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5963175870
用户596317587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29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无负今日—梁启超  六  新民与革命  35

(2020-04-11 17:26:10)
标签:

转载


“梁启超说:“不错,我说过的话,发表过的文章,有矛盾之处,甚至可用我今日之矛,攻我昨日之盾,但这只是认识上走了弯路,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合情理,因为真理就是通过矛盾而获得。”
章太炎听他如此表白,一时没有做声。”……
——都是‘真’人呀!……

然而,就在梁启超心怀忐忑,担心兴中会的人和章太炎会不值《新民说》的内容时,章太炎已翩然东渡了,且是应梁启超之约而来,上岸即来到《新民丛报》社,一见梁启超,不由笑容可掬地说:

“卓如,那班留学生个个都有洁癖,我看是假斯文,臭讲究,唯独你没有。所以,我还是住在你这里,我们笔战归笔战,朋友依然是朋友,这叫做对事不对人。”

面对章太炎的频频攻击,梁启超不但不予反击,且约太炎东来,名义上是为了聘太炎出任“广智书局”主编——年初他们即有成议,在办好《新民丛报》的同时,还办一个书局,以翻译欧美名著为主,编辑班子已定下来了,唯缺总编,章太炎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实际上,梁启超是想借此缓和与太炎的关系,因为他奈何不了这个“章疯子”,想安抚他,眼下见太炎真的来了,且开口就提到“笔战”,不由有些忐忑,忙迎上来,报以微笑说:

“好啊,骂归骂,做学问归做学问,这是两码事!”说着,不待落座,就把《新民丛报》的第一期递与他,说,“这是小弟为你提供的靶子,且准备挨枪了。”

章太炎笑着接过来,就在前面坐下来,翻开来,先瞄了一眼。果然把头摇得象博郎鼓似的。梁启超一直在留意章太炎的神色,见他在摇头,忙说:

“太炎兄,革命还是新民,是我们争论的焦点,两年来纠结不已。其实,与斯拉夫、日尔曼等白种人比,我们的国民素质确实太差,在这弱肉强食、优胜劣败的大环境中,难以自立,所以,当务之急是新民,新民也是革命手段——只要国民素质提高了,不革也自革了,国民素质不提高,虽革犹不革!”

章太炎却不愿他打岔,一边摇手,不边自顾自地看下去。一口气看完这篇发刊词,又读了后面的《叙论》及《论新民为今日中国第一急务》两篇,这才仰起头回答说:

“你刚才所说,包括这三篇大作,不是无病呻吟,便是胡说八道,我问你,中国之不振,第一急务是维新国民吗,真是驴唇不对马嘴!”

先骂过,然后就摇头晃脑地背起书来:“梁子所悲痛者,革命耳;所悲痛于革命,而思以建立宪法易之者,为其圣明之主也——今其所谓圣明之主者,其聪明文思,果有以愈于尧耶?其雄桀独断,果有以侪于俄之大彼得者耶?由是言之,彼其为私,则不欲变法矣;彼其为公,则亦不能变法矣。进退无所处,而犹隐爱于此一人,何也?”

——这仍是去年那场笔战中,太炎所写《正仇满论》中的原话,眼下一口气背出一段,这才是真正的“驴唇不对马嘴”。可章太炎不管也不顾,竟又凑近前来,嘲弄似地望着梁启超,放低声音说:

“梁子,梁子,久未晤面,虽改以往之腔调,易以时髦之言,似也附和革命——然而,你的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只看这篇发刊词,虽改头换面,却仍塞进不少保皇会的陈词滥调。什么‘不革自革’,什么‘虽革犹不革’,我问你,中国之所以不振,关键在于国民吗?”

太炎的模样,孩子气地天真;太炎的话语,却刀子似地尖刻,文言加白话,霸气加疯气,真让梁启超有点不知所措,可他又很希望能笼络住太炎,驾驭太炎,为此,只好耐下心来,细细辩解说:

“那依你的,民智不待开发,就能生而知之?没有经过改造的群氓,懵懵懂懂就会跟着你去革命?”

章太炎指着他的鼻尖说:“梁卓如,我跟你说,自古以来,人心之智慧,自竞争而后发生,没有竞争,便没有进步。至于今日,民智的开发,要靠革命,公理未明,即以革命明之;旧俗俱在,即以革命去之。革命非大雄、大黄之猛剂,而实补泻兼备之良药,所以,第一急务不是新民,是革命!革命,懂吗?”章太炎口沫横飞,一口气说出好几个“革命”,这才停下来吞了一口唾沫,继续连珠炮般地说,“还是你的同门、谭复生老兄说得好,专制是万民之公敌,皇帝是万恶之源,只有杀尽天下君王,使流血满地球,以泄万民之愤,中国才有希望。而眼下,我们不闹到新、旧两党流血遍地,便没有复兴之望。所以,我们争论的不是国民之新旧,也不是民智开发未开发,而是革命不革命!”

章太炎随口引用谭嗣同的话,虽文字略有出入,但不失本意。梁启超不想指责已牺牲的谭嗣同,更不愿太炎用谭嗣同的话来反驳自己,连连摇头,说:

“过激,过激,太炎,你不觉满口血腥吗?”

太炎说:“满虏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杀得我汉人血流成渠,你怎么就不说中华大地,遍是血腥呢?”

花费如许心思的《新民说》,圈内人好评如潮,章太炎才看了《叙论》和《论新民为今日中国第一急务》,便批得体无完全肤,梁启超失望极了,他不想与太炎见面就起冲突,只好坐下来,倒了两杯水,递一杯与太炎,自己手持一杯,从容抿了一口,望着太炎微笑着说: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都过去两百多年了,陈词滥调,翻出来有什么意思?要知道,所谓民族主义应是反列强,可孙文的民族主义却是反满,而你竟也认同他,且不嫌陈腐,喋喋不休,花费很多力气,去论证满汉不同种,可太史公司马迁早就说了,匈奴‘乃夏后世之苗裔也’,满人和蒙古人一样,与汉人本是同种,世居关外,入中原也有两百余年,早为汉人所同化,眼下不但习俗已是汉习,文字也是汉文,甚至连满洲话都不会说了,可你偏说满洲人不是中国人,东三省为满洲之地,而非我中国之地,这不是要分裂国土,分裂民族吗?”

章太炎一怔,忙说:“你,你胡说,我,我何尝有分裂国土之念,此说纯为革命而发,须知不讲种族主义,无以唤起民众,不讲满人屠杀汉人,激不起我大汉民族的愤怒,但是,我们革命党人决不会以牙还牙,革命成功就杀尽满狗的,但眼下为推翻清廷,我们不得不讲。”

梁启超终于看出太炎的心虚了,乃大笑着说:“其实,太炎,孙文的口号,只对了前半截,就算革命是对的,那个驱逐鞑虏的主张也是错误的,所谓民族主义,对象应是列强,我们一旦革命成功了,要团结御侮,打倒列强,至于满人、回人还有蒙古人等其它少数民族,仍然都是我们大中华国人,何必要分此畛彼域,又何必非去满不可呢?你不觉得孙文那排满论,目光是何等的短浅,气量又是何等的狭窄吗?”

这么一说,章太炎的熏天气焰终于矮了半截,只说:“孙文的排满论有什么错?比起你们的认贼作父,他可是汉民族的大英雄!”

梁启超不由长叹一声说:“太炎,排满算什么英雄呢?我不是多次和你说过吗,保皇党人保光绪,是想通过光绪皇帝,实现民主与宪政,所以,我们与孙文虽然口号不同,目的是一致的。再说,孙文固然不容于清廷,而清廷更是悬金十万,购我的头颅,我们同是清廷的敌人,同是为了在中国推行民主与宪政,何必要挺着二十四根饿肠,争个你死我活呢?”

章太炎不屑地说:“出尔反尔的人就是你,唐佛尘死不瞑目!”

见太炎认唐才常的失败,是自己的责任,梁启超一边大呼冤枉,一边把自己在夏威夷筹款及汇款的过程向章太炎一一备述,又把康同薇所说的有关捐款流向,说与太炎听——其实,康同薇的明细账,有许多说不清,梁启超心中有数,但“君子可以欺以其方”,章太炎听完,面色竟一下和悦了许多,但口中仍说:

“你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前后不一,表里相违。”

梁启超说:“不错,我说过的话,发表过的文章,有矛盾之处,甚至可用我今日之矛,攻我昨日之盾,但这只是认识上走了弯路,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合情理,因为真理就是通过矛盾而获得。”

章太炎听他如此表白,一时没有做声。

见太炎不作声了,梁启超便娓娓而谈,说处此内忧外患之际,我们都因不满政府,漂泊海外,所以,应捐弃私嫌,患难与共,相互攻击,徒让东洋人耻笑。自己虽有联和之意,无奈兴中会的人却不愿捐弃前嫌,他们专以攻梁为能事,惩羹吹齑、杯弓蛇影——本是学术歧见,认作主义之争,乱炮齐轰,吠影吠声,让人觉得莫明其妙。望太炎能主持公道,让兴中会的人有所收敛。

因为激动,他的官话中,难免夹杂了广东方言,尤其是“惩羹吹齑”一句,被章太炎这个浙江人听成了“颈根亏起”,很是不解,赶紧问道:

“什么‘颈根亏起’?”

梁启超只好一字一顿,替他解释:“‘惩羹吹齑’。‘羹’,热汤也,‘齑’,凉拌的酱菜也,因喝热汤烫了嘴,吃凉拌菜时也要吹一下。语出《楚辞》:惩于羹者而吹齑兮,何不变此志也?”

章太炎先还不断地点头,不想听了他把“齑”说成“凉拌的酱菜”,颈上的青筋突然又鼓暴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就象一只斗鸡,说:

“什么凉拌酱菜,亏你还写文章,发议论,‘惩羹吹齑’的‘齑’是将熟肉切丝凉拌,不信,你去问一问你那自比孔夫子的康南海!”

梁启超清楚“齑”字是有不同解释的,但他不想为一个字争个长长不了,于是狡猾地笑了笑,说:

“不必问了,你不就是我的老师吗?今天中午,我就请你吃齑,不用酱菜而用熟肉丝凉拌,你就不用惩羹而吹了!”

章太炎不屑地“嗤”了一声,指着手中的《新民说》说:“你洋洋洒洒,写了这么长的一篇大论,我就只说这几句吗?既然请我批评,我不能因你的恭维就让谬说横行,妖言惑众,回去后,我还要好好地细看,然后对你这‘新民’邪说,也要回敬一篇长文,这才算公平!”

旁边的汤睿见梁启超说了许多,到头来太炎还是要与他争,一大筐好话等于白说了,不觉摇头苦笑……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