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还魂师白玛程列活佛传记【2/五】

(2016-04-21 23:17:16)
分类: 上师

还魂师白玛程列活佛传记•开启取舍钥匙【2/五】

 

第一篇 本生传

 

第二篇 净与不净显现

 

第一节 清净刹土篇   第二节不净六道篇

 

还魂师白玛程列活佛传记【2/五】


第一篇 概述本生传

  

昌地位于多康下区哲杂撒木岗右侧,原名珠宝喜旋,乃过去诸佛曾经加持之圣地。昌王拉底穆布,种姓高贵,性格敦善,其下族人,各行善良,执诸白法,我即出生在这样的家族之中,父名热罗,母名嘎哇。

 

三岁之时,有一日于梦中,我来到一静苑之中,其静处功德悉皆圆满,园中鲜花盛开,果实累累。见到一位喇嘛正襟危坐,光辉灿然,令人肃然起敬,我当时便知他是萨迦二祖索南孜摩,便上前祈求灌顶加持。

 

七岁之时,我曾梦见圣士龙多嘉参尊者(即阿秋喇嘛),见其身放黄光照我,之后不久,龙多嘉参仁波切于亚青三岔路口修建佛塔,时值嵌置塔尖日月,为众说法。叔父带我去见上师,其时仁波切正坐于一黑牛毛帐篷之中,面容慈祥,相见之时上师格外高兴,随手赐我一根洁白的哈达,用欣喜的声音说道:“今天的日子非常吉祥,你我二人相见又值佛塔上升宝顶,从今以后,你来做我的心子。”对我亲切有加,又拉起我的手到外面绕了“玛尼堆”数圈。

  

十六岁时,我于上师前听闻了《普贤上师言教》及其《讲义》、《龙萨大窍诀》等法,三年之中广修五十万加行,次第修习龙萨、宁提诸心法,于寂止、胜观部分究竟圆满。时值上山区分有寂,包括我在内的昌台四十余位出家人于寺院大殿中闭关修普明法,我于坐中,忽见一片蓝光充满整个大殿,心中疑惑欲问上师,不巧仁波切去热库开取伏藏了,遂问于桑阿丹增活佛(即阿松活佛),告我不甚明了,后上师仁波切归来,就请问此事。上师道:“你今年听《大圆胜慧》,必有所悟。”之后不久,上师仁波切开讲《大圆胜慧》,我于十六日中专心修持托噶,遂现无量法界、明点、寂静身像等。其后二十天一无所现;又二十日,依然无有所现。于是请问上师,上师道:“耽著觉受,必有此病,继续修持,后会显现。” 百日闭关结束后,前去汇报上师,告曰依然无有,上师道:“一年之中,专事托噶。”从此相似闭关,到第二年百日闭关之时,法界、明点、佛像再次显现。一日晚坐瑜伽,于法界相融之中,见西方极乐世界灿然显现眼前,所有分别识聚悉数清净为智慧,于无有此是彼是之离言境界中广大安住,直至第二天太阳初升。后一日,无量外器内情世界一时俱显,心下茫然,去问上师,上师不悦,呵斥道:“瑜伽士东现西现,夏天草地横长竖长,此乃六道自现,风心变化所至,有什么好看的,对觉受不要观察。”其后,十三年中一心精进修行托噶,寂静忿怒身像等无量托噶显现皆得清净,逐渐一些寂静身像复又来现,于是告与上师,上师开怀大笑,欢喜非常,圆满开示一切身坛城,于上师身语意与自等持无别境界中现见铜色吉祥山一切能依所依,但见上师每一毛孔皆现无量刹,每一刹土又现无量刹。上师道:“今你已走出觉受藩篱,入悟门矣,密严刹土能依所依今虽现前,尚需白天黑夜融成一味,在未得如所有、尽所有二智,而六道他现源源不断之前,继续打坐。”

 

第二篇 净与不净显现

  

法身普贤报身金刚心 殊胜化身极喜金刚尊 

嘉华西宁格日西日桑 加纳思扎智美西宁尊 

大阿阇黎格日莲花生 赤松德赞毗卢遮那尊 

益西措嘉王臣三友足 三门至诚恭敬作祈请 

一切智智圣尊无垢光 智慧身作摄益晋美朗 

无畏佛芽华智法中王 龙多尊者堪钦阿格旺 

大悲自在仁珍旺修尊 百圣顶严妙音龙多王 

一心恭敬猛厉呼唤汝 不净恶趣众生愿度空

  

第一节清净刹土篇

  

其后一年,一晚,于静坐时,显现与往日不同:腿脚无有屈伸,外在的身体无有动摇,内在风心也归寂然,一切业风摇动皆净入法界。于原始光明之中霍然广大,境现西方极乐世界。见彼世界地平如掌,无量庄严悦意可爱,地上鲜花锦簇,间有汩汩清泉,各种稀有鸟类,其音和畅哀雅。总之,一切非思非意之中,见由各种珍宝所成之无量宫殿明现眼前,其宫殿内外明彻,无量庄严。其中法身阿弥陀,身着三衣,相好圆满,本体为根本上师妙音龙多嘉参。右侧大悲观世音,身白色,左侧金刚手,身蓝色,二菩萨以立姿肋侍于佛。三主尊身放无量耀眼光芒,又见四周无量僧众围绕,皆身着三衣,面迎主尊,此诸人等,皆住大智一味平等中。于彼刹中,见法王如意宝,红光满面告我道:“吾与阿秋金刚持,除于调伏众生根识前境现不同外,实为一体。”又见昂章竹巴活佛、昌根上师土波、石渠上师根登、炉霍上师根拉加参等,无量上师活佛皆住彼处。又见昌台僧人阿德、阿嘎、昌都梅达僧人嘎玛拉松等许多僧人和在家男女皆住彼中,皆是相好圆满,身着三衣,一切皆在无有能所二取识聚法性智慧之中得以现见。须臾顷,在无有此去彼来中,见铜色吉祥山莲花光明宫殿能依所依坛城,皆是内外明彻。中间八瓣莲花日月宝座之上为莲花生大士,八岁童相,面白润红,辉光灿然,锦罗为衣,外覆三衣,其身威光四射。右侧佛母曼达拉瓦,左侧空行益西措嘉,四周无量勇士空行持明眷众围绕。我自己则慢慢透过内外明彻四门丹墀走进殿中。莲花生大士,本体为上师仁波切,在与自心无别中觐其真颜,绝非未曾相识,今天忽然谋面。总之,于了知轮涅一切法皆上师游舞、自己决定无疑中得以现见也。于彼殿中,见堪布西热、阿宾南卓、雅荣活佛宫确曲培、石渠堪布班才、巴珠卓玛才让、色达空行母达来拉姆、昌根上师桑给多吉、堪布根拉、阿炯上师多聃、浑色上师诺嘎、那塘上师阿秋、叠勇上师卡达拉瓦等众多大士,亦皆于无能所二取分别之大智慧中,相互之间有如熟人。

  

第二节不净六道篇

  

上师仁波切嘱我道:“今汝当观照不净地狱等处,做利众事业。”其后刹土显现于绝言离说中消失,上师身放各种光,照我身上道:

 

心中爱子凝神听  秽处恶趣诸众生 

业不善果无欺故  昼夜无间为苦迫 

前世有缘诸众生  子汝当引解脱道 

十方刹之浩瀚佛  龙多嘉参为师我 

刹那与汝不分离  子汝一心诚祈祷

  

其后境界一片黑暗,阴森可怖之中见沟沟坎坎,山岩密布,嘶喊之声震天动地之处,令人毛骨悚然。众多凶神恶煞阎罗鬼使,令人不寒而栗,胆战心寒。其处众生行住不定,各各寻香觅烟为食,午前诸友午后分离,忧愁的哭泣声遍满山间,在诸多痛苦无法言说之际,出现了上师龙多嘉参身放无量光芒、置无量众生于解脱道的显现。

 

那边望去,日落方向,一座高耸入云的红色大山刹那间闯入眼帘,地衹旗帜耸入云端,顶饰干枯人头,于风中如泣如诉,呢呢喃喃;又饰干枯马头者,嘶鸣凄厉,哀哀怨怨;饰干枯狗头者,呜咽吟吠,悲悲惨惨。我来至如是令人望而生畏、黯然神伤之地,见四面八方无量亡人拥挤不堪,数量如同日光下的微尘。上师身放光照射四方,无量众生被接往普陀圣境之中。

  

于虹光界中,刹那间来到阎罗河水岸边,河水深长,颜色红艳,血涛翻滚。见无量众生,喧嚣沸腾,嘈杂不堪,其声有如山崩。一些亡人骑在马、牛、羊等家畜背上渡过河去,家畜角耳之上饰着五色放生线。另一些人虽有牛羊可乘却落入了河中:只见牛羊角上生火,以角抵击亡人,以蹄践踏亡人,开口骂道:“你在世间为人之时,将放生物命卖与他人,屠场之上,我等任人宰割,你还记得吗?”话音未落,即将亡人翻入河中。正当无量罪人各为罪苦煎熬之时,见上师仁波切身放无量光,无数众生被引至善趣之中。其时新龙的索南扎巴,巴塘的才让多吉,甘孜的才让卓玛,石渠的扎西,玉树的多吉等人骑在羊背上,畜角起火,亡人翻身落入河,受尽无量痛苦。业净众生刹那间由光道安抵彼岸。

  

又至一广大无垠的荒漠,但见白茅枯草为风所吹,零零落落,呜咽发声。于彼之处见无量众生如同漫天雪片四处飞舞,上师身放光明,刹那间彼处众生皆得解脱。

 

又至一漆黑可怖的甬道之中,见炉霍的索南、桑吉,果洛的阿吉、加参、索甲、将措,囊钦的桑吉、桑吉衮波、索南、陈利、多吉、仁钦桑波等人,毫无自在地被畜角起火、口鼻喷烟的成群马、牛、羊等畜生追逐着。又见甘孜的阿甲,果洛、拉萨等地亡人,被可怖的群鸟争食,血肉模糊渐已吃尽,其人尚且不死。罪人又被赶到一漆黑巷内,追逐不止。又见无量猪群、鸟群争食罪人血淋淋的内脏,待食尽已,复又站起,有声音道:“要这些恶业众生偿命!”遂被逐至漆黑巷道之中,紧接着牛吼阵阵,羊叫嘿嘿,马嘶咧咧,猪鸟等类,各以其音鸣叫嘶嚎,罪人刹那间毫无自在,被这些阎罗狱使山崩地裂般打打杀杀之声追逐将去。又见众多牛头、蛇首阎罗狱使,样子狰狞可怖,声音巨如山倒,不敢多闻。我一心祈祷上师,上师现前道:“爱子无需害怕,这些都是众生各自业感所现,其实一切现有无不归自一心,你当次第往观十八地狱等一切三界六道之处。”

 

见那边赤铁为地,整个大地腾然火烧,火聚黑红,令人望而生畏。阎罗天子大叫哈哈呸呸,三千世界为之震动,听后令人胆颤心寒。其相貌狰狞可怖:身披活象湿皮,活人全皮,鲜血淋淋,下裙围以虎皮,头饰五干颅骨,颈戴五十湿颅念珠,三头六臂,以四足站姿立于熊熊大火之中。只见上师龙多嘉参仁波切身著寒林八饰、饮血十三庄严,于此之时,我知上师、阎罗皆为自心自现,毫无恐惧。阎罗天子道:“欲览六道一切景象,看我镜来。”我于是向镜中望去,只见刹那间一切因果善恶,三界六道历历无余现在眼前。

 

又至一处,见赤铁火山连绵,处处熊熊火焰彻地连天,纷纷火雨从天而降。无量地狱众生从四面八方被阎罗狱使执其兵器追逐而来,恶业众生相互之间刀砍斧剁、火锤相加,死后又马上复活,再相撕杀,致使全身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众畜首阎罗鬼使大叫打打杀杀,声威震天,有若山崩,刀枪剑雨纷纷落下,其苦难当,惨不忍睹。众人各为业风所使,哭喊号啕之声震天动地。其中有许多是我面熟之人,今却无暇谈话。椤伽西巴地方亡人多吉扎西、阿才、向多、阿扎等人皆因打猎,今感地狱异熟果报。又见玉树、昌都等各个地方许多亡人皆生至此,见上师身放无量光,将不净地狱一度化为净土。

 

又到一处,只见四周赤铁为地,上上下下一片红火赤焰,许多阎罗狱使各生畜首,抓住无量地狱众生割裂其身,或作八瓣,或先分两截,然后再分千段,之后罪人复活,反复受苦,痛苦不堪,痛哭号啕,长时不断。其中有我熟悉之人,见贡觉岩寺的许龙多吉生在彼处,问其因綠,告我其在人间之时,因昩于因果,杀人打猎,今得异熟。又见昌都、江达、囊谦等地许多亡人生在彼处。

  

又到一处,见其地烈火炽腾,形如大铁臼,无量亡人为猛厉业风驱使,毫无自在地向前走去,阎罗天子挥舞铁锤,大如火山,由空砸下,将众生击为肉粉,待其举起,罪人又再次复活,痛苦依然。又见群山作牛羊形状,相互角抵齿啮,无量众生被赶至两山之间,两山相挤,罪人内脏由口翻出,待两山分开又复活,如是再三反复受罪,其苦无边。无数上师僧人、在家男女妄想逃跑,虚空之中出现无量宝塔、佛像、经函,如霹雳般齐压而下,罪人被砸于其下,眼珠从眼眶中冒出。又见阎罗狱卒左手持火钳,右手持罪人颌,将罪人舌拉出,将其舌铺作广大平原,众多狱卒驱逐猪牛马牲畜于其舌上耕作,血流满地。我悲心难忍,泪水夺眶而出,请问上师,此等众生因何罪业感得斯报?上师道:“这些恶业众生,居于人世之时,贩卖佛陀身语意所依,伪作经忏,指身语意发假誓,种种恶业,不一而足,无数年中,当居此地。”我闻后心中大悲,泪水涌出,化作众生安乐甘霖普降而下。

  

又到一处,见铁室之内烈火蒸腾,室大可容三千,其室甚多。无量众生各于铁室内受严厉难忍之苦,哭喊声震天,犹如山倒。彼狱中无量恶业众生依次被投入各个火室,火室之中烈焰滔天,铁水汹涌,罪业众生如百羊母子聚首,哭喊相叫,势夺倒山。我见此情景,心中不觉大悲,猛厉祈祷上师,上师身放无量光,无量众生被接引至普陀观音刹土中。

 

又到一处,见大地皆为赤铁,天然自成,见无量众生,数等日尘,被众阎罗狱使投入大铁缸中,其缸大若旷野,其中铁水充盈,翻滚沸腾,无量众生骨散肉烂,哀嚎啼哭,其声震天。实难忍时,便欲逃跑,只见四面八方,尽皆铁炭火烬,复被缚牢,铁锤由空砸下,受苦无量。我挚心祈祷上师,上师身放光明,将其众生悉数接引。

  

又到一处,见许多在家男女众生及出家僧侣被投进烈火炎炎的大平原中,无量各种头相的阎罗狱使,将恶业众生各各执起,用黑红火枪刺身,罪人口鼻冒出黑烟,痛苦不堪,大呼救命。又其法衣、披单、下裙皆变为赤铁,铁皮裹身,身肉尽焦,痛苦哀嚎之声响彻山谷。

  

又到一处,见赤铁平原之中,火山大如须弥,四周遍满阎罗鬼使,虎豹熊罴,头相各异,其数无量,其手中各执虎豹熊罴牛兕等皮制火筒,扇风燃火,无量出家男女,或违背上师言教,或毁犯别解脱戒、三昩耶戒,或造五无间业,无量男女周身火炭,囫囵烧着,不堪痛苦,逃向火门,因食信财不化,铁水灌口,打杀之声震天,刀砍斧剁,火锤相加,火锯裂体,复又投入火中,苦不堪言。

 

又到一处,见无量亡人,其中一些人举身投入人尸、马尸、犬尸、腐肉之中,全身秽臭难闻,百虫相啮,血流满地,哭声震天。另一些人投生到荆棘荒岛,蒺藜满地,刺人手脚,血染大地,解脱无期。另一些亡人被抛入深谷,无数刀枪剑矛,长比人身,刺入亡人身中,伤痕满体,血流成河。又见无量亡人,被抛入熊熊火堆,全身烫起火泡,哭声震天。又见一高山险壁横生,山上山下,刀剑为林,各种猛兽,朝天咆哮,黑色铁鸦,其音萧杀,见无量出家、在家男女,孤苦无援而往。时山顶传来各人在世时娇妻爱子之声,山下罪人便望上行,刀林割身,剑草刺足,一路鲜血淋漓,痛苦不堪,哭喊之声撼天动地,各种猛兽乘机来袭,争食罪人,铁鸦啄其双眼,其人复活,痛苦依然。我心悲切,不忍卒睹,哀叹道:“呜呼悲哉上师仁波切恶因之下恶果何曾昩可怜恶业有情量无边今思于此心中甚悲切 怙主金刚持佛龙多尊 祈汝尽将如是恶趣众无余接往极乐刹土中” 如是哀号涕泣,祈祷上师,见上师身放光无量,将数亿亡人接引至极乐刹土。

 

又至一处,见高山峡谷皆尽冰雪所成,日夜狂风怒雪,乌云密布。无量恶业众生,量等日尘,于山上谷中哀号顿足,哭声震天。身无片衣覆体,肉成黑色,严寒所至,一些众生身肉红紫化脓,复又身裂千瓣,脓血喷流。其处充满铁虫毒蛇之类啮咬罪人,哭声遍野。一些罪人被全部食净,一些只剩头颅停留在冰凌之间。恶业众生不堪寒冷,抱膝于胸,全身僵硬不能稍动。我请问上师:这些恶业众生何时方能解脱?上师道:“这些众生在人世之时灌溉田野,无量陆生有情惨遭淹死,无量水生有情干涸而死。虽然他们不是为了卖肉卖皮而杀生,只是灌溉,但无量无辜的田鼠却惨遭不幸。又有罪人,在冬天身生虱蚤,其人将虱蚤投入寒冷冻僵而死,依此异熟果报,除毫毛、大地尘土之外难喻其恶趣寿命。”

我实在难忍大悲,凄声哀号道: 


刹广大无量诸如来意智慧光明集一身 

圣寻音救苦观自在实无别遍主上师尊 

我深心刻骨作祈祷愿如是恶业一切众速接引普陀圣境中

 

如是哀号涕泣,顿足捶胸,上师龙加多参尊一刹那变为圣观自在,身色洁白红润,容光焕发,报身装饰,一面四臂,前二手持摩尼宝合十当胸,右下手执水晶念珠,左下手执千瓣白莲蒂,尊身光明莹彻,如千日映照雪山。其身放无量光,照十八地狱等不净处,刹那之间,前前后后地平如掌,各种鲜花庄严之普陀刹土现在眼前,当此之时,一切地狱及其处众生无余空尽。我对上师度尽众生甚感惊奇,上师道:“本应如此。”如是与上师仁波切结缘之众生,凡见面闻音,皆被接引至普陀圣境,其数无量。

 

又到一处,见大地遍覆沙丘,四时狂风大作,黄沙漫天,沙漠中偶尔可见一两株枯树,整个大漠长满荆棘,锋利如针。其处时而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时而炎暑蒸炙,灼人筋骨。来到如是令人恐惧之处,见到无量恶业众生,身上无衣,口中无食,财物享用一无所有,整日饥寒交迫,痛苦难言。不堪干渴前去寻水,看见一悦意可爱的水井,满盛清冽甘泉,恶业众生头大肢细,正欲饮时,水却不见了,翻入井中寻找,肢体折断,痛苦不堪。又见其为寻食长时奔波劳碌,疲惫不堪,难言其苦。常见孤苦众生上老下小,携家带眷,皆尽疲极。又有一些有情,生具大力,夺他性命,再造不善。又见每隔七日,前时以何因缘而死,今又重现。我当时心中凄切悲凉,一心皈依,猛厉祈祷,上师身放光明,将无量饿鬼引至善趣。他们之中有我许多熟人:有新龙的拉遵,因悭贪吝啬,上不供三宝,下不施穷苦,其果异熟感生饿鬼境中;江达的遵吉、席姆等人因怒打家畜,断犬饮食,虐待父母,其果异熟感生饿鬼;昌都的山吉,破众僧梵行,行诸非法,其异熟生于饿鬼境中。

 

又见无边汪洋,四周围以近海,无量旁生生在其中,其大可敌须弥,其长可绕妙高,其小卒难辨形,如是异类无量无边,体大者常以弱小为食,每每数万;体小者又常寄生于大者身上,挖掘啮噬,径直洞穿,如是旁生受尽无量痛苦。又见林穴岩居无量旁生,亦各相互吞食,且为猎人追剿,恐惧非常。各种虫类及水生有情每于严冬,便如堕寒地狱,饱受冰冻之苦。见此情景,我心生大悲,内心发愿:愿彼恶业众生一切痛苦成熟于我身,泪水夺眶而出,殷切祈祷劝请上师,见上师身放光无量,口中念诵六字明咒,无量恶业众生被接至极乐国土。于彼众中,有我无数熟人,今说一二:昌都嘎勒寺的索南仁钦生为牛身;杂多香素寺附近拉巴家亡人扎嘎,因长时打猎,异熟感生其家附近山谷中一蓝色野兽;他的母亲于邻村泥塘中生为水虫之身;又杂多香素寺附近拉萨家的奥扎,在去达结的路上过世,遂于身亡之处附近一白色扁石下生为虫身;另杂多吉佳家的亡人杨宗,转生为两岁红色牛身;又昌都邦热瓦地亡人尊珠德钦为蛇身;新龙根落家的亡人阿才转为黑牛之身。这些人主要是因为对家畜贪执过重,又贪执物资受用,异熟感生旁生之身,也有因大怒大嗔而感生旁生者。又玉树杂多的索南遵玛之子常常上山打猎,许多野兽为其所杀,其业所感,在其母索南遵玛转生为鹿身之后,被他用火枪击中,逃匿林中。如是恶业旁生,一日六时,无不处于恐惧和饥饿之中,倘依于人,亦常受驱使,无量劳乏,能尽其天年者,百不存一。总之生为旁生,无论是群居或是散住,皆愚痴暗钝,相互残食,其痛苦无量,孤苦不堪。

 

又至一处,见其财富圆满,一切有情皆身披铠甲,常时征战,但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许多众生,刀砍斧剁之处,手足折断。其处无量众生或大或小,或强或弱,都是嫉妒斗狠,战死之后,便直接下堕,投生恶趣,能解脱者未见其一。其中许多为我熟人:炉霍的索南,木雅的桑吉,果洛的给敦,石渠的阿瓦,囊谦的桑吉华袄,刀下丧身的多但。如是众生,因多生累劫的嫉妒习气现前,致生非天。今世常为争斗所苦,死后亦将漂泊恶趣,难有解脱之日。由此可见,趁现在自在之时,多种善根当为重要。

 

又见一悦意可爱之处,种种妙欲悉皆圆满,无量众生于此间心耽五欲,不思无常,一时寿尽,行将下堕,以天眼观察自知将堕三恶道,如鱼落网,恐惧非常,痛苦万分。其中有我熟人:玉树囊谦的桑吉仁钦,石渠的益西才让、丹巴、华姆,杂多的阿嘎、阿西、德吉、索嘎,此诸人等皆生在天界;又有昌都的邬金、索嘎、卓玛、群措等人,亦造了些许善业,却我慢巩固。虽生天界暂享安乐,却经常懈怠散逸,喝茶工夫善根消尽,便告下堕,饱受堕恶趣之苦。由是彼天界众生,其人间若是尚有遗老遗孤,当趁今尚有人身之际,快造善业,其福不浅。

  

上方诸界,见无量众生,皆囿于禅定之中。其中有我熟人:见石渠上师索嘎、索南仁钦、桑吉扎西、才让多吉,皆在彼处。又果洛的门句、江措、嘎佳、阿扎,昌都的索南多吉、才让扎西、扎西仁钦、西日等人亦在彼处。这些人因不懂对治禅病而堕入空四边处,住意生身觉空禅定之中。

  

又有无量众生生于色界十七天中,其执著乐空觉受,远离解脱圣道,依有漏禅定转自身为光明身,其数无量。其中有我熟悉之人,包括上师和普通出家人,有昌都的桑吉、丹巴,囊谱的益西、阿姜,石渠的根嘎,皆生彼处。

  

若是积了些许有漏善根,而未生起出离之心和无伪利他菩提之心,此等众生,依善根力故,当得人身。安乐未久苦先至,生老病死常轮回;仇仇而怨憎会遇,亲亲而骨肉分离;欲求之福不至,不欲之害加身;于诸下贱心不诋毁,于诸高贵频生嫉妒,于诸同类攀高竞低;一生虚度业同非天,再造无边罪业,其数无量。今投生为人者:甘孜霍多乡色昌家亡人戈嘎转生为自家一子;昌都名达的觉姆华波之母,因造有漏善业而生于江达尼哲地方亲属才遵家中;昌都名达区亡人波琼投生自家;江达多庸亡人索佳转生为其侄女之子。其他地方转生为人者不计其数,有些转为仇人之子,有些将父母亲属当作仇人而相争斗,有些前世为亲,今世又来作亲,如是种种,皆是认假作真,执迷不悟。时时在苦,处处在痛,一生如鹿在笼,怎有丝毫安乐可言?色达的宫确于死前买了许多磁带去果洛贩卖,途中车毁人亡,因贪恋女友,遂投生为女友之子;浑仓家亡人班阔转为自己女儿之子,若不念经祈祷,其必早夭;又昌台亡人阿嘎转为自己女儿之子。总之六道之中,三界以内,无论生到何处,皆为行苦、变苦、苦苦所迫,一些人专事苦因,一些人专受苦果。五道之中无安乐,不净厕中可有香?此真实语也。我心下领会,泪水直流,挚诚殷切呼唤祈祷上师:

  

圣众生怙主金刚持  父大圣上师龙多加 

基自觉之中无有别  我观自本面原始性 

究无生密意愿现证  总三界九有一切众 

暂安乐无实如水波  喻刀锋口处涂蜜露

舌贪其美味舔舐般  顶三有之顶其以下 

底金刚地狱众生间  时刹那刹那无常性 

因集谛及苦无不遍  更何况堕三恶趣中 

感痛苦之上更痛苦  界三界九有无量数 

皆曾我父母大深恩  置彼等解脱安稳地 

愿我得度众大能力  怙大圣自在龙多尊 

愿尊能成就我仆人  基无改法界离戏论 

究轮涅等净无分别  心无改觉空见自面 

法自观自住大圆满

 

如是殷切祈祷上师,上师龙多嘉参尊化五色光融入我身,在与上师身口意融为一体之境界中,今生各种显现逐渐清晰于根识之前,身体也能活动,能所分别也渐恢复,悲心、厌离心、信心、大宝菩提心一时俱现,不知不觉泪水已在腮边,并于此时恢复了记忆。由是三界六道一切显现弹指之间悉数通达,又其能所显现皆清净为广大智慧身与刹土,非是能所二取轮回之迷现,总之乃现前离言绝思无上大智慧之境界也。我请问上师之时,上师道:“你是真正具量的还魂师,从今以后,你当为信众打卦看前生后世。”如是无垢教言落于顶上,不可稍有怠慢。无论如何,我今遵上师言教,以利益一切众生之善心为等起而造是文,愿众有缘能深信因果,去恶向善,于恶趣众有情老母,发起深广菩提之心。

  

又有从许多孤弱亡人处稍来的口信,求我为造是文,我亦至心愿诸信众能以彼孤苦为主,缘一切孤弱众生,于山顶海边稍诵六字悲音,于净寺之内为刻明咒身形,就此相求。

还魂师白玛程列活佛传记【2/五】




ymjingang (圆满金刚)进微信群

qq空间3356114452 qq259302188
还魂师白玛程列活佛传记【2/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