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铲史官漫画
铲史官漫画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6,560
  • 关注人气:9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2017-09-22 18:34:05)
标签:

杂谈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猛人慧能:一个不识字的樵夫如何逆袭为一代宗师影响乔帮主

编后语

当中国禅宗信徒在回溯“禅”的起源时,总是离不开一个叫“拈花微笑”的故事。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少林派还有一门叫做“拈花擒拿手”的绝技。

这个“拈花微笑”典故大致是这样的:释迦牟尼佛在灵鹫山说法时,大梵天王献上一朵金色的婆罗花。佛陀轻轻地拈起这朵花,默默地展示在弟子们面前。众弟子不明所以,十分茫然,只有摩诃迦叶尊者发出会心的微笑。释迦牟尼佛当众宣布:“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咐嘱摩诃迦叶。”

中国禅宗所推崇的“以心传心”法门,以及后世师徒间的衣钵传承,其理论根源就在于此。为了使禅宗的法脉神圣化,中国禅宗还构建了“西天二十八祖”的传承次第,摩诃迦叶被奉为第一代祖师,传到菩提达摩,是第二十八代,达摩来到中国传法,又被奉为中国禅宗的第一代祖师。

虽然这个“拈花微笑”的典故在禅宗内部广为流传,宋以后的禅师关于此事的偈颂和语录可谓是连篇累牍,但一直以来就有人质疑“拈花微笑”的真实性。主要原因在于,在历朝历代编纂的“大藏经”中,找不到“拈花微笑”的原始来源。大藏经是一切佛教经典的总集,包括经、律、论三种类别的佛典,其中的经藏是佛陀的弟子所记述的佛陀言行。而在中国历代大藏经的经藏中,并没有关于“拈花微笑”的只言片语。

据丁福保(1874-1952)编撰的《佛教大辞典》考证:“大藏所收之经论不记此事,隋唐之宗匠亦无言此事者,惟唐德宗末,金陵沙门慧炬撰《宝林传》,夸大其宗,始记此事。其后至宋,《人天眼目》、《无门关》、《五灯会元》、《广灯录》、《联灯会要》等诸书亦记之,此外拈之颂之者,不暇枚举。然《景德传灯录》、《碧岩录》、《传法正宗记》亦不记之。宋王安石言此事出《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宗门杂录》曰:‘王荆公问佛慧泉禅师云:禅宗所谓世尊拈花,出在何典?泉云:藏经亦不载。公云:余顷在翰苑,偶见《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三卷,因阅之,所载甚详。梵王至灵山以金色波罗花献佛,舍身为床座,请佛为众生说法。世尊登座,拈花示众。人天百万,悉皆罔措。独有金色头陀,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分付摩诃大迦叶。此经多谈帝王事佛请问,所以秘藏,世无闻者。’”

根据丁福保的观点,隋唐时期的禅宗名宿并没有提及过“拈花微笑”,最早的出处是在唐德宗年间的《宝林传》,是编撰者为了抬高禅宗的地位而杜撰出来的。而宋代禅宗著述《宗门杂录》则给“拈花微笑”找到了一个出处。《宗门杂录》通过王安石之口,道出了“拈花微笑”的出处:王安石曾经在皇家秘藏图书中,见到三卷《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详细记载了“拈花微笑”的故事。由于《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多谈帝王事,所以只有皇家藏书中有,并不为世人所知。

《宗门杂录》所提及的《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中国历代编纂的大藏经和佛经总目中确实都没有收录。而日本编撰的《卍续藏》则收录了这部经,而且分为一卷本和两卷本两种版本,但都没有标注译者。这部经是日本无著禅师于享保十二年(1727)所出示的。日本佛教学者忽滑谷快天(1867-1934)在《论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一文中考证,两卷本可能是中国禅宗信徒所伪作,写作时间约在宋代《景德传灯录》之后。而一卷本则作伪痕迹更为明显,应该是日本的禅宗信徒撰写的,时间应该更晚。

因此,在日本流传至今的《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很有可能并非王安石所见到的版本。王安石是否真的在宋代皇家藏书见过这部佛经,也很成疑问,很有可能是宋代禅宗信徒借助当朝宰相王安石的“名人效应”,为“拈花微笑”安置了一个貌似权威的出处。

然而,丁福保称“惟唐德宗末,金陵沙门慧炬撰《宝林传》,夸大其宗,始记此事”也似乎也过于武断了。《宝林传》这部书久已亡佚,明以后已不见著录。1933年,日本发现此书第六卷的写本。1934年山西发现的《赵城金藏》中收录了此书,但仅残存一、二、三、四、五、八等6卷。在现存的残本中,存在这样语句:“(世尊)每告弟子摩诃迦叶:吾以清净法眼,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正法,将付于汝。汝当护持。并勅阿难副贰传化,无令断绝。”因此,《宝林传》记载了佛陀传法给摩诃迦叶,但并没有“拈花微笑”的相关文字。

丁福保关于《宝林传》的论述,实际上是直接转述了《释门正统》一书对《宝林传》的评价:“德宗之末,乃有金陵沙门慧炬撰《宝林传》,夸大其宗,至与僧传所纪如皂白冰炭之不相入。”《释门正统》是南宋的宗鉴编撰的一部天台宗的史传。而天台宗是禅宗之外的另一个佛教宗派,算是禅宗的竞争对手,故而对禅宗的著述比较轻蔑,评价有失公允。

另外,丁福保称“隋唐之宗匠亦无言此事者”也并不准确。在禅宗的典籍文献中,唐代的《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中,记载了黄檗禅师(?~850)在开示禅法时,曾有“达摩西来无风起浪,世尊拈花一场败缺”之句。这可能现有资料最早能见到的有关“拈花”之语句。

其后,五代宋初的永明延寿禅师(904—975)在《销释金刚经科仪》中有:“庄严净土,锦上添花,徒劳任算沙。燃灯昔日,授记无差。因风吹火,末后拈花,谁人会得,迦叶便笑他!”又作四句偈:“庄严生净土,金粟眼中沙;初生全泄漏,末后又拈花。”这足以说明“拈花微笑”的典故,在五代以前就有传闻。

因此,“拈花微笑”应该是一个在唐代禅门中就广为流传的故事。这个故事的来源并不明确,或是由于时间久远,其出处已经亡轶,而这个故事又直接关系到禅宗法脉的神圣性,故而其真实性就遭到佛教其他宗派的质疑。

虽然“拈花微笑”的原始来源已不为人所知,但是这个故事中所蕴含的哲理,却启迪了中国一代代禅宗思想家的禅思妙悟,而且在中国思想史、美学史上影响深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