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凡人摸史
凡人摸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0,442
  • 关注人气:2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卖国贼”井伊直弼:定日美条约,掀安政大狱,死樱田门外

(2019-09-04 13:58:53)
标签:

历史

分类: 凡人摸史

安政年间,日本正处在孝明天皇治下。

当然,这是理论上。

实际统治者,是德川幕府的将军。

更准确一点,是幕府老中。

惯例,幕府会请某些藩的大名帮忙处理政务,名为老中。但彦根藩主井伊直弼素有威名,因此,幕府给他实权,又给他最高荣誉,成为大老。

历史,把井伊直弼推上了前台。

一、力排众议,要求妥协

对那些死硬派日本人来说,主张开放的井伊直弼,是个卖国贼。

1853年,美国海军少将马休·佩里率四艘炮舰,前来递交国书,要求开港通商。

幕府已把清朝这些年挨的打研究得很透彻了,他们一直在等这一天,他们一直害怕这一天的到来。

但列强终是来了,要求开国。

几百年来,幕府多独断专行。这次,他们觉得做不了主,更知道,如果与美国缔约,必被骂死,所以,哪怕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于是,他们将此事下幕臣、大名、百姓讨论。

结果,自然是要求跟美国人死拼者居多。

幕府知道,打不得。

可谁给他台阶下呢?

在一片主张强硬的狂躁中,井伊直弼说话了。

“卖国贼”井伊直弼:定日美条约,掀安政大狱,死樱田门外

(井伊直弼剧照)

他是个开眼看世界的人。他明白,现在这样跟美国打,是完全不可能赢的。直接对撞,别说幕府得完蛋,整个日本,都会沦为殖民地。

马国川的《国家的启蒙 日本帝国崛起之源》里写到,井伊直弼建议——

不可开无谋之兵端,以亡人寿……在我们如今所处的危机中,仅仅通过坚持我们以往的锁国令,是不可能确定国家的安全与稳定的。

洋人只认识枪炮,或许东洋西洋终有一战,但不在此刻。当务之急,乃是与西方建立关系,通过他们的知识来强大日本。

此论,正与林则徐、魏源师夷长技以制夷相同。实际上,《海国图志》这本不被清朝统治者看重的书,在日本,乃是奇书,奠定了日本开放之局。

这种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的“怪论”,成为幕府救命稻草,也终使得日本免于在1854年就与列强大打出手。

最终,日美签订和亲条约,美国船只可以日本港口避风避雨,添油加柴。

也仅此而已。

二、友好通商,陷入孤立

正因在日美第一轮“对阵”中有出色表现,1858年,43岁的井伊直弼被委以重任,成为大老。

实际上,是当救火队长。

他又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1856年,美国第一任驻日总领事哈里斯到达下田。

他的办公地点,在一座小庙,他在这里升起了美国国旗,认为自己此来,是以文明度化野蛮,是将日本带入世界市场当中,使他们最终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更为重要的任务,则是签订新的条约,要求日本开港、通商。

谈判是艰苦的。

此时的日本,攘夷气氛浓烈,外国人、开国派,都成为袭击的目标。

幕府内部既为如何与美国相处分为不同派别,又因将军的继任问题而势同水火。

第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身体不好,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都希望自己支持的人上台。

他们分为欲拥立德川家茂的南纪派与一桥庆喜的一桥派。

如果只是争权,还没啥,类似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出现。

但现在却又交织着世界政治,事情就复杂太多了。

到井伊直弼就任大老之时,日美双方已经谈判了十几轮。

哈里斯对日本人的套路很不爽,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因为美国并不愿与日本兵戎相见。

所以,他在日记里发泄——

我应该强迫自己关注主要的、具有实际意义的条款,少去注意日本人就同一问题多次重复的冗长议论。我不该关注那些他们开始时断然拒绝,随后又加以同意的条款……

井伊直弼接手时,其实也谈得差不多了,就差签约。

然,孝明天皇是个醉心汉学、痛恨洋人的主。以前幕府的动议,他都只是盖章而已,但这次,当幕府把协议送到朝廷,他却很明确地表示反对。甚至认为,就算是亡国,也要跟洋人干干干。

“卖国贼”井伊直弼:定日美条约,掀安政大狱,死樱田门外

(孝明天皇剧照)

这就尴尬了。

幕府怎么办?

孝明天皇可以任性,但幕府不能啊。美国的炮舰已到了江户湾,而大清,则在又一次鸦片战争中吃了大亏,跟英国签订了《天津条约》。

清朝办不成的事,我日本能办成?

我算个啥子哟。

现在幕府面临抉择,是如民间与朝廷希望的那样,来一次生死存亡之战,还是先保命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井伊直弼刚强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大笔一挥。

签。

哈里斯的目标,基本达成了。

江户、神奈川等地开港。

日美通商,可卖买任何产品,日本官员不得横加干涉。除了一项——

鸦片仅作为医学之用,不得销售。

很快,荷俄英法亦与日本签约。

安政五国条约,是日本文明开化、殖产兴业、富国强兵的基础。

当然,多数日本人认清这一点,得十几年之后。

这些条约签订32年后,他们还给马休少将立碑,感谢他帮助日本开国。

但在1858年,他们恨死了井伊进弼这个和奸。

尽管幕府借井伊之手签了约,但正如前面所言,他们还有继任之争啊。

他所做的,无疑供给了对手威力最大的炮弹。

井伊大老,陷入孤立之中。

三、安政大狱

井伊直弼感受到了压力。

幕府内部那些政见不同的不必说了,民间势力也让他很头痛。

其中有个叫吉田松阴的,就是心腹大患。

有些朋友可能并不熟悉他,实际上,后来日本先侵半岛,再侵中国,再打东南亚、南亚乃至统治世界,就是他的理论。

他的弟子,高杉晋作、伊藤博文、山县有朋,久坂玄瑞……都是幕末明治时代,响当当的人物。

明治时代政制、军制……就是他们一笔谋划的。

1858年,吉田松阴29岁。

此时的他,强烈主张攘夷,但数年之前,可完全不是这样。

佩里黑船来航时,吉田松阴带着小兄弟金子重辅,划着小船,来到美国军舰下面,请求美国人把他们带走。

世界那么大,他们要去看看。

作为儒学者,他想知道,为何欧美会那么强大,为何日本会如此落后……

可惜,美国人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因为,当时他们正跟幕府谈判啊。他们知道,幕府禁止日本人与外国人往来,擅自出国,更是重罪。

他们不想节外生枝。

下船之后,吉田松阴和金子重辅投案自首。

两人被判刑,关入监狱。

吉田松阴有武士身份,待遇较好。

金子重辅则在瘐死牢中。

出狱之后,吉田松阴开馆授徒,教的,是《论语》《孟子》《三国志》等中国古书。

但千年未有之变局之下,出国不成,他最终转变为彻底的攘夷论者。

尤其,在安政条约签订前后,他直接呼吁武力反幕,并计划刺杀井伊直弼。

一不作二不休,井伊直弼快刀斩乱麻,将攘夷派、一桥派诸多人物收押。

对立的大名不能杀,便以幕府之命,让他们隐退;

民间的就没那么客气了。

本来,吉田松阴只是被判流放,井伊直弼亲自改为枭首示众。

若在美国人来之前,想杀谁,杀了也就杀了。

但洋人来后,整个日本的局势,就完全与古代不同的了。

并非外国人觉得这样不人道,而是日本人的心境,发生了剧变,各种情绪纠结在一起,各种愤怒汇集成大河。

井伊直弼的传统方法,解决不了新问题。

11月21日,吉田松阴、桥本左内等被处刑。

“卖国贼”井伊直弼:定日美条约,掀安政大狱,死樱田门外

(高杉晋作吊师文)

民间攘夷派被杀头,各藩家臣中攘夷或借攘夷而反对南纪派者,很多切腹。

这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安政大狱,受牵连者,有一百多人。

井伊直弼掀起安政大狱,一是打击攘夷派,让幕府的开放能够顺利进行;二是借此打击了一桥派,使得自己支持的德川家茂成为第十四代将军。

四、樱田门外之变

从签订条约到安政大狱,井伊直弼差不多得罪了所有日本人。

不少人放言要他的命。

有人说,他加强了安保。

有人说,他拒绝加强。讲,他们真要杀我,再如何都会被钻空子的。

反正,安政七年(1860)三月三日,上巳节那天早上,老天爷,要井伊直弼死。

纷纷扬扬的大雪,不断下着。

侍卫们的武士刀,为了防止沾上雪水,而被剑套包得紧紧的。

因此,当他们遭到18名武士突袭时,反应不及。

虽然人数多过刺客数倍,但井伊大老的脑袋,搬家了。

侍卫数人战死,数人引咎自杀,数人被判切腹,也有的,因杀了刺客,而被免罪。

电影《石榴坡的复仇》,正是以此为背景,刻画了已进入明治时代的传从追杀逃亡刺客的故事。

“卖国贼”井伊直弼:定日美条约,掀安政大狱,死樱田门外

(樱田门外之变 剧照)

安政年间,皇宫起火,洋人侵扰,掀起大狱,年号不祥。

井伊直弼死后半月,日本改元万延,欲除晦气。

这当然是无用的。年号不可能让国家安宁,人才可以。

从此,日本进入更为激动的年代,尊王攘夷倒幕运动风起云涌,江户京都,到处刀光血影。

8年之后,幕府倒台,当年恨透了井伊直弼强硬开国的攘夷志士们,一朝权力在手,立马华丽转身,将国门开得比幕府时代更大。

明治维新,开始了。

20多年后,李鸿章到马关,与吉田松阴的学生伊藤博文谈判,并签下不平等条约。枪响未死,回国被骂,他有没有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是井伊直弼的翻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波哥谈古说今    热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