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实故事计划
真实故事计划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81,308
  • 关注人气:12,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藏在王者荣耀里的告白

(2018-01-09 14:15:04)
标签:

杂谈


今年年初,同事给我安利了一款名为《王者荣耀》的手机游戏。

她代我做完新手任务,直接拉我组队上战场,让我在实战中迅速崛起。这时屏幕上弹出一个邀请,我点了进去。

“是你吗?”

“真的是你吗,小师父?”

对话框迅速跳出两行字。

同事说无法邀请我,因为我在组队中。我把手机递给她,让她帮我看看什么情况。

“这个人是王者,大神哎!”同事惊呼道。

“这是谁?”我和同事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

对话框又迅速地冒出一行字:“在吗,是小师父本人吗?”

我回了一句:“你是?”

“我是土豆啊。是你的小徒弟。”

土豆,我初中三年的同学。

多年未联系的老友游戏里再见,他对我很关照。土豆顶着“王者”的光环,带领我和同事碾压全场,谁要是杀了我,他就会冲过去把对方虐得体无完肤。

有时对面的小女生质疑我的能力,认为我不配被他带,他也会花式护着我。他用各种理由给我买游戏角色的皮肤,每一件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

作者图|土豆送我的游戏皮肤

因为游戏,我在同事面前赚足了面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手机另一端的“王者”,和记忆里的“土豆”重叠在一起。他在游戏里的表现,冲撞了我的记忆。

直到有天,土豆问我:“小师父,你还记得你的大徒弟,大鹏吗?”我有些庆幸,原来我们还是有一些共同记忆的。

他接下来的话,让我背后腾起一丝寒意。

“他坐牢了,背时。”

2002年,我升入一所工厂子弟中学。开学的第一个星期,班里就迅速分化为两个帮派。班里有四十个工厂子弟,他们的父母都是同事,他们也有的是小学校友,有的是院坝邻居。剩下的八个人自动抱团培养新势力。土豆和大鹏就是外来户团队的成员。

土豆皮肤黝黑,习惯性驼背,比我还矮半头,理所当然地被坐在第一排。大鹏是我们班有名的电线杆子,才初中就比老师高。他母亲开学后提着礼品去看望老师,希望班主任能关照他近视的儿子。于是大鹏和土豆成了同桌,他们坐在我的正前方。

经过两次摸底考试,数学老师让我和土豆一起担任课代表。老师姓马,名字和“马铃薯”谐音,因为他是马老师的课代表,我就把“土豆”这个称号送给他。

那两次的摸底考试,彻底把大鹏摸了个底朝天。

大鹏并没有在第一排“学霸专属座位”上大展身手,而是用拳头和荷尔蒙开辟了一条康庄大道。

他身后的小弟从7个壮大到17个,从我们班发展到全年级。后来,再也没有人在意大鹏和大多数人不同的口音。

有天放学我走出教室,看到操场上有一群人在打一个学生。

他双手护着头,蜷缩着身体侧卧在地上。在围殴的人群中,我一眼认出了顶着一头自然卷的大鹏,他一脚接一脚地踢在那个学生的后背上。

我跑去告诉门口的保安有人打架。保安拿出对讲机,喊了好几个人向操场冲过去。

我以为我这辈子和大鹏这种坏学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没想到,事态的走向出乎我的意料。

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大鹏低头站在里面,没了跋扈的样子。

大鹏的母亲也在办公室里,她握着我的双手说:“小冉,我是大鹏的妈妈,希望以后你多帮帮我们家大鹏,他本性不坏,就是贪耍。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接着,她又命令大鹏以后写完的作业让我检查签字。

碍于班主任坐在旁边,我只好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

得到了老师的圣旨,那之后我在大鹏面前拿起了老师范儿。我让他叫我“小师父”,他却拉着土豆也一起叫。

大鹏上课时趴在桌子上睡觉,我就用圆规扎他的后背,强迫他好好上课。等他挺直腰板靠在椅子上,我又会用三角尺戳他的肩膀:“坐矮点,你挡着我看黑板了。”

土豆沉默寡言,总是趴在桌子上刷数学题,却极力配合大鹏的胡闹,那些无聊的课间游戏,他们玩得乐此不彼。

“你敢不敢去把张小冉的鞋带系在板凳上?”我正趴在桌子上午休,听到大鹏在我前方和土豆窃窃私语。土豆二话不说,埋下头就伸手够我的鞋带。

“土豆,你敢动我鞋带试试。”我埋着头,想用声音击退土豆。

土豆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我想抬脚去踹他,鞋带被系在大鹏的椅子上,我失去平衡,连人带桌倒在地上。

“大鹏,你个瓜儿,给我解开,你想死是不是?”我自知使唤不动土豆,便揪着大鹏一顿吼。

大鹏咧着嘴谄媚地说:“嘿嘿,小师父你不要生气,我去帮你收拾土豆。”他一边试探着帮我解开鞋带,一边做好助跑姿势。

我冲出去追大鹏,大鹏跑出去抓到土豆,他拎着土豆的衣领,我越过土豆揪大鹏的手臂。这时土豆冒出一句:“张小冉,你放开大鹏,是我系的。”

大鹏转身拍土豆的脑袋:“喊什么张小冉,喊小师父。”土豆就板着脸叫了一声:“小师父”。

每次考试,土豆都会摊开卷子,把选择题答案故意漏给大鹏。我看见了就会用钢笔尖戳大鹏的校服。后来,大鹏校服上留下大片的蓝色笔点印记。

还有一次晚自习前,土豆抱了一堆零食放在我的桌子上,希望我能在签字这件事上“放水”。

大鹏趴在桌上,扭过头来努力朝我眨巴眼睛。

看大鹏滑稽的样子,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大鹏挺直了身体,两眼放出光芒,仿佛看到了希望。我微笑着对他说:“休想。”

有天晚自习下课,我无意间看到土豆的草稿本上,用各种字体写满了“张小冉”,往后翻几页,满满当当全是我的名字。

我的眼神跳到大鹏的头顶,又转到他旁边的土豆身上,我们三个连成了一个三角形。我忽然意识到,在这被动的三人帮里,我们拥有着最稳固的关系。

初二下学期,大鹏突然退学了,那年他只有14岁。

老师让我的座位向前挪动一个位置,我和土豆成了同桌。我用手肘碰了一下土豆,问他大鹏怎么回事。

“不知道。”土豆如往常一样冷漠。

关于大鹏退学的谣言四起,有人说他父母公司破产,有人说他离家出走了。有一天,班主任在教室说起了大鹏的情况:“小小年纪就早恋,认识了个二十多岁的社会女娃,就要跟人家好,书也不读了。现在怎么样嘛,惨得很。”

我埋下头做题,一连做了两节课,都没有抬头看一眼老师。我的心脏砰砰地敲打着胸膛,意识到自己情绪后,我问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过了两个月,退了学的大鹏才第一次联系我。

晚上九点多,他操着一口成都话在我家楼下扯着嗓子喊:“小师父,小师父,我买了烧烤,快下来吃。”

我当时趴在窗前的课桌上写作业。

在深夜和一个退学的男生吃烧烤,对于一个初中女生而言太严重了。我不知道该如何给母亲解释,只能闷头不作声,默默祈祷他千万别叫我的名字。写作业的手紧张得一直在发抖,作业本被戳了好几处蓝色的圆点,和当初在大鹏校服上留下的痕迹一样。

不一会儿,他离开了。我藏了一肚子的疑问,却没有给自己开口的机会。

大鹏再次联系我时,我已经读高中了。

有天放学,他开了辆轿车停在学校门口。车上劲爆的音乐从被摇下的车窗喷射而出,引来所有学生的侧目。我一眼认出了他,他笑着朝我摇手型示意我上车。

我赶忙坐上副驾,还没等他开口,我马上说:“有什么话,开走了再说,快快快!”

大鹏帮我系上安全带,我从后视镜中看到窃窃私语的同学们,催促他赶紧开车。直到车开远,我才松了眉头,给大鹏打招呼。

大鹏笑着说:“小师父,咋子喃?真的以为我跟老师说的一样,觉得我丢脸,不想理我哇?”

“哎呀,没有。”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最后挤出一句:“你咋晓得老师在班上这样说过喃?”

“土豆给我讲的啊。”

原来大鹏和土豆一直有联系,我不明白为什么土豆会在我面前,一问三不知。

大鹏退学的原因是网恋。暑期的两个月,大鹏给网友充了上千元的Q币和话费。对于初中生而言,可谓是一笔巨款。

 “然后呢?”

大鹏忽然扭捏起来,我追问到底,他才说:“去到广州好不容易把那个婆娘约出来,又肥又丑,起码有40岁,屋里还有娃娃。老子肯定想不通撒,结果……眯到眼睛还是睡了。”

大鹏讲述着他处男的完结,我听得有点想吐,觉得他和我共同的青春也在那个瞬间完结了。

大鹏从广州回来后,觉得没有脸面继续上学,辗转来到酒吧工作,他说音乐救赎了自己:“现在也是正儿八经的DJ了哈,卖艺不卖身那种。”

我听他说着另一个世界故事,只觉得恍惚。大鹏把车开到一条步行街,说要送我一台手机。我赶忙说:“千万别,我不会收,买了我也会丢掉,你就不要糟蹋钱了。”

大鹏想了一会,很认真地对我说:“这样,手机你可以不要,小师父,你要18岁了,等你生日那天,我带你去我们酒吧玩,给你开个包间,你和同学们随便嗨,算我的。”

那时,我从来没有去过酒吧,17岁的年纪去KTV都会小心翼翼。那个地方对我而言,充满了危险的诱惑。

我没有表态,私下却作为课余的谈资,向同学炫耀了很久,心里盘算着该请哪些同学和我一起去嗨,甚至上网查询去酒吧该注意什么。

18岁生日当天,我没有接到大鹏任何的消息,他没有兑现承诺,甚至没有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

从那次以后,大鹏销声匿迹,直到土豆再次提起他。

我急迫地土豆:“大鹏为什么坐牢???”由于着急,我连打了很多个问号。

“他就是个人渣,你怎么还对他念念不忘?”

“我没有念念不忘,就是问他怎么坐牢的。还有,你为啥说他人渣?”我快速地在键盘前敲打着。

原来,土豆从来没有把大鹏当成朋友。他告诉我,那天,大鹏挑衅土豆,让他“拜山头”。土豆硬着脖子不愿意跪,大鹏在小兄弟面前丢了面子,就带着一群人在操场上围殴了土豆。

也就是那次,我阴差阳错地找来保安,解救了土豆。

“大鹏退学对我来说是解脱。”

土豆每次考试,都会用笔尖在正确选项上戳一个点,再用铅笔写上错误的选项答案,故意透露给大鹏看。等离考试结束还剩五分钟时,土豆擦掉错误选项,写上正确答案。

他不甘心任人欺负,只能用类似的方式进行反抗,土豆初中每一天的生活,都在防备和算计中度过。

大鹏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吧,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的时候,他因为贩毒,把自己送进了大牢。土豆说他知道这个消息时,闷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他得到报应的释放,还是因为同情这个曾经的“朋友”。

“我现在条件也好了,可以在成都全款买房子,你不愿意上班也是没问题的,我养得起你。我从13岁开始喜欢你,从来没变过。以前不敢表白,怕你跟着我吃苦,现在不一样了。”看着突然冒出的一串表白,我在屏幕前愣了好久。

土豆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我。

我问他喜欢我什么,他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大概是喜欢你话多吧。”

土豆说:“我以前也是个很活泼开朗的人,后来,就变成你看到的样子。”

他一遍遍地在草稿本上写我的名字,我还以为是他只是想代替我帮大鹏签字。

作者图|土豆教我打游戏

现在,在虚拟的游戏里,土豆终于为我撑起了一片天。他现在改头换面,拥有了最好的姿态,想要站在我的面前。我并不打算再见土豆。我拒绝了他,却忽然很想再见大鹏一面,想亲自问问他当初为什么要欺负土豆。

我们三个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END-

作者 张小冉,化妆品公司职员

编辑 | 董燕华


投稿及阅读更多故事请登录网站

http://www.zhenshigushi.net/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