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514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冬季花亦香

(2019-01-04 09:22:49)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小小说
小说:冬季花亦香

文/梅言中    语音链接:冬季花亦香https://www.ximalaya.com/qinggan/12306515/151770560


王喜民的懒是从退休后开始的。

农村老屋拆迁后,住到了小镇十八层的高楼上。楼里没有乡间邻里,孤独得像是被悬挂在了这个世界的天空。除了风的亲热,这里没有一个像样的邻居。他除了看电视睡觉,还是睡觉看电视。

老婆说他,是被一张退休证,卡在了世界的尽头。扔下一句话,自己去了老年大学学画了。

太阳升过了十八层楼高,王喜民还是睡在洒满阳光的床上。

大门上的门铃响了。

昏睡的床上,被子在昏睡,枕头也在昏睡,王喜民撑开昏睡的眼皮看了一眼满窗的阳光,嘟囔着:“这么好的太阳,不睡觉真的是浪费。”

门外,一阵花香。两盆盛开的杜鹃,红红的。花后钻出一张沧桑的笑脸。

没等来人开口,王喜民劈头就说:“阿兴啊,你三天两头地往我家送花,什么意思?我已经退啦,不管你们的事了,看到这些花就烦。拿回去!拿回去!”这是一个以前帮扶过的花农。

“王主任啊,我的花圃全靠你在位时扶贫帮出来的,这都是我亲手种的,要谢谢你的。”花农阿兴带着他的话,挤着往屋里进。

“我可侍候不了它们,你看看,阳台上的花都在死了。”在机关工作了一生,老王从来没有服侍别人的经验,心底里更是千万个不愿。

“呵呵,死了好,我有生意做了啊。”阿兴却开心地在笑。

“啊?花不是送的?”

“嗯啊,你家定的花贵,我是送不起的。你老婆付过钱的。”

“这疯婆娘,没事弄这么多花干嘛。要多少钱呢?”一听原来是自己老婆买的,王喜民开始心痛了。想起了老婆问自己拿工资卡的事,这钱肯定是自己出的。

“嗯,不多不多,一共几千吧。”阿兴放下花盆,不肯定地说:“她还说要我教会你养花,你养不好就要一直买下去,花养好了,她要在家里画画。”

王喜民怵内,心里直骂败家的娘们。听阿兴这么一说,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

两人来到阳台,阳台上已挤满了花花草草。因为没人管理,好些都如霜打似的,焉头耷脑。

“唉呀,这么好的花怎么弄成这样啊?”花农见花不成样子,心疼不已。

王喜民当官以后,除了做官还是做官,什么也不会做了,哪曾打理过这些草木生灵。

“快浇水啊!你真笨,浇水不会吗?养花就是养孩子,要给他喝水,给他营养。只有你爱他,他才会爱你,花开时就是他对你的回报。你们这些当官的,这么一点点道理都不懂吗……”因为花蔫了,阿兴心里的火就上来了,也不顾主客了,连说带骂地嚷嚷着。在他心中,花比孩子还重要。

两人在阳台上忙碌着,浇水、整理、修剪。阿兴不停地说着养花的经验,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

阳台上蔫了的花木又有了新的生机,浇水后绿油油地一片。

劳动带来的乐趣,让王喜民感到了无比的舒畅,更是体会到了养花人心中的爱。

王喜民以前从不知道肚子饿,干了一上午活,饥肠辘辘,两人就在厨房弄来好酒好菜。

虽然有点累,但王喜民感到了实在,早已没有了悬挂在天的感觉。想想自己天天昏睡,实在是浪费,自己才是贫穷的人。这才感觉到了老婆的用心。

两人小酒咪咪,感慨间,阿兴说:“三年人养花,十年花养人。”

老王对着阿兴拿起酒说:“阿兴师傅,以前是我来帮你们扶贫,现在需要你来帮我扶贫了。收下我这个徒弟吧,我一定好好跟你学。”

阿兴的花圃里,从此多了一个身影。

有人看到王喜民,就问:“王主任,退了还在扶贫啊?”

王喜民哈哈一笑:“是啊,扶贫啊……哈哈。”

 笑得纯真,传得幽远。花圃里的花,齐齐点头。


小说:冬季花亦香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