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赞
大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33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逼上梁山的典型——豹子头林冲

(2016-05-28 20:18:13)
标签:

教育

文化

情感

分类: 水浒笔记

    豹子头林冲,东京(今河南开封)人,是小说《水浒传》中的重要人物之一,是《水浒传》中最具代表的悲剧性人物。《水浒传》用林冲的悲剧深刻地揭示了北宋社会的黑暗现实。

一、武艺高强的枪棒教头

林冲出场时,鲁智深正在炫耀自己的武艺。

智深正使得活泛,只见墙外一个官人看见,喝采道:“端的使得好!”智深听得,收住了手看时,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怎生打扮?但见:

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瓜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

那官人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口里道:“这个师父端的非凡,使的好器械!”众泼皮道:“这位教师喝采,必然是好。”智深问道:“那军官是谁?”众人道:“这官人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名唤林冲。”……智深道:“洒家是关西鲁达的便是。只为杀的人多,情愿为僧。年幼时也曾到东京,认得令尊林提辖。”林冲大喜,就当结义智深为兄。智深道:“教头今日缘何到此?”林冲答道:“恰才与拙荆一同来间壁岳庙里还香愿。林冲听得使棒,看得入眼,着女使锦儿自和荆妇去庙里烧香。林冲就只此间相等。不想得遇师兄。”智深道:“洒家初到这里,正没相识,得这几个大哥每日相伴。如今又得教头不弃,结为弟兄,十分好了。”便叫道人再添酒来相待。

——第七回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看来林冲出身于武官世家,而且文武双全双全。

林冲的本事还真不是浪得虚名。他棒打洪教头、生擒扈三娘、击败祝氏三杰之祝龙、消灭高廉的所谓“神兵”、大战呼延灼、乱军中拼死救回中箭的晁盖、活捉张清副将龚旺,……如此等等。接受招安后,林冲奋勇杀敌、舍生忘死,梁山好汉在历次征战中死伤惨重,他却总能击溃强敌,全身而退,高奏沙场凯哥。

林冲的英勇事迹中,读者津津乐道的是他棒打洪教头、生擒扈三娘。

棒打洪教头是在刺配沧州的途中,在柴进的庄园里。洪教头见柴进柴大官人殷勤款待犯人林冲,心里很是不快,屡屡出言相讥、主动挑衅,最终势成水火:

洪教头怪这柴进说“休小觑他”,便跳起身来道:“我不信他。他敢和我使一棒看,我便道他是真教头。”

……

洪教头深怪林冲来,又要争这个大银子,又怕输了锐气,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吐个门户,唤做把火烧天势。林冲想道:“柴大官人心里只要我赢他。”也横着棒,使个门户,吐个势,唤做拨草寻蛇势。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便使棒盖将入来。林冲望后一退,洪教头赶入一步,提起棒又复一棒下来。林冲看他步已乱了,被林冲把棒从地下一跳,洪教头措手不及,就那一跳里和身一转,那棒直扫着洪教头臁儿骨上,撇了棒,扑地倒了。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众人一齐大笑。洪教头那里挣扎起来?众庄客一头笑着扶了。洪教头羞颜满面,自投庄外去了。

——第九回 柴进门招天下客 林冲棒打洪教头

生擒扈三娘实在二打祝家庄的时候。

一丈青飞刀纵马,直奔林冲。林冲挺丈八蛇矛迎敌。两个斗不到十合,林冲卖个破绽,放一丈青两口刀砍入来。林冲把蛇矛逼个住,两口刀逼斜了,赶拢去,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挟过马来。宋江看见,喝声采,不知高低。林冲叫军士绑了,骤马来问道:“不曾伤犯了哥哥?”宋江道:“不曾伤着。”……林冲保护宋江,押着一丈青在马上,取路出村口来。

——第四十八回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宋公明两打祝家庄

二、逼上梁山的朴忠好汉

林冲被逼上梁山是受了高俅父子的迫害,其中还有一个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的,是林冲视为“兄弟”的陆虞候陆谦。

在一个悲剧的暮春午后,女使锦儿慌慌急急地从岳庙跑出来,她心急如焚地寻找的,正是这“豹子头”。妻子被当街调戏羞辱,“豹子头”的拳头却恁是举不起,“不怕官只怕管”是他血液中原始的基因。

“倚势豪强,专一淫垢人家妻女”的“花花太岁”高衙内垂涎林冲妻子的美色,心中好生着迷,怏怏不乐。听了走狗富安的计策,陆虞候不顾朋友交情,一齐加害林夫人。

又是女使锦儿苦苦找寻到豹子头,才使女主人免遭欺凌。

眼见高衙内容颜不好,精神憔悴,富安、陆虞候为讨好高俅,丧尽天良,设计谋害林冲。

两个邀老都管僻静处说道:“若要衙内病好,只除教太尉得知,害了林冲性命,方能勾得他老婆和衙内在一处,这病便得好。若不如此,已定送了衙内性命。”老都管道:“这个容易,老汉今晚便禀太尉得知。”

……

高俅问道:“我这小衙内的事,你两个有甚计较?救得我孩儿好了时,我自抬举你二人。”陆虞候向前禀道:“恩相在上,只除如此如此使得。”高俅见说了,喝采道:“好计!你两个明日便与我行。”

——第七回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一是将林冲赚入白虎节堂。

话说当时太尉喝叫左右排列军校,拿下林冲要斩。林冲大叫冤屈。太尉道:“你来节堂有何事务?见今手里拿着利刃,如何不是来杀下官?”林冲告道:“太尉不唤,如何敢见。有两个承局望堂里去了,故赚林冲到此。”太尉喝道:“胡说!我府中那有承局。这厮不服断遣!”喝叫左右:“解去开封府,分付滕府尹好生推问,勘理明白处决。就把宝刀封了去。”左右领了钧旨,监押林冲投开封府来。

——第八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二是刺配途中狠下毒手。

那人道:“既是如此,相烦二位。我是高太尉府心腹人陆虞候便是。”董超、薛霸喏喏连声,说道:“小人何等样人,敢共对席。”陆谦道:“你二位也知林冲和太尉是对头。今奉着太慰钧旨,教将这十两金子送与二位。望你两个领诺,不必远去,只就前面僻静之处把林冲结果了,就彼处讨纸回状回来便了。若开封府但有话说,太尉自行分付,并不妨事。”……当下薛霸收了金子,说道:“官人放心。多是五站路,少只两程,便有分晓。”陆谦大喜道:“还是薛端公真是爽利,明日到地了时,是必揭取林冲脸上金印回来做表正,陆谦再包办二位十两金子相谢。专等好音,切不可相误。”原来宋时,但是犯人徒流迁徙的,都脸上刺字,怕人恨怪,只唤做“打金印”。三个人又吃了一会酒,陆虞候算了酒钱。三人出酒肆来,各自分手。

——第八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于是就有了鲁智深大脑野猪林的故事。

这座猛恶林子,有名唤做“野猪林”,此是东京去沧州路上第一个险峻去处。宋时,这座林子内,但有些冤仇的,使用些钱与公人,带到这里,不知结果了多少好汉在此处。……

……

只见董超说道:“行一步,等一步,倒走得我困倦起来。且睡一睡却行。”……董超道:“那里信得你说。要我们心稳,须得缚一缚。”林冲道:“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地。”薛霸腰里解下索子来,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枷紧紧的绑在树上。两个跳将起来,转过身来,拿起水火棍,看着林冲,说道:“不是俺要结果你,自是前日来时,有那陆虞候传着高太尉钧旨,教我两个到这里结果你,立等金印回去回话。便多走的几日,也是死数。只今日就这里,倒作成我两个回去快些。休得要怨我弟兄两个,只是上司差遣,不由自己。你须精细着,明年今日是你周年。我等已限定日期,亦要早回话。”林冲见说,泪如雨下,便道:“上下!我与你二位,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二位如何救得小人,生死不忘。”董超道:“说甚么闲话!救你不得。”薛霸便提起水火棍来,望着林冲脑袋上劈将来。

——第八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好在鲁智深及时解救了林冲。

三是火烧草料场。

当时张见草场内火起,四下里烧着。林冲便拿枪,却待开门来救火,只听得前面有人说将话来。林冲就伏在庙听时,是三个人脚步声,且奔庙里来。用手推门,却被林冲靠住了,推也推不开。三人在庙檐下立地看火,数内一个道:“这条计好么?”一个应道:“端的亏管营、差拨两位用心。回到京师,禀过太尉,都保你二位做大官。这番张教头没的推故。”……又一个道:“小人直爬入墙里去,四下草堆上点了十来个火把,待走那里去!”那一个道:“这早晚烧个八分过了。”又听一个道:“便逃得性命时,烧了大军草料场,也得个死罪。”又一个道:“我们回城里去罢。”一个道:“再看一看,拾得他一两块骨头回京,府里见太尉和衙内时,也道我们也能会干事。”

——第十回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眼见高俅死死相逼,不给自己留丝毫机会。林冲忍无可忍,杀了差拨、陆虞候和富安,风雪中,踉踉跄跄,不知该走向哪里,最终醉倒在雪里地上,被众庄客绑缚了,解送到柴进的东庄来。

见“官司追捕甚紧,排家搜捉”,林冲不愿连累柴进,百般无奈,只好到梁山泊落草。

三、梁山事业的重要推手

在梁山发展的几个主要阶段,林冲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林冲可以说是梁山事业发展的重要推手。

(一)梁山初期的安全保障

尽管王伦起初很是担心林冲威胁自己的地位,但在杜迁、宋万的强烈要求下,林冲还是正式加入了梁山的队伍。

《水浒传》中并没有描写刚落草的林冲打家劫舍、防御征剿及攻占城池的战斗场景,但吴用在劝说阮氏三兄弟入伙劫取生辰纲时,有这样一段对话:

吴用劝他弟兄们吃了几杯,又提起买鱼事来,说道:“你这里偌大一个去处,却怎地没了这等大鱼?”阮小二道:“实不瞒教授说,这般大鱼只除梁山泊里便有。我这石碣湖中狭小,存不得这等大鱼。”吴用道:“这里和梁山泊一望不远,相通一派之水,如何不去打些?”阮小二叹了一口气道:“休说。”吴用又问道:“二哥如何叹气?”阮小五接了说道:“教授不知,在先这梁山泊是我弟兄们的衣饭碗,如今绝不敢去。”吴用道:“偌大去处,终不成官司禁打鱼鲜?”阮小五道:“甚么官司敢来禁打鱼鲜,便是活阎王也禁治不得!”吴用道:“既没官司禁治,如何绝不敢去?”阮小五道:“原来教授不知来历,且和教授说知。”吴用道:“小生却不理会得。”阮小七接着便道:“这个梁山泊去处,难说难言!如今泊子里新有一伙强人占了,不容打鱼。”吴用道:“小生却不知,原来如今有强人,我那里并不曾闻得说。”阮小二道:“那伙强人,为头的是个秀才,落科举子,唤做白衣秀士王伦;第二个叫做摸着天杜迁;第三个叫做云里金刚宋万;以下有个旱地忽律朱贵,见在李家道口开酒店,专一探听事情,也不打紧。如今新来一个好汉,是东京禁军教头,甚么豹子头林冲,十分好武艺。这伙人好生了得,都是有本事的。这几个贼男女聚集了五七百人,打家劫舍,抢掳来往客人。我们有一年多不去那里打鱼。如今泊子里把住了,绝了我们的衣饭,因此一言难尽!”

——第十五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 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阮氏兄弟其实都是“好生了得,都是有本事的”的人,他们被“绝了我们的衣饭”,却不敢前去打鱼,也许林冲的“十分好武艺”就是其中的主要原因。

(二)晁盖上山的武力基础

随同晁盖上梁山的还有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赤发鬼刘唐、立地太岁阮小二,一个唤做短命二郎阮小五,一个唤做活阎罗阮小七,七个人各个都“十分好武艺”,这着实让王伦心急,更何况他们还“杀了许多官兵捕盗巡检,放了何涛”,因此,王伦下定决心要赶走晁盖一行。

看到王伦哼哼哈哈的腔调,林冲心理很不是滋味,“有些不平之气,频频把眼瞅这王伦”,也许心里早已想起了各种对策,所以,辗转一夜后,林教头天明就主动拜访晁盖等人,他的来意是——我林冲自有安排,众豪杰千万不要有退去之意,特来早早说知。自以为是的吴用还真以为是他的挑唆与离间起了作用。

次早天明,只见人报道:“林教头相访。”……林冲道:“今日山寨天幸得众多豪杰到此相扶相助,似锦上添花,如旱苗得雨。此人只怀妒贤嫉能之心,但恐众豪杰势力相压。夜来因见兄长所说众位杀死官兵一节,他便有些不然,就怀不肯相留的模样,以此请众豪杰来关下安歇。”吴用便道:“既然王头领有这般之心,我等休要待他发付,自投别处去便了。”林冲道:“众豪杰休生见外之心,林冲自有分晓。小可只恐众豪杰生退去之意,特来早早说知。今日看他如何相待,若这厮语言有理,不似日昨日,万事罢伦;倘若这厮今朝有半句话参差时,尽在林冲身上。”

——第十九回 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

正是林冲,在王伦驱赶晁盖等人时,杀了王伦,血泊中推举晁盖为山寨之主。

话说林冲杀了王伦,手拿尖刀,指着众人说道:“据林冲虽系禁军,遭配到此,今日为众豪杰至此相聚,争奈王伦心胸狭隘,嫉贤妒能,推故不纳,因此火并了这厮,非林冲要图此位。据着我胸襟胆气,焉敢拒敌官军,剪除君侧元凶首恶。今有晁兄,仗义疏财,智勇足备。方今天下,人闻其名,无有不伏。我今日以义气为重,立他为山寨之主,好么?”众人道:“头领言之极当。”

——第二十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三)宋江上位的主要谋士

不管死因是什么,晁盖总之是死了。

妨碍上位的是晁盖的遗嘱——宋江万万没有想到,晁盖到死还是不肯把位置传给他他宋江,而是立了一个让宋江永远无法实现的遗嘱:“贤弟保重。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叫他做梁山泊主”。

根据晁盖的遗嘱,宋江要做寨主,就必须要捉拿史文恭;宋江要捉拿史文恭的话,除非史文恭因各种原因孤苦无助,而且是手无缚鸡之力,宋江手到擒来;或者是史文恭想自寻死路,而且指定宋江是他史文恭的“死刑执行人”,他愿意听从宋江的任意摆布。

这下轮到宋江傻眼了。

好在还有林冲嘛。

林冲与公孙胜、吴用并众头领商议,立宋公明为梁山泊主,诸人拱听号令。次日清晨,香花灯烛,林冲为首,与众等请出保义宋公明,在聚义厅上坐定。吴用、林冲开话道:“哥哥听禀:治国一日不可无君,于家不可一日无主。今日山寨晁头领是归天去了,山寨中事业,岂可无主。四海万里疆宇之内,皆闻哥哥大名,来日吉日良辰,请哥哥为山寨之主,诸人拱听号令。”宋江道:“却乃不可忘了晁天王遗言。临死时嘱道:‘如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便立为梁山泊主。’此话众头领皆知,亦不可忘了。又不曾报得仇,雪得恨,如何便居得此位?”吴学究又劝道:“晁天王虽是如此说,今日又未曾捉得那人,山寨中岂可一日无主。若哥哥不坐时,谁敢当此位?寨中人马如何管领?然虽遗言如此,哥哥权且尊临此位坐一坐,待日后别有计较。”宋江道:“军师言之极当。今日小可权当此位,待日后报仇雪恨已了,拿住史文恭的,不拘何人,须当此位。”

——第六十回 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

为了保证寨主的正义性和权威性,史文恭是必须捉来的。宋江花了许多心思赚取上山的卢俊义真的活捉了史文恭,当然,地球人都知道,卢俊义是不敢坐上第一把交椅的,除非他想吃板斧或来一支毒箭等等。尽管宋江一下子说了许多理由。

吴用劝道:“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人皆所伏。兄长若如是再三推让,恐冷了众人之心。”原来吴用已把眼视众人,故出此语。只见黑旋风李逵大叫道:“我在江州,舍身拚命,跟将你来,众人都饶让你一步。我自天也不怕,你只管让来让去做甚鸟!我便杀将起来,各自散火!”武松见吴用以目示人,也发作叫道:“哥哥手下许多军官,受朝廷诰命的,也只是让哥哥,他如何肯从别人?”刘唐便道:“我们起初七个上山,那时便有让哥哥为尊之意。今日却要让别人?”鲁智深大叫道:“若还兄长推让别人,洒家们名自都散!”宋江道:“你众人不必多说,我自有个道理,尽天意看是如何,方才可定。”

——第六十八回 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宋江提出了一个不用比试武功和力气的解决之道:

宋江又道:“如此众志不定,于心不安。目今山寨钱粮缺少,梁山泊东有两个州府,却有钱粮。一处是东平府,一处是东昌府。我们自来不曾搅扰他那里百姓。今去问他借粮,公然不肯。今写下两个阄儿,我和卢员外各拈一处。如先打破城子的,便做梁山泊主。如何?”吴用道:“也好。听从天命。”卢俊义道:“休如此说。只是哥哥为梁山泊之主,某听从差遣。”此时不由卢俊义,当下便唤铁面孔目裴宣写下两个阄儿。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这一次,吴用立即赞同。而且“此时不由卢俊义”,一切立即就绪。

宋江自然必然会赢的。更何况吴用还在卢俊义的部下。

当日设筵,饮酒中间,宋江传令调拨人马。宋江部下:林冲、花荣、刘唐、史进、徐宁、燕顺、吕方、郭盛、韩滔、彭玘、孔明、孔亮、解珍、解宝、王矮虎、一丈青、张青、孙二娘、孙新、顾大嫂、石勇、郁保四、王定六、段景住,大小头领二十五员,马步军兵一万,水军头领三员,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领水军驾船接应。卢俊义部下:吴用、公孙胜、呼延灼、朱仝、雷横,索超、关胜、杨志、单廷圭、魏定国、宣赞、郝思文、燕青、杨林、欧鹏、凌振、马麟、邓飞、施恩、樊瑞、项充、李衮、时迁、白胜,大小头领二十五员,马步军兵一万,水军头领三员,李俊、童威、童猛,引水手驾船策应。其余头领并中伤者,看守寨栅。宋江分俵已定。此是一时进兵,去打两处州郡。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林冲是宋江挑选的第一人选。

四、凄怆哀婉的末路悲歌

排座次时,天雄星豹子头林冲排在第六位,在关胜的后面,为马军五虎将(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董平)之一。

宋江说想要招安时,武松、李逵、鲁智深三人立即反对,觉得“哥哥”路线不对,但林冲没有吱声,应该是在“众人都跪下告道”“众皆称谢不已”的人群里。

也许他想到的是“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

接受招安的林冲,冲锋陷阵,努力拼杀。只是他的悲剧还远远没有结束。难怪金圣叹感慨:“写得只是太狠”。

宋江等随即收拾军马回京。比及起程,不想林冲染患风病瘫了,杨雄发背疮而死,时迁又感搅肠沙而死。宋江见了,感伤不已。丹徒县又申将文书来,报说扬志已死,葬于本县山园。林冲风瘫,又不能痊,就留在六和寺中,教武松看视,后半载而亡。

——第九十九回 鲁智深浙江坐化 宋公明衣锦还乡

多少仇恨,多少不甘,多少失落……巨星林冲就此陨落。断臂的武松“虽然不死,已成废人”,由他看视、照料风瘫的林冲,二人当是时时泪眼相对。英雄的末路悲歌,林冲唱得尤其哀婉凄怆!

五、不胜唏嘘的悲剧人生

豹子头的勇武必定值得崇拜,豹子头的人生绝对值得同情,但豹子头的“好汉”和“英雄”却缺乏光彩,或者说他那缺乏光彩的“好汉”和“英雄”背景让他的悲剧人生使人唏嘘不已。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再回到岳庙前的那一刻,林冲是不是可以重新选择?是什么使得高大威猛、武艺高强的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如此凄惨落魄?

林冲人生的悲剧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一是妻子被逼自缢身亡,二是林冲被逼梁山落草,三是林冲壮志未酬身先死。究其原因,前两者的主要原因是林冲的自私懦弱,是他对黑暗现实的错误认识和对功名的幻想,林冲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原因时他患了风瘫。

林冲的妻子死于林冲的冷酷与决绝。

 “倚势豪强,专一淫垢人家妻女”的“花花太岁”高衙内垂涎林冲妻子的美色,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林冲妻子。

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认的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原来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无人帮助,因此过房这高阿叔高三郎儿子在房内为子。本是叔伯弟兄,却与他做干儿子,因此高太尉爱惜他。那厮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惧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

——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看见对方是上司的干儿子,林冲“先自手软了”,还自我安慰道:“原来是本官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

他自己也曾经抱怨:“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

再一次上当的他,上的楼上,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点污了?”娘子道:“不曾。”林冲把便陆虞候家打得粉碎,将娘子下楼。

滑稽的是林冲“拿了一把解腕尖刀,径奔到樊楼前去寻陆虞候”,而不是深思缘由。

“受这般腌臜的气”,却只是把“这般腌臜的气”出在陆虞候身上,是不是林冲的短视或无知?“先自手软了”的他其实清楚他难以和高太尉抗衡,连等三天所为何事?

他实在不愿意戳破“高太尉对我林冲还是比较赏识的”的肥皂泡,他在幻想他的“陆兄弟”不再牵线搭桥……

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被高俅责罚,林冲应该知晓的吧。

王进谢罪罢,起来抬头看了,认得是高俅。出得衙门,叹口气道:“俺的性命今番难保了!……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俺如何与他争得!怎生奈何是好?”回到家中,闷闷不已。对娘说知此事,母子二人抱头而哭。娘道:“我儿,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只恐没处走。”王进道:“母亲说得是。儿子寻思,也是这般计较。只有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镇守边庭,他手下军官,多有曾到京师,爱儿子使枪棒的极多。何不逃去投奔他们?那里是用人去处,足可安身立命。”

——第二回 王教头私走延安府 九纹龙大闹史家村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林冲像王进一样,远走高飞了……

既然是禁军教头,法度应当知道,一盏茶的时间,没有任何警觉,手执利刃,是不是在得意地、痴痴地想“端的好把刀!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

难道他一点也没有想到这家主人的干儿子一次当众调戏他的妻子,一次诱奸未遂?

是什么使他没有怨恨,没有戒备,没有未来?

也许是他的朴忠!有没有更重要的原因呢?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林冲临别时不是说珍重,而是写休书,说永别。

林冲执手对丈人说道:“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一场屈官司。今日有句话说,上禀泰山。自蒙泰山错爱,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面红面赤,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的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第八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林冲为什么“心去不稳”?

难道……难道他担心夫人进退两难?

为什么休了妻子,就可以既可以“去的心稳”,又可以“免得高衙内陷害”呢?

他的岳父张教头不是保证了吗?

“今日权且去沧州躲灾避难,早晚天可怜见,放你回来时,依旧夫妻完聚。老汉家中也颇有些过活,明日便取了我女家去,并锦儿,不拣怎的,三年五载,养赡得他。又不叫他出入,高衙内便要见也不能勾。休要忧心,都在老汉身上。你在沧州牢城,我自频频寄书并衣服于你。休得要胡思乱想,只顾放心去。”

张教头那里肯应承,众邻舍亦说行不得。被逼无奈的林冲只好发下毒誓:

林冲道:“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挣扎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张教头道:“既然如此行时,权且由你写下,我只不把女儿嫁人便了。”

可怜的是号天哭地叫将来的“娘子”。

只见林冲的娘子号天哭地叫将来。女使锦儿抱着一包衣服,一路寻到酒店里。林冲见了,起身接着道:“娘子,小人有句话说,已禀过泰山了。为是林冲年灾月厄,遭这场屈事。今去沧州,生死不保,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今已写了几字在此。万望娘子休等小人,有好头脑,自行招嫁,莫为林冲误了贤妻。”那妇人听罢,哭将起来,说道:“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林冲道:“娘子,我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下相误,赚了你。”张教头便道:“我儿放心。虽是林冲恁的主张,我终不成下得将你来再嫁人。这事且由他放心去。他便不来时,我也安排你一世的终身盘费,只教你守志便了。”那妇人听得说,心中哽咽,又见了这封书,一时哭倒,声绝在地。未知五脏如何,先见四肢不动。

——第八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林冲的“娘子”为什么会自缢身亡?

一部分原因是高衙内的反复逼迫,更主要的原因是林冲一去音信全无,是那一纸休书将她逼上绝路。

林冲所说的“好意”,没有一丝温暖,只有彻骨的寒冷和绝望。这种寒冷和绝望,在日复一日的纠缠、日复一日的等待、日复一日的杳无音讯的沉默中发酵!

林冲的“娘子”为什么会自缢身亡?

林冲见晁盖作事宽洪,疏财仗义,安顿各家老小在山,蓦然思念妻子在京师,存亡未保。遂将心腹备细诉与晁盖道:

“小人自从上山之后,欲要搬取妻子上山来。因见王伦心术不定,难以过活,一向蹉跎过了。流落东京,不知死活。”晁盖道:“贤弟既有宝眷在京,如何不去取来完聚?你快写书,便教人下山去,星夜搬取上山来,以绝心念,多少是好。”林冲当下写了一封书,叫两个自身边心腹小喽啰下山去了。不过两个月回来,小喽啰还寨说道:“直至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林冲见说了,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

——第二十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自缢身死”,不知是成全了张氏,还是成全了林冲。“已故半载”似乎更是宿命的悲剧。晁天王为什么不早点上山?怪谁呢?当然不是怪林冲。同样是老丈人,为什么梁中书的老丈人的生日竟然这么晚呢!

如果半年前有一封书信被送到张氏手中,这结果是不是又不一样了呢?

“林冲见说了,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

豹子头的泪,到底是怎样的泪?

三山闹青州后,最温情的挂念来自出家为僧的鲁智深:

坐间林冲说起相谢鲁智深相救一事,鲁智深动问道:“洒家自与教头沧州别后,曾知阿嫂信息否?”林冲答道:“小可自火并王伦之后,使人回家搬取老小,已知拙妇被高太尉逆子所逼,随即自缢而死;妻父亦为忧疑,染病而亡。”

——第五十八回 三山聚义打青州 众虎同心归水泊

林冲会告诉结义兄弟鲁智深他豹子头早在刺配服刑的第一天就已经毅然决然地写下休书,把妻子休了吗?

最让人悲哀的,是林冲那年少青春、貌美如花,才结婚三年,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娘子”在自缢身亡时,她的意志是那么的坚定,她的心头却没有一丝温暖。

如果她漆黑的世界里还有一丝微光的话,那应该是她对父亲张教头、对女使锦儿的愧疚和感激。

张氏何罪?有夫林冲。

回想一下,到了沧州的林冲,在柴进和银子的帮助下,认真改造,争取“重新做人”。“那管营、差拨得了贿赂,日久情熟,由他自在,亦不来拘管他。”林冲服刑期间还是比较轻松的。在这期间,林冲一定认真思考过、梳理过,要不是这样,有柴大官人的帮助,送封信绝对不成问题;有李小二夫妻的照顾,送封信应该不是问题。梁山的生活很单调,不外乎杀人和抢劫。闲暇之余,写封信有什么不可以吗?哪怕纯粹为了娱乐、练练书法。青山已在,还怕无可烧之柴吗?

可惜就是没有。

林冲的逼上梁山源于高俅的无耻迫害。

因为高衙内的无理取闹和无耻要求,高俅便执意迫害林冲。

三人在庙檐下立地看火,数内一个道:“这条计好么?”一个应道:“端的亏管营、差拨两位用心。回到京师,禀过太尉,都保你二位做大官。这番张教头没的推故。”那人道:“林冲今番直吃我们对付了,高衙内这病必然好了。”又一个道:“张教头那厮,三回五次托人情去说:‘你的女婿殁了。’张教头越不肯应承。因此衙内病患看看重了,太尉特使俺两个央浼二位干这件事,不想而今完备了。”

——第十回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可见,张教头在保护女儿方面态度坚决、不遗余力,以致高俅居然无计可施,只好一心迫害林冲。

张老何罪?有婿林冲。

逼上梁山的典型——豹子头林冲

(选图为范曾先生作品《林冲休妻》缩略,源自百度图片)

梁山好汉全伙招安后,林冲与高俅再次同朝为官,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变得更加遥远了,他们之间的仇怨不知道是否已经消弭……林冲的悲剧,是尽管苦苦挣扎,委曲求全、忍辱负重、乱世偷生,枪棒教头的他、风瘫去世的他“封妻荫子”的梦想在腐朽黑暗的徽宗世界里始终难以实现。

总之,林冲真的没有好好珍惜他结婚三载的妻子,他真的没有看清那个他寄托梦想的黑暗社会,也许他在沙场上舍生忘死,终将能够“封官赐爵,光显门闾”、“光耀祖宗”、“报答父母劬劳之恩”,但他“封妻荫子”的梦想注定饱受挫折,因为他的妻子(或是“第一任妻子”)已经自缢身亡。

 逼上梁山的典型——豹子头林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