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514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阿强喊“天”

(2019-01-21 09:39:44)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小说

小说:阿强喊“天”

文/梅言中

这天,阿强的父亲死了,与阿强没有多大关系,是死在癌症病上的。

阿强对着天喊“天……”。

阿强喊天是他唯一会说的一句话,或许是一个“爹”字,没人能听得出来。

生下来,阿强的头始终没有竖起过,等他父亲发现不对时,才听镇上的医生说是软骨病,先天的。阿强被宣判,这一生永远都不会站起来,且活不过16岁。为什么是16岁?阿强的父亲没问,他来不及思考这么远。

阿强的降临,带着一身的病,软骨病让阿强的家也病成了软骨。父亲想把这病娃扔进门前的蛮塘河,却被父亲的父亲夺了下来,就当狗养着吧。可是养久了的狗还会叫出不同的声音来,阿强却始终没有发出过像样的叫声,就像他的脑袋,始终只能对着天,嘴巴与眼睛是相向的,看左的时候必须把嘴巴偏向右边,看右的时候嘴巴还是向右。长到16岁,却没有死掉,像他嘴巴里流出的唾液,没停过。

爷爷看他没有死掉的迹象,就做了一辆能躺着走的小车。不想,他记住了天空上的路线,一个人上了大马路,去外婆家找吃的。爷爷担心马路上的车压死他,赶忙去找,自己却被车子撞死了。

爷爷出殡的那天,阿强就学会了对着天喊“天”,他的脑袋与地是无缘的,扭曲的脸朝向天,从来没有低下来过,一声声干吼没有在天空上留下什么印记,连飘过的云也没理会过他。但他还是这么喊着,他相信爷爷会听到的,听到了,就会给他吃的,有吃的就不会张那么大的嘴巴,风会绕过歪着的嘴巴跑到脑后去。

最让阿强感动的是,爷爷死后,家里多了许多钱,车主赔了十来万,亲戚送了一大堆。亲戚送来的钱是他喊“天”时用一只眼睛看到的,帐台置在许多人的人堆里,台上铺着一本白纸装订的帐簿,有人记着帐。阿强认为这些都是与自己有关,他的喊声惊动了天,上面也派人送来了慰问,走时拍拍阿强的肩膀说,脱贫了。村里又少了一个贫困户,这是阿强的功劳,是上面领导拍着阿强的肩膀肯定过的。阿强在人面前,把脸抬得更高了,因为家里的桌上有肉了。

阿强的奶奶却不是这样想,天天还是在喊穷。拉着躺在车上的阿强去有大院的地方讲理。阿强认为自己的口水会把人家的地盘弄脏,偷偷地背着奶奶划回来。他欣赏自己划车的方式,躺在车上,头向后倒着,能见到一点点地,用两只脚胡乱地踢着能踏到的任何东西,车就往后划去。他像霍金一样能记住空间的线路,空间里的线条总是与他想的分毫不差,家的定位就在他喊过天的地方。

他就这样与奶奶对峙着,用狼一样的吼声,一遍遍地对着天空喊,在亲戚面前比划着,他们不再是穷人。亲戚们在他的喊声中肯定了他的想法,都去劝说奶奶,奶奶在他的吼声中不再去大院的地方讲理,把自己关在屋中,追寻爷爷而去。

阿强用喊爷爷的方式,为奶奶喊“天”。又一次惊动了天,慰问的来了。领导当着阿强的面,把帐算得很清,阿强的父亲得了癌症,爷爷奶奶都已死去,阿强是家里的栋梁,阿强喊天的声音,又让他们觉得很有道理,阿强家确实是贫困户。

贫困户的待遇既高贵又低贱,高贵的是他的名字入了公堂,低贱的是在村里抬不起头,就如阿强的软骨,是轮椅上的人生。阿強认为贫困是可耻的,就如他的口水,流在衣服上,流在地上,流掉的是肚子里的财富。

没多久,阿强的父亲也死了,是病死的,真的与阿强没有多大关系。这是阿强参与的第三次丧事,他的软骨让他艰难地再次穿上了白衣,双手却始终捧不住父亲的遗像,遗像滑落到了脚下。母亲哭得死去活来,他就裂着大嘴,脖子上青筋粗暴,似笑似哭地喊“天”。

喊声又一次惊动了领导,领导过来跟他细细地算帐,残疾的名义是特级,特级就是与众不同,就如特务一样,有着特殊的使命。

父亲死了,家里少了一人,俩人分享残疾费,家庭又一次脱贫了。是阿強再次带着全家脱贫了。阿强很骄傲,看着天,天上有他能看懂的线路,阿强喊“天”,天的回声就会响在他的心中,这是与霍金相同的本领。

 

以后,阿强再也没有喊过天,他常常躺在小车上,划行在蛮塘河边,他想从河水的倒影中看一下自己,看一下自己的特殊使命,他的魂是否像蛮塘河的水一样,有形或无形?

 

小说:阿强喊“天”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