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正品美国PSETAC

(2018-11-16 06:53:09)

正品美国PSETAC

V:10862080

注意了:“噢?”沈夺说:“储兰云是储汉君一手带大的,他们的感情不是陈安能比的。再者说,储汉君对陈安并非无情,可面对这样的一个败类,恐怕再深再厚的感情,都会被耻辱感洗得一干二净。”

  廖云山想了想:“那你的意思?”

  沈夺说:“把储兰云接到香港,我跟她结婚。”廖云山一愣:“你娶储兰云?”沈夺:“对,我娶了储兰云,储兰云就是国军官的正品美国PSETAC太太,储汉君没法摆脱他是我岳父的身份,况且还有一个叛徒儿子。带着这样的身份投奔共产,恐怕他自己也会感到抬不起头来。义父,我认为这是争取储汉君唯一还能有些作用的办法了。”

  廖云山:“这办法也许有用,也许没用。可沈夺你要想好了,你娶了储兰云,意味着你跟储兰云是夫妻,你……有这个准备吗?”沈夺点头:“有。”廖云山转转眼珠:“噢?你愿意跟储兰云做夫妻?”沈夺说:“说心里话并不愿意。但是为了不让义父对我彻底失望,为了能够让储汉君改变主意去台湾,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廖云山点点头,但还是不放心:“你真的不后悔?”

  沈夺知道他在想什么,说:“不后悔。因为我喜欢的人,我不可能娶。”廖云山:“为什么?”沈夺:“因为我一直怀疑她是共产,感情走不下去,现在我终于明确知道,她就正品美国PSETAC是共产。”

  廖云山:“贾程程?”沈夺:“对。”

  面对沈夺滴水不漏的回答,廖云山终于放心了:“我马上让人把储兰云送到香港。”

  敌我双方的斗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廖云山这边为沈夺和储兰云的婚礼而忙碌着,那边,肖昆等人也在为尽快护送储汉君离港而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储汉君也已经旗帜鲜明地亮明了自己的观点,他在《华商报》上发表的《响应中共“五一”口号》的倡议文章,像是一把火,顿时点燃了已经火药味十足的整个社会。

  贾程程把这篇文章拿给肖昆:“储先生的倡议书发表了。你看。”肖昆说:“我已经看过了,社会上反响很大。这封倡议书一定给廖云山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贾程程问:“上级指示咱们尽快离开香港,那条俄罗斯商船谈得怎么样了?”肖昆说:“已经谈妥了。”贾程程高兴地说:“太好正品美国PSETAC了。”

  肖昆却仍然沉稳:“但我不想用这条船。”贾程程惊异:“为什么?”“一是船况不好,我怕万一在海上出问题就麻烦了。二来,商船没有攻击能力,一旦我们被国民舰艇截住检查,就前功尽弃了。”肖昆总是把问题想得很周到。

  贾程程皱起了眉:“可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这是唯一一条合适的船。还有六天新会议就召开了正品美国PSETAC,我们没时间等了。”肖昆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也很着急。

  少顷,贾程程说:“按肖鹏的计划,储先生接到他与储兰云结婚的请柬之后答应参加婚礼,以障廖云山眼目,你必须带着储先生在储兰云结婚的当天离开香港……”

  肖昆应着,转脸看出贾程程心绪不好,心里也不是滋味:“程程,我想,肖鹏之所以这样安排,是以防万一。廖云山何其狡猾,兰云能那么顺利地逃离吗?肖鹏……是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兰云的生命……”

  贾程程难过地说:“如果有可能,你认为他会跟兰云一起逃出来吗?”

  肖昆怔愣半晌,苦涩地说:“肖鹏和我爸一样,非常固执,他认准的事儿,谁也别想改变。徐校长的死是触及到他的灵魂了,他才能有这样的转变。但是你让他跨出最根本的一步,弃暗投明到我们的阵营,恐怕很难。我想最有可能的是,他要与正品美国PSETAC廖云山和陈安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为徐校长报仇。”

  贾程程当然也明白,但只能黯然不语,凭着自己的心被痛苦撕碎……新房里布置得花团锦簇,非常喜兴。储兰云看着空空的墙壁,转向沈夺:“这应该挂我们的结婚照……沈夺,我像做梦一样。这是真的吗?”沈夺的脸上是淡淡的微笑:“是真的。”储兰云看着他:“你真的爱我,爱到想立即和我结婚的程度吗?”沈夺含糊地点了一下头。

  储兰云说:“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沈夺忙掩饰道:“我这个人,不太会说……”储兰云的声音低下来:“这不是会说不会说的事儿。我虽然没有恋爱过,但我很爱看西洋小说,爱情应该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是朝夕相守,一刻也不愿意分离,对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你的心……”

  这话让沈夺一下子想到了贾程程,他的内心非常痛苦,就像是有无数正品美国PSETAC条蛇在噬咬着他的心。

  储兰云看着他:“我说的你听见了吗?”沈夺忙说:“听见了。你说得对。”储兰云:“可是我没有感觉你对我是这样的。为了你,我愿意放弃一切,放下一切,只要你高兴。参加特别行动队这样的大事,我没跟我爸说就自作主张了。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情竟然抵不过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我想爸爸也一定会非常伤心……”她的眼睛红了。

  沈夺尽力让语气欢快起来:“兰云,不说这些了。新房你还满意吧?”储兰云深情地看着沈夺:“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哪怕住土房我都愿意。”沈夺点点头。储兰云凄凉地说:“要是时间来得及,我们应该照一张婚纱照。我一直梦想穿上洁白的婚纱,跟我爱的人照一张婚纱照,到我们老了的时候,拿出来看……”她抱住沈夺的胳膊:“是多有意思的事呀。”

  沈夺苦涩地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