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喜才博客
黄喜才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440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2020-07-22 00:03:44)
分类: 产品质量与食品安全

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

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黄喜才原创

转发须标明来源

2020-7-21

案例(一):

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豫07行审51号,2016年8月8日,申请执行人新乡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作出新食药监食罚[20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被执行人经营超过保质期食品为由,对其处以没收违法食品、没收非法所得17.5元并罚款60500元的处罚。被执行人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现该处罚已发生法律效力。2017年4月5日,申请执行人对被执行人进行了催告,以上文书均已公告送达。被执行人仍未履行处罚决定书内容,申请执行人新乡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新乡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食药监食罚[20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进行了审查,认为被执行人的经营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规定,应当依法予以行政处罚,但申请执行人作出行政处罚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以外,还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作出行政处罚可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被执行人销售超过保质期的豆干共七袋,违法所得17.5元,明显轻微;剩余过期食品被依法扣押,违法行为得到纠正且未造成危害后果。被执行人违法行为明显轻微并符合不予处罚的条件,对其罚款60500元明显畸重,且不符合行政处罚的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一、准予执行新食药监食罚[20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第2项内容,即没收违法所得17.5元;二、对新食药监食罚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第3项罚款60500元不予执行。

案例(二):

江西省兴国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赣0732行审2号,2017年3月2日,申请执行人市监局在对被执行人刘禹祯经营的兴国县高兴镇禹祯副食商行进行监督检查时,查获该商行经销的福建麦香园食品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16日生产的“麦得隆”手撕面包0.5kg,保质期为180天,已超过保质期。上述面包进价为8.6元/500g,售价为10元/500g,货值金额10元。同年3月3日,申请执行人决定立案。3月23日,申请执行人拟对被执行人作出行政处罚,并于4月25日向被执行人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被执行人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陈述、申辩,及要求听证。5月26日,申请执行人作出(兴)市监(公)罚决〔2017〕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之规定,决定:1.没收上述超过保质期的食品;2.处以罚款五万元整。行政处罚决定书于6月6日送达被执行人。12月4日,申请执行人向被执行人送达催告书,催告被执行人履行义务,但被执行人一直未履行。

申请执行人市监局提交的证据、依据有:案件来源登记表,(兴)市监(公)立审〔2017〕20号《立案审批表》,兴国县高兴镇禹祯副食商行的《营业执照》、刘禹祯、杨荣英(刘禹祯妻子)的居民身份证、刘禹祯出具的授权委托书,现场笔录、照片,询问杨荣英笔录,兴市监(公)罚告〔2017〕20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兴市监(公)听告〔2017〕20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兴)市监(公)罚决〔2017〕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兴)市监(公)罚催〔2017〕20号《履行行政处罚决定催告书》及送达回证、送达照片。《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条第十项、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系统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适用规则》第十条。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或者超过保质期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本案中,被执行人刘禹祯经营超过保质期的食品,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条第十项“禁止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或者超过保质期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规定,申请执行人市监局对被执行人作出“没收上述超过保质期的食品”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且具备法定执行效力。被执行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申请执行人的该项申请符合强制执行条件,本院准予执行。

被执行人经营的超过保质期的食品货值金额10元,该违法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未造成社会危害后果,被执行人能配合申请执行人查处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依法对被执行人减轻或者不予罚款行政处罚。申请执行人作出“处以罚款五万元整”的行政处罚决定,货值金额10元,该违法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未造成社会危害后果。处罚畸重,明显不当。申请执行人作出的该项行政处罚明显违法并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本院不准予执行。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准予强制执行申请执行人兴国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2017年5月26日作出的(兴)市监(公)罚决〔17〕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第一项,即:没收上述超过保质期的食品;二、不准予强制执行申请执行人兴国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2017年5月26日作出的(兴)市监(公)罚决〔2017〕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第二项,即:处以罚款五万元整。

评析;

以上两个案件分别来自市场监管(食药监管)局销售超过保质期食品行政处罚的案件,共同点都是当事人违法销售的食品货值金额较少,未造成不良的社会危害后果,最终都按处罚畸重,明显不当为法院不予强制执行。

笔者讨论的问题是,市场监管局对于销售超过保质期食品行政处罚案是否畸重,明显不当?法院不予强制执行后,原行政处罚机关是否可以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如何解决法律规定与现实的冲突?

第一、对于销售超过保质期食品的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很清楚:“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或者超过保质期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本案中,销售金额分别是10元,17.5元也属于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范围,最低起点是五万元罚款。销售金额10元、17.5元,与货值金额9999元,差距是分别是近1000倍、571倍,与销售货值金额9999元(假设)如此巨大的差别,统一的处罚金额都是五万元,从实体法的角度我们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但却不符合一般法的规定。《行政处罚法》第四条 “行政处罚遵循公正、公开的原则。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对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必须公布;未经公布的,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 该条规定确定了行政处罚的公正、公开原则。所谓公正,就是公平、正直,没有偏私。公正原则是处罚法定原则的必要补充,是指在实施行政处罚不仅要求形式是合法的,符合立法目的。公正原则包括以下三层含义:其一,设定构成违法应受行政处罚的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的种类和幅度应与违法行为对社会所造成的危害程度相当,不能乱设处罚,滥设处罚。其二,实施行政处罚时必须按照违法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给予恰如其分的处罚,不能畸轻畸重。其三,行政机关在处罚中对受处罚者必须用统一尺度,平等对待。对同样性质和情节的违法行为,不论其地位、权势、名望,应同样处理。公正原则的目的在于排除执法人员偏私,给行政管理相对方参与的机会,查明事实正确使用法律,作出公正处理。

第二十七条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 (一)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 (二)受他人胁迫有违法行为的; (三)配合行政机关查处违法行为有立功表现的; (四)其他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的。 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

这里的从轻和减轻处罚都是行政法法中关于量罚的概念。从轻是在法定的处罚种类和幅度中选择较轻的处罚种类和较低的处罚幅度的处罚。比如,处罚种类有吊销营业执照或者许可证,责令停业整顿,没收非法所得,罚款,警告,罚款有一倍以上N倍以下,选择对经营者生产经营影响较小的处罚种类和罚款幅度较低的处罚,而减轻处罚是在罚款幅度最低线以下的处罚。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

本案例(二)中,江西省关于食品经营者销售超过保质期食品自由裁量的依据,即使当事人不具有“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的情节,起码也有减轻处罚的情节,经营金额在2000元以下,处罚金额应该在三万元以下裁量,而不是必须从轻处罚五万元,办案机关属于自由裁量权明显违法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法院裁定不予强制执行判决是完全正确的。

第二、法院在判决不予强制执行后,原处罚机关是否可以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笔者认为,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包括行政处罚)的合法性审查也扩张了对作出的行政行为(包括行政处罚)

的合理性审查,对畸轻畸重明显不当的行政处罚具有最终裁决权,作出不予强制执行后,行政机关不得再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第三、如何处理法律规定和现实的冲突

笔者认为,要坚持实体法和一般法的有效统一,《行政处罚法》第五条规定:“实施行政处罚,纠正违法行为,应当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教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自觉守法。”处罚与教育是实施行政法律规范的两种必不可少的手段。行政处罚不是为了惩罚而惩罚,而是为了通过行政处罚纠正违法行为,教育违法者自觉守法,形成人人守法的良好社会习惯,是保证行政法律规的范最后手段。因此行政机关在实施行政处罚时,要加强对违法人的法治教育使其认识自己行为的违法性,让其自觉守法。同时教育广大公民自觉遵守法律、增强法治观念,这样才能达到处罚的真正目的。当然也不能以教代罚,或以罚代教,只有双管齐下才能有效地保证法律的实施和社会秩序的稳定。

对于违法情节轻微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可以免于行政处罚。行政机关应着眼规范企业内部建章规制入手,加强行政指导,杜绝此类行为再次发生,避免造成社会危害后果。

在国家省级市场监督管理层面,要及时制定统一的行政处罚自由载量标准,使基层执法机关做到有法可依。

基层执法机关要严格按照自由裁量标准执行。对较大数额罚款或从轻减轻、不予处罚的案件,要严格按照办案、审批、集体讨论决定程序执行,提高办案完结率,避免被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强制执行或责令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被动局面。

虽然我国是个成文法而非判例法国家,但司法判例对指导行政机关办理同类案件同样具有指导意义。

【原创】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原创】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原创】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原创】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原创】判决不予强制执行为哪般处罚畸重明显不当是关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