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印象朝歌
印象朝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印象朝歌》第一期作品选登

(2016-05-03 08:48:51)

又到桑葚红紫时

                                           

                           王守振

 

“爰采唐矣,沬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诗经》之《桑中》篇中描述的桑中,即朝歌城北的桑园。至今在淇滨区的上峪乡仍有桑园村,可见当时的朝歌,植桑养蚕已成大众产业。

中国古代,男耕女织,采桑养蚕是女性重要的生产活动。“季春梅始落,工女事蚕作。采桑淇澳间,还戏上宫阁”(《乐府诗集》)。淇河岸边,春意阑珊。野外的桑林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宽阔的桑叶茂盛葱郁。年轻的采桑女玉手纤纤,身姿婀娜,自然劳作,欢娱嬉戏。一种青春之美、动态之美跃然入画,引发了一个又一个或浪漫缠绵或正义悲情的爱情故事。

《汉乐府》的《陌上桑》,记述的是一位美丽的少妇罗敷在田头采桑,由于其年轻貌美,清秀典雅,过往行人无不为之倾倒。发生在桑林中流传最广的,要数秋胡戏妻的故事。西汉刘向《列女传》记载:鲁国人秋胡,娶妻五日,离家游宦,身致高位,五年乃归。将至家,见一美妇人采桑于路旁,便下车调戏,遭到采桑女的断然拒绝。回家后,与妻相见,发现原来就是那采桑女。其妻鄙夷丈夫的为人,竟投河而死。

在宋代,曾被拜为太师的文彦博也留有一首反映当时淇河流域桑植业发达的五言诗:“佳人名莫愁,采桑南陌头。困来淇河畔,应过上宫游。贮叶青丝笼,攀条紫桂钩。使君徒见问,五马亦迟留。”幽幽的桑林,滋养了一方水土,也孕育了许多佳人文士,成就了为后人观赏称道的“桑林”文学。

除此之外,人们寄情于桑林,还在于桑林中甜美的桑椹及其具有的保健功能。2000多年前,桑椹就已是宫廷的御用补品,既能作水果食用,又可做中药材。所以无论是传统医学还是现代医学,都视桑椹为防病保健之佳品。

如今,在很多城市的郊区,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桑园,成为城里人旅游休闲的新去处。红红紫紫的桑椹,浪漫温馨的桑园,将为现代人的生活增添新的色彩。

 

                           水墨日子

 

                            杜永沛

 

有水,有墨,有纸,有笔,就足够了。挥毫泼墨,颜色或浓或淡,或深或浅,一张画就成了。

画只有黑白二色,简简单单,却韵味无穷。

就心仪这样水墨画一般的日子,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安静到不能再安静,悠闲到不能再悠闲。心境似空,无欲无念。

古人说,一箪食,一瓢饮,足矣。

有身可以遮羞御寒的衣,有张可以眠身的床,有间可以挡风隔雨的屋,有可以饱肚的粗茶淡饭,已经很好了。

“种豆南山下”,“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闲暇时,坐在草地上,树荫里,青石上,看蓝天,看白云,看星星,看月亮,听风吟听蛙鸣,听流水,与大自然肌肤相交,情景相融。

然而,今天,这种想法竟然是一个奢望。

现代社会,犹如一幅斑斓油画,浓墨重彩,繁琐复杂,精细充斥。你的视觉、触觉、思维、饮食起居起居,已经被现代生活方式牢牢掌控,你如一只可怜巴巴的落入蜘蛛大网的昆虫,能做的只有挣扎。

已经被现代复杂的生活所累,累得没有空闲喘气,累得失眠脱发阴阳失调,累得失去自我。每一天,我们都不由自主地从穿行于汽车缝隙的马路开始,开始新的一天;又从不由自主地从穿行于汽车缝隙的马路结束,结束这一天。

电视,有五十个频道;手机,有一百条短信;电脑,简直就是太平洋。如何选择,茫然无从。

聊天,三个牧童,必谈牧牛;三个和尚,必谈念经;三个女人,必谈男人;三个中国人,必谈钱币、股票、彩票、房子、车子、手机、电脑……这些都是很费智力的问题,很复杂的问题,你不想谈,但你是三个之一,你不谈,谈什么?除非你是羊群里里的非羊,鸽群里的非鸽,麦田里的非麦子,人群里的非人……

另类,是孤单的,存在,需要勇气和毅力。

你是一颗运动的行星,一旦步入运动的轨道,就难以摆脱它的惯性和引力,你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你的眼睛,已经看不清电脑、电视、手机以外的空间。

某一刻,也许你会抬头望一眼简单的白云、太阳、月亮;也许会听几声简单的鸟鸣、虫吟,或者寺庙中暮鼓晨钟。然而,你置身于繁复的大背景之中。

心中,再难以如水墨画一样简约。

                     

                    月光下的城市麦香

 

                         杨开亮

 

在城市丛林的巨大剪影中

月光下这一片熟稔的麦香

给幽暗魅惑的都市夜生活

涂鸦出一道罕见的暖色调

氤氲一种震撼心灵的质感

低调热切饱满

一下子就把我的思绪

抻拉的很长很长

天地苍黄

宇宙洪荒

 

很少能看到有谁

还会被麦香的温暖而吸引

还会被麦香的记忆而感动

小城的人们也像杜甫很忙

但大都与写诗无关

鹤淇大道上车流穿梭

呼啸着从耳畔飞过

而路的对面只几步只遥

那偌大的霓虹流彩的城市广场上

早已人声鼎沸恍如天上的街市

袅腾着最真实的人间烟火

 

无须感喟感叹

人间冷暖

古今两重天

此时此景

我多么想回归儿时

在故乡一望无际的麦浪里

可劲儿翻滚

与发小们一起躲猫猫

肚子饿的咕咕叫时

就顺手掐个麦穗

捧在小手心里反复揉搓

再噘起小嘴吹跑糠皮

再将净麦粒抛送到嘴里

刚一咀嚼

满嘴的麦香就沁人肺腑

心中陡生无比的力量

怀揣梦想振翅飞翔

                           

                             大风

 

                             朱改花

从洪荒吹来

 

从易水之畔瑟瑟的苇丛吹来

吹过汉王胯下飞扬的马鬃

吹过草堂八月秋高的竹林

吹过十一月四日飘摇的雨夜

 

烈马烈酒烈风

从醒吹到梦

从梦吹到醒

从沧海吹到桑田

从一个轮回吹到下一个轮回

 

大风

起兮

大地在颤抖

万物在觉醒

排山倒海的愤怒

无与伦比的征服

冲决滞涩险阻

荡尽尘烟虚浮

 

烈马烈酒烈风

让每一个摇摆的灵魂坚定姿势

横刀立马

挽弓如虹

 

             明代淇县高村一带风物人情的诗化记录

               ——许讃《高村铺有感》三首解读

 

                             王之珩

 

在清顺治十七年《淇县志》卷九艺文志中,收录了明代诗人许讃的《高村铺有感》三首:

坐听雁号空月,卧闻马断苦荄。

己惯征途滋味,碧山今管开怀。

雁阵鸦群忽漫,轻尘薄雾相停。

北地风霜渐远,向南柳色犹青。

驯犬出扉不吠,群鸡啄圃频来。

秋日雨晴南野,邻家种麦相催。

许讃(1473--1548),字廷美,今河南灵宝市大王镇沙坡村人,明代正德年间兵部、吏部尚书许进第三子,弘治九年(1496年)进士,大学士。曾任大名(今河北省境内)推官,弘治十五年任陕西道监察御史。后任刑部侍郎,以辨疑狱知名,秉公断案,名噪一时。其父被宦官刘瑾迫害,许讃受牵连调任临淄知县。嘉靖年间,官至吏部尚书。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入阁与礼部尚书张璧、严嵩一同参与机务,“政事尽决于嵩”,再三上疏,自请退休。筑有花园口,位于郑州北郊的黄河岸边,占地540亩,遍植奇花异木。据说花园口得名,与许讃任吏部尚书时所建540亩许家花园有关。著有《松皋集》26卷、《读史诗论》、《五经臆说》、《诸苗奏议》等。

高村铺,即今淇县北部淇河岸边的高村村,历史可追溯到殷商晚期,古称淇水关,明中期改称高村铺、高村店、高村驿,明万历年间更名高村桥,是历代官道上的南北交通要冲,设有驿站、邮亭。这里东临淇水、西望太行,历代南来北往的迁客骚人,在高村的驿站里,找到了得天独厚的抒发感情的场所。他们感受着前贤们的气息,在王维、高适等著名诗人曾经流连的土地上,他们也获得了天赋灵感。

许讃踏上淇县的土地,是与家国的厄运紧密相连的。明代中期,宦官刘瑾祸乱朝纲,很多正直的官吏都受到迫害,吏部尚书许进被罢官,许进第三子、翰林编修许讃也被贬出京城,先做了临淄知县,后被任命为浙江左布政使。正是在从临淄到浙江赴任的路上,许讃路经高村,被当地景物所感染,不禁触景生情,写下了《高村铺有感》三首。

古诗作为一种历史文献,对于后人认识历史、还原历史有重要意义。许讃的《高村铺有感》三首,写出了北来南去经过当时官道上的淇河交通要冲,并留宿高村铺时的所见所闻所感,细致入微地描绘了当时高村一带的自然风物和世态人情,透露出作者对“征途滋味”的些许厌烦以及对高村“碧山”“柳色”等自然景色和恬静安闲的农家田园生活不无爱恋的心情,为我们展示了明代高村一带人民真实可感的生活画卷。

第一首写的是天色向晚、留宿驿站的情景。皓月当空,玉宇澄净,大雁南飞,牵动的总是离愁别绪。“坐听”“卧闻”正是心事在怀、坐卧不安的真实反映。月本有形,却谓之“空”,可见诗人心中的孤独;马吃草根,人却说苦,可见诗人感怀自身际遇的凄凉。那么,孤独何在、凄凉何在?第三句“征途滋味”才交代出原因所在——征途,既指沉浮不定的仕途,又指奔波劳累的旅途——这其中的味道怎一个累字了得?“惯”字是饱经沧桑者的常用语,与“惯看秋月春风”“惯于长夜过春时”一类,可见前两句中诗人寄托在景物中的孤独、凄凉之感并非“为赋新词强说愁”。然而,当诗人走出屋外,面对皓月之下依稀的远山,在秋夜清凉的空气中,他积聚一路的郁闷心情蓦然消散了。他把让他释怀的黑魆魆的远山想象为“碧山”,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这首诗充分调动了听觉、视觉和感觉,有景有情,情景交融,起承转合颇有法度。

第二首可以设想为诗人经过一夜休息之后的见闻感受。前两句“雁阵鸦群忽漫,轻尘薄雾相停”,是诗人实际看到的景象。“漫”是指天空中群鸟飞远,“停”是指驿路上的尘埃、雾气逐渐消歇。鸟飞远了,还有飞回来的时候;人走过了,还有无数的后来者继踵。世界就这样周而复始地运行着,作为感受这种变化的人,多少忧愁悲悯都是古人早已体验过的,又何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呢?跳出来看看,原来这些愁绪竟然如轻尘薄雾一般微不足道啊!诗人对眼前的景象心有所悟,于是心情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后两句“北地风霜渐远,向南柳色犹青”,是诗人对刚刚经过的北方和此行的目的地南方景象的遥想。诗人以北地风霜与南方柳色形成鲜明对比,色调也由晦暗转向明朗。远离了北方肃杀的风霜,抬眼望,依稀看到了南方垂柳依依。这两句完全跨越了时空的限制,仔细推敲似乎不合常理。事实上,这里的“风霜”和“柳色”都是象征意象,肃杀的“风霜”暗指险恶的仕途,犹青的“柳色”则是勃勃生机和安然境界的暗喻,诗人已经摆脱一路的阴郁心境,开始对未来的南方生活产生了希望和憧憬。这首诗以眼前缓慢变化的动态景象,表现诗人经过漫漫征途之后留宿高村铺时心情由惶然奔波到恬然淡定的微妙变化。有实有虚,有动有静,实际的动态的景物,实则是虚想的静态的景物的铺垫。

第三首描绘了高村一带的田园生活,字里行间透露着诗人的喜爱之情。单独看这首诗,完全是清新自然、不事雕琢的田园诗派的风格。前两句写鸡狗的活动,狗在门外驯顺地时起时卧,有人从旁边经过,它也并不张牙舞爪地乱叫;更有情趣的是对鸡的刻画,群鸡到别人家的菜园附近啄食,一次次被主人赶走,又一次次执着地回来,一个“频”字,写出了群鸡小孩子恶作剧一般的情状,令人读之忍俊不禁。写鸡狗的活动,字面上没有出现一个人,然而读者感受到的,却是高村当地百姓与人为善的品格。后两句笔锋一转,选取一个侧影来写秋日雨后的田野上农人劳作,有人要到田间种麦,路过邻人门前,还不忘反复催促邻人,快些趁着雨后的好时机一起去种麦吧。诗人运用白描手法,寥寥数字,高村当地的淳朴民风即跃然纸上。一场秋雨,不仅给农人稼穑的良机,也为全诗增添了扑面而来的清新感。诗人沐浴其中,恍如受到精神洗礼,他以一种愉悦的心情欣赏和描绘这一切,尘俗的纷繁搅扰完全被置于脑后了。

这三首诗,既相互独立又浑然一体,仿佛一个串珠,无论单独看待还是整体欣赏,都是精致的艺术品,都可以让读者得到美的艺术享受。通观这三首诗,可以清晰地看到诗人由躁动不安、感事伤怀到明朗乐观、静谧安然的心路历程。对诗人而言,即使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在高村铺借宿的这一夜给他的收获,也会让他感怀终生。

孔子曾将诗歌的社会作用概括为“兴观群怨”,所谓“观”就是通过诗歌来观察了解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从这个意义上讲,许讃的《高村铺有感》三首,将文人际遇与社会生活结合,在给人以艺术享受的同时,也为后人了解明代中期高村一带乃至整个淇县农村生活保存了极宝贵的材料。

 

附录:《明史·许讃传》节选

讃,字廷美,进第三子也。弘治九年进士。授大名推官。亦以辨疑狱知名,召拜御史。正德元年改编修。刘瑾逐进,讃亦出为临淄知县,累迁浙江左布政使。嘉靖六年入为光禄卿,历刑部左、右侍郎……八年,进尚书……十年,改讃户部尚书。驰驿归省母。母先卒。服未阕,诏以为吏部尚书,服除始入朝。帝以讃醇谨,虚位待。及至,论列不当意……屡加少保兼太子太保。九庙灾,自陈免。居半岁,帝难其代,复起讃任之。请发内帑,借百官俸,括富民财,开鬻爵之令,以济边需。时议内地筑墩堡,讃谓非计。帝以借俸、括财非盛世事,已之。墩堡议亦寝。翟銮、严嵩柄政,多所请托。郎中王与龄劝讃发之。嵩辨之强,帝眷嵩,反切责讃,除与龄籍。讃自是慑嵩不敢抗,亦颇以贿闻矣。銮罢,帝谋代者。嵩以讃柔和易制,引之。诏以本官兼文渊阁大学士参预机务。政事一决于嵩,讃无所可否。久之,加少傅。以年逾七十,数乞休。帝责其忘君爱身,落职闲住。归三年卒。后复官,赠少师,谥文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