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722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一张老席

(2017-07-06 07:44:30)
标签:

原创

文学

杂谈

篾席

分类: 散文
文/梅言中

 
 
盛夏,没有空调的年代,蒲扇世界里,有条篾席是很奢侈的亨受。

  篾席是用竹子的皮料编织而成的,初夏里,就会有镇江篾匠挑着工匠担子,来接篾席活计,镇江盛产毛竹,竹器工艺精湛,打出的篾席光滑细腻,决不会有半根毛刺,人睡在上面,清清凉凉,农活完了回家一躺,酸痛尽消,神仙般的感觉。

 篾席的工艺繁琐,必须选用三年以上有韧性的上等竹子,最好的是具有韧性品质的长节篾竹,篾竹根根瘦长,笔直的身躯顶天立地,叶叶向下低眉顺眼,如江南的农民瘦而坚韧。


一张席子需要200斤竹子,去头掐尾,断成席长的二倍余。用篾斧劈开,啪啪的声响,宣告村里有人家开工打席了。村民们会去看热闹,乡村的习俗,新婚男家必须要备条篾席作结婚用品,
篾席像征着甜甜蜜蜜,陪伴一生,生儿育女,开工打席就意味着有儿郎要成亲了。


说说笑笑声中,篾匠用篾刀层层剥开,削成薄薄的篾片,分成青皮黄皮两种颜色,编织时根据主人需要,可编成喜字荷花之类的吉祥图案,用沸水高温煮透,直到竹中再无阴寒之气,剩下的是一片清凉,透亮的柔韧。

 接下来篾匠需要两天的时间,席地而坐,直到两腿失去感知方可完成。一条条早已刮光的篾片,龙腾凤舞,地上慢慢多出了一格格的世界,如文人的书稿,写稿的人自然是新婚佳人,他们将会用自己的一生,去写满数不完的方块格子。

 一条篾席花资巨大,成了一般农家的负担。母亲看了邻居家完工的篾席,回家不再吱声,全家一起喝着面糊莱汤,家里吱吱地响着喝糊面的声响。


因为我要成亲了。


母亲说:他们睡的席还蛮新的,一直舍不得用,问我能否用他们结婚的席?

 能吃饱肚子已经是奢望了,睡在哪不是一样睡?我正想回答母亲的询问,奶奶转身离座。

家里因为爷爷奶奶是地主,虽然爷爷不在了,奶奶也老了,地主帽子却传给了下来。全家当了没有土地的地主,连粮食也与我家划清了界线,心中不勉对奶奶有了冤恨之意。在父亲的唉叹声中,奶奶踮着小脚回来了,手中多了一圈物件。苍老的双手慢慢打开,一条红席展现开来,这是你爷爷留下的,抄家时被我藏在了养蚕席中,留了下来,是你爷爷唯一留下的东西。

 一张老篾席,久睡渗透了汗水后发红的老席,透着岁月的红光,展开来,一个大字呈现出来:“善”。

我吃惊于此席的与众不同,不是“喜”字。奶奶把老席反过来,再看反面,一个“孝”字。我便更加吃惊,我家竟有孔孟之道!没等我涚话,奶奶继续说道,善的背后就是孝,孝的背后就是善,这是爷爷传下的家训。床头两张档风席是“真假”,床中横席写的是“仁义”,两个枕头上写的是“守忠”二字,一共八字,“仁义守忠真假善孝”。我拼了命才保住了“善孝”二字,百善孝为先,可惜没能保住其它六字,对不起你爷爷啊!想起爷爷,奶奶眼中的泪掉到了席上,泪水凝固在“善”字之上,全家的心也一起流到了善上。


接过透红的老席,手中捧着的是家训,这字重如千斤。重量来自深色的方块,如用过了笔墨的人生,千万个方块就是千万个人生,更是千万人生的气势,这种气势让我无法喘息。


压抑中,我拼尽全力安慰奶奶,等以后条件好了,带字篾席可以再打。


奶奶却说,你爷爷教书得地才成了地主,育人无数,说过一句话:能毁掉的东西都是假的,真东西是灭不掉的。


我想着爷爷的话,真假是否就在心中?


岁月匆匆,对奶奶的承诺终究落空,带字篾席始终没打,但字已留在了心中,真金不怕火炼。


家训还在传承,如老席上的烙印,骨子里的坚韧,且深而沉。

散文:一张老席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作者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