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722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跳动的年糕

(2018-01-05 09:06:09)
标签:

原创

文学

年味

年糕

杂谈

分类: 小说

文/梅言中

 年关越来越近,空气中透着寒冷,冰与土地连在了一起,铁耙磕在冰地上哐哐直响,冒出点点白痕,挖不动土了,猎猎作响的红旗下,队长说,指挥部下令,冰冻了,挖不动土,可以早点回家,准备过年。

村边小浜湾,摇来了一艘水泥小船。橹篙咯咯地响。小河浜里响起了男人们的欢呼声,到家了,可以跟老婆亲热亲热了。

一个月在外挖河,男人们有点难受,家里的“河”在等着他们。男人们放肆得像运河中的水,波浪滚滚。队里的小船,还没靠岸,村里的女人们已围在了岸边。福大,水根……女人们叫着自己的男人,像叫小孩回家一样亮起了喉嗓。寂静了一个月的小村庄,跟着船下的水花一起沸腾了。

队长站在船头,撑着腰板对岸上喊:福大俚,你不用烧夜饭给福大了,三天不吃也饿不死了。

哈哈哈……男人们一起哄笑。小船跟着笑声在摇晃。

咋的啦?吃了一个月的公家饭,把我们娘们饿死在家,男人们都吃撑啦。福大的女人,腰里束着细花围裙,反抗着男人们的调笑。

滚上了床头,问你男人吧,哈哈哈……

福大上得岸来,走到老婆身边 ,嘿嘿地傻笑。

在回家前,工程指挥部为了表扬民工们的出力出汗,中饭准备了红糖年糕,年糕中飘出的美味,像工地上的红旗一样漂亮。嗅到的人都在流口水,福大也喜欢这喷香的炒年糕,眼睛盯着不放,口水倒流。

这么香的红糖年糕,没有人不想独吞。队长也在想,桌上两盆年糕要是能一个人吃了,死也值。那个年月,蒸个年糕是很了不起的事,放点糖精就不错了,哪来的红糖!几条年糕能吃到发霉,都是因为舍不得吃。见众人盯着年糕,移不开眼睛,两盆年糕只能给这些饿狼们塞牙缝。队长便指着旁边的一堆泥说,吃前先把眼前的这堆泥解决掉,来,把担满上。说罢动手铲土,把一堆土差不多全铲进了一担泥篮里,堆成了两座小山。

然后发话:谁把这担挑上去,桌上的两盆年糕全给他一个人吃。这担泥足有200多斤,要是在平地上这里的男人差不多都能挑走,河底离岸10多米高,地上出水,结了冰花子,脚下打滑,弄不好会出事。

众人都在估算着自己的实力。男人比的是力气,没实力就没说话的份。水根上去一试,直摇头,不敢往上走。

队长很得意,因为队长的力气是生产队里最大的,福大看着队长得瑟劲,分明是想独吃年糕。一咬牙冲了上去,我来,就是拼死了也要吃上一口。

贪嘴不留穷性命,不要命的,你就来,闪断了腰,回家服侍不了老婆可不准冤人哪。队长见福大这么瘦,嘲笑道。众人见了福大的身板也不吭声,等着看笑话。

行,扁担断了队里要赔我的。福大也不是吃亏的种,你弄老子,老子弄你,年糕吃定了。福大瘦但结实,天生有一股狠劲。晃晃悠悠一步步地上了岸,福大心中使坏,一抖,咔嚓一声,扁担从中间裂开。发红老旧的毛竹扁担也用不了多久了,正好队里出钱换新的。福大露出了白牙,嘿嘿一笑,两大盆年糕到手了,还赚了一条扁担,心里偷着乐。

可两盆年糕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开始嘴里的咂巴声,让人看了流口水。自以为自己薄皮身子,里面空着,可吃到后来,再空的洞也有填满的时候,年糕越来越难以下咽,福大不但撑大了一身的皮囊,还撑得眼珠发白,不断地伸着脖子,像拉长了脖颈的老鸭,差点要了小命。这才知道,饿并不是唯一的难受,吃得太饱同样也是难受。民间流传的:宁做撑死鬼,不做饿死人,这说法其实并不可靠,只能证明说这话的人从没吃撑过。年糕有胀性,吃下了会发胀,急急忙忙端着肚子逃上了回家的船。把肚子面对太阳,让太阳跟着他一起享受。把没吃到年糕的乡亲们看得直咬牙,背后骂道:真是个薄皮福大,憨劲怎么没憨死。

福大不但能吃年糕,还会蒸年糕,他与年糕心灵相合。蒸年糕需要看水头,水长则烂,揉出来的年糕被风一吹,第二天就会开裂;锅里一煮,吃起来一团糊,没牙的老太也不喜欢吃,没有劲道还粘牙。水短则硬,本事再大也揉不开,里面全是棉花团,难吃不香还硌牙。福大的年糕是村上出了名的,一张长条木板上,甩上井水,热气腾腾的米粉刚刚出笼,福大用手沾上冷水,不怕面烫,伸手进去,一个拳印,唰唰就揉。等粉团成型,年糕的粉团就跟在手上,如有灵性,跳动着优美的弧线,啪啪直响,像是练了几十年的太极大师,人人看了都说是一种享受。小孩们则会高呼,福大跳啊,跳动的年糕跳起来,好看唉。等年糕揉出弹性,再压成长条,用棉线切开,点上红,条条年糕水晶样的光滑锃亮,煞是好看。

福大嘴里呵着热气,踏上村里的小道,随老婆回到家中。女人说:总算回来了,今年逢春早,要快点准备年糕了。

有几家亲戚要送?福大知道,有亲戚家死了人的,按乡的规矩,必须在年前送去年糕。用年糕的正气扫掉丧事人家的晦气,也是祝福年年新高的意思。如果立春比年来得早,就必须在立春前送掉年糕,春后又是一个新年的计始,不能把年糕送在第二年里,否则就是犯了忌讳。

阴暗的老屋,太阳西南倾斜。阳光从敞开的吊踏门口爬上了堂前的榉木老桌,福大坐在老桌边上,手肘撑着黑黑的老桌,一手点火抽烟。中午的年糕还撑在肚里,心里想着年糕的事。家里还有多少糯米?

女人说,不多了,掺上粳米磨成了粉,凉在匾里呢。

福大这才看到了木条子窗口的圆竹匾里,躺着浅浅一层雪白,似乎不够一蒸。粉少了会在笼蒸里漏气,是无法开蒸的。真不多啊。

女人有点心虚,这么点还是你去挖河了给家里省下来的,不然家里要断粮了。不够一个蒸,怎么办?

唉,明天先劈够了柴再说吧。福大寻思着解决的办法。

第二天,吃过早饭,福大就在自家场上,噼里啪啦劈着木柴,斧子举得很高,似在劈开天空,劈柴声传得很远,吵醒了村庄。

水根在隔壁,走过来问,福大,是准备蒸年糕了吧?

嗯。

粉够了吗?

……

水根走了,福大还是劈木柴,噼啪地响。闪光的斧子划过空气,空气没伤到半分,木柴在堆高。

队长走来了,福大嘴角在笑。福大,昨晚没事吧?

再来一盆也没事。谢谢队长了。

你个憨福,抢了老子的还说风凉话,看我不收拾你。队长一向霸气,说话不留情面,还在为两盆年糕生闷气,估计一夜没睡好。

队长,我不白吃你的年糕,这次帮你家带蒸了,不收你一分糕头。福大料定来者也是为了年糕。乡里的风俗,叫人家帮蒸年糕,要在每个大段上留下一个糕头,作为酬谢。

嘿嘿,这还差不多。队长摸出大前门纸烟,请福大抽烟。福大嗅了一下,好烟啊,谢谢了。

你真是憨人有憨福,这是指挥部奖我的一包,我才买不起呢。

队长,去招呼一声,村里哪家要蒸年糕的,拿我家来,包你满意。

谁不知道你是蒸糕神人啊,自己叫去,家里粉不够吧?你憨精。队长嘴上这么说,但也知道,要蒸年糕的又有几家够粮食呢。

临走,扔下一句话,少收点乡亲们的糕头,大家都没有余粮。

福大嘿嘿地露着一嘴的白牙,西风在嘴上划过。队长走了,留下一口烟雾。

一袋烟功夫,隔壁的水根又来了,手里多了一袋东西。福大,你糕蒸得好,人也好,我家一点粉,不够一蒸,帮忙一起蒸了吧。

金乡邻银亲戚,客气个啥,没事没事,放屋里去吧。福大嘿嘿地笑。

女人在家记着每家送来的米粉,仿佛看到了自家门板条上垒起的年糕,今年不会挨饿了。

炊烟袅袅,树梢上飞来了喜鹊,呱呱声划过天空,宣告着年的开始。福大家里丝丝年糕的香味,和着跳动的年糕,撞击着村民们的心。

(待续)

小说:跳动的年糕

图片来自网络,致谢作者 。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