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邮小肖
邮小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朱明德:补上“文艺下乡”的这一课

(2016-05-24 10:51:48)

导语】退休后,为了补上“文艺下乡”的这一课,朱明德离开北京走进了西河古镇。他坦然地脱下了“官袍”,重新当起了老百姓,“就像一个人那出戏唱罢,卸了妆,还是你自己。

2015年初春,在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安徽省芜湖市芜湖县的西河古镇里,突然出现了一家美术馆。很快,这家外来的令人稀奇的美术馆便在这古老的街巷里成了最具人气的地方之一,老百姓们纷纷好奇地进来观赏。与其说它是美术馆,不如说是个工作室,它的名字叫“朱明德画画的地方”。

朱明德者何人?他名闻画坛,曾任北京市社科院党组书记、院长,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同时也是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然而来到了西河古镇,他却变成了“陌生人”。但这又能如何呢?“能画画给当地最普通的老百姓看,听到老百姓说个好,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朱明德乐此不疲。

一年多以前,刚刚从北京市文联退休的朱明德就开始四处寻找退休后的“隐居”之所,一次无意的拜访,让他爱上了西河。“这是个很有灵气的地方”,春天,朱明德在这里欣赏美丽的油菜花海;夏天,十里河塘又成了他写生的最佳地点;秋天,街巷里桂花飘香,他任由桂花随风飘落在笔下的水墨上;冬天,又迎来了腊梅盛开的季节……于是刚过了羊年春节,朱明德就背着包来到了这个陌生而古朴、美丽的地方。朱明德坦然地脱下了“官袍”,重新当起了老百姓,“就像一个人那出戏唱罢,卸了妆,还是你自己。”

“文艺下乡”梦想

说起来到西河古镇,还有一段特殊的背景。

2014年,中共中央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轰动并影响了整个中国文学艺术界。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中提出,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同时还强调文艺应为人民服务,文艺要向群众学习。这次座谈会给中国的文学艺术家们指明了一个方向,也让朱明德意识到“艺术家必须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融合在一起,并且真正深入到生活中去才有可能创作出代表时代的作品”。

也正是这一年,朱明德要退休了。从中学毕业从军开始,一直到在北京市文联退休,他经历了丰富多彩的几十年。这几十年里,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进了事业以及艺术生涯的最高殿堂,然而却有个遗憾,“文革期间,许多战友们都下乡了,但是我没有下乡;转业后,我被分配到了北京,开始了城市生活,依然远离乡村。纵然曾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工作了8年,却也并没有过上真正的乡村生活。如今退休了,我要补上这一课!”

为了能“补上这一课”,深入到生活中去,为了能为人民服务,朱明德要寻找一个缺少艺术气息的纯朴的乡镇落脚,为生活在最基层的百姓们创作作品,并给当地的孩子带来更加科学、专业的艺术教育课。

机缘巧合,刚退休不久,他去安徽省芜湖市芜湖县看望朋友的时候,突然间被当地厚重的历史文化、优美的自然风光,以及纯朴的风土民情吸引住了。对于芜湖,朱明德可谓一见钟情——那十里荷塘如梦如幻,那被水包围着的官巷仿佛从历史中走出的世界,那清澈的青弋江水滋养着这片古老的土地,“这样有灵气的地方,何不选来作为新的落脚点呢?”最后,在芜湖市诸多美丽的乡村中,他选择了西河古镇,并很快筹办起了自己的美术馆。

2015年,“朱明德画画的地方”正式开门了,而且很快成了西河古镇中最新奇的景点。他不仅在这里创作,还在这里办了几场画展。在此之前,朱明德曾先后在北京、上海、武汉、洛阳和北航、中国农大、中央财大、中南民族大学、中南大学举办过个人画展,还在奥地利维也纳、美国芝加哥、丹麦哥本哈根举办过个人画展,但专为老百姓们欣赏而办展,这似乎还是第一次。虽然没有任何宣传,但前来参观画展的人出乎意料的多。不仅外来游者被这家美术馆吸引,游人络绎不绝,当地老百姓更是好奇,有的老人拄着拐棍,有的老两口相互搀扶着,有的大人带着孩子纷纷前来观看朱明德的作品。看见一个又一个百姓们质朴的身影走进美术馆,朱明德不仅仅开心,更加感动。有时间的时候,他就亲自接待访客,亲耳聆听百姓们的建议或者意见,和他们亲密交流。“艺术家真的需要向百姓学习,这样艺术作品才能接地气,艺术家才能为百姓服务好。”朱明德感慨颇深。

这些名为《月上西河》《日照西河》的作品所描绘的正是百姓们最熟悉的、他们世代生活的家乡,画中既有他们平日里看得见的家乡自然风光,也有他们并不天天能看见的江水中形态各异的鱼儿。这些百姓们生活中的景致跃然进入了艺术家的画中,让他们十分喜爱,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把“朱明德画画的地方”当成了茶余饭后欣赏艺术的必到之地。

自己的作品能如此受百姓们欢迎,让朱明德都深感意外,“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欣喜地说,“其实要想马上得到快乐很简单,就是把作品拿到人民群众中去,看到他们喜欢、叫好,人生足矣!这不就是艺术家的价值吗!”

“我是党培养的画家”

回顾自己几十年的艺术旅程,朱明德无不感慨,“我本不是天才画家,我是后天的,是党培养的画家。”

和多数喜欢艺术的人差不多,朱明德从小就喜欢画画。小学老师李梅珍、王玉珍、曹继宾是他的启蒙老师,支持引导他画画。记得上二年级的一天,曹老师对他说:“朱明德,你画的画我送到少年宫了,正在老城展览呢!”听到这个消息,朱明德欣喜若狂,第二天,他走了十多里地到少年宫,找了好几遍,都没看到自己画的影子。后来他问老师咋没有呢?曹老师笑笑说:“你真去了?我捣你嘞!好好画吧,争取去展览!”捣,就是骗,曹老师这个善意的谎言,让朱明德暗下决心学画画。“那年9岁,我有了当画家的梦想。”朱明德说。

上了中学之后,班主任老师苏广超和美术老师黄健得知朱明德喜欢画画之后,开始认真教他美术基础理论,并开始教他画中国画。那个年代,手绘的电影海报风靡一时,朱明德一下子又迷上了电影海报,一有空就跑到电影院看人家画海报。一来二去,他和一位叫刘庆海的画家混熟了。刘庆海不仅教朱明德怎么画海报,怎么着色,还把自己的书借给他看,《怎样画铅笔画》《怎样画钢笔画》《怎样画毛笔画》《怎样画水彩画》……虽然只是薄薄的小册子,但却都出自大师之手,这些小册子作为最初的理论基础,让朱明德受益匪浅。

不久之后,“文革”开始了。1968年,新疆军区通信团来招兵,招兵的领导被墙上的一幅大画《解放军保卫海疆》吸引住了,问是谁画的,朱明德站出来说,“是我画的。”领导一眼便看中了朱明德,“跟我当兵去吧!”就这样,朱明德带着他从图书馆“偷”的影响他一生的《齐白石水墨艺术》入伍了。

在部队,朱明德多次被送到文学创作培训班、美术创作培训班学习,并有了更多的机会参加军营里的画展。他十分珍惜这些学习机会,并投入大量精力临摹了一些作品,19岁那年,朱明德被提拔为青年干事,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开始在报刊上发表文学和美术作品。

1975年,在纪念长征胜利40周年画展上,朱明德第一次见到了黄镇将军的“长征速写日记”,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在如此艰苦的长征途中,黄镇将军居然能够以史诗般的画笔,记录下长征中的珍贵瞬间,在和平年代,我为什么不能记录生活中有意义的点点滴滴呢?”从此,朱明德养成了画速写日记的习惯,并一直保持到现在。

80年代初,朱明德转业到北京水产局。在王雪涛门下的著名画家黙公和赵树启老师,以及李留海老师的指导下,在养鱼、卖鱼的工作中,学习积累了鱼和渔文化,开始了中国画水墨鱼的创作。那段时期,他还考入大学在职学习,并被选入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的漫画创作班,受到中国著名漫画家华君武、方成、苗地等老师的亲传嫡教。

后来,朱明德担任了北京市门头沟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区政协主席。在门头沟工作的8年中,他积极帮扶了贫困村爨底下村,还根据这座古村的历史创作了电视剧本《京西寻根》,并于1998年被北京电影制片厂电视制作中心拍成了90分钟的电视电影,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播放,使这个门头沟区最贫穷的爨底下村变成了今日扬名天下的旅游景点。

在朱明德担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院长时,他学习思考了许多艺术审美理论。和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在北京市文联工作的最后6年时光里,他“近水楼台先得月”,虚心向首都著名书画家学习、求教,并积极支持北京美术事业的发展,批准了七个书画社团成立,特别支持北京区县美术事业的发展。

“我是党培养的画家,这一点我永远不会忘记。是党给了我各种学习画画的机会,并多次给我机会出国游学访问,让我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真正的画家。”回忆起自己的艺术生涯,朱明德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衰年变法

2015年,崭新的生活迎面而来。朱明德扎根西河古镇,一待就是一年。在这里,他不仅实现了自己“文艺下乡”以及为老百姓服务的梦想,这人杰地灵之地,以及纯朴的社会人文环境也给了朱明德前所未有的创作灵感以及思考空间。短短一年里,就让他的作品面貌一新。

与在北京不同,在京城,朱明德所接触的大多是艺术家或者文艺工作者,同行之间的交流更多是技巧的交流,但来到西河古镇,朱明德接触的就是普通老百姓。除了创作,他也经常在乡间走走,和许多周围的百姓们成了朋友。有一天,他偶然遇到一家人正拿着电锯要锯一棵水杉,“你们为什么要伐这棵树啊?”朱明德问。“这棵树离我就只有半米,它再长就影响房子了。”老乡回答。这时,当过通信兵的朱明德突然想到,“电线杆可以做拉线,这个办法完全可以用到这棵树上啊!”于是他告诉老乡,“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点儿钱,你做一个拉线,让树稍微倾斜一点继续长,这样既不影响你家的房子,又不用伐树。水杉可是活化石呀,伐了可惜!”老乡听后,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于是朱明德拿出500块钱给老乡为树做拉线。没想到,这件事还惊动了镇政府,从此以后,镇政府出台政策,不再允许乡民私自砍伐树木了。

虽然是生活中的一桩小事,但足以看出朱明德与老乡们相处之和谐与融洽,而且他已经把自己完全融入到了这个古镇里。正是在与当地老乡的亲密接触中,朱明德才真正了解了老百姓们对艺术的理解与期待。在文人圈里,大家也许更喜欢朱明德创作的水墨鱼,但老百姓们却更喜欢喜庆的红鱼。“这就让我知道,为什么齐白石在创作的时候,既要坚持传统,又要跟随时代和社会进行创新了。水墨加红,是白石老人创作的符号,他坚持这样的创作原来是自有其道理的。”

在创作中国画的同时,朱明德还坚持了几十年来从未中断过的速写。“我认为速写不仅是绘画的基础,它也可以称之为一个画种。”朱明德说。实际上,在西方的许多国家里,都有艺术家终生坚持画速写,甚至有些画家的代表作就是速写,比如门采尔的《一个人的背景》。朱明德在其数十年的艺术创作中,也始终把速写当作自己的一种绘画语言,并先后出版了《朱明德钢笔画选》《中央党校学习生活速写日记》《广东、福建速写日记》《德国、俄国速写日记》《朱明德走进奥运建设者速写》《朱明德速写选集》《朱明德生活感悟画》《朱明德画鱼》等作品,在中国美术界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来到西河之后,朱明德希望能用速写的手法记录西河古镇的风土人情以及当地的时代变迁。与此同时,他还希望将速写与中国画结合,创作西河古镇中的人物,“就像当年我画奥运建设者一样,让这些老百姓及其他们的经历和生活也成为一段历史,被世人铭记。”朱明德的心愿如此简单,又如此温暖而动人。

“我知道中外有成就的画家都说活到老、学到老,艺术之梦,追求到老。齐白石老师六十岁开始衰年变法,力创个性。他发过狠愿说,如果画不出来属于他语言的画,宁可饿死京华。如今我也到了花甲之年,我也应该有像前辈画家那样的骨气。”朱明德信誓旦旦。于是他以白石老人为楷模,在创作中也继承了白石老人提出的中国画绘画三要素,即自然、生命、文化。在朱明德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见花草树木等代表自然意象,亦可看到游鱼等代表生命的意象,而“文化”则多体现在作者的题款上。他虽然画鱼,但在落款中从不提鱼,他更讲究寓意。同时与传统中国画的题款有所不同,朱明德在作品的题款上更注重时代气息,其中一幅名为《心不动则不痛》的作品给人印象颇深,作者竟别出心裁地用鱼来诠释这句热门的网络语言。作品《追星族》也不禁让人莞尔一笑,作者任意挥洒的《会议》则是他用怜悯之心,劝解那些把名、权、利当作人生目标的可怜虫走出心灵误区的佳作……

这一年的“文艺下乡”生活里,朱明德不仅为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了纯粹的中国传统艺术,为中小学带来了艺术公开课,并义务为老年大学讲课,他自己也收获满满,不仅有了对艺术的新思考,他也在老百姓的赞赏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如今,朱明德“补上这一课”的心愿虽已达成,但他还还想继续“补”下去。“我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画家,用美术为人民服务,当人民画家是画家梦的最高境界。我会铭记党的嘱托,遵循文艺规律,深入生活,感悟时代,努力把生活典型创造成艺术典型,多画让人们赏心悦目的好作品。”朱明德的话发自肺腑,深入人心。(记者  张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