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067
  • 关注人气:8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阳春面馆

(2019-03-13 10:03:29)
标签:

原创

小镇体验

面馆

分类: 小说

/梅言中

今年春节,没有负担,国市长十分赞赏组织上的恵民新风,年复一年繁忙又累人的节日慰问活动取消了。国市长破例带着夫人,愉快地回到了老家。

老家在不像镇的老上,老而陈旧,像历史里的尘埃,一不小心掉在了年轮的缝隙里。国市长考证过老镇的历史,曾出过进士数名,官至朝中。从大师口中获悉,此乃福泽庇荫、呈祥旺地,须保持它原有的风貌,方有道行。国市长深谙此道,外界都在创造古镇时,老镇因此保持了原始风味,街上众多小吃,也因此存留着原生态的特色。

老镇过年,最大的风俗是一夜不停的爆竹声,声声连绵不绝,高低远近地与空气战斗,响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吵得国市长夜里睡不好。夫人叫他也去放几个,做回乡下人。国市长说,女人就是女人,你去看看放爆竹的,过年高声,平时就得低声,这是平衡法则。把夫人说得眼珠直翻。

一大早,爆竹声中,国市长在小院里,运起圆肚,练了几回呼吸吐纳的功夫,觉得有点饿了,想起电视上领导的亲民风范,民意大振,很有深意。作为一市之长也该去走走,顺便尝尝小时候吃过的阳春面,夫人招呼一声,出门去了。

走在老街的石板路上,虽然高低不平,两脚忽轻忽重,但能发出叮叮咚咚的琴音,级级都有上升之意,配合着市长式的阅兵步伐,走得十分惬意。天尚早,街上行人不多,但小店里都已忙开了,这些忙碌的人倒是用不着早锻练,赚钱健身一体化,又是生活在藏有仙音的老街上,幸福人生啊!国市长细心体会,心中不断感叹。

一阵香传来,阳春面门口,一笼笼堆高的烧卖热气腾腾。老镇的烧卖与外界的小笼包是不一样的,以前还要晚两个月才出市因需用荠菜拌猪头肉的馅,叫烧卖,外皮的做法也是不同的,吃起来比肉皮小笼包肉厚,质地富有弾性且清香。今农民有了大棚荠菜,烧卖能提前上市烧卖是老传统特色。

国市长虽然世面广,但这种乡野小吃平时也是吃不到的。国市长左手撑腰,圆肚一挺,用肥白的右手食指点着陈旧黄褐色的笼盘,问:嗯?这小笼卫生吗?

忙碌的店主见来人面熟,一时想不起来,像是衣锦还乡的,一愣过后,回道:噢,老板啊,这些都是百姓吃的东西,别看他黑,心里都是清白的,吃过就知道。

国市长听店家称他为老板,觉得亲切,就如秘书私下里叫他一样。又想,自己是来体验生活的,入乡要随俗,民以食为天,道:最高价与最低价各来一份,可好?

年轻的店主很玲珑:嗯嗯,老板有眼光,外地回乡的吧?点的都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最便宜实在的遗产,阳春面价最低,5元一碗,烧卖最贵,2元一只,一笼12只,共29元。

见对方说话幽默,国市长来了兴致:好,好,我就尝尝这个遗产,吃一次遗产,来一碗阳春面一笼烧卖,吃不完的给打包。

店家一指黑呼呼的洞口,招呼道:屋里坐,屋里坐,马上来。

国市长顺着店家的指向看,黑洞里面,就是店家所说的屋里,初看有点昏暗,像是妖怪修练的地方。眼睛放亮后才见屋内放着几张陈旧的八仙桌,红黑相间,黑处是掉了红漆皮的地方,油亮亮的,有些年份的样子。店内老旧,却还算干净。左角坐了一位老妇,不声不响,慢慢地吃着阳春面。另一角落,几位像是常客,凑一桌上咪着小酒,毫无顾忌,爽朗谈笑声中,听出了是在讨论着春晚魔术真假的事。

魔术本来就是假的,把假的当真的来讨论,也是个奇葩。国市长听了暗暗发笑,心想,什么叫这就是吧。国市长观察完店内的方位,找中间桌子坐下,又从裤兜里摸出一块洁白的方绢,铺在老旧的桌上,西餐常见的那种。昏暗的屋里被白绢映出了光亮,引来几道目光。国市长用食指很有节奏地点着桌面,似听非听,等待店家美食,没有受到外来目光的干扰,独自思考着魔术的事。生活中的真假,与舞台上真假,有何不同?

思索间,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与烧卖一起来了,红黑相间的八仙桌上,马上热闹起来,冷气被团团白雾赶得四散奔腾。国市长把珍贵的脑袋钻入白雾中,带进的,还有满脑的思索,一时忘了吃的是烧卖,一口咬开,烫得”嘶“地一声,眼泪也掉了出来。真是常常打猎反被咬了。

眉间闪过一丝恼怒,角落里传来酒客的声音:呵呵,烧卖先要咬开底部,从底部吃上来,就不会烫嘴了。

是啊,先吃下面就不烫嘴。另一酒客重复着刚才酒客的话。

废话,有谁敢从上面吃下来的?

好心的酒客们,却让国市长听了不太顺耳,什么上面下面,乱七八糟的,都是魔术惹的祸。

落里的老妇,不时抬头看国市长,似乎想说什么,嘴巴一瘪一瘪地,终没开口。

理会他们,美味很快冲淡了刚才的失误。阳春面像银丝一样地滑进了肚里,烧卖汁多液鲜吃了只就吃不下了。小时候常吃的东西,现在难得一还是这么好吃,只是没有小时候能吃了。招呼店家打好包,美美地起身,走。

老板,29元。店主提醒付钱。

噢,付钱。国市长左右看看,没有手下,才记起这是年假。一摸身上口袋,没。国市长没有带钱的习惯,平时也用不到,有秘书随,钱的事自有人安排。今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意外,一急,加上刚吃过热的,亮亮的脑门更加亮了。

店主见客人没带钱,嘻嘻一笑,又提醒:没事没事,微信也可以付的。

威信,威信吗?国市长只重威信,不用微信,不知如何用威信付钱:噢噢……我回家取来,近的。

店主冷冷地看着国市长,酒客们也不出声了,店里一下安静万分。国市长听到脑门上汗流的奔腾声。

角落里的老妇动了,瘪瘪的嘴像烧卖上面的皮头子,从皱里发出了声音:啊啊,国市长啊,我来付吧,去年过年时,来我家送钱的,好市长啊!我们全家要谢谢您!老妇边说,边从裤兜里的小布袋包里掏钱。是零钱,有点破旧。

是国市长?唉哟哟我说进门时看着脸熟,怎么能让市长出钱呢。店主细细一看,确是电视上见过的。

呵呵,忘带钱呵呵,老人家,谢谢你,钱,我回家去取,就来。国市长拦住激动的老妇。

老妇不依,差点滑倒,老妇说:这不是你们给我的钱,是我毎天早上卖菜的钱,干净

别别,老太太啊,我们的钱都干净呢,你也不要客气了,不就是一份点心吗。玲珑的店主又拦住了国市长。

市长被围了起来,都在抢着付钱,场面很感动,国市长这才知道威信的力量。

店主说:这样吧,钱是肯定不收的,只要市长与我合个影,算是两清。说完,不等回话,站到了市长的边上,指使员工用手机咔嚓。

几个酒客也赶紧上来,不由分说,与市长合影,弄得市长身上一身酒气。

难得见这么大的官,众人要求市长讲两句,只有老妇又坐回到了角落里,嘴巴一瘪一瘪地蠕动着。

市长先客气地一通拜年话,想想自己是来亲民的,该说点实在话:刚才听到大家在说魔术的事,很好嘛,市长也是人嘛,魔术,我从小就喜欢,其实道理很简单,魔术就是把假的变成真的,真的变成假的。世界就是一个大舞台,我们人人都是个魔术师,我们要去改变世界,改变人生,让我们都有一个精彩的人生!

精辟的讲话,引来了满堂喝彩。

哗哗哗……昏喑的店内掌声起,声音挤出了黑洞门口,涌到街上,又淹没在小镇上战斗般的爆竹声里。

因为没有付钱,市长终究没有带走打包的烧卖,留给了瘪嘴的老妇。

 

市长小镇之旅结束了,阳春面馆黑洞一样的屋内,还是像个黑洞,只是昏暗的灯光下,墙上多了一张市长的照片。


小说:阳春面馆



小说:阳春面馆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