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正品美国天魄风暴

(2018-11-16 06:57:59)

正品美国天魄风暴

V:10862080

一张牌,他怎么可能让你们的营救行动得逞?”

  沈夺沉默半晌:“我可以帮你们救出储兰云。”肖昆和贾程程大喜过望,同时喊出:“真的?!”“那可是太好了!”

  可是,两人迅即又明白了什么,情绪一下低落下来。沈夺看着两人由喜转忧的表情,苦笑了一下:“要是让你俩在我和储兰云之间选一个,你们会选谁?”

  肖昆和贾程程心中都一痛。他们知道,这是非常艰难的选择。

  沈夺站起来:“你们无法选择,对吗?那我来替你们选择吧。”肖昆和贾程程都站起来,看着他。沈夺说:“我选储兰云。”

  肖昆和贾程程先是一愣,随即,贾程程的眼圈红了。

  沈夺说:“如果要救储兰云,就一定要让储兰云到香港。而如果让储兰云到香港,就只有一个办法……”贾程程突然明白,她脸色变了:“你要和兰云结婚!”

  沈夺苦涩地笑了:“贾小姐,你真是太聪明了。你猜对了。”肖昆急得说:“肖鹏,这不行。”沈夺:“为什么?”肖昆看了一眼别过头去的贾程程:“程程正品美国天魄风暴……肖鹏,这对程程太残酷了……”

  沈夺说:“这是救储兰云唯一的办法。”他转向贾程程,艰难地说:“贾小姐,只可惜……你我生不逢时……有情无分……”

  贾程程的心像被刀扎了一样,她愣愣地坐下。

  沈夺说:“哥,我有详细的办法,我能不能单独和程程谈谈。”肖昆神情黯然,看着他们,只好转身离去。

  屋里沉默。沉默的气氛压抑得人喘不上气。两个人都知道,他们的感情,他们的未来,甚至他们的生命,都到了一个最严峻的时刻。

  沈夺拉起贾程程,凝视着她的眼睛:“程程……”贾程程眼泪在眼中打转:“我能不能打断你?”沈夺点点头。贾程程:“我不知道你的详细计划,但我想知道,如果你的计划成功,兰云……就是你的妻子了,与你厮守终身的,就是她,这是你的决定?”

  沈夺答非所问:“正品美国天魄风暴程程,我们都活在时间里,时间是有长度的,对你我来说,它无论长短,都会有尽头。如果……”他的话愈发艰难:“如果时间不能限制爱,难道你还害怕我们不能再相见吗?”

  贾程程的心似被狠狠地扎了一刀,又一刀……她挣脱沈夺,泪水大滴大滴落下。透过泪雾,她看着沈夺,哽咽道:“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你把回头的岸在你的生命里抹去了,烧掉了,你给你自己判了死刑是吗——”

  沈夺痛苦而坚定地回答:“是。”

  贾程程万般痛苦:“恐怕救兰云并不是你唯一的目的。你更明确的目的,是要为你最初的选择,为你破灭了的信仰殉葬!你要玉碎于前!肖鹏!对我来说,你是自私的——你是自私的——”

  在贾程程丧失理智般的哭骂声中,沈夺死死搂住贾程程,泪水成串地落下来……门外,肖昆听着屋里贾程程的痛哭,无比悲痛正品美国天魄风暴地用手按住太阳穴……桌上放着香港的各种报纸,上面铺天盖地报道徐杰生被暗杀事件。

  储汉君的手颤抖着,指着这堆报纸:“三顺,你说,是陈安杀了徐校长?!”

  何三顺点头:“对。我这条命根本不值钱,没有校长,我何三顺连条狗都不是。我不怕您储先生不爱听,我一定要亲手毙了陈安和廖云山,告慰校长在天之灵!”

  储汉君颤抖的声音带出了哭腔:“孽障啊孽障……有这样的后人,我储汉君愧对祖先啊……”他咬牙切齿地:“一定要打死他!交给你了,多打两枪,算是我的!”

  何三顺看了看储汉君:“我记住您这句话了储先生。储先生,有句话,我本想拦住不告诉您,但现在看您储先生凛然正气,我就告诉您吧。廖云山让葛银龙给您带话,如果储先生北上,他便杀了储兰云。”

  这无疑又是一声惊雷。储汉君怔愣半晌无语。

  在一旁的肖昆怕老人出事,忙叫:“储先生……”

  储汉君摆手制止肖昆:“我早已经想到了。从昨天到现在,我心潮起伏,一直以来,我的政治理想是能促成国共合作,放弃内战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可是我的立场,我所有的努力换来了什么?我只看见徐校长惨遭杀害。我彻底明白,这善良的愿望早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撕成碎片。我也彻底看清国民反革命的真面目了。肖昆,正品美国天魄风暴我决定放下一切羁绊接受中共邀请,我必须北上参加新筹备会,因为我储汉君不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真理活着。我相信,这也一定是徐校长的遗愿。”

  肖昆和贾程程都把敬佩的目光投向这位老人。

  肖昆说:“储先生,很有可能,兰云能被我们救出来……”

  储汉君感动地点头:“肖昆,我相信你们的努力。”

  一旁的贾程程却黯然神伤……

  沈夺回到住处,把章默美的军服放在桌上,军服上有枪眼和血迹。

  沈夺说:“这是葛银龙交给我的。”廖云山看了看,摇头:“肖昆真是心狠手毒啊。章默美是为国殉难,这是无上的光荣。”沈夺:“是。那陈安……”

  廖云山摆摆手:“陈安暂时先留着吧。储汉君的事情没解决,他会有用的。”

  沈夺点头:“是。义父……”廖云山看出他还有话说,鼓励他:“正品美国天魄风暴说。”沈夺:“储汉君一到香港,我们就很难控制了。现在唯一有可能控制他的就是储兰云。”

  廖云山摇头:“哼,陈安是他亲生的,他尚且如此无情,更别提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储兰云了。”

  沈夺说:“我不这样看。”廖云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