、姑姑龙月轻信我爸爸妈妈的谣言。
  一天,妈妈说:“全靠乌学,你才能嫁出去。”妈妈颠倒是非。原来我妈造谣,作了伪证。
  我发现,我35岁了,爸爸妈妈才领结婚证。难道爸爸要等妈妈迫害完我后,才肯与妈妈领结婚证。
  美国盲聋女作家海伦·凯勒说,倘若我能看见三天,那么,用眼睛去观察到的该是一幅多么美丽的景象啊。但是那些视力健全的人,对此却视而不见。他们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五彩缤纷的壮观景象,都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我虽是一个极不幸的女子,但比起一些人,还算比较幸运。我会好好珍惜自己的幸福。
  吴亮嫌弃我患极严重失眠症。我和吴亮十次闹离婚。吴亮强制我失眠四夜;几次丢了我的药;看上邻居寡妇;直觉狠狠地骂我气我走;几夜,在睡觉时,扒下我内裤,我冻坏了;几天早晨醒来时发现衣服被吴亮脱掉了,手套也被吴亮脱掉了;视我家和我如敌人;不把920元钱还我;骗走我的3000元钱;骗走我弟弟的2500元钱;骗走我爸爸的500元钱;用坏了我的1300元的手机。吴亮对我很凶很坏,吴亮的家族也一直直觉对我很凶很坏。
  爸爸告诉我:“买了许多法律书的姑父林昌说,只要你不签字,不起诉,女儿就判给你。而且吴亮还得出女儿的抚养费,出到女儿满16岁。抚养费法院会派人向吴亮拿。”因为谁先起诉离婚谁吃亏,所以我和吴亮都不先起诉离婚。
  2012年7月21日上午10点,我直觉听到有人呼唤我去包装筷子挣钱。我出发找包装工作。白兔工业园区“人和竹木”收下了我。“人和竹木”建在半山坡。我天天早出晚归包装。有一段时间睡眠情况转好。可后来,又变回和原来一样,睡不好。
  我钻研包装技巧。我包装速度慢。我每次都从1数到10,数出10根筷子。苏玉、胡香指点我包装筷子的技巧:“你错了。不用数。握住一把筷子,认正面,插进包装纸。少了筷子加,多了筷子减。”可坏人直觉破坏。我当时听不懂。
  我从早忙到晚,才挣三百多元。真不公平!
  我整天包装筷子。天天清晨醒来时,觉得两只手疼痛无比。包装筷子包装了一会,才觉得手不痛了。因此我讨厌包装筷子工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