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722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黄梅天里的酱香

(2017-07-02 08:19:08)
标签:

原创

文学

杂谈

分类: 散文

/梅言中

一到黄梅天,雨季里的湿也随之而来。大雨后,一阵火辣的太阳,让空气粘在一起,人挤进世界就如行走在蒸笼里,汗与湿挤在了一起。天的潮湿让所有的东西变得发霉,腐败无处不在。

这样的季节里,唯一让人喜欢的是可以在这种气候里做酱。

小时候,麦子收割完,家里就会做一缸酱,当作早饭时的菜,一直要吃到冬季萝卜出来。

做酱是母亲的任务,原料则需要我去捡麦穗完成。生产队里的粮食很紧张,收完麦子的地里,大人们打扫得干干净净,麦穗很难捡。但可以与小伙伴们边玩边捡,也不觉得累。

等凑够了数,父亲就会拿到队里的加工厂去,把麦子碾成面粉。回来揉成面团,压成厚实的大面条,也称面糕。放入䒱笼,在大铁锅里滔上半锅井水,用大火烧开。出笼时,躺在蒸笼里的几条金黄的面条透着麦香,冒着白雾,煞是诱人,看得我一肚子的饥饿。冷却后,母亲就会细细地切成称为酱黄糕的小长条,铺在没有一点霉菌的干净清壳麦杆桔上,放到荫凉通风之处,等待霉变。

 潮湿里,阴喑之处, 不用多久,面糕开始出现点点白斑,我紧张地告诉母亲:面糕在腐败了。母亲笑着说:没有腐败,哪来的收获?等到长出绿毛,就成功了。

果然,几天过后,团团绿毛长出,看得直让人恶心,但嗅不到半点恶臭。母亲把腐败成绿毛鬼的面糕,放入冷盐开水的缸中,让父亲托到屋檐的瓦上,母亲说:太阳才是真正让腐败质变的根源。想要吃上尚好的酱,必须用火辣辣的太阳晒,太阳的毒会渗进面里。屋檐瓦上是太阳直晒的地方,是放酱缸最好的地方。下雨时,及时上盖,千万别淋到霉雨感染了。

 听着母亲的话,我仔细地守候。几天后,缸中咕咕咕地开始冒泡,我一天天地等待着太阳的升起,等待着太阳的落下,等待着腐败中的神奇。

 终于,阳光带着香味透过屋檐的瓦,传到了屋檐下的世界。酱成了!尝一口,香!可是如此的香味怎会出自如此的腐败?我问母亲。

母亲表扬了我:是你的功劳,品质尚好的麦子,才能在腐败的质变中变香。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吃着碗中的酱,只觉得劳动得来的才真香。如果放入豆瓣,就是豆瓣酱,味道会更香。

其实,酱的质变并否来自腐败。腐败只是表像,内在是纯洁的。正因为内在的纯洁,才能成功地质变,变成一道美味中的香,酱是一种另类的腐败。


 散文:黄梅天里的酱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