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盛夏,花开到颓靡

(2017-09-08 11:16: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短篇」
盛夏,花开到颓靡

——你我彼岸相遇,此岸分离,终隔一江春水。

chapter1. 悲剧上演的开始,就是你失去了当宝贝一样珍藏的东西。

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里是刺眼的白色。揉着剧痛的脑袋,有种说不出来的眩晕。看着手上还没打完的点滴,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医院里。
将手机开机,看到无数个未接来电和短信后,就知道我死定了。刚想给晓曦回电话,门就被用很大的力道推开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记耳光打蒙了。面前是一脸铁青的晓曦。
想开口解释什么,但看到她生气的样子,仿佛瞬间任何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我看到了她额头上突起的青筋和红肿的眼睛,这是我们认识的七年里她第一次冲我发脾气。
看到她冲着窗口默默的掉眼泪,我的心像是被锤子凿了个窟窿,疼的发紧。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歉,乞求着她的原谅。
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完埋怨的话,她转过身走到我的床边抱着我痛哭起来,我的眼泪也像是受到了招惹,肆无忌惮的将衣服打湿了一片。这么多年很少看见优雅的她像今天这么失态。
眼睛肿的这么厉害,头发乱的跟杂草一样,要知道她平时是最注意自己形象的。轻轻的安抚着她,没过多久就安静的睡着了。我想这个傻姑娘一定是因为担心我一夜没睡。
相识的七年里她对我百般好,虽然也骂过我吼过我,但却从没见她像今天这般歇斯底里过。就是因为在乎因为怕失去,才会情绪波动这么大,否则这个世界上任谁也休想让她失态。或许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把彼此刻进生命里了。
出院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昨天被送来医院的时候是因为酒精摄入量太多而引起的中毒,如果再晚一些估计就可以直接推进医院的太平间了。
我承认这一次是我怂,就是因为不敢面对这些事情才会选择用这种愚蠢的方式逃避,只是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荒诞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真相,我就是一普通的凡人,要怎么承受事实带来的各种打击。喝酒只是为了麻痹自己减轻痛苦,该庆幸的是我没有唱上一出自杀计。
回到学校后,铺天盖地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安慰,那些看起来比我心情还要沉痛的孩子是有多能感同身受我的难过。哭?现在就算拿把尖刀猛地在我心口捅上几下,我都哭不出来。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所谓的万念俱灰。
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晓曦后,我决定出去旅行。这样一个状态,要怎么继续若无其事的生活。我不是圣人,无法那么快就消化得了痛苦。所以,我需要时间需要空间让自己冷静一下。
就是想要快点逃离这样一种令人窒息的环境,所以回来的时间跟要去的城市都来不及多做考虑。为了宽慰晓曦,我没有告诉她我的行程。我要快点把那个刀枪不入无坚不摧的萧夏找回来,好让生活早些回归到正常的轨迹。
火车缓缓开动,映入眼帘的慢慢都变成了陌生的风景。

chapter2. 植入骨髓的落寞,深不见底。

到达H城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凌晨。天空冒着微微的细雨,拉着行李箱走在路上会不住地打寒战。秋天来的悄无声息,杀了我个措手不及。
找到下榻的旅馆后,我顺利的跟感冒碰头并且展开了一场非常愉快的合作,大概这就是初次见面这座陌生的城市送给我的礼物,看起来它丰厚极了。“阿嚏…阿嚏……”
感冒还真是一副良好的安眠药,洗完澡躺在床上没多久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被闹钟叫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揉着惺忪的睡眼起身拉开窗帘,阳光刺的眼睛生疼。今天天气不错,此等良辰美景岂能辜负,背包,海边走起~~
坐在离海边较近的栏杆上,望着面前无边无际的大海,内心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看着海上盘旋捕鱼的海鸥和翻滚着的海浪,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海风,觉得这样的景致美极了。
记得第一次看海是跟梁洛初一起。那个时候和他手拉手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散步,偶尔会弯下腰捡几颗地上的贝壳,他会给我讲许多关于海的传说,幸福不言而喻。
可现在此情此景却变得异常讽刺。脑海里那张给我耳光嘴里振振有词骂我是狐狸精的脸久久挥之不去,她总是居高临下,飞扬跋扈的气势我从来都比不起。
谁都想不到平日里对我宠溺有佳的梁洛初会有未婚妻?更想不到我这个自以为是正牌女友的家伙,不过是个别人眼里斗不过原配的第三者。多么可笑,这就是我用心爱过的人。猛的灌了几口酒后,那种疼愈加浓烈了起来。
听到几声迅速按快门的声音,思绪被拉了回来。转过头,一个身着运动衣手拿单反的男人映入眼帘。“喂,随便拍别人是很不礼貌的,你不知道么?”我冲着他喊,声音因为感冒有些嗡嗡郁郁。
当我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愕,不过随即又消失了。他似乎不觉得有半点唐突,不慌张反倒笑了起来,“共享美好的事物是大家一致的追求,何来不礼貌一说呢。”
隔的有些远,眼睛也不好使,所以他的样子看得不太真切。一时语结,索性不再理他。继续用手里的酒孝敬着自己的胃,看着面前茫茫的大海又陷入了沉思。
“看你的样子,有心事吧。失恋了?”他说的很玩味,完全不像是关心,反倒更像是嘲弄!如果眼神能够杀人,也许我已经把他凌迟数百遍了。
“先生,我请你离开!我可以不计较你偷拍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留在这里继续打扰我,因为你的出现让我觉得整个早晨都糟糕透了!”因为先前低迷的心情,我有些失了耐性。
对我的不快他浑然不觉。信步朝我走来轻轻在我旁边坐下,便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失恋大概是人生的必修课,就是这样,我们才能越过重重阻碍找到那个最适合我们的人。”
侧着头看清了他的模样。二十四五的样子,还算英俊的轮廓里,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那对眉毛像是执笔多年的画家刚刚画上去的一般,挺拔的鼻梁下有张很好看的嘴。身上散发着一副成熟男人的气质。
仿佛是洞察到了我的过往,他说的话,句句直砸心脏。“不属于你的,在身边一定不会长久。失去了,就证明他不是最适合你的。与其在这里悲伤哀悼,不如痛快发泄一下,然后就下定决心放下,看清。真正的勇士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你不是个弱者。”
他的话让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不容我多想,说完,他扭过头扔给我一张名片。“一个姑娘家在这种人迹罕见的地方喝酒不安全,下次想喝酒找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也早点回去吧。”没有了先前的吊儿郎当,这样正经的他看起来还不至于令人讨厌。
拿起那张名片随手丢进包里,收拾完东西后,我也搭上了回去的公交车。因为一个怪男人,这个早晨算是废了……

chapter3. 兵荒马乱的青春让悲伤无处遁形。

日子平淡如水,那张静静躺在我包里的名片似乎已经被我遗忘了。
每天除了去各种地方看风景就是看风景,仿佛这样无一变化的不断重复让我觉得很踏实。
回到家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钥匙不见了,把包包翻了个底朝天,那张名片就华丽丽的飘了出来。
如果不是乘公交车弄丢了钥匙,我想这张名片可能真的要在我的包里安静的躺上一辈子,而且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拨通名片上的电话。
顾邺 M集团总经理 M集团?那不是S城最大的集团么…看不出来这个男人还大有来头。反正门也进不去,先解决晚饭再说。
嘟嘟嘟的几声忙音后电话通了,温和稳重的男声,实在没办法跟那天那个家伙联系起来。秉明身份后,换来了他一阵恍然大悟的笑声,随后他邀请我共进晚餐。
有钱人果然出手阔绰,两个人吃饭竟然点了满桌子的菜,还上了几瓶我从没见过的酒,看起来蛮贵的样子。
“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他很绅士的帮我倒了酒。我是朋友圈里出了名的酒品不好,要是喝多了,岂不在他面前丑态百出…再说,他一陌生男性,多少也算是一安全隐患,这……
心里正在犯嘀咕…“哈哈,别想了,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你一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姑娘,我能对你有啥企图。”那副样子,像是刚刚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可恶,他好像总能看穿我的心思,喝就喝,谁怕谁!!
“谢谢你的热情款待。”我举杯,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酒。好难喝的酒,我微微蹙眉。“酒是要慢慢品的,喝这么猛,待会醉了我就把你扔在大街上,任你自生自灭。”
像是被他的话突然击中了某个伤感的神经,眼泪就那么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梁洛初,或许我就是被你随手丢弃的玩偶,玩的累了,腻了也就不再需要了。
看见我在哭,他显然慌了,“我开玩笑的,你别哭,别哭啊。”他连忙给我递纸巾。
我没有伸出手去接,而是一口气又喝了三杯酒后,开口打破了这个有些尴尬的局面。“我根本就不是失恋,因为我连失恋的资格都没有。我是个第三者,是个人人唾弃的第三者!”
开了口,眼泪就再也收不住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仿佛很笃定的相信这个话题还会有下文。
“我跟他在一起三年了,如果不是前几天她的未婚妻来我们班闹,我始终不会相信他已经订婚了。我本就不该存在,落荒而逃似乎要比在那里跟个傻瓜一样据理力争更理智些。”我不断的往胃里灌着酒,也许这些被隐匿的伤口只有被酒精麻痹后,才不会痛的那么揪心。
“为什么,为什么他已经订婚了还要来招惹我,为什么明明给不了我未来却还要让我沦陷,为什么要骗我害我背负第三者的骂名,为什么分手了还不放过我还要说他爱的是我,为什么……”终于还是挺不住了,我趴在桌子上放肆的哭出声来。那种感觉像是用刀生生的从身上割下一块块肉来,有多疼,只有我自己知道。
哭着哭着,意识就模糊了。酒真是个好东西,它医治疼痛的效果远远好过那些名贵的止痛药。你看,我不是感觉不到痛了么。
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厉害,但是周围陌生的环境让我瞬间清醒了不少,还好身上的衣服都在。打开卧室的门,看到了贴在门上的便条,『厨房里有煮好的粥,你喝一点,如果胃痛的话,抽屉里有买好的药。公司有点事需要我处理,你在家休息下,中午回来带你去吃饭。』看完了内容,心里滑过一丝温暖。这家伙,还挺够意思。
看到卫生间里被吐的一塌糊涂的衣服,就知道昨天他一定被我连累的很惨。把脏衣服洗干净晾在阳台上,稍微收拾了下房间,便开始准备午饭。给他填了不少麻烦,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做好午饭后,拿上包离开了他家,我不能总是把麻烦带给别人。外面的阳光很温暖,赶走了一半昨天阴霾的情绪。萧夏可是个勇敢的姑娘,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被打倒呢。萧夏,加油!

chapter4. 遗忘太长,终使眉目成伤。

最近总是会做些乱糟糟的梦,梦里那些七零八落的场景像一只巨大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那种真实的窒息感总能让我迅速从梦中惊醒,每每醒来眼角都还有残余的泪痕……
晓曦来电话的时候,我还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所以电话里的声音就显得有些虚弱无力。这孩子立马紧张的问东问西,好像如果她在,就恨不得把我按在医院的检测仪器上检查个十来遍才能放心。
一边安抚着她比我还要激动的情绪,一边喝着水缓解刚才受到的惊吓。跟我这儿絮叨了半个小时,无非就是叮嘱我让我一个人照顾好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旁敲侧击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出来一周了,也该回去好好复习下功课了,总不能让下个月的考试就那么挂掉。再说,总这么躲着逃避着,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想了想,我告诉晓曦,下周回去。
H城的风景看了不少,可是繁华地段的商业区还从来没去过。还有三天就要回去了,是时候过把购物的瘾了,总得在这个地方留下点足迹证明自己来过。
听说鑫荣大厦是整个H城最大的娱乐购物中心,果不其然,大厦十五层高,每一层都大到连方向感很强的人也会迷路,真要逛下来就算不非死即残体力也得严重透支。
那些个顶个漂亮的衣服鞋子和包包看的我眼花缭乱,不过倒真是极其好看的。这里的热闹和繁华果然名不虚传,人与人的肢体接触会让人误以为随便一个男人女人就是一对情侣,拥挤的都抱到一起去了。
女人这种生物生来就对美丽的事物不可抗拒,更何况是一件穿起来可以使自己美上十倍的衣服呢。
我站在镜子前面看了又看,对这件米色大衣爱不释手。但是看完价格,心就彻底凉透了。4890元!!我真不知道是该夸自己眼光好品味高还是该赞叹这家店衣服的质量和档次非同凡响!这明摆就是赤裸裸的巧取豪夺,跟抢钱有什么分别。
钱包里的钱付这件衣服十分之一的费用还差不多,算了,买不起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闪!放下衣服后我果断并迅速的撤离了现场。
等以后工作赚了钱,一定要来这里疯狂购物一次!女人嘛,为自己追加的投资就是使自己不断增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现在买不起不可悲,可悲的是永远也买不起。这么想着,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遇见来度假的他们。这个概率,跟我去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差不了多少。我上辈子一定是做尽了什么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坏事,这辈子老天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修养和承受能力。
在另一家店里从高高的衣架对面跟杨乐乐同时抓住一件衣服的时候,我还是一副死都不放的样子。可当看清对方的样子时,我却立刻失去了拉扯的力气。我松开手,狼狈的跑了出去。我看到杨乐乐扬起的嘴角在梁洛初转身追我出去的时候又垂了下去,脸上写满了愤怒。
事实证明,男人奔跑起来的速度的确远远快于女人,所以,他轻而易举的拦住了我的去路。他挡在我面前,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跟我说,“阿夏,你听我解释。”
“听你解释?!解释什么?解释你们有多恩爱,而以前我有多愚蠢么?”。我试图控制眼泪,可是那股坚决和镇定在看到他后彻底土崩瓦解。
他本就不算胖的身子又清瘦了许多,嘴上的胡茬将他的颓废展露无疑,整个人看上去一副病殃殃的样子,当初的明媚再也找不到一丝。我看到了他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失落,梁洛初,你也会难过么?
“对不起,我从没想过要隐瞒和伤害你。这些事我以为我们在一起后我可以处理好,我不爱她,我想跟她解除婚约的。阿夏,我爱的是你,你相信我。”这样无助的他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模样。
可是怨怼早就让我丧失了理智,任凭他如何解释,我都听不进去。我握紧了拳头冷冷的看着他,他的每一句话都犹如一把尖刀直直的戳进我的心脏,疼的连呼吸都变得致命。
“爱我?爱我,却要我背负第三者的骂名?爱我,却要我屡次遭受杨乐乐的刁难?爱我,却在我受到她们恶意重伤的时候不辞而别?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么?这样满是伤害的爱,我宁可不要!”身子因为极力控制情绪颤抖起来,指甲也因为握紧的拳头嵌进了肉里。我发了疯似的冲他喊,像是要把自己这些天受得委屈一并喊出去,好让自己能好受一点。
被杨乐乐推到在地上的时候,我结实的挨了她一记耳光。有片刻的眩晕,耳朵嗡嗡作响,他们说的话也逐渐模糊起来。我只能隐约感觉到,她在疯狂的拉扯我,我的头发乱了,脸上身上都火辣辣的疼。我看到梁洛初使劲按住了她,否则以她现在这般疯狂的模样一定可以杀了我。
被人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我近乎晕厥。“不管什么原因,以后都别再来打扰她,除了伤害你还能给她些什么?看好你的女人,否则下次我一定将这些如数还回去。”笃定的语气,让那些模糊的语句变得清晰。是他,是顾邺么?
离开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梁洛初眼里明晃晃的痛苦和那张因为强忍着情绪而扭曲的脸。是我看错了么,原来他也会因为我痛苦和愤怒…
“小夏,醒醒,醒醒……小夏……”耳边聒噪的声音越来越不清晰,出了大厦后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chapter5. 从此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安好无比,再无瓜葛。

睁开眼睛看到平常西装革履的顾邺穿着家居服系着围裙站在我面前时,着实让我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没想到你这么彪悍一人身子骨脆弱成这样。这是炖好的鸡汤,趁热喝了吧。”不顾我一副将其惊为天人的模样,他放下鸡汤扭头又钻进了厨房。
午饭丰盛的不像话,都是他亲自下厨做的。这家伙总是能给我以各种震惊般的轰炸,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我没见识过的本事。
昨天的事他只字未提,说来也怪,他好像总能顾及到我的感受。我不主动说的事他从来不过分追问,把自己的好奇心控制的恰到好处。
他说在我临走之前一定要尽一下地主之谊,让我好好体会一下H城人民的淳朴和善良。既然盛情难却,我就没理由再推辞。
那天下午的阳光特别温暖,他带我去吃了当地的特色小吃,带我去了很多著名的景点和游乐场,最后还带我去了海边。总之就是那天下午,他带我去了很多地方。那天也是第一次在H城有了由衷开心的感觉。
跟他在一起总会有种难以名状的安全感,因为总是被他保护的很好,所以我开始对这种感觉产生了似有若无的依赖。就像是向阳的植物在汲取阳光,然后努力向太阳靠拢一样。
开车送我回到住处,我郑重其事的跟顾邺道了谢。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可能这个动作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太过暧昧,所以暗处的梁洛初冲上来的时候,重重的拳头让顾邺吃痛。
从顾邺还手的那一刻他们就扭打在一起,任凭我在旁边怎么喊,他们就是没有停手。打架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严重挂了彩,帮他们处理伤口的时候疼的俩个人龇牙咧嘴。
处理完他们的伤口,我下了逐客令。顾邺捂着红肿的脸颊,叮嘱我让我有事打电话给他,因为嘴角的伤口这句话变得有些模糊,可是每个字我都听的很清楚。“阿夏,我有话跟你说。”送他们出门的时候,梁洛初停在了门口。
“什么都别说了,我不想听。早点回去吧,我不希望过会你的未婚妻来我家折腾。”我忍着眼泪转过身去,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眼睛里的难过。顾邺站在那里什么话都没说,似乎就是在等我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
“她不会再来闹了,因为我已经跟她解除婚约了。阿夏,你相信我,我爱的是你,是你啊。”他无奈的低吼着,也许是面部表情太过用力,嘴角处的伤口裂开又渗出些许血迹来。
“她爱你爱的没了原则,因为爱你她做了多少傻事,甚至险些被学校开除。她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为了能够让你看到她,她不惜伤害自己来博取你的关心。她对你照顾的无微不至,难道这些还不够么?”我低下头,任泪水打湿了眼睛。
“可是我爱的是你,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如果勉强跟她在一起,对她的伤害远比拒绝她还要大。我不想欺骗她,更不想欺骗自己的心,我爱的是你,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他说的很坚定,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怕我一心软就会答应重新跟他在一起。
“你已经伤害了我,何必还要去伤害她。如果两个人注定要有一个人受伤害,那么就由我来承受吧。她拿出了一切爱你,你应该好好珍惜她。不能让她一直活在无望里,那样对她不公平。况且,我已经找到我的幸福了啊。”我咬着嘴唇,轻轻走到顾邺身边,紧紧的挽着他的手臂。
强忍着胸膛内那股剧痛带来的巨大冲击,强装着镇定,扯着嘴角说完了后面的话。“我跟顾邺在一起了,他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我们现在很幸福。你跟乐乐也好好在一起吧。”
我想当时我的样子一定很丑很可笑,我向来都是个爱把心事写在脸上的人,那样的痛苦,如何掩饰得了。面前这个是我拿生命爱满了的少年,他爱我也用尽了力气,即便顶着各种压力,他还是努力给我幸福护我周全。我又如何能舍得就这么放手。
这是第二次看到梁洛初掉眼泪,第一次是最疼他的奶奶走的时候他伏在我的肩膀上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如果不是因为失去了至爱的人,他从不轻易掉眼泪。就连当初为我打架骨折进医院,他都没皱一下眉头,那种疼恐怕也很难忍受吧。
那样失魂落魄的梁洛初让我心疼,天知道我有多想冲上去拉住他,告诉他我爱他我不要离开他。走到顾邺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一下,我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然后梁洛初就头也不回的跑开了。他临走时那样炙热的目光只会让我更加难过,我就以这样决绝的态度,结束了这段感情。我是不是特别残忍?
看着梁洛初从我的视线里彻底消失后,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支撑,瘫坐在了地上。“他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听到顾邺的这句话,我把头埋在臂弯里狠狠的哭出声来。夜风微凉,顾邺把外套披在我身上后,就那样陪着我在路灯下站了很久。
洛初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成全杨乐乐真的也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不能告诉你,杨乐乐堵在我家门口拿自杀威胁我离开你时,那样无助绝望的样子有多让人心疼。你知道的,我一向心软,就算当初她如何伤害我,但看到她这样,就算再不舍再难过我也还是会答应她离开你。
洛初,她那么爱你,一定会代我把你照顾的很周到。洛初,我亲爱的少年,再也不见。

chapter6. 你我彼岸相遇,此岸分离,终隔一江春水。

坐在酒吧的角落里,顾邺讲了他的故事,然后那些潜藏在我心里的疑惑也都随之得到了解答。
顾邺有个妹妹叫顾秋涵,两年前因为车祸抢救不及时去世了。那个时候,顾邺还在外地拼事业,没有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从小两个人关系就很好,所以这样的遗憾始终亘在心里,未能让他好过一天。
他说我们的眉眼出奇的相似,就连说话的口吻都是一样的。所以那次在海边看到我,才会忍不住按下快门,忍不住上前跟我搭话,忍不住给我留下名片。就是因为一张和别人相像的面孔,才让原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变得如此亲密。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初次见我时他会有那片刻的惊愕,还有后来这么多对我不计回报的优待。
原来,那天他急匆匆离开并不是真的有事,而是回去找人彻底调查了我,或者从心里,他是不愿意接受顾秋涵已经死了的事实的。所以,在鑫荣大厦被杨乐乐推倒的时候,他才会出现。所以,那天送我回家时他没有问我我家的地址。所以,关于我和梁洛初的一切不用过问他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么,可是究竟有什么目的。
知道真相后,我该生气该愤怒该埋怨或者该干脆甩手走人。可是,我却一反常态的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只是那样专注的看着他,任凭失落在胸膛里乱窜。
我难过,不是因为他欺骗隐瞒了我,而是这些关爱和保护只是我待人受过,它并不属于我。
大概已经习惯了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抛弃,所以这一次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吧。
小时候,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长大,虽也温暖,但却从没享受过半刻父母的关爱。
长大后,遇到了梁洛初,那个用尽一切爱我的少年,他努力给我最好的,努力让我一天比一天快乐,可是在我习惯了这样温暖的生活后,因为艮在中间不可控的因素,我又变回了从前的一无所有。而这一次,像是上帝跟我开了一个玩笑,只是我傻乎乎的当真了。
面前的他紧闭着双眼,将整张脸埋在手掌里,那样子看起来无助极了。我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如果语言能起到一丁点安慰的作用,我真希望可以说点什么。可是,此刻我却只能沉默。
任何人都无法逃脱这样的趋势,任何人都不能逃脱命运的摆布,邂逅谁,厌恶谁,爱上谁,离开谁,仿佛一切都是在上帝的记事本里早就写好了的。我们只不过是顺着看不见的剧本活色生香地演下去罢了。
其实我们都没有错,杨乐乐爱梁洛初没错,梁洛初爱我没错,顾邺把我当成了顾秋涵没错,错的大抵是命运。我们一如手脚被上了线的木偶,一举一动都受着命运的牵制,若非要论对错,错的也应该是掌控我们的命运。
离开H城的时候,没有让顾邺来送我,好不容易静下来的心不能再乱了。有些事,过得去就是经历,过不去便成了心里的坎儿。这阵子背负的事情太多,我不能再给自己增添包袱了。
回到熟悉的城市,有些百感交集。看到来接站的晓曦后,鼻头一酸,眼泪就失去了控制。
H城发生的事我没有跟晓曦提起,因为我她早就跟杨乐乐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了,我不想因为我再生出什么事端。我最怕看到的就是原本平静的局面又生出什么枝节来。
安静的办完辍学手续后,才跟晓曦说了我的想法。从H城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久,也许这是重新开始最好的办法。换一个城市,换一种身份,然后重新生活。
这一次晓曦很反常的没有跟我跳脚,也没有怪我自作主张办了辍学手续,没有怪我就这么离开了她。她没有说话,就是那么一直紧紧的抱着我,仿佛一松开我就会消失不见。
短短的几分钟后,她又恢复了原本优雅的姿态。她红着眼圈对着我笑,只是那些笑容里隐藏的苦涩,让我觉得心里像是有一根针来来回回的穿。我知道她在努力压制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她一直是我坚强的后盾,所以她从不允许我看到她的脆弱。
临走的那天晚上,她硬要为我送行,拗不过她就应允了下来。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其他几个平常关系要好的姐妹。那天,她们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点了数不清的酒,可是最后醉倒的却只有晓曦一个。
这么多年,我们的性格还是这么相似。遇到不愿面对的事情,总会第一时间选择逃避。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我离开,喝醉只不过是一个最蹩脚的理由,一个不用去送我看着我离开的理由。
我们彼此守护了这么多年,或许她是我活着的唯一财富。如果能够选择,我愿意放弃一切守住我们的友谊。可是接二连三的重磅炸弹,已经将我的脑子夷为了平地,它不能正常思考不能正常运作,所以现在我只想学鸵鸟躲起来,躲去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安静的把伤口舔舐到愈合。我给她带去了太多的麻烦,这一次就让我自己学着站起来,我得勇敢啊。
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手机里单曲循环的是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记得梁洛初对我说过,如果将来我爱上了谁,比爱他还要爱,他会放我走。因为看着我幸福要比他自己幸福更幸福。在心底轻轻的祝福着他,也告诫自己尽早忘记。回忆如潮,泪水模糊了双眼。

chapter7. 在上帝遗忘的角落,我傲娇的活着,明媚且温暖。

几年之后,在E城定居下来,我开了一间咖啡屋,里面是自己喜欢的陈设。有书架,书架上是自己喜欢看的各类文学书籍。窗子是朝东的落地窗,这样当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总能沐浴到温暖的阳光。亲手做的手工风铃和生命力顽强的盆栽是小屋里比较夺眼的景致。
时间真是强大,它总是能将原本坚不可摧的东西激的粉碎。比如,那些深埋在我心里的怨怒以及对命运安排的不满。现在心情平静的这个我,连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了。
这几年或多或少跟晓曦联系过几次。但是一个月后收到她的来信还是有些意外。
精致的信封,俊逸的字体,这不是晓曦的笔迹。可是收信人地址却写的是咖啡屋的地址。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字,熟悉却左右想不起来。
拆开信的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跟我熟悉要好的朋友都会喊我阿夏,只有他仗着大我几岁总是喊我小夏。是他,是顾邺。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咖啡屋的地址。这个,我连晓曦都不曾告诉过。
执着是有着无限能量的,即是在乎,那么就算翻遍整个中国,也一定会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心中的爱就是支撑自己坚持下去的所有动力。是我忽略了他的能力,更看轻了他对我的在乎。
就像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东西,在若干年后被告知了它属于自己。虽然没有当时就被满足的欣喜若狂,但那样由衷的开心是真实存在的。
原来在我退学离开的第二天他去我所在的城市找过我,可是未能如愿。当调查到我所在的学校时,他也去问过老师和校长,但校方给出我离校的原因不详。
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找到了晓曦,问出了事情的原委。他发了疯似的找我,他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和人脉在各个城市寻找我的下落。
是跟晓曦联系的电话号码暴露了我的行踪,他用我几次给晓曦打电话的固定电话去查了电话号码的归属地,大概就是这样才一步步摸清了我的地址。
说不清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看完信后,就让小屋打烊了。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全是信里的内容。
他说他喜欢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喜欢上了我。他承认他关注我,甚至最一开始就那么大方待我是因为我有着跟他妹妹相似的眉眼。可是后来通过几次接触,我就突兀的闯进了他的心里。
他喜欢我的神经大条,喜欢我偶尔笨手笨脚,喜欢我生气时暴跳如雷的样子,喜欢我对待他人时的真诚和善良。他说,当他看到我被杨乐乐欺负的时候会心疼,会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前保护我,他说当看到我面对梁洛初时那样眷恋和不舍的目光,他会妒忌。
努力的回忆着他诚恳的目光,我知道他没有骗我。
被捂住嘴巴拉近墙角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可能自己遭遇了打劫。下意识的出手反击,轻松的逃出了禁锢。三下五除二给予‘歹徒’
重击后,刚想打电话报警,身后响起的声音让我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看来我们阿夏已经有了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慢慢转过身,借着路灯微弱的灯光看到了晓曦脸上晶莹的泪痕,心陡然间坍塌了一块,满腔都是凛冽的风。跑过去紧紧的抱着她,那力度仿佛是要把这些年欠下的拥抱全部补偿回来。
看到顾邺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我和晓曦破涕为笑。以为真的是遇到了抢劫的歹徒,我下了重手,跟我交手的过程他又只是闪躲也不还手,估计一定伤的不轻。来到E城后学了一段时间的跆拳道,就是为了防备晚上下班的时候遇到坏人。
我走过去,伸出手扶他,他拉住我的手顺势将我拽进了怀里。只是轻轻一句我想你,就击溃了这些年来我努力垒起的坚强。任由他抱着,享受着他怀抱里的温度,感觉还是那么踏实。
“你们不是要打算在这儿抱一晚上吧,这儿可还有一人呐,也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好不好。”晓曦不满的嘟囔着。

“好啦,去我家,给你们做好吃的。”他拉着我的手放进了口袋,那样温暖的感觉一直延续到心里。第一次踏实的觉得,此刻的幸福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寂静的夜晚因为有了我们三个人的嬉闹声,变得热闹起来。我在上帝看不见的角落,傲娇的活着,明媚且温暖。愿幸福能久住一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