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养鱼的那些事

(2017-01-24 10:06:34)
标签:

文学

散文

原创

分类: 散文

散文:养鱼的那些事

宁静的半岛渔港,远处渔民在海上劳作,撤网收网,波光凌凌里渔船穿梭在光阴交织的海面上,踏浪追,戏鱼而收。海浪不大,平缓地拍岸,能听到远处渔船传来的机器声我走在海边石路上脚步声声踩在拍岸的浪花里,心中的记忆随着海浪波波涌来。因为大海,让我想起了故乡,这海里有多少是来自我家乡的水?


曾经,故乡有一条河,没有海的宽广,也没有海的碧蓝,但一样盛放着来自天上的水。村边的小河连着运河,跟运河如同母子关系,终年流水,没有污染,清彻见底。

小河里游着我养的鱼。

     养鱼的本事是父亲教的,养鱼是业余的,当时上学的同学们大都是还要负责家里的养殖,上学之余必须要做好自己的副业,补贴家用及自己上学的费用。

   春天跟着父亲去买鱼苗,肩上担着一对叫粪桶的大木桶,空桶有十多斤重,鱼苗在三里地外清晨,迎着刚出的朝阳跟着父亲走在草路上,半黄的枯草皮上还有霜冻滑滑的,冰凉冰凉,走起来吱吱地响。走着走着肩膀开始痛了,父亲就对我说挑担要让肩上的担子与你同步,脚步与担子的上下要相顺相随,不能顶,要懂担子,就要让担子懂你,它就会跟着你走,做什么事都要用心去做。

简单的道理多年后才真的明白。

在体会中赶路,去晚了好苗都给别人抢走了,我只有跟紧    

买到鱼苗,速度回家,时间一长鱼苗会缺氧。肩上的担子一下重了,水在桶中溅起,鱼苗也溅到了地上,父亲从地上拉了一把青草放入桶中,水面上的草能走到平和的作用,现在想来是加了共震波的吸收点,果然好多了,不怎么了。走着走着,越来越沉,肩上生痛,想看看是不是出血了,我求休息,父亲说装鱼苗的桶不能停,停下水就不动了,鱼会缺氧,他看了我的肩膀,从草丛里釆了几片宽叶搓出了汁水贴在我肩膀上,凉快传来,很灵,不怎么痛了,可能是消炎类的草吧,不去多想,咬牙坚持,第一次任务在我快要昏死过去时完成了,我学会了挑担。

       晚上,父亲让我喝下了人生第一杯酒,他说我学会了挑担,是个男人了,是男人就要学会喝酒。一团火入口,心中冲满了豪气,从此,我与酒结下不解之缘。也懂得了做男人的不易。

父亲教我的第一堂课就是男人的肩膀。

那时养鱼没饲料,全是吃草,每天一担草是最低要求,虽然鱼不像猪饿了会叫,但不吃是不会长大的。

   鲜嫩的青草在早晨,叶子毛的草,鱼才要吃,公鸡打鸣天亮了,鱼在等我,青草在等我,学校也在等我。那时候的草可不好找,一担青草二三里地是常事。管不了湿湿的露水,管不了身上的汗水,有草的地方就是我的战场。我挥刀收割的是我的时间,是希望,是上学的钱。慢慢地,我瘦弱的身躯长了肌肉,二百斤的担子也能担,两碗毛碗饭吃了还没饱。母亲说等卖了鱼,买点肉给我䃼身子,听得我感动了好多天

喂完鱼,跳进河里,喝二口河水,游到村里的河滩石旁,看着村里的女人们洗衣服,女人们常常说笑着找对象的事,逗得姑娘们红红的脸,泼我一脸的水,嬉戏声响彻村里,快乐就如开花的河水,流进村里每一个角落。时常我还会得到山芋之类的食物,村里的女人们对我很好。

散文:养鱼的那些事

农忙季节,父亲教我用母亲缝衣的针,火上烧一下弯个勾串上线去钓鱼,钓上来的往往是鳊鱼,母亲烧得喷香,她总舍不得吃,只吃一点点鱼尾巴,让我多喝鱼汤,肉让父亲下酒。鱼汤的味道喝得神仙也会打架。后来才知道营养都在汤里。母亲瘦弱的身躯装着一颗伟岸的心。

收获的季节总会到来,捕鱼时村民们都会来帮忙,冬天起网收起了一尾尾鲜活的大鱼,还在活蹦乱跳时,父亲就串起一串串的,每家每户的送上门,祝福大家年年有余。过年鱼是必须品,祖宗们也要尝个鲜。乡村活跃在节日里。

多下来的鱼要拿到街上去卖,补贴家用。父亲不会算,总是让客人自己算,认识的人就送上一条,回家来一细算少卖了不少钱,母亲就会跟他吵,父亲呵呵地笑,从不还嘴。母亲问他肉怎么没买回家,父亲说忘了,然后点个黄烟抽去了,不吭声。其实,父亲怎会忘了啊,那时真的是只有一个字:穷。父亲不单单是穷,还有质朴

养鱼的那些事,让我懂得了很多生活的道理,让我知道只有用刚强去面对生活,也让我融入了小村的快乐和平。

散文:养鱼的那些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小说:捉鼠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小说:捉鼠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