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戒赌吧”风云:让戒赌的重新赌起来

(2018-08-13 15:51:00)
标签:

社会

“戒赌吧”风云:让戒赌的重新赌起来

“戒赌吧”原是千万赌徒戒赌与取暖的圣地,后来逐渐演变成赌徒炫技的场所。网赌公司和借贷集团也涌进来,开始收割自己的猎物。

2015年,我21岁,正式成为铁路供电段的变配电值班员。从此,我的生活被固定在山里的一座三层小楼上。一二层堆放设备,三层也有,只多出一个不足十平米的休息室。

我们实行一人轮班制。我一周买一次菜进到房子里,直到下周另一个同事提着菜来接替我。

我每天基本都待在休息室,只有设备24小时不间断的“嗡嗡”声作伴。起初我看书、练字、在瑜伽垫上锻炼、盘珠子、搓核桃……后来有一周,我吃掉了一瓶老干妈,我想给自己的生活找一点刺激。

2016年初,相熟的同事听说我的无聊,给我推荐了“戒赌吧”:“关注它吧,贼有意思!”那时 “戒赌吧”的关注人数仅为270万,它原是一个公益性质的贴吧,旨在帮助赌徒戒赌。

以前,我在电子阅读器上看书、在贴吧上研究古钱币,不赌,也不关注赌博的事情。可“戒赌吧”里有趣又吸睛的故事太多,吧里的很多人和我一样,不是赌徒,我们纯是来看看故事,找找乐子。

吧里的赌徒自称“老哥”,老哥们奉一位偷车贼“窃·格瓦拉”为精神领袖,记者采访问他为什么不去打工赚钱,他说出了惊世名言:“打工,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

很多老哥在这里直播自己的人生,吧里当然有劝赌的清流,但他们的话都是些老生常谈,枯燥乏味,回应寥寥,关注不多。

那时我印象最深的帖子,是一位老哥说悔恨曾经沉迷赌博,幸好老婆不放弃他,他决定改过自新,立帖为誓。

这则帖子下跟帖最多的,是另一个初为人父的老哥。他评论道:“怕啥?不怕输得苦,就怕断了赌”,还贴出了自己和老婆的聊天记录。他老婆生完孩子不久,又得了病,女人劝他不要继续赌了,攒钱还给她妈妈和弟弟,再给宝宝上份保险。

他老婆还说月底发了绩效后想去看病,希望男方不要责怪她乱花钱,她想治好病开开心心地多陪男人几年,男人回复:“放心吧,一时半会死不了。”

“戒赌吧”风云:让戒赌的重新赌起来


赌徒和妻子的聊天记录 | 图片来源于戒赌吧 

吧友群情激愤,纷纷指责他的行为,这位老哥却笑嘻嘻地说:“不是说赌狗都有个好老婆吗?”

还有一位老哥,在吧里记录自己欠债后的跑路经历。他最后流落到广东深圳龙华新区,在三和人才市场找了一份日结的工作,一天的工资几十到一百块不等,他一拿到钱就去黑网吧上网,一小时一块钱,鼠标和键盘上糊着一层黑油。

他喝2块钱2升的清蓝矿泉水,吃5块钱一份的面,困了两张椅子一拼,缩着身子就睡下了,偶尔去10块钱一晚的小旅馆,上下大通铺挤着十几个人。这种旅馆不需要身份证,并且,他的身份证早就以150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

“戒赌吧”像一个微型社会,老哥们有说道不完的经历。往后,我经常熬夜逛“戒赌吧”,从没迟到的我,还因为起得晚没接到电话,被领导批评了几次。

过了大概半年,“戒赌吧”突然大火,一天能涨几十万的关注量。吧里日益增多了很多“狗代”(狗代理的简称,指专门发帖留网址,拉人去他所代理的网站里赌博,自己获得抽成的人)。

吧主多次发帖,严词警告狗代,还提醒吧友们别上当受骗。贴吧里没人理他,他又不会讲故事,还删了很多有意思的帖子,被很多吧友指名痛骂;贴吧管理人员每日的删帖和拉黑数有限制,越来越多的广告和垃圾帖占据了“戒赌吧”。

后来”戒赌吧“又刮起一股“借贷风”……两年多时间,我亲眼见证了赌徒们用来抱团戒赌的“戒赌吧”成了“诱赌吧”,又逐渐变成了借钱不还的“老赖吧”。

我看得越久,心里越是害怕:卖房卖妻还赌债的人数不胜数,还有的人偷走了家里辛苦给父亲借来的救命钱,直接导致父亲不治身亡……我想:他们还是人吗?人性呢?“我这辈子也不会去赌的。”每次逛完“戒赌吧”,我都会对自己这么说。

与此同时,百无聊赖的我依旧会靠它打发时间。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旁观下去,但我忘记了一句话:当你在凝望着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我开始赌博,是被一个老哥带下水的。

那天凌晨2点,我和同事在街头撸完串,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像往常一样刷起了“戒赌吧”,看见了一个直播帖:一个老哥骗老婆说自己这个月只有3500块的工资,实际上,他因为网赌欠了12万,偷偷扣下了2500块还分期贷款。

夜深人静,老哥说自己想趁着老婆熟睡去赌几把,能追回多少是多少。吧友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鼓励他,我也在下面跟帖:“不喝不知身体好,不赌不知时运到,老哥加油”,说罢抱着手机容光焕发,仿佛在等待一场猴戏开场。

我看着老哥拍照直播自己从衣柜中老婆的大衣里拿走钱,接着去ATM机上存钱,再溜到网吧,开机进网站,最后下注。一开始他下注500,运气不佳,3500赢赢输输到只剩500。评论里一边倒的唱衰之声,但大家同时又鼓励他继续玩下去,等着看笑话:“最后500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摩托变路虎。”

我看着他梭哈(本金全部押上)了最后的500块,结果出人意料:他中了,500块变1000块,1000块继续梭哈变2000块。而后老哥气势如虎,500块最终变到了32000元。

再后来,那哥们五千一把的下注,到凌晨4点,他拍照显示账面上的总金额,足足有17万多。

老哥在帖子里说,不玩了,这辈子再也不碰赌了,还完欠款还能剩几万,以后夜里能睡个好觉了。他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轻松。到此,帖子结束。

我看得目瞪口呆,口干舌燥,亲眼目睹别人用两小时赢来了我三年的工资。我整个人昏昏沉沉,又异常亢奋,最后我对自己说:“要不玩下试试吧?”

那一刻,之前对赌博的畏惧和和对赌徒的鄙夷烟消云散,我眼里只看得见500块变17万。

我回帖询问,表明自己想玩的意图,不一会就加了几个要带我一起玩的老哥。我要到了博彩网站的地址,注册登陆后却发现自己啥也看不懂,只好向老哥们求助,他们说:“跟着我就行了,我怎么下注你怎么买,一天赢几百,就和捡钱一样。”

就这样,我被拉进了群,成为了一只萌新赌狗。

一开始我只敢充值200,跟着他们玩“重庆时时彩”。跟着老哥A,我第一天赚了一百二十块,第二天也是如此。

我一再提醒自己,赢钱要细水长流,不能太贪心,结果第三天我就忍不住了。我想:一天充200可以赚100,那一天充2000岂不是可以赚1000?我大着胆子充值了5000。

日赚一千的美梦很快就幻灭了。那天老哥A不知道怎么一直押不中,我跟着他下注,一会儿就亏了3000多块,老哥A在群里说了一句“今天不在状态,不玩了”就下线了,我看着账面上锐减的金额,赶紧向老哥B求救,他却说:“我怀疑他是一个狗代。”

我说:“不会吧。他又没有发广告,只是我问他怎么网赌,他加我,要我跟着他玩而已。”

老哥B发了个大笑的表情,打字速度极快:“他给你推荐网站,是不是先要看你的用户名?如果看了,那他就可以添加你是他的会员。你输得越多,他的抽成越多。所以他可能会随意下注,反正不管下什么你们都会跟。然后,他突然不玩了,你一输心慌意乱,乱玩一气,这样会输更多。而他可能并没有真的玩,只是用的网站‘试玩’功能。”

老哥B的陈述和我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我后悔不迭,连忙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说,“我拉你去另一个群吧,都是玩家。你先别急着下注,多看看他们的聊天,听听他们的经验和玩法。”

“戒赌吧”风云:让戒赌的重新赌起来


狂热的赌博群 | 作者图 

什么都不懂的我,从一个泥沼跳入了另一个更浑浊的泥沼。

我加的第二个群是一个纯玩家群,数百个赌徒在里面不分昼夜地下注,探讨走势,分析冷热,交流心得。开奖在即,大家在群里无休止地大声呐喊,买中后有人沾沾自喜大声叫嚷,有人破口大骂。有了同伴,我迅速融入到这种狂热的氛围中。

“赌博”渐渐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每日茶饭不思,慢慢放弃了自己看书和玩古钱的爱好,人也越来越懒散,我每天坐在电脑面前,没日没夜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金额一栏的数字变化。

一个星期内赢赢输输,账面上不知不觉没了一万时,我才如梦初醒:“我是来赢钱的,怎么输了这么多呢?”我瘫软在床上,睁着通红的眼睛,反思了好久,觉得问题出在自己的玩法上:之前的我不加选择,什么都要试水。

我开始总结规律,还给自己订了一个小目标:每天赢20%后,及时收手。如果我投入100元,第一天会变成120元,第二天变成144元……一个月后,100能变成23737元。想清楚后,我立刻又充了1000元,并决定严格按照计划执行。

出于谨慎,我选择了“北京赛车”滚雪球这个玩法。它本金投入小,我相信只要运气足够好,不断地中下去,1000块变成23万不是梦。

我先拿出200块下注7个数,经过两期的买中,200块顺利变成了1200。然后我及时关掉网站,屏蔽充满诱惑的群聊,忍住内心想继续玩下去的躁动。在我的努力坚持下,到第七天,投入的1000块已经变成3500多块了。

然而第八天,开局不顺,700块下注,没赌几把,3500只剩1200了。我心里烦躁,担忧今天不能按计划完成任务。

那天一直在输,当账面上只剩800多时,我已经咬牙切齿毫无理性了,“全下了吧!如果真黑了,我再也不玩了。”

在此之前,冠军已经开了好几期1和10,根据规则,我赌接下来不会开1、3和10,我的胸腔微微发麻,呼吸也变得急促,双手紧紧握拳,双眼紧闭,嘴里心里同时祈祷着。

开奖铃声“叮”地响起,我睁开眼,看见一个冷冰冰的数字“3”。我一个星期的努力化成了泡影。

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瞬间又被愤怒、不甘、怀疑等等情绪占据。“输了就收手”的警告早就抛诸脑后,我加快了手上充钱的动作,充值了3500,我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依旧赌冠军不开1、3和10,只要连中两期,我损失的钱就会赢回来。

结果又是开3,我瘫在椅子上,绝望地笑了笑,口腔里涌上一股难以形容的苦味,摇头晃脑骂骂咧咧了一阵,我猛地捶了一下桌子,“老子今天不信这个邪!”

接下来,我充值了一万,继续下注不开1、3和10。这三个数之前已经开了那么多次,按常理,不可能再开。我相信自己这次赢定了。

10秒钟后,我的手开始抖动,抖到烟都夹不住,我用左手握住右手,右手指缝夹烟,我脑袋前伸,努力地往烟嘴上凑,嘴里却呼吸困难,快要燃尽的烟头掉落在裤子上。

我开始担心,要是真输了的话,该怎么办?可指令已经发送,无法撤销。我只能再次祈祷,愿意用这辈子的好运换取这一场胜利。

结果出来了,开1。

那一刻,我好似疯了一般,我和这三个数字杠上了,我充值了自己所有的存款,再次下注不开1、3和10,面目狰狞地点击了“下注”键。

这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几分钟,我的大脑停止了一切思考,只剩下一个“必中”的指令。我仿佛一个帕金森患者,嘴里不住往外翻涌着胃里的恶酸气,我抖抖索索地喝了一口水,却发现怎么都咽不下去。

“叮”,我睁圆了眼睛,看到冠军位子开了一个“10”,“今日赢输”一栏显示着赤裸裸的红色数字:-43728。整个人瞬间被抽光了力气,滑落到地上。也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我回过神,开始狠狠地抽自己耳光,然后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

“戒赌吧”风云:让戒赌的重新赌起来


连赢九天后,一天之内输光 | 作者图 

工作前半年,一月只有2000多的实习工资,我辛辛苦苦攒了两年的钱,一夜之间全没了。我从地上爬回床上,躺了整整两天,终于振作起来,对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大声发誓:“以后再也不赌了!”

我的网赌经历以输光所有存款告终。那之后我没有再赌,但长期熬夜和沉迷赌博,我的身体和精力都大不如前。

我的同事里也有网赌的,有一位来自内蒙,高高壮壮,性格直爽,我们都喊他熊大,他是夜宵撸串的队伍成员之一。有次喝多了,我把自己这段经历告诉他们,熊大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怎么这么傻,赌博那玩意你也敢碰?”借着酒劲,我也重重拍着他的肩膀,“哥几个都别碰赌啊,谁碰我和谁翻脸。”

那次撸串后没多久,一天下午,熊大给我发语音:“兄弟,原来你那赌博的路子行得通啊。”

熊大说他去上网,旁边坐了个40多岁的男人,盯着一个网站看来看去。熊大问他干啥呢,他说在买彩票赚钱。熊大明白这是一个网赌赌徒,并不相信,一笑置之,继续打游戏。打完一把游戏,看见那男人账面上多了700多。男人还给熊大看了账单,一连二十多天,每天都能赢一千多。

听完后,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正想劝说他,他的第二条语音发了过来:“我问他怎么玩,他说挺简单的,告诉了我网址,让我注册了跟着他买就行了。我充了100块试水,输了就当没这回事。结果你猜怎么着?哥赢了一条玉溪的烟钱哈哈哈。”

“你傻吗?说了不能碰,你试个锤子!”我听得心急如焚,熊大完全没察觉到我话里的严肃性,继续嘻嘻哈哈。

一个多星期后的撸串活动,熊大给每个人发了一包中华烟,还乐滋滋地对我说,那个男人推荐他买一个软件,200块钱包半年,里面有很多大神推单,跟着下注就行了。他买了软件后跟着大神下注,一星期赢了一万多。

我原想有我的前车之鉴,熊大能听我两句劝。我劝了整晚,他也只是笑嘻嘻地向我保证,赢的钱输完了就不玩了。

之后每一天,他都会向我汇报赢了多少,他越玩越大,越赢越多,持续了将近20天。那天赢了一万二后他说:“兄弟,你看我明天赢二万,直接买辆车哥几个出去浪去。”

早上10点多,他急急忙忙给我打电话,说软件今天不太给力,连续11期都没中,自己跟着倍投,最后一把输了8万,到现在总共只赢2万了,问我怎么办。

我告诫他已经赢了2万,就不要想之前赢的那些了,收手吧。我的不看好惹来了他的厌烦,他再也不跟我汇报进度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熊大退出了撸串组织,微信不回,打电话也是说两三句就挂断。直到单位里发布公告,公开批评熊大连续旷工5天,受到内部下岗的处罚,我才敢想象他究竟出了多大的事。

我去他寝室找他,他躺在床上,两眼无神脸色蜡黄,烟头散了一地。他望着我轻轻地说:“哥,我可能废了。”

熊大告诉我,他输光了所有的盈利后,心有不甘,又输光了身上的所有本金。他用支付宝的借呗借钱赌;输完后套现支付宝花呗、京东白条和微信里的微粒贷,还是输;他又套现了信用卡,并且办了好几家银行的信用卡继续套现。这些都输光后,他去网上找各种借贷软件,贷款赌……现在他一共欠20多万,一个月要还4万多的贷款。

我拿着他的手机翻看,里面下载了几十个借贷软件,他的微信里加了各种狂热的赌博群,短信箱里满是催款信息。

熊大又带着哭腔问了我一遍:“哥,你说我是不是废了啊?”我叹着气,问了一句:“你把赢的钱输完后为什么还要去玩?你不是答应我输完就不玩了吗?”他苦笑着,又点了一根烟:“你觉得可能不玩吗?我一开始赢了快20万!你丢了20万你会不去想把它找回来吗?”

我那个时候才明白,被诱赌的人,赢的时候想赢更多,输了又想把赢的赢回来,那些人故意先让我们尝些甜头,人的贪欲一旦被喂大,很难再回头。

“戒赌吧”风云:让戒赌的重新赌起来


同事网赌后和作者的对话 作者图 

熊大背负着20万的欠款,我劝他和父母坦白,还清后再也不要碰赌,他连连反对,怕父母知道会承受不了。

“那你能承受得了?除了父母,没有人可以帮你。”

“我只能靠赌了啊!”我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想靠赌来解决。劝说无果后,他又拒绝了我一同出去吃饭的好意,我只好离开。

五天后,一则消息在我们路段传开:库房里丢失了一个价值几十万的变压器高压套管,通过监控录像,最终确认是熊大盗窃准备贩卖,移交给公安处置后判刑6年。

我很自责当时没有劝住熊大。如果当时我坚持让他打电话向家人坦白,至少不用进监狱吧?但自责也已经晚了。一千四百万人的戒赌吧,有多少人像我一样逛着逛着就被诱入歧途?又有多少人,被狗代和贷款软件一手推进深渊?

世界杯期间,“戒赌吧”再次成为赌球的聚集地。由于大量网友举报,2018年6月29日,百度贴吧宣布 “戒赌吧”被封禁。封得好,可惜还是封得太迟了些。

作者陈郊,铁路职工

编辑 | 崔玉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