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实故事计划
真实故事计划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56,301
  • 关注人气:12,3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被嫌弃的猫咪的一生

(2018-08-15 14:43:49)

被嫌弃的猫咪的一生

我在田野里捡到一只弃猫,对它说:“跟我回家。”然后亲眼,看着它被杀死。


NO.

352

一 

我刚把黑猫抱回家的时候,爷爷就操着湖南方言,一脸嫌弃地骂我:“砍脑壳的,又弄回来一只猫。”

家里已经有了一只纯白色的猫,那是弟弟以家里耗子多,需要一只猫为由从舅婆那儿抱回来的。爷爷不喜欢猫,觉得猫是无用的“东西”,但因为弟弟喜欢,他也就勉强默许了。

爷爷奶奶对弟弟的宠爱远多过我,他可以白吃白喝不做任何家务,满世界跑再远都不会得到一句呵斥。而我只要消失不见几分钟,奶奶就会敞开嗓子朝屋外厉声呼唤我的名字,待听到我不情愿的回应之时,她便开始对我破口大骂。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让我从记事时,就对弟弟抱有一股恨意。

多年后我才知道,弟弟是在计划生育严打期间出生的,需要缴纳一笔巨大的罚款时,父亲拿不出来,是爷爷垫付的。因此,他就成了“宝贝”。

我对弟弟的那只白猫甚是喜欢,刚回来的时候,它是只不到两个月的奶猫,喵喵叫的时候声音很小,身上的毛稀稀落落,散发着一股小奶猫的香味儿。但我刚碰到白猫的毛弟弟就啪地一下打开了我的手:“不准摸!”嘴脸特别像奶奶呵斥我时的模样。我气不过,偏要摸,然后我们就打了起来。

打了大概五次架,过了几个月后,我依然没有获得和白猫玩耍的权利。为了不被弟弟比下去,我把黑猫抱了回来。黑猫的父母是否健在,有几个兄弟姐妹我不清楚,因为我是在田边捡到它的,它是一个走失了的小可怜,我估摸着它应该是跟着妈妈到外面玩儿,不小心走丢了,或者妈妈觉得它没有其它兄弟姐妹强壮,就把它给抛弃了。我抱起它悄悄跟它讲:“跟我回家吧。”

黑猫没有名字,我也没有想过给它取名字,因为一身纯黑,就叫它黑猫吧。黑猫刚来家里的第一晚,就一直喵喵叫个不停,我把它抱在怀里,它还是叫,我抚摸它的脑袋,叫着乖乖。几分钟后它就不叫了,发出了呼噜声,我凑近它,闻到了一股小奶猫的味道。整个晚上,我就是在这种味道下入眠的。

被嫌弃的猫咪的一生剧照 |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弟弟手巧,能做渔网,加之爷爷奶奶从不使唤他干任何家务活儿,他有足够多的时间给他的白猫网鱼吃。他提着渔网在河边寻找下网点的时候,白猫就跟在他身后。渔网从河里起来,不管有没有鱼它都会跑进去嗅一番。

黑猫蹲在在几米远的地方,尾巴卷到脚前,定定地看着弟弟和他的白猫,不动也不叫。当渔网里终于有几条小鱼活蹦乱跳的时候,黑猫反应过来了,一路叫着冲了上去。但还没走近,弟弟就抬腿给了它一脚,黑猫倒在地上,滚了几圈,又爬起来,朝鱼奔去。

我丢下手上抱着的柴禾,箭步冲上去,弟弟赶忙把他的白猫没有吃完的几条小鱼攥在手里,冲我吐着舌头:“就不给你的猫吃。”

我气得半死,恨不得扇他两巴掌。我抱起黑猫,哄着它,它在我手上一直挣扎着,想去吃鱼,爪子还刮破了我的手。

它这么不争气让我有些愤怒,我把它丢到地上:“去吧,你看人家不打死你。”

弟弟果真轰赶着黑猫,抡起棍子又想打它,还好爷爷制止了:“那么小的猫,能吃多少?”弟弟丢了一条小鱼给它吃,它狼吞虎咽把那条鱼吃进了肚子里。 

二 

黑猫只有不到两个月大,弟弟的白猫已经快半岁了。虽然我和弟弟的关系不好,但猫之间的感情还挺不错。

黑猫刚回来的时候,白猫过来和它碰了碰鼻子,只两下,就发出“呲”的声音,并退后,还扬起了猫掌,以为自己的领地受到了威胁。黑猫可啥都不懂,跑上前继续蹭白猫,白猫扬起爪子,见黑猫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瞬间静了下来,围着它全身嗅了嗅,确定没问题后就玩自己的去了。

弟弟给白猫准备了单独的饭盆和水盆,我的黑猫是不能用的,但它好像特别喜欢和白猫在一起吃饭,我给它准备的吃的明明和白猫碗里的一样,它连碰都不碰一下。而黑猫能否和白猫一起吃饭,取决于那段时间我和弟弟的关系好不好。

弟弟比我小两岁,因为爷爷奶奶偏爱的关系,他为此常常有恃无恐。作为长孙的我很不服气,时常和他吵架、打架。我们的关系糟糕到什么程度呢?经常吃饭吃到一半就会吵起来,冷不防的某一人就会抓起桌子上的菜朝对方脸上扔过去,愤怒到极点的时候我也会想用碗直接朝弟弟脸上砸过去,终究顾虑太多,生怕伤到他。但弟弟可不会想这么多,有一次他真的把碗朝我扔了过来,好在我躲闪及时,没有受伤,但从他愣愣的脸上我知道他吓的不轻。

不再轻易动手的我们把怒气洒向了无辜的白猫黑猫。印象中是弟弟先动手,吃午饭的时候他觉得我比他多吃了一块肉,瞪了我一眼,我骂了他一句。正巧黑猫这时候路过,他迎上去给了黑猫肚子一脚,黑猫飞出去数米远,惨叫一声,在地上躺了几秒钟后爬起来难以置信地跑了。

我气得都要哭了,到处找弟弟的白猫,白猫在一张凳子底下睡觉,我粗暴地把它拖出来,扬起手准备给它一巴掌,它反应快,我还没拍下去它就跑了。

我在灶屋的柴禾堆里找到了我的黑猫,它蹲在草堆里瑟瑟发抖,见我近前,怯怯往后退了好几步,我抱起它,它把头歪在我的胳膊上,有气无力。

被嫌弃的猫咪的一生

剧照 |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我的心像针扎一样痛,我以为他马上就要死了,忐忑地挨到晚上,它又能下地吃东西了我才放心。

当天晚上黑猫没有来我的枕头边,我去寻它,它蹲在院子里的地上,缩成一团,不动也不叫。我走过去抱起它,带到了我的被子里,它很安静地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没有看到它,赶紧下床到处找,灶屋传来奶奶嘻嘻笑的声音,我走过去看到爷爷在杀鱼,白猫黑猫正在吃剥离鱼肚的内脏。 

三 

十一假期,爸妈回来办理了离婚手续,他们走后,我和弟弟非常消沉,很少再有过实质性的争吵。那段时间,黑猫像知道我难过的心事似的,不管我走到哪里,都跟着我,我如果坐着,就蹲在我的脚边,抱它也不反抗,安静地缩在我怀里,任由我摸着它的被毛。

为了奖励黑猫,家里每次吃鱼的时候,我都把我那份一大半给它吃,怕它被卡着,还把鱼刺一根根剔了出来。爷爷看到这一幕取笑我道:“给猫吃那么好有啥用?要是你喜欢我给你买一头猪,你那么认真照顾,过年了还能杀了吃肉。”

弟弟却不开心了,兴许是爷爷一直关注他的目光突然跑到了我身上吧,他故意刁难我,从我碗里抓起一大块鱼肉,丢到了白猫的碗里。白猫呼呼吃了起来,黑猫闻讯也赶了过去。

我气得鼻头冒烟,父母离婚之后我对弟弟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信手拈来的怒气,开始慢慢明白了亲情的意义。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失去他,村里有人在传说,母亲会把他带走,他会有一个新的父亲,而我会被留在家里,父亲会给我带回来一个新的母亲。我只是瞪着他,很无奈,也很伤感。弟弟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脸羞红羞红的,但还是好面子,挑衅性地朝我吐了吐舌头。

不上学的时候,我会带着黑猫去河边散步,偶尔还会端着凳子坐下钓鱼,黑猫和各种花草玩儿得不亦乐乎,一会儿躺在花丛里打滚,一会儿死命想拔起一根草。累了就蹲在我旁边,看着我钓鱼。鱼终于上钓之后,它比我还兴奋,但它只能吃下拇指长的小鱼,稍大一点的它就没办法了。它的身体貌似没怎么长大,和刚来的时候差不多。

傍晚,黑猫跟着我回家,走到半程,它开始呕吐,我还是第一次见猫吐,手足无措地蹲下,一边摸它一边问它怎么了。它吐完以后,抬起鼻子嗅我,喵了一声。

刚走回家,弟弟就气冲冲地跑过来:“我单车的轮胎是不是你扎破的?”我的自行车早坏了,就剩他那辆还能骑,但他从不愿和我共用,导致我经常上学迟到。我一脸懵:“啥?不是我!”弟弟才不信:“不是你是鬼啊?”

不待我申辩,弟弟猛一把抓起黑猫,举过头顶,用力地朝地上砸下去,黑猫发出一声惨叫,挣扎了几下,歪歪扭扭地朝某个方向跑去。

“操!”我大骂一声,抬腿踢向弟弟,但因太过急躁和用力,没踢中,还摔倒在了地上。待我爬起来去追弟弟时,他已跑出去老远。我依旧不遗余力地追着,但越追越难过,越奋力腿越软,离弟弟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我突然好伤心,猛然停住,心里好痛。 

四 

回到屋子,我没有找到黑猫,想到弟弟刚才对它做的事情,怒气又冲上了我的大脑。

我满屋子寻找白猫,我要给黑猫报仇。但白猫像蒸发了一样,我上上下下把三层楼各个角落找了个遍也没有看到它的影子。

我心里非常委屈,堵得慌,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被爷爷奶奶差别对待这么几年、爸妈离婚时我也未曾如此伤心过。

晚饭时我没有任何胃口,只是伤心,黑猫肯定在哪个地方躲起来了,不管我怎么呼喊就是不出现。弟弟端着碗面无表情,我很想冲上去给他一巴掌,但想想还是算了。

弟弟像是知道了自己的行为导致我有多难过,嘴上不说什么,行动上已经在侧面表示:白猫以后可以属于我们两个人。只是他不可能知道,即使再大的弥补,也填补不了黑猫离我而去的悲伤。

一周后,黑猫终于现身了。

那时候是晚上,我去屋外倒洗脚水,推开门的时候看到了它。它身体还是那么小,蹲在地上静静地看着我,夜色很浓,月光很稀,我看不清它的表情。我弯下腰去摸它,它身上沾的稀泥已经结成块状,我的双手能感觉到它的根根肋骨。我忍住难过,去拿晚饭没吃完的肉给它吃,天真地希望吃了肉它就可以马上长得胖一点。

但我出来时它已经不见了,那么迅速而无声无息。搞得我都怀疑刚才其实是幻觉,黑猫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三天后,我在离家三百米左右的一个草丛里发现了黑猫的尸体,它已经非常僵硬了。我悲痛到心碎,想哭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那天晚上,他原来是回来和我告别的。

我守着黑猫的尸体难过了一整天,那一天我一口饭都没有吃,一滴水都没有喝。爷爷奶奶上午的时候还嘟囔两句,到了下午变得异常安静,奶奶还过来摸了摸我的后脑勺,以示安慰。

天快黑的时候,我找了把锄头,在后院挖了个坑,把黑猫用一件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我舍不得用锄头扒拉大堆大堆泥土埋坑里的黑猫,我用双手慢慢地把周围的土往坑里拨。一想到这个世界上此后就不会再有黑猫了,我就心疼得要窒息。

不知道弟弟啥时候也走了过来,他帮我一起往坑里扒泥土,我正欲大声叫他滚开,他对我说了句:“哥哥,对不起。”

被嫌弃的猫咪的一生剧照 |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叫我了,久到我都差点忘记我原来是他的哥哥。

作者程沙柳,文化传媒公司联合创始人

编辑 | 翦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