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言中
梅言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514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最后的工匠之补碗匠

(2017-05-20 16:44:43)
标签:

原创

散文

补碗

分类: 散文

文、摄影/梅言中

最后的工匠之补碗匠

  盛饭的器具叫碗,有石碗、木碗、瓷碗、铁碗、金碗等。百姓用的是瓷碗,掉在地上会碎,碎了就意味着没饭吃,所以老百姓怕打碎饭碗,于是人人向往着打不碎的铁饭碗。渐渐地,饭碗成了神一样的存在,想让自己有饭吃,必须拿住手中的碗,这是一生的命。

小时候,每每手中端起饭碗,大人就会反复地交待:端好碗,不要打碎了。可是往往最重要的事情到了小该手中更容易出事。过年了,因为一年没打碎过一只碗,我受到了父亲的表扬。说我以后一定有出息,理由仅仅只是没有打碎过一只碗。可是,过年的菜里放了油,习惯了没半点油腥的粗粮淡饭的我,手中打滑,“啪”一下,碗声从地上传来,就如十八层地狱的吼声。母亲脸色刷白,赶紧钻入桌子底下,找碗。

“还好,还好,碗底没碎。”声音从桌下传出。如果碎了碗底,就是对神灵的大不敬。我不明白,碎了的碗还怎么盛饭?只好准备一顿大棒。心想着,是不是母亲在帮我说话?父亲说:“过完年,江西人就过来了,补一下吧。”

碗碎了,居然可以补?世界真神奇。在母亲的“岁岁平安”声中过完了年。

没碗了,吃饭时,我只能等哥哥们吃完才能吃,我终日盼着父亲口中的江西人。一声“钉碗”响起,终于来了。我赶紧跑回家,拿出碎成两瓣的饭碗。饭碗很漂亮,三面鲜艳的红旗在飘洋。江西人说这么漂亮的碗,一定要好好补,还好没碎了碗底,有得救!这时,我才真正知道了碗底的重要性。

老碗匠从黑呼呼的箱担里,找出钻头等打磨工具。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说的就是这个活。绳木钻子哗哗地在瓷碗上打起了小孔,嘴上唠叨着祖上的本事:老匠人来自景德镇,祖上是做珐琅工艺的,为宫中送瓷。珐琅釉属四旧之物,革命阶级不能用了,只得以修碗为生。

叮叮当当里,诉说着百姓的碗,百姓的碗很重也很大,只因百姓吃得多。接着说,世上没有打不碎的碗,也没有修不好的碗。唠唠叨叨中,手上不空,取出铜片,剪成铜钉,钩住瓷缝,抹上瓷粉,竟然见不到缝,绝不漏水。工匠轻轻地把碗传到了我手上,像是拿着一件极其贵的宝贝一样,庄重而又严肃。一只破碗重生了,好看的铜钉更像装饰,在朴实里闪着光亮。

御用工艺的妙用,果正不同凡响。只是后来再也没见到过补碗匠,可能是百姓手中的饭碗变了,或者百姓家中有了更多的饭碗,再也不用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