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菜花

(2018-04-24 07:13:40)
标签:

杂谈

苦菜花


     很少有人会去注意一朵苦菜花的,且不说它单薄的开着,只相形见的样子,就丝毫引不起人们的审美兴趣。它太苦了,甚至听到这个名字都觉得不屑。我是在一首歌曲中发现了它,而这样一朵毫不起眼的小花,却惊觉你的存在,生生戳痛你心灵脆弱的地方,让你兀自生出喜欢,心甘情愿的驻足它身旁,又如同想起遗忘己久的朋友,恨不能立马回到他身旁,便寻了它去,且不管正午的太阳也如小火炉般炙烤着。

    寻了它倒也不费什么劲,在附近的小公园花树底下就生长了些苦菜。一见到它,就想起小时候的童谣,便觉得它更苦了。

   苦菜花地里黄儿    三岁两岁没了娘
   娶了后娘三年整    生了弟弟比俺强
   弟弟吃肉俺吃菜    弟弟吃面俺喝汤。

    在那绿草丛的地上就零零点点生长些了苦菜。苦菜花的花朵很小,没有一分钱的硬币大小,浅黄色的花,圆圆的,由二三十个细小的单瓣组成,中心褐青色的蕊,中心圈更深黄一些,这些花瓣的顶端都有锯齿的齿纹,装点着花瓣周围,不细心看不出来,如同别的花一样巧心装饰自己它一样也不能少。花瓣平滑反射着柔和的光如绸缎般柔软,加上自己本身的朴素,更多了柔弱的气息,尤如乡土一位素朴淡雅的女子站在面前,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惜。初开的苦菜花是淡黄色的,随后开放的过程中逐渐衰败变成白色,这白色就更楚楚动人了,也有无比动人的美。它不像别的品种花黯然凋零它逐渐的闭拢把自己包裹在花托的身体之内,像一顶闭合起来的降落伞,到最后形成锥字形的锥体,顶端萎缩成一个小黑点,这些苦菜花的种子就包裹在其内,等种子成熟了,花包破绽开来,如同蒲公英的种子随风四处飘散,甚至你都不容易看到种子挂在枝端,它太轻了,经不得风,微风都会刮得无影无踪。苦菜花是有淡淡地香味的,涩而腻,稳而妥你找不出确切的词语来形容,如同挥之不去的记忆无法用言语尽述。它的香却不容易闻到,它不同于别的品种花站着或半蹲着就能闻到,它的香你只有趴地上或单膝跪地上才能闻得到,是否在那单膝的一跪中完成了对土地的虔诚,土地终是谦卑的,苦菜花始终深恋着它生长的土地。

    春天的二月从土里冒出来,初始半截叶子藏在土里,后来逐渐长大,切近土地的叶子肥大,越往上生长越细,叶子上有齿轮般的刺,随着气温的升高,叶中心长出高的花杆子,花杆子上又分出四五枝花,这些枝上就生长出花骨朵,花骨朵开始小米粒般大小,渐渐长到大米的粒就开出花来。小黄花逐渐热热闹闹开起来了,开在晴朗的上午,在花树下的散射阳光下它成天开着,到了炎热的夏季若没有头顶的遮挡,它只热热闹闹的开一阵子,中午太阳很毒的时候就悄然衰败了,第二天是否再在这些花上重新开出花来,我没有去考究,花苞太多了,开过花与新开花你不容易分辨的出来。苦菜花一直开到农历的九月,直到浓霜天气的来临,它的花期才算是结束了。

   这是花的开放。苦菜花对土地不挑拣,无论什么样土地它都生长,荒郊山坵、田间路旁丶公园花丛下就生长了苦菜。这些苦菜要么单独存在着,要么与小草为伍一起成长。苦菜花的根系粗壮而长,延伸到土地里有好几厘米,用手掐会流出白色乳汁,它的叶子也是,这些汁是苦涩的,弄在手上或衣服上成黑色不容易洗掉。苦菜花属于根生和种生,种子随风飘散落地生根,无论哪种都好成活。

    苦菜花该是成长了不知多少人的记忆,没有谁会不认识一株苦菜。现在城里人喜欢养生,春天了挖来生食蘸酱吃,城里人喜欢只是一阵子,而等热闹过去了,它又默默生长着,终是改变不了冷清的命运,甚至直到最后没人愿意多看它一眼。城里人的冷落,倒是村里人的喜欢,苦菜花是竹篮里的宝贝,村人会经年来挖喂食生养的家畜,那都是它们不可多得的美食。或人挖多了用来做成小豆腐吃醇香无比,也都吃的津津有味。也有牙痛脑疼的人用来烧水喝也能抵挡一下痛疼,或炒成茶叶夏天来喝降温除火,还省下了一笔用来买茶的费用。它终是属于山村里的花。

  一朵小小的苦菜花,兀自开着自己的冷清与寂寞,不因你的在意去意丝豪减去媚色几分。固守着简单的岁月,把朴素的日子过成一种暖,苦中也能在岁月的枝头上打造成一首诗。我由眼前的苦菜花想到一首简朴的小诗。
小是小了点/影子忠诚跟着我/丑是丑了点/灵魂忠诚跟着我。

苦菜花竞相开放着,花丛树下的也有那么一大片。它是丑吗?它今天光彩夺目的开着,反而不觉得它丑,身旁有玫瑰大朵的开着,红艳的蔷薇也努力绽放自己的娇色。在娇色的玫瑰面前它不余余力的开着,似乎也丝豪不谦色它们,甚至那成片的黄花连接起来,如同灿烂的星星,今夜星河灿烂,甚至比它们更夺目些。苦菜花开放的时节正好玫瑰初开,一年中初开的玫瑰有着更灼越的香,它是否在为苦菜花默默输送去一段花香呢,那么苦菜花又额外收获了自己花香之外的另一种芬芳了。

   今天在这么夺目的苦菜花开中,我独没有发现蝴蝶的光临。苦菜的汁液是苦的,可它分泌出来的香却有清香气,蝴蝶喜吮。在农村的田间地头荒郊野坵随意的走一走,你都会遇到苦菜花上的蝴蝶,它们这朵那朵的飞着也会成双成对的追逐一会儿,遇到成片的苦菜花,那上面的蝴蝶更多,总之那画面是美的。而城中公园内的苦菜花上没有蝴蝶,这儿人多也喧闹不适合蝴蝶的生存,即便是有也只有一两只,少得可怜。花开终究是寂寞的了,一朵花开终究是要为了与它生命中重要的蝴蝶相逢,这是我由蝴蝶想到的。

在公园的路上我还相遇了一位溜狗的女人,她的狗像极了我丢失的小狗甜甜,只是它更小一些。和小狗打逗一会儿,打发寂寞的时光,若我的小狗在身旁,它一定会此时追逐在草坪上,是否会撞疼一朵花,或碰撞下一朵苦菜花,我是不敢想像的了,怕触疼更多对它的思念。因为自己一时的疏乎大意把它弄丢了,从此只有记忆的想像。而若不丢把带它回到山村,它会更极尽欢快的在山野上奔跑着。

甚至我还想着该有一位命运多舛的女子写一篇《苦菜花》,记录下她的生活命运,而我却始终没有写,是否又有了不同的意义呢。

苦菜花终是属于山村的,它最终会回到它的山村中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映山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映山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