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禾田666
水禾田66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8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贾琏的“真”和尤姐的“贞”

(2019-10-06 15:14:42)
标签:

情感

文化

历史

分类: 情感,文学。

男人大多幻想三妻四妾,包括《红楼梦》的贾琏。也因为王熙凤压他一头,处处钳制,所以沾花惹草,饥不择食,老跟厨子婆娘鬼混。

     从古到今的婚姻制度都是一夫一妻,旧时代有钱的可一夫一妻多妾。

    通房丫头通常是指随女主人一同陪嫁到男家的媵女。

     古代通房丫头的卧室与主人卧室相通,以便于夜间伺候主人,谓曰“通房”。通房丫头的地位在丫鬟里头最高,但低于妾。只有办了手续、有了名分的其方能称妾。

     譬如王熙凤陪嫁过来的通房丫鬟——平儿,伺候主人夫妇安寝之事,也是王熙凤的贴心人、得力助手。通房丫头只有在女主人生病或身体不便,且男主人需要之时方可单独伺候男主人。如果说王熙凤刻薄,平儿一年才可单独伺候贾琏两三次,所以没生个一男半女的,虽是醋意其实也是通例。

     若男主人婚前的通房丫头,像袭人一类的,结婚时女主人不喜欢可炒你鱿鱼,切换女主人自己带来的通房丫头,以增加自己的势力。通房丫头的命运一般悲惨,若主人将你炒了,却要把你生的孩子留下。

     贾琏碰上尤物一般的尤二姐魂不守舍,但没有贾珍两父子出谋献策,帮忙安置,那只得一个“想”字。礼教只是束缚平民百姓,焦大说只有门前的两个狮子是干净的,也在预料之中。大富大贵人家将买来的女子权当动物,聚麀之事就见怪不怪了。

     贾琏生得风流靓俊,对人较温和,少有诡计。府里除了贾宝玉没正经上过学外,贾珍、贾琏等都是正儿八经上学读书的。贾敬还是进士出身,贾政本想通过科举考取功名,无奈有世袭。所以说贾府是知书达理的,只是无人管制、无人监督,人的欲望膨胀,为所欲为,才会导致毫无忌惮地挥霍无度、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罢了。最后,落得个王府破败。

      要说贾琏别院迎娶尤二姐,私话不嫌弃她不清白的过往。现在有女权主义者说是他不封建的大度宽容。其实不然,古代娶正房一定是门当户对、身家清白的,而妾室就随便多了,不论她清白与否,甚至风月场所的,或是戏子也行。若娶这样的正室贾琏会心存芥蒂,家长也不允。

     王公贵族或名门望族的女子婚前后判若两人,婚后一般不苟言笑,像王夫人婆婆说她做女孩时是活泼的,婚后就变成木头了,还有李纨也是死灰一样,从不玩笑。

      尤二姐之死不是王熙凤全责,贾琏也是最大的因素。王熙凤这个聪明、泼辣、能干的贾府CEO,突然间发现:多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与自己抢丈夫、夺位置,再生一个儿子争家产、霸天下,能不惊慌、愤怒?宫廷斗争的女人更加残忍、残酷,王熙凤只是小儿科。

况且贾琏口口声声对尤二姐说,把王熙凤这个母夜叉灭掉,把她扶正。他承诺的可不是把尤二姐当妾而是当妻,加之仆人婢女背地里赞颂尤二姐的贤惠宽厚,痛骂王熙凤的刻薄犀利。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说王熙凤听后什么感觉,对王熙凤威胁多大,她能不把你置于死地吗?

      贾琏在别院偷娶尤二姐本来就犯规,但王熙凤假惺惺把尤二姐接回家,贾赦见了高兴,又把跟自己有一腿,尖酸刁钻、撒泼打滚的丫头秋桐也一同赐给了贾琏。

有了新人贾琏就渐渐忘了尤二姐这个旧人,下人也在王熙凤授意下刻薄、冷落、对付尤二姐。肚子里的孩子给王熙凤借医下药给弄没了,王熙凤挑拨离间又借着秋桐这把醋刀杀尤二姐——秋桐仗着老爷的势,没日没夜祖宗十八代地谩骂尤二姐,最重要是连贾琏也冷落了她。

尤二姐孤独无助,没了指望,抑郁之极,生不如死,吞金自逝。

       要说尤二姐杨花水性,不能苟同。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生父早已去世,母亲嫁给贾珍妻子尤氏的父亲,再后来尤父也去世了,家庭没了收入。俗话说:“父死穷,母去贱。”旧时代只有父亲挣钱,父亲没了等于天塌了下来。母女仨只有投靠嫁给阔佬贾珍异父异母的姐姐尤氏。在贾府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任人摆布。奈何?!

      倘若逼迫尤二姐嫁给当初指腹为婚的破落户——好吃懒做,喜赌的张华谁愿意呢。

她和贾珍的不伦之恋也是无奈,姐姐是继弦,出身不是名门,在家没有权势,靠姐夫施舍过日子,姐夫提出非分之想,你敢不答应吗。她是老大,有责任撑起这个家,尤二姐柔软、善实、无心机是家中老大的特征。像《少年维特之烦恼》里的绿蒂,母逝,作为长姐要抚养七八个弟妹,不越规矩,为生活而嫁人。

      她妹妹尤三姐对爱情就任性的多了,企图不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舍命要和俊逸美貌的破落贵族——唱小生的戏子柳湘莲结好。当听到柳湘莲怀疑她的清白,拒婚!立刻血溅鸳鸯剑——自绝!

      尤二姐嫁给认为可以依靠的贾琏之后忠贞不二,一心一意,用心照顾服侍贾琏,无论是起居还是精神和身体。令贾琏舒舒服服,精神爽利,在家能够显示男人气势。

婚后贾珍经常过来试图挑逗,尤二姐巧妙地躲避拒绝贾珍。所以说一个女人忠贞与否,就看他遇上什么男人,这个男人值不值得他相守依靠和爱恋。

      邢夫人是填房,娘家没势力,说话不灵,因此没有应有的地位,故无道理地迁就讨好丈夫,极力地张罗和游说鸳鸯做贾赦的妾侍,遭到拒绝后恼怒成羞。每个人在贾府的个性,是由他的出身、地位决定的。懦弱的迎春不是正室所出,而是妾侍所生,而她母亲早逝,父亲只顾自己享乐不理事,不像探春有正牌的王夫人照着。王夫人,之所以不喜欢赵姨娘所生的贾环,是因为这个庶出的儿子有可能跟他亲生儿子贾宝玉争夺位置和财产,女儿是要嫁出去的,所以无所谓。

      

正室的门当户对叫下聘礼,夫家与娘家互相往来,而其他婢妾用一个“买”字,买断的,夫家跟娘家没有任何关系和联系。

      贾琏掌握不了经济命脉,包养不起女子,所以常常偷偷摸摸跟厨子的婆姨“偷食”。贾珍就不一样了,正室死了,大权在握,胡作非为,尤氏根本管不了他。假使正室去世,男人更加有权。名门闺秀不会做别人的填房,要做就做第一正室,所以有钱人再婚,虽然娶得也是妻子,但门第就相差甚远了。

      再说,王熙凤的陪嫁奴才旺儿想娶王夫人房里的丫鬟彩霞做儿媳,旺儿媳妇去提亲碰了一杯鼻子灰:旺儿的儿子丑陋猥琐、酗酒好赌。旺儿媳妇遂找王熙凤说媒。

旺儿,是王熙凤收放租子的功臣,这忙不能不帮,王熙凤让贾琏找另一个仆人林之孝说媒去。林之孝对贾琏说了旺儿儿子不成器的情况。贾琏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就不主张这一头婚事了。但在王熙凤不知道旺儿儿子劣迹的情形下,“大石压死蟹”地给做了主。彩霞父母没话,只得应承。彩霞一百个不愿意,但无他法。彩霞原本与庶出的贾环有意,赵姨娘也巴望彩霞做儿媳。人微言轻,落空。

      贾琏虽不是好人,但也有可人之处;尤二姐不是天生的水性杨花,而是没遇见可靠的人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